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五阶高手
    京都中书苑是季国整个政治核心的核心。

    权出中书,钱出太海!

    中书苑是所有想当政治家的梦想之地,哪怕是有生之年进去逛一下也足慰平生。在这里面,不是非富即贵,只有贵!只有真正的权贵才有资格在这里!哪怕偶尔进来逛一下的人,也必定跟贵有沾边的。

    余平秋被那名大校带进去的时候,稍微气息一放开,就立即发现被几十道气息所截击,连丝毫窥探都不容许!

    高手!

    那名大校似有所觉,轻声提醒道:“不要有任何窥探,以免产生误会。”

    余平秋放弃好奇之心,老老实实跟着大校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一处幽静的院子里。

    “里面不是我能够进的,你自己去吧。”

    那名大校朝余平秋敬了一礼,转身而去。

    余平秋虽没有放出神识,但五阶的触感相当灵敏,单这里面就有六位跟他同级别的存在,还有一位更高阶的,很有可能就是六阶或准六阶。

    余平秋走进去后,让门前一名特卫前去禀报,过没一会,那名特卫就让他进去。

    院子是三进三出的格局,余平秋走到最后一进院子的时候,在庭院的一张石桌上坐着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

    “来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但更成熟。”这位下一届的领袖站了起来,看起来毫无架子,正笑容满面地朝余平秋说道。

    “让您久等了。”余平秋不敢托大,略弯着身子敬了一礼,然后才近距离地观察着这位未来领袖,见他头发乌黑,整理的丝毫不乱,脸光鲜而饱满,印堂宽阔且红光照人,鼻尖口阔,不怒自威,穿着一套老旧的立领西装,显得笔直而不雍肿,高大而不魁梧。

    “坐,不必拘束,就当在你老师家就好。”

    这位领袖坐下后,拿起茶壶正要烧水,余平秋见状赶紧过去接了过去,笑道:“煮茶可是我的强项,您就把这个机会赐给我好了。”

    “王平院长常夸你精于茶道,诺,这还是上次你献给你老师的藏云道茶,他还说比我的好,我正想看看好在哪里呢。”

    余平秋接过藏云道茶,一边烧水一边解释道:“这藏云道茶其实都一样,关键是谁在煮茶。”

    “你这小子,真敢说话,你老师听了会不高兴的。”

    “我那老师煮茶功夫确实不如我的。”水很快就烧开了,余平秋把茶叶放进茶壶,用开水灌到茶叶的两倍高度后,右手提起茶壶在空中旋转起来,一眨眼功夫就放了下来,然后倒到两个杯碗中。

    “如果我没看错,你刚才用茶壶在空中写了一个鼎体‘道’字?”

    余平秋有些诧异,这位未来领袖肯定不是修道之人没错,他怎么能看出其中的玄机。

    “我很惊讶,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难道这就是你和你老师煮茶的区别之处?”这位领袖并未回答余平秋的疑惑,而是抛出另一个他感兴趣的问题。

    “老师是儒学大能。”余平秋并不想去说道儒的区别,但这位领袖肯定是能理解的。

    余平秋用三指把茶碗夹住,又在空中写了一个字,然后把茶递给他。

    “你这端茶也有讲究?”这回他看不出余平秋写什么,好奇问道。

    余平秋解释道:“既为道茶,无非要天地人三合才能真正发挥效用。我方才所为,简单说,就是净茶,静茶,敬茶。”

    “明白了。天道无垢,厚土静养,有畏即合。”

    余平秋听他这么说,由衷地感到欣佩,这位领袖不入修真界真是可惜了,他好强的悟性!

    “请。”余平秋端起自己的茶,一沾,二吸,三饮后把茶碗放下,双眼微闭,全力吸收着道茶的一丝道意。

    看着余平秋那么喝,这位领袖有样学样,一杯道茶下腹后,全身上下除了通畅之外,好像自己立身于天外,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山河江湖等万物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看得无比的通彻,感觉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掌控力融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余平秋喝过多次,倒没有那么强的感悟,他睁开眼静静地等着,对眼前这位未来的领袖而言,这道茶来的很关键也非常及时,更是非常重要。

    足足一刻钟之后,这位领袖才慢慢地睁开双眼,眼神之中似乎有山河流淌,显得极为神秘和威严。

    “多谢。”这位领袖想起王平和余平秋这师生二人,内心感慨万千,这二人都非池中之物啊,王平表面上是让自己给余平秋平等,然后送藏云道茶,交由余平秋来泡,这一环扣一环,如果自己没有以平常心对待,估计余平秋也不会给自己上这么一道绝世好茶来,这一因一果却是玄奥的很,令这位领袖最终只化作两个真诚的感谢。

    余平秋淡笑道:“您客气了。这是一道通灵符,或许您能用到。小生告辞了。”

