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神也有信仰
    樊枝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余平秋四平八稳地坐在那边等着她,眼神有些躲闪,问道:“你肚子饿了吗?”

    樊枝花在余平秋面前从来不善作伪,余平秋也是从来都是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内心。

    “有什么直说,晚点我们再吃饭。”余平秋笑道。

    樊枝花犹豫了半天终是鼓起勇气道:“那人走的时候说让我转交一件东西给余前辈。”看到余平秋并无责怪便继续道,“他说,此物只能在余前辈最需要的时候才能打开用。”

    余平秋对道宗的神棍技能早有领教,并不感到意外,倒对樊枝花的直爽表示赞赏,她早有怀疑自己的身份,但一直忍着不问,算是难能可贵了,今日借法空的由头间接提了出来,怕是真得忍不住呢。

    “小丫头,那法空的东西是你这两声余前辈份量还更大呢。”

    樊枝花被余平秋这么一说,以为他心里不高兴,忙摇着手道:“我,我,哇”

    余平秋被樊枝花的突然嗷嗷大哭吓了一跳,急忙起身抱着她宽慰道:“我没有怪你啊,你哭啥呢?”

    “我,我,我真不是真心想打听你的过去的,可我真忍不住啊”

    “你别哭好不好,我告诉你便是,只要你别当我是老怪我就成,不然以后老叫我老前辈,会觉得好怪呢。”

    樊枝花一听破啼为笑,娇声道:“臭美呢,还前辈呢,当我靠背还差不多。”

    “嘿嘿嘿嘿,靠背是吧?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靠背!”

    余平秋不由分说抱起樊枝花就往沙发上一抛,如饿狼般扑了过去。

    “啊别啊你真啊坏人啊”

    良久之后,青塘小筑满堂春色,久久不散,那樊枝花就如一只无比乖巧的绵羊软绵绵地卷缩在余平秋的怀里。

    余平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果然呢,不管夫妻之间心情多么的郁闷,用这种床第之法是最快的解决办法,不过,该告诉她的还是要说,不然谁知道这个小女人会不会产生什么心结出来。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是转世之身?”余平秋主动把话题挑明。

    樊枝花动都懒得动下,连说话都充满了懒劲:“都把人家折腾这样了还让不让休息,我们家有没有人权啊!”

    余平秋直接一巴掌拍到她白嫩无比的屁股上,虽然力道不大,但还是引起樊枝花全身一颤,娇喘道:“要”

    余平秋听得心中一荡,雄风又起,二人又是一番苦战,两个时辰后才各自罢兵。

    休息一阵后,樊枝花才有了一丝气力,轻声道:“我们修道之人,每个人都信轮回的,只是这个世道没几个人亲身经历过而已,后面又被科学一类的学说推翻无数次,渐渐地人们变得怀疑起来,这也影响到修道之人的信念。而我却是始终相信的,后来发现任我为前辈都称你为前辈,我自然能猜到一些,但不敢问你,可心中却是越发坚信,你就是转世之身,到今天才敢问,是因为今天那个人对我说,早生贵子,这让我真正有了担忧,我怕哪天你真的破界而去,我怎么办,我们余家怎么办?”

    听到樊枝花一心为自己的肺腑之言,余平秋真正感动了,这个女人就如莲花一般,在浊世之中依然保留了一颗对自己的纯真之心,想想前世,自己身边的女子个个空有绝世之姿,但论情感却是远远不如眼前的这个女子,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善待她!

    “我们既结为夫妻,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一个人呢?哪怕以后破界而去,我也会带上你,我发誓”

    樊枝花急忙用手捂住余平秋的嘴巴,不让他说下去,“我不要你发誓,我只知道你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男人,现在能够跟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只是”

    “只是什么”

    “我想为你生个孩子!”

    孩子?余平秋眼神出现一阵恍惚,他经历了太多生生死死,几乎已经淡忘了还有血脉传承的事,对他来说,活太久就意谓着也会失去太多东西,包括那些自己深爱的人,还有许许多多的子子孙孙,都可能先他一步进入轮回,而每次亲手送他们轮回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种深深的伤感,既然明知有伤感,那何必再重蹈覆辙。

    “再给我五年时间好不好,我们都太年轻。”余平秋不忍拒绝,找了个连自己都不信的借口。

    樊枝花哗啦啦眼泪又掉了出来,哭道:“我知道,在你漫长的人生当中,我可能就是一片落叶,当你在春天仰望的时候我是绿色的,可当冬天来临时,你即使低头也找不回那片曾经的绿叶,所以你宁可不愿抬头。可你想过没有,那片绿叶就是因为你的仰望,才能坚持到黄花落尽、绿叶尽枯时才心甘情愿随风而去,如果没有你的一望,恐怕早已成为黄土的一员。你可考虑过绿叶的感受?”

    余平秋无言,他知道她的执著,知道她对自己的执著,她很清楚自己可能无法跟随自己的步伐到最后,但她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可自己就是因为不想让自己有更多伤感,才要拒绝她的心甘情愿,这公平吗?

    “傻瓜,我们这不是正在努力吗?”余平秋又找了个蹩脚人借口。

    樊枝花突然不哭了,认真问道:“你有信仰吗?”

    余平秋想都不想道:“我当然有,只要有畏惧就会产生信仰。”

    “那今天来的这个人,他是因为信仰而来吗?”

    余平秋认真思索了下,正色道:“他既称我为前辈,自然是因为信仰而来,不是信仰我,而是他也有畏惧,所以想要问先知一些问题,而我正好临时客串了先知。”

    “那任我为呢?”

    “他自然与今天的客人想法是一致的。”

    “那神呢?”

    神?好遥远的事情了,当初离神仅一步之遥,当时自己畏惧过吗?是的,害怕天道不允,成不了神。那成神之后会畏惧吗?余平秋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他发现,站得越高,其实越有畏惧感,因为,他会有更深层次的畏惧,而这些深层次的畏惧根本无法与人分享,因为没人能帮得了,只有自己孤独地去承受,在漫长的岁月中慢慢地去消除恐惧和寻找答案,无止境般,很可怕!

    所以,神也有信仰,必须有信仰!

    “有,神也是有信仰的!”

    “任我为和今天的客人有了信仰可以选择跟随你,那神有了信仰要跟随谁?天道吗?”

    余平秋不明白为什么樊枝花要问这么多关于信仰的事,只好慎而又慎道:“神的信仰是跟随了孤独,寄托给了天道。”

    “我最怕孤独了,所以,我根本成不了神,也不想成为什么神。你知道我的信仰是什么?”

    余平秋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我以前有爹娘护着,所以我并没有什么畏惧心,所以谈不上有什么信仰,但自从跟了你之后,我知道我信仰的只是你,因为我最害怕失去你,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的信仰该如何寄托?寄托给孤独吗?我不是神啊”

    余平秋彻底愣住了,他想不到樊枝花是如此的一种信仰,此生她只为他一人活着,那他自己呢?他的信仰呢?那一步成神之憾一直摧残着他,成为他的执念,根本无法去改变,他只为那一步的距离而努力,可她呢?

    看到余平秋痛苦的表情,樊枝花突然笑了,抱着他道:“余前辈,我饿了呢,吃饱之后再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好不好?”

    “好,只要你喜欢,我每天为你做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