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圈子论
    太海郊外荒山的这场争斗,虽然没有很强的破坏性,但绝世强者的气息弥漫在荒山的四周,已经引起很多隐世门派的注意。

    任我为也被气息引了过去。他在余平秋当日婚宴结束后便去着手准备进京事宜,所以近两日并不在登天阁。

    “奇怪,怎么有一股余平秋的气息?”任我为好歹也是当世绝世高手,略一分析立马往登天阁赶。

    余平秋回去登天阁没多久,正在不断安抚樊枝花的情绪,任我为就让人通传说要见他。

    “好了啦,下次有危险,我不会独自去面对,行了吧?那任我为找我应该有急事,我去看下。”余平秋挣开樊枝花的小手,站起来就要走。

    樊枝花气鼓鼓道:“哼,话还没说清楚又想找借口开溜!说,那个左弓后来是怎么去的,怎么听你遮遮掩掩老解释不清楚!”

    提起左弓,余平秋脑袋又开始大了,那天战斗结束后,左弓只简单告诉自己要离开太海,其他的一概不说,具体有什么细节,有什么隐情他哪里知道。

    “亲爱的,我都说了他已经离开太海了,去哪里我真不知道!至于那天晚上为什么他那么凑巧出现在那里,我想,以他的修为,只要人在登天阁自然也能感受那道气息,偷偷跟过去看完全有可能,然后适时出手救了我。”

    “反正我感觉不正常。首先,他为什么要偷偷跟去?第二,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和你联手?以我之见,他这个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必须小心对待!”

    余平秋重新坐下,搂住樊枝花亲了一口,笑道:“知道你对我好,我会留意的。”

    樊枝花白了一眼,推了余平秋一下,嘟着嘴道:“去吧去吧,反正你们男人的事情重要。”

    “那你等我哦,要是天还没亮,我们再研究下乾坤诀。”

    “少给我嘻皮笑脸的,我做点早点,记得回来吃。”

    余平秋又狠狠地亲了樊枝花一口,转身去了楼上。

    任我为一个人在大厅左转右转,一副坐立不安的感觉。

    “怎么了大盟主,有什么事情能够令你如此不安?”余平秋远远就打招呼道。

    “啊,前辈,终于见到您了!我刚从那荒山经过,另一道气息强的吓人,我就赶紧回来看看,还好您没事。”

    余平秋心中一暖,问道:“你对那道气息怎么看?”

    任我为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小声道:“此人恐怕掌握了空间之力!”

    “是的,但只是皮毛的空间之力。”

    “空间和时间之力历来最难修炼,那人居然真得掌握了,那接下来可怎么办?”任我为坐下喝了口水,突然笑道,“我真是老糊涂了,前辈您安然无恙,那就说明那人非您之敌,我还在这里长他志气呢。”

    “不,那人差点要了我的命,但不是以空间之能,是以准基因六阶的实力。”余平秋淡淡道。

    “传说中基因六阶才能掌握环境控制能力和五行之能,他并未进入六阶却是如何炼成的?这,这,这未免太可怕了吧?”任我为一听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那天正好左弓,对了,这人你应该听过,他也进入五阶了。他凑巧在关键的时候替我挡了一道,然后我用其他术法吓跑了他。”

    “吓跑了?”任我为惊讶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一门秘法。所以,如果再遇到他恐怕不好使,我要尽快赴京。”

    任我为这阵真感到害怕了,尽管他是金丹修为,但没有充足的外界灵气,体内的灵气他哪敢乱调用,那就相当于一次性消耗品,不像基因解锁修士那种变态的炼体士,估计再遇到那个高手,他跟余平秋捆绑起来也不是人家对手。

    “我这两日已经在京都安排了一处住处,随时都可以去。只是道宗那边?还有那个人?”任我为面带忧色道。

    余平秋笑了笑,指着任我为道:“你知道当今世道很多像你一样的人都不会打打杀杀,却是为何?”

    任我为知道刚才自己的胆怯让余平秋感觉到了,不好意思道:“人越活越久,就越珍惜当前,我自然也不例外。”

    “呵呵,你知其一却不知其二。所谓乱世出英雄,现在这个世界物质太丰富,人们只要稍加勤快便能取得一定程度的物质需求,谁会去博命。而那些对物质需求更大的群体,则是借用更加隐蔽的手段去掠夺他们所需要的资源,比如通过政治手段,比如通过军事手段,都朝着合法化方面靠拢,就像那个来杀我的人,他也是某政治需要的一个合法化工具。”

    余平秋说得这些任我为也明白,他也知道自己这些年已经被物质腐蚀了斗志,他现在也怕死,自身的境界往往成了一种摆设,成了物质占有合法化的手段,余平秋说得一点没错。

    “是的,高度的物质文化造成了更加虚伪的精神文明,那些要靠个人蛮力去争夺物质的人越来越没市场,而最终也只能依靠成为某合法集团的打手得到所需要的。”

    余平秋摆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端起茶杯摇了摇,对任我为道:“我们修道之人不管是追求长生,还是追求自在,说白点,就是想要把自己立于天地规则之上,这也是修道者的基本道心。”

    听余平秋说了这么多,任我为才发现,原来他是绕着弯在给自己提醒,生怕自己断了修道者该有的坚持和舍弃,生怕自己一直留恋凡尘之乐绝了修道初心。

    “多谢前辈提点。凡修道必有所求,也必有所持,初心不改,道心不灭,何惧生死!”任我为如换了一个人般,神采奕奕,语气铿锵。

    余平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希望你谨记方才之言,也不枉我费了这么多口舌。”

    “多谢前辈。”

    “好了,不必太过见外。我们现在来说说进京都的事。你知道的,在任何年代都会有得种各样的联盟或团体,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圈子。喜欢搞干净的人搞在一起就叫文明圈,喜欢钱的人搞到一块就是财富圈,政客们在一起就是公仆圈,这种圈在现在这个世界很流行,不具备约束性,也不违反纪律,又具备了一定的社会性,产生的效果也挺好。”

    余平秋讲了一通,喝了口水后接着道:“在京都,我们也要有自己的圈,这就要好好定位,不能像以前那样,修道的不跟政治扯在一起,那就容易孤立。你看人家道宗,说无为不争,却是渗透到政治的各个层次,往大的说,人家是为天下大治,往小的说,人家是为家庭和谐,那我们是为了什么?”

    任我为作深思状。

    余平秋继续道:“我们只为破界飞升,我们的圈子可以有三方或多方的人参与,外域大的要死,我不在乎多少人去破界,也不在乎破界的技术泄露问题,这些都不重要,核心点只有一个,就是不要有人干扰。刚才前面说这个世界的人怕死,其实还有一个根本原因是什么?就是他们不知道死只是新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只要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才会信,才会明白轮回的真正意义和当下意气相争的可笑性!”

    “那我要怎么做?”任我为的思想终于被改变,他已经完全认同余平秋所说的任何观点。

    “引道宗、联官家、结世族、共破界!”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