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换届
    每一次换届都是一次权力的重新洗牌,对政客来说,换届就如修真者的天劫,有本事抗过去就能重生,否则要么死,要么蛰伏重修以待时机。

    太海的换届表面上跟其他省份并无区别,但高层人物都知道,太海是京都中书苑第二重要的博弈场,其内阁成员一般会跟京都一下届内阁成员相匹配,太海第一把手的归属往往暗示着下一届季国领袖的定性,这已经成为季国的一个暗例。

    所以,换届简单地说,最重要的意义在于确定各级地方政府的内阁,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地方的稳定。

    太海也不例外。刘海云已经获得议政院的书记提名,司空明也是,还有一个是隔壁邻居东江省高官陆丰田,这个人在太海也是老少都耳熟能祥的,给太海平添了不少变数。

    如果换作之前的刘海云肯定会有些顾忌,但自从被余平秋增加三层气运之后,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化非常大,完全超越封疆大吏的气度,这种飞越性的改变早已引起各大家族的关注。

    随着关注度的提高,各大媒体也是争先挖掘有关刘海云正面的事迹进行大幅报道,在强大舆论之下,司空明在三人之中已经显得极为不重要,他原来阵营里的一些大佬也开始暗中向刘海云投诚。

    参事院大会的召开敲响了换届的交响乐,各方大佬将在这里各施神通,决定谁主太海沉浮。

    余平秋在为刘海云增加气运之后就不再过问太海换届的事,他安静地呆在登天阁地下总部,与樊枝花筹划结婚的事,然后就是教教两个徒弟,剩余的时间全部用来闭关。

    “秋哥哥,那个左弓最近一直在闭关,前段时间我偶尔碰到他,感觉他的气息跟你很相近。”樊枝花搂着余平秋有些疑惑道。

    “你的意思是,他也突破基因五阶?”余平秋回来之后也没见到左弓,自从他自己实力急剧突破后,好像左弓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一般,原先以为是受了赵高的刺激,现在想来确实存在不少疑点。

    “嗯,是有这个气息,然后还有一些跟你相近的气息我解释不出来。”

    余平秋听后眉头紧皱,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左弓接触自己有所图谋,但现在也猜不出来这个人到底图什么,之所以还没有让自己警惕,是因为他没有感觉出左弓对自己的敌意,不过,女人的直觉得相信,樊枝花既然几次提出她的担忧,自己也应该多留意才是。

    余平秋自从上次在天门突破到基因五阶之后,因为没有像天门那么充足的灵气,也没什么修炼,倒是对自己被封存的庞大神识进行尝试性的解封,上次对敌时能够出其不意就得益于这个。

    在前世,神识攻击是一门很高的技术活,没有强大的神识是学不了这一神技的。作为前世的顶尖高手,余平秋对神识攻击自然是极为拿手。

    神识攻击可简单地分为两种,一是装逼神器,就是利用高一级神识对低一级神识人员进行精神威慑,在精神上压服对方,造成王八之气,令对手屈服;第二种就是精神掠杀,这个跟余平秋的七星术又不一样,这个精神掠杀主要是针对对方识海的破坏和掠夺,简单来说,就是专门针对三魂中的爽灵的。

    余平秋前世的神识攻击术叫阴骨刺,极为霸道,哪怕三魂七魄都已离体,只要没有形神俱灭,他就有办法利用尸体进行再次搜魂,得到想要的信息。

    他进入基因五阶后,能够使用前世的一些神识,但若使用阴骨刺的话,神识还不够,需要他进一步打开神识封锁,这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行。

    而如果要进入基因六阶或七阶,余平秋必须要去道宗走一趟,他急需要借助外界泄露的灵气。

    ——

    太海的换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顺利,整个换届过程充分体现了团结和民意,参事院的大厅是一片祥和,太海并没有因为换届出现人心涣散和工作停滞的事情,这也是百姓喜闻乐见的事,只要百姓生活能过得更好,谁主政都是一样。

    郭锦山这阵子见到谁都是笑呵呵的,刘海云则是容光焕发,满面春风,司空明脸色非常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而甘部长则恢复了一副自信,又是那个妖冶女人的妆容,其他重要成员表情不一,但大部分人都比较淡定。

    余平秋闭关出来后,听说刘海云过来两次,甘过来一次,其他家族皆有派人过来送贴。

    樊枝花并没有闭关,见到余平秋跟他开玩笑道:“现在外面都在说你是太海的土皇帝呢,怎么样,皇帝哥哥,什么时候给妹妹封个皇后当当?”

