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物极
    “那主持人我认识,天哪,是季国名嘴司徒美琪,她怎么来了。”

    “她怎么不能来?”

    “她从来没有通过走穴赚任何钱,这一来是因为她司徒家本来就很有钱,二来嘛,听说还是中书苑某位的,嘿嘿,知己。”

    “啊,这我倒没听说过……”

    ……

    “诸位,下面由我隆重介绍下今天到场的嘉宾。嗯,很多页,请大家耐点心哦。首先要隆重介绍的是,来自京都国院院长王平先生,大家掌声欢迎。”

    “接下来,是来自京都的包洛图先生,大家欢迎。”

    “第三位是阮青锋先生,大家欢迎。”

    “第四位是司徒兰芳女士,大家欢迎。”

    “第五位是郭锦山先生,大家欢迎。”

    ……

    那司徒美琪整整念了一个小时才结束。

    下面听得人早已经被震得麻木了,一个个只有在媒体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今天全部因为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结婚而到场,这是何等的面子!何等的荣耀!何等的权势!

    樊枝花满脸尽是春色,不但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余平秋,更是嫁得比任何一个人都风光,她觉得值了!哪个女人能够有如此际遇!

    余平秋眼神极为平淡,他前世经历的太多太多,比这个规格高几千倍几万倍的都有,这点场面还没放在他眼里。

    但从来的客人中,他已经知道各方的用意,而不管怎么用意,基本上都是善意,没有人敢在这种地方表达自己的恶意!

    那个包洛图代表的是那位下届领袖,他是他的首席秘书。

    阮青锋是阮三行的叔叔,他是京都阮家的大总管,也是季国某部的部长,司徒兰芳是司徒允的姑姑,也是京都某部的部长。

    郭锦山亲来就已经表示善意了,其他诸如刘海云等政届要员以及天门的各大门派,人数就更多了。

    “下面,有请余平秋先生的恩师,王平院长进行主婚,我提议,大家以更加热烈的掌声祝贺这对新人!”

    王平极其平静地站在主席台的一边,等掌声过后,他才走到前台。

    “首先感谢大家抽空前来参加我学生余平秋的婚礼。这个学生是我生平所见过的最优秀的学生,没有之一,他的一切成就来源于他的自然成长,作为老师,我也只是在适当的时候点缀一下,他的将来不是我能预见,也不是谁能阻挡,我希望他从今以后能够开心、幸福,并能与自己所爱的人白头携老,永浴爱河!平秋,老师为你骄傲,老师祝福你!”

    王平平实无华的言语中透露的信号又一次震惊了所有人!

    京都国院生本就是天之骄子,作为院长的亲传弟子更是骄子中的贵子!王平在这么一个重要的场合这么力捧他的弟子,寓意必定是深远的,令无数到现场参加婚礼的各大家族、各大门派纷纷猜测。

    “天哪,他居然是王平的亲传弟子,难怪那么厉害!”

    “厉害吗?呵呵,之前在太海可差点让人干掉呢。”

    “啊,谁那么大胆,明知道是王平的学生还敢动?”

    “嘿嘿,此事你就烂在心里好了,别乱想哦!”

    ……

    但是,细心的人也不少,从王平的话中体会出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来。

    “奇怪,王平那么牛的一个院长,怎么主婚主到男的一边啊,女方方面只是不提,这是何意?”

    “对啊,按他的身份地位,万事皆有深意,不可能疏忽的。”

    “那就很让人疑惑呢,难道他不赞成?”

    “想哪呢,那王平岂是那种心胸狭窄之人,自己弟子的婚姻哪会干预,肯定是余平秋喜欢就好,哪有不赞成的道理?”

    “那是什么原因?”

    “好啦,这个问题留给别人去操心就好,我们喝酒,这辈子不一定能遇到第二次这么大排场的婚礼呢。”

    ……

    虽让王平主婚,但王平说的话确实太少了,眼见他离开主席台,司徒美琪马上接过话头道:“感谢王院长的祝福。接下来,我们进入大家都熟悉也是最核心的仪式,拜堂哦。”

    樊枝花手紧紧地拉着余平秋,显然极度开心和极度激动之下出现了一些紧张,余平秋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道:“有我在呢。”

    “有请新郎新娘的长辈上来。”司徒美琪知道余平秋父母不在,只能以长辈来掩饰一下。

    樊美凤夫妇满脸笑容地走了上去,却不见余平秋这方有任何表示。

    当着这么大的场面,这一点显然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没有长辈!

