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双修大法
    外面婚礼热热闹闹的,洞房之中却是静悄悄的。

    虽说婚前对彼此的身体熟得不能再熟,但真正披上婚衣的时候就显得庄重而神秘,或许,这就是生活的仪式感,同样的一件事,经过一定的程序就显得更重要些。

    余平秋自然不会去破坏这种仪式感,他轻轻地拿起两个酒杯,各倒了一些酒,然后端到樊枝花面前,柔声道:“娘子,如今我们已是夫妻,为夫敬你这杯酒,愿我们早生贵子。”

    樊枝花忍不住笑了一声,道:“夫君这是属猴啊,酒还没喝就想着儿子了。”

    “别笑,诺,喝个交杯酒,然后那个啥。”

    “啥,我说夫君,你好不爽快,来吧!”

    余平秋猝不及防,被樊枝花顺势一拉就往她怀里扎去。

    “别别,你听我说,我们说好要炼双修的。”

    “娘,秋哥哥现在还在说要炼双修呢……”

    余平秋大囧,赶紧用嘴封住她的嘴巴,这要是传出去,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樊枝花暗喜,搂住余平秋的脖子,极力地回应着,足足一刻钟才停了下来。

    二人做足了前奏,樊枝花脸若桃花,低声道:“官人,妾身为你更衣。”

    “别忘了……”

    “晓得啦,阴阳乾坤诀对不对啊。”

    “噗,是乾坤诀好不好。”

    “不管啦,官人哥哥,反正我早就想炼你的大乾坤了……”

    ……

    太海的这场浩大的婚礼热潮随着时间慢慢退去,余平秋三个字出现在太海民众的耳朵里虽然短暂但却是非常响亮,似乎历史愿意把十八岁这个特殊的节点划给余平秋,这是一条在同龄人或者在大部分人中无法逾越的高峰线,只留下让人仰视的机会。

    余平秋离开季国后,太海的历史上只记录了一句话:余平秋先生,生于太海,高于太海,此生如歌,史无笔撰。

    历史书上第一次出现了留白,整整三页的留白!

    当然,这是后话。

    第三天,余平秋才从自己的洞房出来,连日的奋战不但不感觉疲惫,反而神清气爽,余平秋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乾坤诀是个好东西啊,可惜此界伦理道德太过死板,不然即使灵气稀缺也能修阴阳大道,同样可以通往他界,可惜了。”

    “哼,想得美啊,即使无伦理束缚,你去哪里找像我这样修为的完壁之身啊,还不满足啊你。”

    余平秋随口说说,不料那樊枝花远远就听见了。

    “想不到三日修炼,你进境比我大多了。”

    “哼,那又能怎么样,炼气修士要是没有灵气支撑,只会空有境界,没有相匹配的实力一切都是空谈!”

    樊枝花只简单地披了件睡衣就从卧室走了出来。

    “女孩跟女人差别那么大吗?以前我还记得有人要当女飞侠呢。”

    “好啊,敢来取笑我,是不是认为我变现实了,嫌弃我了?”

    余平秋心里自然是这么想的,但嘴里可不好意思说,只好装糊涂地略过她这一句。

    “这个世界确实炼体的后期优势大些,所以,以任我为的修为也不敢随便动手,一旦受伤,没有足够灵气支撑,伤势恐怕永远无法愈合。”

    “就是啊,如果来个基因六阶的,任我为估计也抵挡不了几招。”

    余平秋笑道:“你以为六阶能随便出来啊,要是真遇到了,恐怕我们都得缼菜呢。”

    樊枝花面露忧色,担心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心里总是感觉不自在,好像总有危险埋伏在我们四周。”

    余平秋心里一突,来这个和平世界后,打打杀杀少了,即使几次的遇险也是小儿科,如今修为大增,危险性应该会更少些,为什么樊枝花有这种感觉?

    难道一直走政治高层路线,斗争缺少对抗性,自己忽略了政治以外的危险,那这种危险会是什么?余平秋想了想,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可能就是异界经验,可这些并不至于用搏命吧,那危险到底是什么?

    樊枝花看到余平秋一脸沉思的模样,暗恼自己讲话过于杞人忧天,便拉住他的胳膊依偎道:“别想那么多,现在不是有乾坤诀嘛,如果真不行,你也可以多找几个,但要偷偷的才行哦,不然我会吃醋的。”

    余平秋把樊枝花往怀里轻轻一抱,嗅着她的头发道:“想啥呢,我也是随意说说,那乾坤诀又不是万能的。不过,我得想办法突破基因七阶,而要通过七阶,我只有去道宗。”

    “道宗?我什么从来没听你说起?”

    “道宗的功法很神奇,他们不炼气不炼体,只炼心,在他们看来,万法皆出于自然,只有顺势而为才能暗合天地,然后借天地之力为己用。”

    听余平秋这么说,樊枝花惊讶道:“那他们修炼图什么?”

    “图自在。”

    “不图长生?”

    “不图长生。”

    樊枝花抬头道:“秋哥哥,那你去道宗是想入他们宗门吗?”

    余平秋低头亲了樊枝花一口,笑道:“他们应该有不少异界灵气未用。”

    樊枝花未加深问,睁着一双明晃晃的眼睛,娇声道:“那什么时候去呀,人家有好些东西要收拾呢。”

    “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到了外域,这些东西都是一文不值的。”

    听到余平秋主动提起外域,樊枝花心里很想详细地了解一下,但想到可能涉及到余平秋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她还是忍住没问,换作一道最纯真的笑容:“我都听你的。”

    对樊枝花的善解人意,余平秋深感欣慰,道:“这次修炼乾坤诀,我发现一个妙用,我教教你。”

    樊枝花以为余平秋又想要,立马羞红了脸,娇喘道:“连续三天还不够,还来啊?”

    余平秋闻言弹了一下樊枝花的脑袋,道:“想什么呢。我这个叫阴骨刺,现在正适合你学呢。”

    其实让樊枝花学神识攻击术是临时起意,他真正的用意是想在她的神识里种一道神念,用于保护她的神魂。

    樊枝花看到自己会错意,嘟着嘴道:“不早说。”

    “静心静意,意守泥丸。”

    樊枝花被余平秋一喝,意随心走,刚把住泥丸宫,突然一股庞大无比的神念极其霸道地侵入她的神念,留下一段经文,永恒地刻入她的记忆里。

    余平秋满意地点了点头,正想撤回神念,突然神念中传来一丝无比剧烈的警兆,他的神识中立即形成一道立体的人像,那人立在登天阁的顶楼,处在一道黑影之中,纹丝不动,但强烈的危机感却是不断涌入余平秋的神识中。

    余平秋微微叹了一口气,留在樊枝花神识中的那道神念轻轻一动,樊枝花便陷入了沉睡。

    “平静中是该有爆发了!”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