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京都旧梦
    春晖路、垂岸柳叶纤纤。湖桥上、年复重见,拂水轻轻泪别离。湖心岛上客,多情暗付韶华。回音亭,岁去年来,壁上已无落笔处。

    几多梦回首,一酒寄愁散,孤灯离席,荷花频顾催子还。放歌深夜里,余音未尽,醒来已至万千里,那人在天际。凉凉,思难断。渐别忧丝绕,京华不见,却是满地相思恨。念书生风华,泛舟望月。深思如线,卷千重,诉不尽。——《兰陵王别》(余平秋)

    阔别一年之后,余平秋再次踏入京都国院的大门,蓦然发现在大门左边最显眼的宣传栏上挂着他亲笔题写的这幅自己临时创作的词令,让他的思念如决堤的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他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搅到京都国院的宁静。

    走过长长的林荫大道,这里的一草一木他再熟悉不过,路上时不时地有学弟学妹轻声细语地交谈声,显得是那样的熟悉和眷念。

    再下一道坡就是一个大大的花圃围成的转盘,左边去南区,中间去主楼,右边是北区,再往右上走就是东区。

    余平秋就学的时候是在南区,此刻他却选择了中间那条道,那边有他空闲时常去的图书馆,还有春晖路,湖心岛,还有那座桥,还有那两排成荫的柳树,每到夏天的夜里,总会有成堆的学子坐在那边,让柳叶轻抚着一张张年轻而朝气的脸庞,静听着湖里欢快游动鱼儿的吹泡声,享受着风吹过湖面带来的一丝丝凉快,或与恋人,或与友人共同诉说着学生时代特有的点滴真情。

    走过一条弯弯曲曲的木制栈道,脚底不断传来木头与鞋子的撞击声,听得余平秋心神都静怡了起来。过了栈道,就是无数京都国院生都会去的湖心岛。这个湖心岛形状如心,所以,又叫爱情岛。

    爱情岛上多情客,来这边的都有些年少的念想,余平秋也不例外,当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国院生中的时候,他就爱上了这片静土,爱这里的纯粹和高洁,爱这里的单纯和厚重,在这里,他才真正地进行一次比较彻底的人格转换,他要感谢他的恩师,王平院长。

    是这个年轻老者发现了他,栽培了他,成全了他,当然,也是因为他自己的优秀,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所有学业,这还不算优秀,他把更高学历的学业也完成了,换句话说,他用两年时间完成了人生最高学历,等于是别人花九年的时间,这算优秀吧,但余平秋的优秀还不止此,所以,他才入了王平的眼。

    余平秋这么优秀,自然不缺仰慕者,让他印象最深的要属他们班的校花——詹语燕,一个真正才貌双绝的大美人,她为他放下所有的骄傲,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这是从入学之后的第一个月就开始的,后面持续近两年的不断努力,发现依然追不上余平秋的步伐,她还是未放弃,直到余平秋学业有成之后,要离开京都国院的那天晚上,她和他来到这个爱情岛。

    这是一个明月高挂的夜晚,余平秋第一次真正地去直面这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他不是无情之人,却是个短命之人,他不敢用短暂的生命去夺取她一辈子的幸福。

    “我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短命之人。”

    “就这样?”

    “就这样。”

    “有些人活了一百年,却不及你一年,我在乎的是和你在一起的过程,即使你明天要离开,我也愿意抛弃所有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不明白吗?”

    “那样对你不公平。”

    “可上天让我遇到你就是最大的公平。我知道我永远追不上你的步伐,可我愿意,哪怕是远远地跟在你的背影后面,我也愿意。既然上天让你出现在我面前,我此心已不做他付!”

    “我不在此生消亡,也会消亡在此生。”

    “此生若虚幻,我与死何异?此生若有你一丝真意,死与生何异!”

    余平秋不忍视听,转身望着明月,眼角已是两滴清泪。

    詹语燕伸手轻轻环抱着他的腰,然后越抱越紧,他的背后已是泪湿一片。

    “你何苦如此。”

    “我愿意等。”

    余平秋轻轻地把她的手抓开,转身把她的眼泪擦干,然后柔声道:“临别时,我写了一幅字,送给你。”

    詹语燕用力地点了点头,她第一次露出幸福的笑容。

    余平秋从包里抽出一幅字来,递给了詹语燕,道:“此时一别,不知何日相见,我不希望你过得那么累,该放下就放下。”

    詹语燕把字搂在怀里,就像是搂着余平秋般,脸上出现一片酡红,轻声回道:“你在,我就能放下。”

    余平秋不敢再多说什么,把詹语燕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道:“保重。”

    说完转身而去,却不料詹语燕把他的衣服拽得紧紧的,由于力度太大,直接被撕了一角。

    余平秋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再停留,提着包大步而去。

    后面却传来詹语燕大声的呼喊:“平秋,我等你!”

