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天门壁
    天门对世俗而言是因为天门山的雄奇而出名,但对修真界来说,它的意义可不是为了名声。

    作为南派修真界的总部,选择在天门有着深刻的价值,这个价值除了天门山的灵气外,还因为天门绝壁上的两式神剑。

    传说是阴阳双剑,阴剑适合女性参悟,阳剑自然是为男性准备的,如果有缘,阴阳双剑参悟者进行双修,然后阴阳双剑合璧的话,会发挥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只有一百五十年前天门一个叫令狐傲的人悟出了半式,从而傲视南北修真界,而一式剑法却从来没人悟过,天门的两个绝壁上依然平如镜面,空空如也。

    而今这个时代,有毅力去练剑的已经很少了,更何况要花很多时间去悟剑了,所以呢,这个天门壁,也叫悟剑崖的作用渐渐地消失在修真界。

    第二天,余平秋在青牛三剑客的带领下,终于见到这传说中的天门绝景,单单从极远地地方望去就能令人叹为观止,更何况是近观。

    余平秋有些失神,望着明显被一分为二的两座山,心中却是震撼莫名,这非得有大修为才能为之,按照他的猜测,起码也要分神期的大修士才有这份实力,可这个世界不是已经不能修仙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原因!

    看着余平秋的神情,辛寒以为他被震撼到了,笑道:“小时候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天门绝壁时,就在想,到底是谁把山劈开了?好厉害啊,这也是导致了后来我坚定修练的决心,不曾想,随着年龄越大,越觉得小时候想法的天真,怎么可能是有人劈开啊!”

    余平秋却是认真道:“没错,是被人劈开的!”

    “余兄弟,你别开玩笑了,我大师兄都说不可能呢。”季达摇头道。

    辛寒略有所思,他的想法会多一些,他认为余平秋是天才,那么,天才绝对有普通人无法达到的天赋,于是也认真地问道:“如果是被劈开可有什么证据?”

    “你们没感觉到一种亘古荒芜的剑意?”余平秋不解地问道。

    辛寒心里一紧,他有听师尊提过,要感悟传说中的剑法,首先要求要能感应到剑意,这余平秋年纪如此之轻,而且没听过他善于用剑,却如何能感应的到?

    “什么剑意?”辛寒紧张地问道。

    “你们认真听,她在呼唤,她想出来,犹如一把被埋没了上万年的绝世神剑要出世一般,她的剑意是那么清晰,那么锐利,她想要捅破这片天,找回属于她的世界!”余平秋喃喃道,他的眼神开始出现迷茫,好像被天门绝壁勾走了魂一般。

    赵高见状,以为余平秋精神被山体所扰,正要过去唤醒他,辛寒却上前一步拦住赵高。,轻声道:“他这是要顿悟的节奏,我们修真之人大部分一生都遇不到一次,这是他的莫大机遇,千万别惊到他。”

    见辛寒说得是这等大事,赵高惊得满头大汗,还好,不然好心办坏事,那可要掉脑袋的,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找了一个易防守的位置,做出护卫的姿态来。

    “大家一起为余兄弟护法!”

    能够顿悟可是天大的机缘,就连一向比较没城府的季达也变得严肃起来。www

    此时的天门绝壁上,与之往日略微不同的是,有一柄极淡的剑影若隐若现,其剑尖朝天,剑把入地,在剑的两侧隐隐有惊人的剑气弥漫,似乎相当的锋利。

    此地的异象自然瞒不过天门山的主人——天门守道者。

    天门虽然名存实亡,但实力仍保留不少,现有守道使者若干,行道使者若干,其中守道使者因长期未入世,个个修为惊人,他们对天门的一草一木都极为熟悉,就在天门绝壁初显异象时,有两个修为最高的守道者立即查觉到了。

    “居然有人在领悟剑法!”两人眼中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叫战津平来!”其中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吩咐道。

    天门也有一些侍道之人,简单讲就是服务人员一类,一听老者吩咐,马上去请战津平。

    战津平平日也极少见到守道者,一听招见,也是急急忙忙跑了过去。

    “见过二位使者。”虽然都是使者,但作为行道使者,战津平地位就显得低多了。

    “嗯,此次你招来会盟之人,有一人引发天门绝壁异动,你随我们去查验下,若非我盟中之中,立即诛杀!”另一个红光满脸的老者说道。

    战津平对天门的典故和传说比一般人清楚的多,一听异动就知道有人在悟剑了,心中也是大惊,赶紧答应一声随二人去了山下。

    余平秋感觉精神很难集中,不知不觉得就被拉进一个非常荒芜的世界里。

    “幻觉?怎么如此真实!”

    余平秋在一块岩石上站定,眼睛极力朝四周望去,却是根本望不到什么边界。

    他弯腰抓起一把沙子,发现是极难见到的流星沙,这种沙就是流星划过星空时散落的残粒,在一般的地方根本见不到,何况还一抓就是一把!

    “这到底是哪个界面?”余平秋想了毫无头绪,忍不住大声喊道:“有人吗?”

    正在这时,一道巨大的身影缓缓而来,出现的很是突然,但又让人感觉他本来就在那儿。

    余平秋眼睛一缩,那道身影似乎离他还有相当远的距离,尽管是背景,而且好像越走越远,但压迫感却是越来越重,直到实在忍受不住时,他又喊了一句:“前辈,可否现身一见?”

    那道身影根本不作停留,余平秋大急,急忙跟着那道身影狂追而去。

    而那道身影的脚步始终保持一致,尽管每次步伐好像都开的很大,但余平秋始终都能紧紧地跟在后面,这倒不是说余平秋速度多快,更贴切地说,好像是那道身影后面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牢牢地抓着余平秋前行。

    果然,在不知疲倦地快速奔跑之下,余平秋终于体力不支停了下来,而那道身影还是依然前行,只是感觉与余平秋的距离不再扩大。

    突然,在余平秋停下喘气差不多的时候,在那道巨大的背影前方猛得出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高峰,其压迫感比这道身影还要重得多,余平秋不敢多看,身体急剧地朝后面退去。

    正在此时,那道身影开始动了,只见他的右臂缓缓抬起,亮出一把超级大剑,其剑尖直接没入云中,紧接着,他右臂向右、向下、向右上提起,然后右臂往前挥了出去,其剑势如芒,犹如一排亮丽的流星划过天际,亮光所过之处,无一能挡,就连前面那座大山也不例外。

    余平秋脑中轰得一大声,那道剑如一种永恒的痕迹一样刻入他的记忆深处,他感觉此时他就是那道巨大的身影一般,只要有剑,他随意也能挥出那道绚丽的色彩,让天空黯然失色,日月无光!

    此时,那道身影,还有那座山再无影迹,似乎从未出现一样,但余平秋知道,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那是一道影像传承,传承一过即为归无!

    守道二使挟战津平而来时,天门壁上那道巨大的虚影正急速消失,其中那个满脸皱纹的老者大声急呼道:“不要——”

    随着身体如一只大鹏般向余平秋扑去!

    赵高见状,举起拳头向那老者挥去,只听得一声闷响,老者退了一眯,而赵高却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倒去,紧接着,从他的口里猛吐出一口箭血,显然受了严重的内伤。

    一击重创一个基因四阶的高手!

    战津平是做过调查的,知道余平秋的这个随从也是四阶高手,却不曾想,敌不过天门守道者的一合之力!

    被赵高这么一阻,天门绝壁上的虚影已经彻底消失无影,那满脸皱纹的老者欲想再次出击,却在这时候,余平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