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天门定段
    这是一双毫无情感的眼睛,在中间的黑眼球上,竖着一把迷你小剑,这小剑虽却是充斥着浑天的煞气,令人不敢直视。

    那满脸皱纹的老者被余平秋怪异的眼睛所摄,又一次停了下来。

    余平秋缓缓道:“前辈如此急迫要杀我,却不知什么理由!”

    那满脸皱纹的老者胡须倒竖,怒气冲天道:“你毁我天门传承,还问老夫为何杀你!”

    余平秋讽刺道:“毁你天门传承?你是说天门壁上的剑意传承吗?嘿嘿,恕我直言,任何传承都是有缘人得之,这剑意在你门口不知多少万年,你自己无法领会,却来怪罪别人,真是好笑!”

    那满脸皱纹老者哪里吃得了这种刺激,不由分说地又向余平秋杀去。

    余平秋早不是之前只有修为没有技法的菜鸟了,阮三行给的“神经七十二技”可不是白给,他早就想找个机会实践一下,而眼前这个老者显然修为高得吓人,但拿来试招也正合适。

    老者一到跟前,余平秋就急速地侧身而过,躲过他的锁咙爪,尽管这样,但喉咙处还是传来轻微的刺痛感,显然这个老者内外功夫皆是了得。

    看到一个修为五段的小子居然能在自己含恨的“飞天锁龙手”之下躲开,以为是天门剑意传承的功劳,内心更是忌妒地无以复加,又一是招怒龙摆尾,扫向余平秋的腰部。

    余平秋远远地就能感受到这招的毒辣,这是要他命的杀招!

    随着那满脸皱纹老者的摆腿,一道无形的气腿犹如死神的镰刀般冲向余平秋的命门,虽是腿脚功夫,但去势如虹,丝毫不弱于任何利剑!

    战津平看得满脸大汗,对着旁边的红脸老者着急道“前辈,请您快点阻止下,这余平秋死不得啊,他身上有着基因解锁的绝大秘密,事关我们盟主的大事啊!”

    那红脸老者却并不买帐,冷冷道“余平秋作用再大跟我什么关系!”

    战津平气苦,咬着牙道“盟主说,余平秋事关他的神功,万一有失,哼!”

    那红脸老者闻言眉头一皱,他很清楚盟主的脾气,如果事关他武功的话,就是头等大事,是不允许有人忤逆的。

    “老三,住手!”红脸老者大吼道。

    余平秋终是境界低人家不少,被满脸皱纹老者连续死攻之下,即使有“神经七十二技”,还是节节后退,就差点使出“七星术”出来。

    “师兄,你别阻我!我非杀了这小子不可!”

    红脸老者见言语无法阻止,终于一步迈出,就到了余平秋的前面,硬生生地替余平秋挡了满脸皱纹老者的一记杀招。

    满脸皱纹老者被红脸老者挡了下来,气急败坏地吼道“师兄,你居然帮着外人!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付出多少心血吗?五十年啊,师兄!”

    红脸老者一听脸色黯然,那满脸皱纹老者情绪越来越激动,语带哭声道“人生几个五十年啊,当初就是为了天门剑意而来,让我苦苦守卫天门五十年,这五十年我每天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领悟这千古剑意,可是,师兄啊,他怎么能随便就能领悟,老天对我不公啊呜呜”

    余平秋本来满腔杀意,突闻这老者的倾诉,心里终是静了下来,他能理解这老者的执念,只能说天意弄人!

    红脸老者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师弟这么大的年龄还在小辈面前痛哭流涕,往前走了一步,直接搀扶着他往山上急掠而去。www

    余平秋看了战津平一眼,朝辛寒三人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走到昏迷不醒的赵高面前,急速地结了几个手印,三道紫色的治疗符向赵高不同的受伤方位没入,不一会儿,赵高缓缓醒来,见余平秋无恙,挤出了一道笑容。

    这一神奇的疗伤手段让一旁的四人暗暗称奇,对符修手段有了直观的认识。

    “余少主,刚才之事是战某协调不力,请多谅解。”战津平走过来拱手道。

    余平秋摆了摆手,苦笑道“我哪想到会有如此奇特之事,差点连性命都丢了,真是莫名其妙。”

