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情归何处
    星辰诀重新修炼到二层令余平秋信心大增,加上基因解锁到五阶,还有七星术、道宗的地级武技以及天门的一式剑招,除非遇到金丹巅峰、元婴修士或基因六阶,其他的修为还真不放在他的眼里。

    司徒家和阮家的两名高手一听余平秋口气大的没边,原本想过来试探的心思立即被怒气所替代。

    “哼,果然够狂!既然你自己选择以一对二,就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余平秋冷笑一声,心道,我好教你们明白,什么叫言多必失!

    此处离詹语燕的公寓并不远,如果以五阶的战力真正打起来,周边十里之内将再无完物,余平秋怎么可能坐视这种情况发生。

    之所以敢以一对二,除了硬实力保持不败外,他还有暗招!

    不待那二人主动发动,余平秋嘴角微微拉起,眼睛一瞪,一股庞大无比的神识向二人急速地压了过去。

    这是进入五阶之后,余平秋方有能力对前世封存的庞大神识打开一个小缺口,利用这个小缺口溢出的小部分神识对对方进行精神施压,这是高阶对低一阶修道者的一种优越性精神威势,容不得抗拒!

    对面二人纯粹只是炼体者,哪里懂得更高一些的门道,即使懂得也于事无补,突然被余平秋的神识一压,立即感到如山般的威压向他们的内心深处挤了进去,使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不可抵抗的屈服,让他们二人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正在此时,余平秋右手一挥,七星刃破空而去,在两个呼吸之间就分别游走二人的三魂七魄一遍,然后重新回到他的右臂上。

    自从上次在诸葛神棍那里学得小七星术之后,余平秋对七星刃的使用得心应手,如果要取二人任何魂魄只在一念之间!

    时间虽然极短,在外人看来,余平秋只是眼一瞪手一挥,对面二人就跪着瑟瑟发抖,但对两个当事人而言,就好像在十八层地狱经受过所有的刑罚一般,真正体验到那种生不如死,死也逃脱不了恐惧的可怕场景。

    余平秋重新恢复了平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二人缓神,过了半刻钟,二人终于站了起来,刚才的场景让他们终身难忘,对余平秋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感,但可怜的尊严感还是让他们不由地冒了一句。

    “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余平秋淡淡道:“你们该庆幸生活在和平时代。”

    二人也知道刚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要不是余平秋手下留情早就挂了,但二人不认为是什么和平年代让他留手,认为是他忌惮他们两家才那样,于是胆又大了一些。

    “哼,我们收拾不了你,司徒家、阮家有的是人来收拾你!”

    余平秋哑然失笑,这是傻得可爱还是笨得要死,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二人倒好,还在逞口舌之利,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成全你们!”余平秋脸变得比天还快,变得阴森森起来,他确实动了杀意。

    “请手下留情!”

    余平秋刚举起右手,远处飞快地跑来一个老者,边跑边朝余平秋喊道。

    好嘛,主事的终于肯出现了,还是个老头,看他手脚利索,身材敏捷,想来修为也不小。

    余平秋把手收回来,双臂抱肩,冷冷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这个老头。

    “余先生,实在对不住对不住啊,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滚!”那老头一边朝余平秋作揖道歉,一边一脚就朝二人踢了过去。

    那二人二话不说,赶紧转身就走,一会儿就没影了,余平秋暗自佩服,世族就是世族,拿五阶的不当人看,人家还不敢反抗,乖得跟孙子似的。

    “余先生,得罪了,刚才那个是我孙子,其中一个阮家的愣小子。”

    余平秋一听内心颇觉尴尬,居然是真孙子哦,难怪难怪。

    “刚才的事老先生都看见了?”

    “是是,是我那孙儿不对,不是不是,我也是刚刚过来的。”

    余平秋忍不住一笑,那老头则是抓了抓脑袋,暗恼余平秋的奸诈,害自己上了大当,暗想,现在年轻人都这么鬼吗,直接问是不是我主使的不就行了吗?真是花肠子!

    “好了,有没有看到不重要。”余平秋挑眉道,“老先生匆匆而来,不知什么原因让你老改变主意了?”

    “哼,小娃儿,休想再套我的话。既然你能进得中书苑,我司徒家跟你两清了!”

