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青塘小筑
    自古就有说法,京都居大不易。事实上,凡是要在一个国家的政治重心区域谋一处居所都不容易。

    京都的房子与太海的房子价格同样高的离谱。前者是因为政治需要,价格高外面的人才不会随便来,而太海则是太多创业者的梦想之地,人一多,房价就上去了。

    好在京都的住房政策对那些京官还是宽容的,有集中的官房免费提供,有些有自己住所的人则是廉价出租给那些需要更大地方但又买不起房子的官员,这也是官方默许的。

    京都的官房以一环的十九区最为出名。这十九区离中书苑最近,所以,十九区的官房控制的也相对严些,一般都是一些厅级以上的京官才能申请居住。

    而十九区的右侧则是著名的望月湖公园,这公园的著名之处,就是里面有形形色色的小型花式公寓,一般多为古建筑,很多历史名人在此居住过,其中尤为突出的便是青塘小筑。

    青塘小筑几经变迁,产权更迭数不胜数,每次产权变化都代表了一次庞大的财富易手,但历史上就是不缺乏有钱人。

    余平秋对京都自然是熟悉无比,当他和樊枝花按照任我为给的地址,找到青塘小筑时,还是微微吃惊了下,看来天门在京都的经营还是有成效的。

    前几年,余平秋就对这片望月湖了解过,当初他若想买并非没有那份财力,但要买下来却要绕很多很多关系,没想到当时和任我为随口说说这片湖的时候,他居然把青塘小筑买了下来,确实难得。

    女人多爱美,自然也爱花。樊枝花一搬进来,就像一只快乐的蝴蝶在各种花丛中窜来窜去,笑声不断。

    樊美凤夫妇并未跟来,余平秋夫妻离开太海相当的隐蔽,说偷偷走也不过分。在遇到那起行刺事件后,余平秋自己不怕,但也怕樊枝花受伤害,所以,能低调就低调,尽管说,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低调根本没用,但好歹对樊枝花是种心灵安慰。

    青塘小筑里面保持的古香古色,各种家具都是相当地典雅,现代化的东西很少,即使有,都被仿古化了,就连灯具也是,开起来时就感觉是一盏很亮的油灯,看不出是电灯,还有那水壶,底炉里面是一块块像木炭的东西,其实是一种金属加热源,开头打开后,金属加热源就红起来,然后形成火焰,跟木炭燃烧非常像。

    自从来到这个世上后,余平秋很少有他看上的东西,但看到这个青塘小筑的布局后,他恍如回到了过去,回个那个虽然充满无数残酷的世界,却不乏典致的美景和美人,不像这个现代化的世界,虽然平和,却处处冰冷,没有几处温馨感。

    余平秋坐了下来,内心一片宁静,他提起茶壶,装了一壶水,打开这新式的古典炉火,看着闪闪而起的火苗,心灵说不出的舒服。

    待水开之后,余平秋取出一点茶叶,自顾自地泡了起来,说不出的恰意。

    “酒逢知己,茶待故人。余前辈不邀请我进去喝一杯吗?”

    声音来的突兀,在听在余平秋耳朵里却并没有引起波动,感觉此人来得很久了,他早知道一样。但这却是最大的不正常!因为余平秋根本没有察觉!

    余平秋抬头看向门外,院落中站了一名朴素无华的中年男人,但就是感觉不到那边有人!

    “道宗!”余平秋心里突得冒出这个念头,前世与道宗打交道不少,但他最不愿打交道的就是道宗中人,太过诡异了!

    “前辈二字担当不起,阁下既已到来,不妨进来一叙。”

    那人略一施行,就施施然地走了进来,在余平秋面前安然地坐了下来。

    余平秋给对方倒了一杯茶,并不言语。

    那人喝了一口,口味了一番,赞道:“余前辈虽不是我道宗之人,但煮茶之中却深得道宗真蒂,可惜我没有藏云道茶。”

    余平秋茶道之术还真的是前世道宗所赠,与现世的道宗算是有些渊源。

    “茶之一道确实以道宗为最。”余平秋点头承认道。

    “可惜我道宗现在传承的茶道都是零星碎片了。”

    余平秋知道对方说这个话不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身份,更不会是为了讨他的茶道之术,这只是对方真心的感叹,没有任何其他意思,至于为什么余平秋能这么直接感受到,这就是对方功法的神妙之处了。

    “我与道宗也算略有渊源,如果阁下有兴趣,我倒能成人之美。”

    “啊,如此法空多谢前辈了。”

    道宗的辈分排名是“山水法缘,四时心意”,对方名为法空,就是法字辈的,这辈分应该在当世是最高的。

    余平秋神识大开后,就经过几次尝试,终于在当世找到一种可以传载神识的玉石,他身上就备了一些,现在道宗高人亲临,他也有意想卖弄一下,顺便测试下对方的深浅,于是从怀中掏出一片玉片,贴在额头,片刻后递给法空。

    “既然是当世的道宗高人,这一篇茶经算是物归原主了。”

    那法空一听就激动地站了起来,接过玉片后也贴在额头,久久之后才把玉片拿下,小心翼翼地收到自己的衣袖之中。

    “前辈勿怪,法空失态了。”

    余平秋很能理解他的心态,道宗失传的东西太多了,如今有一个转世之人与道宗有渊源,哪能不让他激动,他太想知道更多关于以前道宗的事,或者异界道宗的事,但他并不是贪心之人,知道有这么一篇古道宗的茶经,已经算是一种福份了。

    余平秋只是笑了笑,提起茶壶又给法空倒了一杯。

    “看得出这片小居所甚合前辈心意,那任我为一把年龄了,难得他有这份心思。”

    余平秋淡淡一笑,道:“此心换彼心,方是真心,道宗不也是求一个真吗?”

    法空又恢复了一副淡然世外的高人模范,点头道:“前辈所言甚是,有机会我找任我为聊聊。”

    余平秋心中暗叹,这法空格局就是不一样,任我为与之相比,确实少了一分格调。

    “求同存异,求真共进。”

    余平秋淡淡地吐出八个字,法空立即笑道:“如此大善。”

    ……

    “秋哥哥,那池塘里有好多漂亮的鱼,要不要我们去划船!”樊枝花兴冲冲地从外面跑了进来,突然看到法空,明显愣了一下,疑惑道:“有客人啊,我记得门关上了啊?”

    余平秋闻言忍不住一笑,那法空则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推一下就进来了,只是并没有人注意到我。”

    这是道宗功法的问题,倒不是人家有意如此卖弄,法空的这番解释算是屈尊了,还算是看在余平秋的面子上才对樊枝花这么说。

    “哦,那你们聊。”樊枝花明显被法空的突然到来打乱了情绪,边走边嘀咕道,“我记得门也拴上的,看来以后要锁上才行……”

    樊枝花的无意之言就给法空定了个擅闯民居的嫌疑,余平秋并不在意,当作没听到,端起茶杯朝法空敬道:“请用茶。”

    法空站了起来,喝了一口把茶杯放下,道:“打扰前辈了,下次再来拜会。”

    余平秋点了点头,这次道宗能够正式前来会面已经是开了一个很好的头,以后时间还长,慢慢接触再来谈其他的。

    “随时欢迎。”

    法空行了一礼,转身而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