    场面有些尴尬,司徒美琪拿起话筒正要解释下,那王平突然走了上来,接过她的话筒,语气淡淡道:“平秋的长辈自他小的时候便相继失踪,而我作为他的老师本可以代替一下长辈,但我自认为没那个资格,我呢,上来只是提一个建议,这片天地养育了他,那这片天地自然有资格临时客串下这场盛事。”

    王平是什么人!他在婚礼前后先后讲了两段话,都很短,但信息量也太可怕了!

    他说他没资格!他说只有这片天地才有资格,而且是临时的!这也太那个了吧!

    王平肯定不是一个吹牛皮讲话没边的人,可他今天一而再对余平秋如此高看,到底有何深意?

    为政途?为钱?为权势?这些凡物王平自己都看不上,岂能为弟子铺设这些?

    外面的登天阁巨大屏幕上可是现场直播啊,当着这么多的人说那些话,不怕过犹不及吗?

    那些普通看客早就炸开了天,围绕王平的两段话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看京都国院也不过如此,居然为了自己的一个弟子,吹皮吹的没边了,哼,以后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小孩报考京都国院的!”

    “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那王平院长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去评论他!”

    “对啊,你算什么东西,你大字不识几个,王平院长讲话你能听懂几个,你能写出几个?还敢妄加评论,你想死吗!”

    ……

    现场的各大高官、各大家族和各大门派可没那么低的素质,一个个听完之后都露出了深思的凝重表情。

    余平秋心中苦笑,他很理解王平的用心良苦,这是为他在扫去京都的障碍,老师知道他、懂得他、爱护他并不留余力地支持他,安能不令他感动?

    任我为在下面听得心潮澎湃,他是知道并相信余平秋的身份的,如今王平都这么说,他就深以为然,在当今世界,有几个有资格当得起余平秋的一拜!

    司徒美琪都有些蒙了,想不到王平居然这么解释,只好借着他的由头,道:“王院长的话说得一点没错。第一拜敬天地也是敬父母,新郎新娘一拜天地并敬茶。”

    樊枝花心中微酸,她怜惜余平秋的苦楚和不易,拉着他的手恭恭敬敬地朝天地拜去,口中更是默念着:“感谢您养育了他并赐他到了我的身边,今生无论如何,我都只会属于他一个人,不管是身体或是灵魂,请天地为证!”

    “二拜高堂。”

    余平秋拉着樊枝花面朝樊美凤夫妻走了过去,当他膝盖微微弯下的一刻,封存的神识自主产生了抗拒,余平秋眉头微微一皱,要继续弯下去时,那神识抗拒力越来越大,就在他要强力跪下时,一道庞大无比的神识蜂蛹而出,那司徒美琪离的近,又没修为,最先忍受不住这道神念,立马跪了下去,而樊美凤经验极其丰富,马上知道余平秋身上有异,也似乎猜到了王平话中的深意,立即开口道:“我二人比不上这片天地,你二人不必遵照前礼,敬个茶就好。”

    余平秋心中一松,意念一动,那道神识就收了回来,却是意外的发现,他久未突破的那道神念封印已经松开了一个口子,这意谓着,他以后可以随意调用了!

    樊枝花修为也不低,自然也能感受刚才余平秋身上的那股骇人的威压,听自己母亲那么说肯定有原因,便乖巧地看了一眼余平秋。

    余平秋与樊枝花一人端起一个茶杯,敬了樊美凤夫妇。

    司徒美琪应变能力也是极其高超,那道神念一撤,她就赶紧站了起来,玩笑道:“刚才我想示范下怎么个二拜高堂,没想到示范没效果啊。”

    樊美凤也顺着这个台阶下,接过余平秋的茶壶,给司徒美琪递了一杯茶,笑道:“是我考虑不周,这一杯我敬司徒。”

    台下所有人都善意地笑了笑,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余平秋二拜不跪似乎应验了王平的说辞,更是有部分人心里往那种神秘的方向猜测了,所以对樊美凤所说的敬司徒不敬司徒小姐也能理解。

    司徒美琪见过太多场面,知道这事透着邪门,所以知趣地接过茶杯,象征性的做了下喝的动作,然后道:“谢过美丽的丈母娘。接下来,请余平秋先生和樊枝花小姐互戴结婚戒指并进行进行夫妻对拜。”

    余平秋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戒指为樊枝花戴上,樊枝花也同样取出一款戒指为他戴上。

    为了避免前面的尴尬,樊枝花调皮地朝余平秋挤了挤眼,后退一步,率先朝他变身鞠躬,余平秋也朝她鞠躬,两个人头碰到了一块。

    “头对头,携手到白头。三拜已过,礼仪已成,余平秋先生和樊枝花小姐正式结成夫妻。请长辈入座,祝各位来宾吃好喝好,请司仪送这对新人入洞房,面授新婚知识。”

    本来后面还有不少节目,司徒美琪却是一刻不想再主持了。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