    余平秋猜得没错,果然跟自己进了中书苑有关,看来世族的消息渠道很强呢,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后,余平秋故作客气道:“呀,老先生,别急着走啊,一起吃个饭……”

    “滚你的蛋,晦气!”那老头一刻不想再停留,害怕余平秋吃了他似的,一溜烟跑得没影。

    “唉,都那么老了还跑,腿断了可怎么办。”

    “你呀,哪有这样说老人家的,也不知道尊老爱幼。”

    “哎呀,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少来,起码装点惊讶,这样才真一些。”詹语燕白了余平秋一眼,道:“回去吃饭啦!”

    回到公寓的时候,餐桌上已是满桌子菜,显得特别丰盛,赵雅和李丽二人穿着围裙,站在桌旁,像极了那种特别诱人的女仆,让余平秋忍不住多瞄了两眼。

    “公子,请上桌。”二人显然是有意为之,异口同声对余平秋道。

    “要死啊你们!”詹语燕装作气冲冲地拿起苹果就要砸过去,赵雅和李丽又异口同声道:“少奶奶,奴婢不敢了,饶过我们这一回吧。”

    詹语燕一听,这才破口一笑,指着二人道:“不错,不枉我请你们吃饭,去吧,换衣服去。”

    余平秋在一旁看得大呼过瘾,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好看,要是真的就好了。

    “想什么呢?”

    詹语燕喜滋滋地把余平秋拉到座位上,柔声道:“下午我陪你去买套衣服吧,我知道你急着回太海,不敢留你太久,否则我还想让你陪我逛长安夜市呢。”

    此时此刻,詹语燕满满的情意都化到这一句无比眷恋而又宽容的话语里,让余平秋感动的同时又多了几分内疚。

    他很想陪她去逛长安夜市,他知道她没去过,从进了京都国院认定他之后,她就说过,今生只有他相陪,她才会去长安夜市,他从不怀疑她的真情和决心!

    “好。”余平秋简简短短的一个字让她高兴又不舍,最终只化作一个甜美的微笑。

    ——

    太海登天阁地下餐厅。

    樊枝花双手托腮,眼神游离,神思早已飘得不知去处。

    樊美凤用手晃了好几回也没有晃回樊枝花的思绪,忍不住拍了一下餐桌,娇喝道:“死妮子,陪老娘子吃个饭就神思不属,又想你的秋哥哥了啊?”

    “啊,娘,你干嘛,吓死人哪。”樊枝花这才回神过来,脸色微红,端起一杯水猛灌了几下。

    “要我说,你直接点不会。”

    “娘,你说什么呢,这么大年龄了羞不羞,再说,秋哥哥也不是那种人。”

    “哎呦,还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啊,行啊,丫头,看来没白养你,说说看,是他不是还是不行?”

    “呀,娘,哪有你这么编排他的。”樊枝花羞得脸色通红,这种事哪能拿来和长辈探讨的,只是涉及余平秋尊严,她不得不低声解释道,“他传了我双修**,说结婚后用。”

    “哼,什么狗屁不通的道理,我女儿哪里差了,该不会躲到外面找老相好了吧。”樊美凤一听火都起来了,显然那个结婚后双修在她看来简直是在敷衍。

    “娘,你又说粗话了。”

    “我说闺女,等他这次回来,我替你作主,必须把婚事办了,不然像他那么优秀的人,就好比一朵鲜艳无比的花朵,到处会招蜂引蝶的,你可要管好哦。”

    樊枝花知道这是当娘的为自己考虑,可她也觉得委屈呢,甚至一度对自己不自信起来,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够漂亮,不够温柔体贴,身材不够好什么的。

    “娘,其实我不反对他有别的女人,尽管我会吃醋,但你也说过,任何一个优秀的男人,从来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的,与其让他偷偷摸摸,还不如让他光明正大些,这一来显得大气,二来也不会让他乱来,对感情和家业或许会更好。”樊枝花一脸认真道。

    樊美凤本想痛斥她一顿,想想也真是这个理,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这样会委屈你的。”

    “爱是付出而不是索取,爱对方所爱才是真爱。娘,我知道我有些傻,但是为了他,我这辈子愿意傻下去。”

    樊美凤被女儿这么一说,忍不住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情之一字,爱之一生!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