    ……

    尽管分开了一年,但余平秋仍然记得真真切切,此时此地,重走故地,她的身影就好像在面前一样。

    他知道,她肯定还在国院里,肯定还在想方设法缩短与自己的差距,不知道会用几年,十年,或者一生?

    余平秋不敢多想,匆匆离开湖心岛,径直去了院长王平的家。

    王平住在东区,东区的别墅群建在一个矮山上,在这里可以一览京都国院的全貌,视野非常好。

    余平秋敲了敲门,里面立即传来一声哄亮的声音:“进来吧,门开着。”

    脱了皮鞋,在柜子里找到一双当年他穿过的拖鞋,余平秋轻轻地推开房门,看到王平在书案上写着什么,听到响声,王平头也不回道:“来了。”

    听了这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语,余平秋不知不觉中好像又被拉回了学生时代。

    “老师……”

    “来了就好,你先泡壶茶,等下过来帮我指正下,我这毛笔也应该有所提升了吧。”

    “好咧。”

    余平秋熟门熟路地找出茶叶和茶具,等一壶水烧开后,王平已经坐到他的对面。

    “怎么样,看到门口的字了吧?还别说,詹语燕这丫头还真是慷慨,当年让你写一幅字给我,你就是不肯,好在那丫头了了我的心愿,我就直接挂大门口了,你不会介意吧?”王平打趣道。

    “老师,那个只是应景用,挂那边有失我们国院的风貌。”余平秋对自己的字是很自信,可是内容可不好意思展现出来,好在之前写得不是太露骨,只是描写了学生分分离离和自己离校后会更加思念的心情,这其实蛮符合毕业生的心态的。

    “只要是我们国院的一部分,就是国院的风采,还轮不到外面谁来说事呢。”王平端起茶杯,轻咪了一口。

    余平秋知道说不过王平,就开口问道:“她来过?”

    王平笑眯眯道:“这丫头我看挺好,比你勤快些,我正打算着要不要把她收为第二个弟子。”

    “她毕业了?”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变态啊,不过,相对于别的学生,她算很好了,三年时间把本硕都拿下了,我想,她再用一年时间,应该能修完博士,只是她太过于拼命了,不像你以前那样,没什么读都能过。”

    余平秋有些担忧,他最担心她不顾身体一心求着完成学业好出门寻他。如果换是前世,他自然无所谓,因为每个人都有好多道侣,可这个世界的传统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女人,这是道德要求。

    “我可能很快就会结婚了。”余平秋轻轻道。

    “理解。”王平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

    “不是因为她。”

    “我知道。”

    “他过来找你了?”

    “是的,顺便给他一泡你给的茶。”王平并没有因为余平秋话题的转换而有所沟通阻塞,他就像一个无所不知的智者一样,任何时候都能知道对方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老师,那我告辞了。”余平秋站起来向王平鞠了一躬,这个看起来年轻实际上五十来岁的老者值得他用心去尊重。

    “其实,心有灵犀并非传说。”

    “啊?”余平秋正想说什么,此时在他的神识中已经形成一幅立体画面,詹语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离王平家不远的路上了,难道她已经有所查觉,可她并没有修道啊?这怎么不令余平秋感到惊讶。

    “坐吧。”王平睿智地看着余平秋道。

    “这怎么可能?”

    “人为通灵之物,一朝悟道比比皆是。”王平解释道。

    余平秋这才认真地审视起自己的这位导师,以前修为低微无法看出深浅,如今境界大增,灵觉超敏,略一感应,就已经发现这位导师身体的妙处,乍看之下他体内如一池活水,细观之中却是一湖清水,庞大无比,这是儒家之中大能才有的书海之境,说起来极其玄妙,这是一种修真界之中所说的浩然真气气化后的液体表象,很是了不得的产物,不畏百邪。

    “历任院长都跟老师一样吗?”余平秋问的是王平的修为。

    王平仰头朝上顶了顶,开玩笑道:“你非常人,你老师安能落后?”

    “是学生肤浅了。”

    “不,是这个世界肤浅了,你只是顺势而为。”

    “她来了。”

    “那你还不去开门?”

    余平秋忐忑不安地站了起来,刚走到门后,敲门声已然响起。

    他的手刚要去开,门却被推开了,一道倩影直接扑到余平秋的怀里。

    “这是在老师家。”

    “他眼睛老花呢。”

    “那我把门关下。”

    “就不!”

    余平秋腾出一只手朝背后摇了摇,跟王平作个简单的道别,另一只手抱着詹语燕走了出去,顺带脚一勾,把门关上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