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北部8号
    张国雄整个人都傻掉了,他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真相摆在面前,让他如何也提不起再战的勇气,这一战他输得冤哪!

    傻站着的张国雄还是被自己的门人扶下去的,任谁也接受不了一招的落败,而且是比自己修为差的!

    万有财干笑道:“果然英雄出少年。www下面还有谁要挑战的?”

    有了例子,众人就变得聪明很多,连五段巅峰都不敌,那么只有六段的才有胜算。自己是修真六段吗?不是!自己能越级挑战吗?不能!每个人在利害面前都有一把杆称,前面或许冲动,现在则是理智占了上方。

    “有没有挑战者?若没有,我宣布……”

    “慢着!”台下传来一声娇喝,从中走出一位中年道尼,万有财一看,行礼道:“原来是蛾眉派李掌门。”

    余平秋对这个蛾眉派印象很深刻,刚开始看到这“蛾眉”二字以为写错了,后来才发现不是,人家是故意起这个名字。这个蛾眉掌门实力也是非凡,早早就进入修真六段,简单说,就是早期筑基成功的一批,现在应该有筑基中期的实力。

    “李真真讨教阁下高招!”

    见她拂尘一弹,气息顿变,四周如被隔开一般,这明显比五段的水平高了一大节,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斗气手段!

    余平秋不敢大意,他境界虽高,但实力有限,可不是以前那个狂人,他把剑一丢,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弧,七星刃随手而出,在他周围形成一道淡黑的光圈,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运用七星术。

    用七星术也有他的考量,他现在可调用的星辰之力太少,如果仅仅使用基因解锁之力和神经七十二技,怕出现意外情况,加上他有个猜测,如果把一式剑意融入七星刃中会出现什么效果,他也想验证下。

    李真真在余平秋出现那层淡黑光圈后就紧紧地皱起了双眉,她远远地就能感受到这些光圈对自己灵魂的威胁,她心中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余平秋把李真真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已经引起对方警惕,便不再拖泥带水,右手一指,七星刃随着他意念形成一把无形的剑斩向李真真。

    李真真早有防备,拂尘急剧旋转,在她向前汇聚一道银白色的丝盾,并在丝盾前面形成一层丝雾。

    这层丝雾才是李真真的杀手锏,以往断在她手里的不乏个中高手,就是吃了这个丝雾的亏。

    这丝雾中含有一丝无形的魂虫,只要不小心沾上了,这丝魂虫会在人体内迅速蚕食人体的精魄,非常歹毒。本来她也不想马上使用,但余平秋给她带来的那种灵魂的震动非常强烈,她不得不使出最强杀招!

    可她终是料敌不精,余平秋的七星刃专克魂魄,所以,也是活该李真真倒霉,当余平秋的七星刃刚刚触碰到她的丝雾上时,那一层丝雾立即化为虚无,不待她进一步查觉,七星刃直接无视她的丝盾,攻向她的灵魂。闪舞小说网www

    “啊,不要!”李真真惊恐无比地喊了出来,她感到三魂七魄都在松动,吓得她脸无血色。

    余平秋适可而止,今天七星术加上天门一式剑意的组合令他感到相当满意,他现在完全有能力掌控七星术的杀魂范围,可以任意选择废掉对方的任一个魂魄。

    眼看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轻轻松松地连败两名成名高手,这让底下众人背后隐隐地冷汗直冒,特别是刚才那个李真真求饶的可怕叫声,让不少人听了灵魂都抖了起来。

    万有财的眼光彻底变了,这个少年不管他喜不喜欢,都已经不是他能招惹的,太可怕了!

    李真真跌跌撞撞地也被门人扶了下去,万有财理了思绪后道:“余少主连胜两场。下面有谁要继续挑战的?”

    这时,又有一个人站了起来,只见他身着白衣,脸色俊郎,噙着笑脸,朝余平秋抱了抱拳道:“余少主丰采真令段某佩服,特别是后面这招,我感觉很是眼熟,但好像又有些不一样,不知能否替我解惑下?”

    姓段的门派只有一家,就是太湖段家,听说太湖段家家主没来,却全权派了他的儿子段然出来代表,想必就是眼前这位了。

    余平秋白了一眼,不客气道:“段少爷,这里不是太湖呢,你要免费打听点什么,估计比较困难。”

    “余少主真是爽快人,这样,你愿意说的话,我愿意付一块段玉给你。”

    段玉?底下众人又一次炸了锅。

    “天啊,我没听错吧,段玉啊,我的天啊!”

    “就是啊,不就一个招式名嘛,太败家了——”

    “段少主,来问我吧,我半块就好。”

    ……

    余平秋对段玉也有些了解,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玉,更是不可多得的修道材料,这让对段然的魄力有了新的看法。

    “当着大家的面?”余平秋疑惑道。

    “对啊,天门的论法大会本身就是无遮大会,信息是共享的。”段然理所当然道。

    余平秋很是无语,他可没那么慷慨,伸手道:“玉拿来,我告诉大家。”

    段然也不说什么,从袖子取出一块红玉随手扔给余平秋,然后作了一个请势。

    余平秋迅速收起红玉,不给下面众人发难的时间,高声道:“这一式是一招秘法和我在天门绝壁中领悟的一式剑意相融合而成,若要起个名字嘛,就叫天杀吧。”

    余平秋话语一落,下面有一人大哭道:“天杀的余平秋,你居然把天门的剑意领悟走了,叫我以后的人生怎么办啊!”

    “什么!他真得领悟了天门剑意?”

    “天哪,这老天怎么了,天杀的,杀了这个断我道心的小子!”

    ……

    段然悄悄走过来,拍了拍余平秋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坦白说,我挺羡慕你,但又挺可怜你,从此以后那些一心想学天门剑意的人恐怕对你再难忘怀了。”

    “切,还不是你搞得好事,你别告诉我,你上来仅仅只是为了这个?”

    “那自然不是,但我对北部6号更有兴趣,本想跟你下点赌注切磋一下,现在不想了。”

    余平秋感兴趣道:“你要下什么赌注?”

    “段家玉最多,跟你说,我带了一套纯一色的玉髓。”段然看了看四周,悄悄道,“共九块。”

    “啊,那你想赌我身上什么东西?”

    “你想知道?”段然诡异地一笑,神秘道:“我身上有一块法宝感应玉器,知道你身上有一件重宝。”

    余平秋不想再问,如果是真的话,对方指的就是七星刃,这可比他的那套玉值钱多了,他哪里愿意拿来赌,于是冷冷道:“段公子,有兴趣你就来挑战,没兴趣的话,我还要继续应战。”

    “哈哈,那我不打扰余少主雅兴,你随意。”

    万有财见段然走后,才松了一口气,对闹哄哄的人群喊道:“请诸位静一静。余少主已经连胜两场,还有谁想上来挑战的?”

    别看下面喊得凶,但真正上来的没几个,他们心里清楚,若逼急了,余平秋肯定要杀人的,他们可不想平白无故丢了性命。

    “有没有人要挑战?”万有财环视一周后道,“我现在宣布,余平秋获得北部8号座次。恭喜。”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