    余平秋哭笑不得,道:“这些虚名有何用处?即使整个季国都给我,也非我所求,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啊。”

    “不管,反正你到哪里我都要跟着去的,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好啦,到时把你装在子里,拴一根绳子时刻挂我胸前,这样可以了吧?”

    “哼,我又不是矮人公主,你怎么装啊,难不成把我的魂勾去啊!”

    “又开始胡说了。走吧,上去透透气,换届也结束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啊?”樊枝花语气来了个九十度转变,变得娇羞起来。

    余平秋举起双指,托起樊枝花的下巴,色眯眯道:“哪家的小娘子,好俊哦,不如从了本公子……”

    樊枝花顺势一倒,搂住余平秋的腰,娇滴滴道:“好啊好啊,此身能托付公子,是妾身之幸,请公子笑纳吧。”

    余平秋大汗,赶紧干咳了几声,正儿八经道:“嗯,本公子还有要事,此事还需要禀告你家长辈才行。”

    “哼,胆小鬼,到底什么要事。”

    “啊,这个……”

    余平秋正不知道找什么借口的时候,阮三行的电话正好过来。

    “你看,三行那小子又来了,我得上去看看。”

    余平秋不敢再理幽怨重重的樊枝花,急匆匆转身而去。

    太海局势已成定局,阮三行一个人独坐在诺大的招待厅里,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余平秋上去的时候,阮三行刚好把一壶茶喝完。

    “余兄倒是清闲,全太海人都在为你忙活呢,你却是大门一关,享起齐人之福,可怜我们这些做兄弟的。”

    余平秋微微一笑,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两口道:“茶水却是淡了,还好有些情分还在。”

    “余兄说到我心坎了,茶可以常换,但真正的友情却不是说换就能换的。就不知道我在余兄心中是否也在那份还在的情分里面。”

    余平秋的身份今非昔比,阮三行话中倒也没有刻意奉承的成分,他是真心地希望在余平秋心中有所位置。

    “阮兄在太海的使命应该已经完成了,你回京都后别忘了继续关照我啊。”

    男人之间的情分不需要用言语表述的那么肉麻,余平秋对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承了阮三行的情了。

    阮三行高兴道:“我原以为你还会留太海一段时间呢。京都有你这条龙在,我想天下英雄又会集聚京都共享风云盛会呢,我自然不能缺席。”

    余平秋指着阮三行的鼻子笑骂道:“真不要脸,说了半天是要衬托你这个英雄啊。”

    “嘿嘿嘿嘿……”

    “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余平秋重新换了一泡茶。

    “听说刘海云找你几次都见不到你啊。”

    “这是为他好,再说,太海我又不呆,何必去在乎那些影响。”

    “那倒是。我今天来是跟你说下太海换届后的局面。”

    余平秋给阮三行倒了一杯茶,心不在焉道:“刘海云当书记,司空明应该调任外省,郭锦山应该进季国中书苑,至于你嘛,估计进季国某部委了。”

    “唉,你要不要那么聪明啊。”阮三行喝了一口茶,心情也变得跟余平秋一样无所谓起来,“你说的没错。司空明调任藏云省当高官,郭锦山进中书苑内阁候补,甘跟随郭锦山调任京都,职务待定,宫水升为市长,赵单接替司空明的位置,其他太海内阁成员略有调整。”

    余平秋暗暗点了点头,换届一般不会大换血,特别是太海这么关键的大市。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太海最重要的事情是让刘海云上位,其他的余平秋并不关心,显然阮三行的消息并不能让余平秋满意。

    阮三行不敢盯着余平秋看,低头道:“宗里让我问下余少主,说你在天门三日制造六名基因四阶,不怕季国大乱影响你的大业吗?”

    在天门能够凭三日功夫制造六名四阶,这里面的门道别人或许不清楚,但道宗不可能不清楚,道宗此问其实不是在怪他制造基因修士的事,而是隐含的告诉他,别把两界扭曲线的秘密泄露出去,以免季国官方对灵气资源的掠夺,到时引起大乱,干扰余平秋的破界飞升。

    “我知道了。”

    “宗里还说,到京都之后,希望能跟余少主在某些方面加强合作。”阮三行传完话后语气明显一松,站起来跟余平秋道别道,“余兄,我这就告辞了,另外,司徒家的事请你多费心。”

    “告诉司徒那小子,答应他的事不会爽约!”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