    这位领袖把符接过来,他并没有问符的作用,而是慎重地把符藏在衣服的内袋里,亲自把余平秋送到了门口。

    余平秋在京都并无去处,昨晚还是住在詹语燕的公寓里,如今事毕,他本想直接回太海,只是如此一来又显得太过无情,想了想还是找一处地方给她打了电话,说中午要去她那边吃饭。

    路过菜市场时,余平秋随手买了些菜,在经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他犹豫了下还是进去挑了一件挂饰,另外也给樊枝花选了一个戒指。

    这要是在前世,余平秋压根不敢送这些东西,太俗不说,还一点实用性没有,他多么送些法宝或储物戒指一类的,如今这个世界只能送送这些东西。

    余平秋到达詹语燕公寓时,她早已经回来了,看他提一大堆东西,赶紧帮着提了进去。

    “累坏了吧,那位没请你吃点特供?”詹语燕把菜放到厨房后,拉着余平秋坐了下来。

    “喝了一壶茶,我送老师的茶,还是我泡的。”

    “切,够抠的,来来,我请我们的余先生吃点零食。”詹语燕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薯片,抓出一片就往余平秋嘴里送。

    余平秋刚要张口,门呯的一声打开了。

    “呀呀呀,我们什么也没看到。”话刚一说完,门就关上了,接着门外传来门铃声。

    “快吃吧,宿友呢。”詹语燕硬生生地把薯片往余平秋嘴里一塞,害羞道,“忘记跟她们说你中午要来吃饭了。”

    余平秋两下子就把薯片吞了下去,心里在想,难怪昨天晚上整个公寓里就她一个人,原来是把别人赶走了啊。

    詹语燕把门一开,轻声骂道:“要死啊你们。”

    “没打扰到你们吧?”

    “已经打扰了。作为赔礼,今天中午就罚你们炒菜和洗碗好了,快进来吧。”詹语燕把她的两个宿友拉到余平秋面前介绍道,“我的宿友,甲和乙。”

    “死小燕,不带你这样污辱人的。”其中一人把詹语燕往后一拉,对余平秋甜甜道,“大偶像,小女子叫赵雅,你就叫我雅雅就好了,对了,我还没交男朋友呢。”

    “去去去,轮到我了。”另一个女孩把赵雅往后一拉,对余平秋低眉弄眼道,“秋哥哥,小妹我叫李丽,你叫我阿丽就好,我……”

    李丽还要再说,就被詹语燕揪着耳朵拉开了。

    “疼,很疼……”

    “你这个死妮子,能不能象样一点叫,没个正经的,赶紧滚去洗菜!”

    余平秋无语,这个李丽也确实叫得,呀,挺消魂……

    两个宿友也知道不能玩笑开得太过分,赶紧转身去了厨房。

    “怎么样啊,小哥哥?”詹语燕趴在余平秋肩膀上,醋意无边。

    “老实说,姿色就比你差那么一点点,也算是优品了。”

    “心动啊。”

    余平秋本来想说,我连你都不会心动,何况她们,但这样一说太过伤人,便改口道,“我给你带了一条链子,看合不合适。”

    詹语燕一听,搂着余平秋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一下他的脸庞,娇羞道:“你帮我戴上。”

    余平秋无奈,看了一眼厨房方向,见两个宿友并未注意这边,便取出链子,环着她的脖子帮她戴上了。

    “你看下喜……”

    余平秋话未说完,詹语燕紧紧的把他抱住,道:“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唉……余平秋在心里又是一声长叹,这情债何时才能还清啊。

    余平秋正想把她推开,突然心生警兆,两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向公寓压来。

    余平秋把詹语燕反抱过来按在沙发上,急促道:“别动,有危险!”

    詹语燕本来以为余平秋要对她干嘛,正期待地双眼紧闭,听他这么说,赶紧乖巧地躺着不动。

    余平秋反身一弹就到了门口,迅速把门一开就跨了出去,然后扬手一抬,门就合上了。

    在公寓的不远处缓缓走来两个人,余平秋迎面而上,双方在一定的距离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余平秋还没问,对面其中一人道:“我来自司徒家,他来自阮家。”

    司徒家和阮家都是京都数一数二的家族,余平秋略一思索便明白这两家因何而来。

    在太海,司徒家被余平秋夺了地下势力,心里还是放不下大族脸面,而阮三行起初选择司空明,后面因余平秋的原因选择刘海云,损害了阮家部分人的利益,也是事关脸面,所以一起来了。

    “大中午的不能让人好好吃饭吗?”

    “对不起,我们兄弟没有美人相伴,体会不到你的感受!”

    余平秋眉头一皱,对方拿女人说事让他心里颇为不悦,冷冷道:“让我好好看看你们基因五阶的底气是怎么来的!”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