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基因制造
    太海又下了一场大雨,多少洗刷了一些尘世的纷扰和嚣扬,给繁忙的城市中添加了一分清宁和安分。

    郭锦山回太海时正逢这场大雨,让他的心格外的不舒服,特别是听到刘海云秘密进京后,眉头就没舒展过。

    这倒不是他忌惮刘海云,而是刘海云进京的时机把握地相当精准,这与他认识的那个刘海云完全不同,他隐隐有些感觉,这个家伙很可能走得跟他是同一门路,如此一来,以后同朝为官就多了一个对手。

    “那司空明也真是太高看他了!”

    太海的大小事情自然是瞒不过郭锦山,对这个三把手他是欣赏的,不料却败在自己儿子身上,让郭锦山有些不齿。

    不过,太海换届的事他不打算干预,至于谁当书记就不是他能考虑和建议的,当前工作是要确保太海稳定发展和顺利换届,这点政治大局郭锦山还是能把握的。

    “去,通知所有党政内阁成员明天开会,议题就是换届工作的部署和安排。”

    郭锦山拿起电话给他的秘书吩咐道。

    郭锦山回太海的消息当天就传遍了整个太海政治圈,樊枝花也由那边最早得到了消息。

    樊枝花对郭锦山一直有忌惮情绪,加上余平秋不在,心里更没底,尽管她已经筑基成功,但并不认为是郭锦山的对手,对这个人她心里总有些害怕,特别是现在父母都在身边,别被一窝端了,然后拿来威胁余平秋就麻烦了。

    余平秋临走前有交待,政治上不懂问阮三行,太海地下势力问题可以多请教司徒允,她犹豫再三还是马上邀请这二人过来商议。

    阮三行是余平秋是带着使命的,自从余平秋去了天门山之后就再无消息传来,他也挺着急,而司徒允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樊枝花问道:“那郭锦山回来了,你们说,他会不会故技重演,又想什么鬼花招感受平秋啊。”

    阮三行思考了下道:“他现在的目的已经不在太海,按道理说,他不会节外生枝,目前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太海不能乱。”

    “可以他的本事,他要是乱来”樊枝花依然担忧道。

    司徒允扔了一颗花生米到嘴里,咬了两下,慢吞吞道:“你可是太海地下势力的皇后哦,他哪敢乱来,再说了,余平秋不在太海,抓了你,万一要是威胁不到他,那岂不是自找麻烦。”

    “你你,你怎么能这么断定平秋不在乎我?”樊枝花急道。

    阮三行暗自摇了摇头,恋爱中的女人就是傻,谈正事非要往感情上钻,只好解释道:“司徒的意思是,那郭锦山不做没把握的事,他不会把感情放在利益之上,所以他也以此推断别人,我们是知道余兄重情重义,但他不能这么赌,你明白吗?”

    理好像是这个理,可郭锦山为什么就断定秋哥哥不会在乎自己?樊枝花不好意思问出来,只好道:“这个我明白,秋哥哥肯定是在乎我的。那你们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司徒允弹了弹花生屑,笑道:“自然回去睡觉啊,不然这么晚了,你要请我们吃宵夜啊。”

    阮三行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司徒允,安慰樊枝花道:“我想余兄已经做了充足安排,他不可能不知道郭锦山回来,到现在没有给你电话,说明是相信你,我们也要相信他,你说呢?”

    “可他还那么我们总要做点什么。”

    小吗?阮三行和司徒允对视了一眼,心中只有苦笑,他们可不敢把余平秋当年轻人看待。

    “放心,我们也会留意的,绝对没事,我保证!”阮三行和司徒允齐声道。

    樊枝花这才微微放心了下来。

    刘海云进京与郭锦山回太海几乎是上下脚。

    但跟郭锦山不同的是,刘海云到达京都的第三天便受到传说中的下一届领袖的接见。

    刘海云不敢有瞒,也不敢去乱拍马屁,如实地把余平秋交给他的东西呈给了这位领袖。

    “你没看?”这位领袖似乎看着刘海云又似乎不是在看他,言语之间并无多大热情也未多冷淡,感觉一股过无形的威压碾得刘海云相当难受。

    “不敢看。”刘海云咽了三次口水后再答道。

    “很好。余平秋也很好。你回去吧,太海是季国最重要的经济大市,既要有担当,也要有能力,绝不允许有失!”这位领袖讲得很少,但语调如山峰叠重,听得刘海云脑中如敲鼓一般,不敢违背。