    战津平羡慕道“余少主夺了天地之造化,有点波折倒也正常,换成是我,丢半条命都愿意呢。”

    “你倒站着不腰疼。对了,那两个老头是谁,这么厉害。”

    战津平笑道“天门守道使者历来神秘,连我都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他们个个修为吓人,我有听盟主说起刚才那两位使者,说是修为七段。而刚才余少主一战,我看还是低估了你,你并不只是基因四阶那么简单啊。”

    原来战津平说余平秋修为是修真五段,这个水平已经是小门小派的头头了,六段基本就比较少,而七段就更加稀少了。天门一下子出现两名修真七段高手,足以证明天门实力还不衰,但即使这样也不是道宗对手,说明道宗绝对有八段高手在。

    余平秋一对比,对自身实力有了大概的认识,回战津平道“战使者过誉了。如今看来,你们天门并不欢迎我,我已经应你之约前来,现在事情这样也非我之过,我们就此别过。”

    战津平赶紧拦道“余少主,请听我一言再作决定如何?”

    “好,请讲!”

    战津平抱了抱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把余平秋带到一个比较偏的地方后,低声道“这次天门大会,是修真南派的重要大会,将对南部各派进行重新整合,资源重新分配。余少主是明白人,应该知道其中的关键,如果你不参加,意谓着你放弃了资源分配权,或许你无所谓,但樊家呢?又或者说,余少主的基因解锁之法就无法实现利益最大化了,不是吗?”

    余平秋看着战津平,眼神玩味,这些话他老早就说过了,这个战津平是老年痴呆吗?不过,余平秋并不想点出来,而是语调平平道“精明没关系,太聪明可不是好事,战使者以为如何?”

    战津平一听心里狂骂,说王八蛋,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居然装成老王八来说教,到时有你苦头吃的。

    “这么说余少主还是要回去了?”

    余平秋心里亮着呢,这战津平对他有大求,却又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看来不来点真格,真以为他是少年无知!

    “是啊,太海可离不开我呢。多谢战使者了,告辞!”

    余平秋说完转身而去,一步不作停留,那战津平顿时傻掉,这要真让余平秋走掉,盟主杀了自己都有可能。

    “余少主余少主,有话好好说,你等等。”

    战津平急忙把余平秋拉住,叹声道“唉,不瞒余老弟,这次天门确实是有求于你,代价嘛,唉,我也只好提前透露给你了。”

    余平秋并不看战津平,而是眼朝天上,一副你爱说不说的表情。

    “余少主是少年天才,将来肯定要破界飞升的。只要余少主能够把基因解锁之秘相告,我天门愿意给余平秋相等的消息或者物资相回报。”

    “哦,说说看。”

    战津平道“一是告诉你破界飞升的秘密,二是用一块养魂玉交换。”

    余平秋冷笑道“你说的是破界鼎吧,早被别人夺去了还好意思说。至于什么养魂玉,你天门是不是在搞笑,这片世界,即使残魂得以留存,请问如何重塑肉身,啊?!你天门是当我脑残吗?啊?!”

    战津平心里颇不好意思,暗怪盟主不爽利,这两个条件只能拿来骗骗小朋友,哪能管用。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余平秋怎么看也只是个少年啊,难不成是哪个老王八躲在里面?

    “这个这个,余少主,余老弟,你也知道我只是个传话的。这样吧,你提要求,我回去跟盟主汇报下,你看可以吗?”

    “你们天门是专门哄小孩吗?你回去了,我在这里喝西北风啊。这样,你养魂玉给我,我自己找个地方住下来,就当是住宿费吧。你可别告诉我,这个破玩意也要请示你们盟主!”

    眼看余平秋一言不合就要甩袖而去,战津平只好装作慷慨道“给,不就个小破石头嘛,拿去就是!”

    余平秋接过一看,此玉通体乌黑,他练过七星术,对魂魄一类尤其敏感,知道此物不假,心中略感惊喜,赶紧收了起来,然后正色道“我山下小住三日,等你们消息,至于交换的筹码嘛,你们天门无条件答应我两个条件就行!”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