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官家有请
    京都国院的历史说起来就长了,她的特殊性在于不属于任何朝代,但又影响着各朝各代。

    京都国院院长的产生不是任何人能够干预的,这也是为什么京都国院能够留存至今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说,每一届院长都会亲自带五个学生,当然,也有些不足五个的,但绝对不会高于五个。

    这一届的院长叫王平,余平秋是他这一届任上带得第一个学生,有了这个学生之后,他对其他学生就感觉泛味了,甚至不想再带其他学生,如果要再带,除非他消除这个心结不可。

    这一天,京都国院来了一位秘密人物,王平亲自把他引进了书房。

    “老院长,一直没时间拜访您,今日得空,带了泡藏云道茶过来,听说您是此道妙手,就借此机会过来讨杯茶喝。”

    藏云道茶是季国第一名茶,产于藏云峰顶,常年不见光,只有云雾环绕,一年至多三斤,每次小泡三克,有灌体通神之效,所以有道茶之说,平常人连看都看不到,也没有任何的图片流露出去,仅仅是季国最最高端的人才能分到一些,至于是谁在分配,却不得而知。

    “甚好。”王平不是一个掉了毛的老学究,相反,他保养得相当好,年龄虽五十多,但看起来却只有三十来岁,须黑面红,儒雅之中处处透着道气,更感觉是个得道高人一般。

    那位神秘人也知道这王平的脾气,或者说京都国院的历任院长都是一个脾气,就是水火不侵,不会跟你发脾气,也不会受你所影响,更不会受你威胁或买通,根本想都不要想的事。

    王平亲自去门外取了一壶清水回来,然后在书房中用炭火烧了起来,不一会儿水就烧开,他拿了一套玉制茶具,熟练地泡起了茶,随着茶叶的舒开,茶壶中颜色变得鲜活起来,香气立刻把书房都占满了。

    两人举杯慢慢地品着,直到一杯下肚后,王平才怀念道:“这次茶比上次余平秋拿得口感差了些,听说藏云峰上受了一些污染,不知真否?”

    那个神秘人却是心神一动,王平此时提余平秋是何用意,还有,这个余平秋到底有何能耐,居然也能拿到藏云道茶?难不成他跟藏云峰上的那个关系非常寻常?可这怎么可能?

    “你着相了。”

    那个神秘人走神被王平点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您这学生太过优秀,最近我也经常听到,此时听您再次提到,不禁让我多想了一些。”

    “他注定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若为了他,可能要失望。”王平的语调听不出任何情感,但意思很明白,直接封了退路。

    那个神秘人并不以为意,继续温声道:“他给我出了一道选择题呢。”

    “他不会给人出选择题的,在他看来,人生自有真意,虚幻不过一场梦。”

    什么意思?那个神秘人又一次思索道,王平的意思难道是说余平秋说得才是真的,其他人都是虚幻?这是要让自己选择余平秋?可这样难道不是做选择吗?但这王平根本不屑替任何人说话,为何偏偏站在余平秋这一边,难道这人真是大才?

    “那请老院长提点,他既然不是出选择题,那他出什么题?”

    王平笑道:“当年他凭一句玩笑就能为老夫取来藏云道茶,那么,你认为,他需要你什么?”

    那个神秘人悚然一惊,王平显然是在敲打自己了,意思是,如果余平秋自己想要,他会自己去取,根本不需要别人来施舍,这是向自己要平等啊,可凭什么?就凭他能够取得藏云道茶?不不不,王平绝不会这么肤浅!

    “老院长,我受教了。能否以您名义请余平秋上京一趟,我想和他喝杯茶。”那个神秘人诚恳道。

    “也是请喝藏云道茶吗?”王平开玩笑道。

    那个神秘人听了明显一愣,他心里从来没考虑过要请余平秋喝那么顶端的茶,如今被王平点出,让他心里更加确定,这王平要想让自己平等对待余平秋了。只是,要再拿三克那种茶会非常费事。

    “哈哈,知道你为难了,喏,我这里还有一泡他给的,算是他请你好了。”王平从抽屉中取出一泡包装得相当精致的茶盒递给了那个神秘人。

    “这如何使得?”那个神秘人既感到王平对余平秋不留遗力的厚爱,又感到王平对自己的考量。

    “不要啊,那我可收起来了。”

    看着王平真要把茶叶收起来,那个神秘人才意识到更严重的问题,这王平明里让他尊重余平秋,暗里却告诉他,如果不是因为这泡余平秋熟悉的茶叶,可能余平秋会不待见他,如此说来,这个余平秋绝对有着惊天动地的大才才是!