    “是,我谨记。”

    刘海云回去后,随便找了一部电话给余平秋简单说了说,余平秋听后并未说什么,只说“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对于这次见面刘海云非常满意。因为这位领袖的首席秘书偷偷告诉他,郭锦山是等了半个月才受到接见的。

    这说明什么?接见的内容不重要,因为领袖不可能给你承诺什么,能够见你本身就是一种表示,多久见你同样也是一种表示。刘海云在京都前后只呆了三天就见到了领袖,虽然余平秋没跟他说什么,但他很清楚,这是余平秋的作用,他想不起来还有谁能这么帮他。从这一点看,余平秋的能量是相当惊人的,可惜了司空明。刘海云想到此处,不禁为自己的决断庆幸不已。

    余平秋在天门的地位已经通过实力得到了巩固,他答应过任我为,要为他制造六名四阶基因解锁修士,这话对任我为而言不是玩笑,对别人而言自然就是空话大话了,但随着七长老的暴毙,天门上下没人愿意去触这个霉头。

    余平秋写了几个条件让任我为去挑选门下弟子,他则利用这空档又闭关了一天,把基因解锁到五阶。

    五阶是什么概念?人体基因解锁到五阶之后,就彻底解开人体神经基因锁,这个锁的位置就在通天!通天被解锁后,人体神经触觉全面提高,人的力度、硬度、韧性、感应及五维视听能力将全面提升8,在战力上相当于81个四阶!这意为着什么?战力啊,这是整个国家实力的体现,是国家张扬威严的保障!所以,整个季国对五阶以上基因解锁的需要是相当迫切的,四阶可以不算什么,但五阶以上绝对是国家的核心战力!

    这也是为什么余平秋在这个时候要在天门制造四阶基因修士的原因,他就是要引起高层窥视,只有展现自己的实力,他才能换取他要的资源,同时,也要逼道宗出面跟他谈,他可不希望老被人家提着走,他现在要的就是平等!

    基因解锁不需要太多的灵气,但星辰诀则需要,原先余平秋是想着把星辰诀一步修到三层的,但天门就一处灵气口,若突破到三层,这一处的灵气要彻底废掉,他不太忍心,所以就把基因先解锁再说,效果上或许不太一样,但足够他应付很多场面了。

    闭关出来之后,余平秋让任我为又大吃一惊,他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余平秋在变强,就仅仅只是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恢复了这么快,如果有足够的灵气,那恢复的迅速不知要多快?

    任我为知趣地保持了沉默,把六名弟子交给余平秋之后,提醒道:“三日后天门将正式举行大会,我希望你到时能够抽空参加下。”

    这个之前任我为有跟余平秋提过一次,各门派大比后,就是定名次,然后再选举长老团,由长老团选举新一届的盟主。目前长老团的提名名单均已公布,等候三天后的正式投票。

    “好。”

    余平秋带着六名新的天门弟子到了石洞之中,冷冷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盟主都和你们说了吧,我在这里再最后问一遍,基因解锁是有生命风险的,如果现在还有不愿意,可以选择离开。”

    六名天门弟子均不言语,余平秋看他们的眼神,想必来之前就已经是任我为的死士一类的,看他们身上的灵气盈动,六个修为都在炼气五层上下,这样也好,基因解锁时可以少了很多风险。

    “既然没人愿意退出,那么,你,还有你,然后是你和你,最后是你们两个,两人一组,其他人先去洞口护法。”

    有了洞中充足的灵气支持,余平秋决定一次两个,在三天内全部解锁到基因四阶。

    本章完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