    “别别,您老可不能再收回去了,我也正要尝下余平秋的这泡茶和我的有何差异呢。”

    那个神秘人等于是答应了王平的要求,如此一来,在接见余平秋时,规格自然就上去了,今后要是没其他重大问题,余平秋在当世的一生算是让王平保定了。

    “请品茶。”王平举起茶杯向这位神秘人敬了一下,这是相当难得的礼遇了。

    当六个四阶基因解锁的手下站到自己的面前时,任我为眼睛瞪得比碗还大,满脸的不可思议,这还不算,又让他们六个验证了一下,才彻底对余平秋的本事死心了。

    “前辈之能,晚辈此生是难望项背了。”任我为有些落寞道,事实上,在天才面前,所有人都会落寞的。

    余平秋也很理解这种心情,笑道:“你不必如此颓丧,时间不会太长的。”

    任我为这才精神一振,感慨道:“能够遇见您,是我此生之幸也。”

    “去吧,带这六个去开会,想必续任盟主之位应该不难。”

    听余平秋这么说,任我为有些诧异,问道:“您不参加?”

    “我另有要事,要去趟京都。”提到京都,余平秋眼神出现了一阵恍惚,在京都的两年,确实让他记忆太深刻了。

    任我为不敢多问,知道余平秋肯定不是突然有这个决定,应该有特别的事情需要去处理。

    “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实力卡在中期很长了,之前替你留意了,应该是后续功法的问题,我略作修改了些,你好好看下,争取早日突破。”

    余平秋说得平淡,任我为却心中感动非凡,这事一直是他的心病,他也知道问题出在功法上,但就是没有办法解决,如今余平秋提了出来,以此人前世的造诣,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多谢。”尽管说大恩不言谢,任我为还是认真地弯腰感谢了一下余平秋。

    “好了,不必矫情,京都的飞机已经过来了。”

    “啊,这么快。”任我为刚说完就立即感应到有架飞机过来,这才发现,原来余平秋的神识远比自己强大的多!不过,任我为赶紧把跟他比较的念头掐断了,自己怎么能跟他比啊!真是不自量力!任我为在心里自嘲了好一阵才把心情平复下来。

    二人没等多久,只见一架直升飞机就从远处飞了过来,引得天门山众多门派的纷纷侧目,有人从标志上认了出来,惊呼道:“哇靠,是京都特卫,这是要干嘛!”

    “京都特卫很了不起吗?”

    “你好没见识,京都特卫都是用来拱卫中书苑那些大佬的,平时哪里能见得到。”

    “切,既然平时见不到,你又如何能知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看那直升机上的虎形标志,那是京都特卫专用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京都大人物过来了?”

    “这你又不懂了吧,京都大人物如果过来的话,哪里只有一部直升机那么简单,依我之见,要么过来抓人,要么过来带人。好了,直升机已经停下来了,我们过去看看是什么回事。”

    任我为对京都特卫并不陌生,见如此高规格地来接余平秋,可见京都大佬的份量,也足见余平秋在京都的份量,这就能解释余平秋为什么不参加天门大会了。

    直升机上下来一个人,肩上扛着两杠四星的军衔,居然是个大校!

    那些门派的看客又开始炸锅了。

    “哇靠,居然是大校亲来,这是官家有请的节奏啊。”

    “什么意思啊?”

    “特卫请人是分级别的,你以为他们是乱用啊。”

    “不懂哦。”

    “懒得跟你解释,简单说,就是领袖要接见,懂了吧?”

    “那直接说就得了,还什么官家有请,真是!”

    “你唉,无法沟通,我们看看到底是邀请谁。”

    余平秋玩味地看着对面的这名大校,心里已经隐隐猜到是谁请自己上京都了。

    “您好,余先生,我受命前来接您,请您上机。”那位大校并未报自己的名号,直接朝余平秋敬礼道。

    余平秋朝任我为点了点头算是告别,然后在那位大校的带领下,上了直升机。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