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天门之邀
    临近换届,太海犹如一塘被搅过的浊水,各种鱼儿都不得不上来冒个泡吐个气,只有真正修为高深之辈还能如老龟一般潜伏不动。

    司空明绝对算是一个闭气功夫很高明的人,他潜在的气息极其微弱,让那些政治非常敏锐的人都很查觉他的意图。但官场就是这样,有没有问题并不取决于官员本身,只要略有官级的人都经不起查。为什么?即使查到后面没有问题,也已经成了一个问题干部,所以,政治中的“三把斧”很多挨不起,先看政治路线,再看经济问题,然后再查作风问题,没有问题,老百姓也会感觉这人有问题。

    国家督察委突然下到太海,让很多人始料不及,特别是在换届的关口。而第一个被叫去问话的却是司空明,更让很多人眼睛都跌了下来。

    “听说了吗?司被叫去问话了。”

    “啊,怎么可能,那会不会被双规?”

    “嘿嘿,难说呢,这紧要关头……”

    “会不会是?”

    “嘿嘿,不可说。”

    ……

    二号党政办公楼。

    刘海云听到消息时也是一愣,这事他最清楚,根本不是他搞得,他也没那么大能量能请动国家督察那些大神下来,唯一可能的就是余平秋的作用了,可这个更令他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如果不是,那到底是谁?

    这几天还想着怎么破司空明的局,没想到就出了这档事,这世事真的这么难料吗?

    刘海云手脚有些冰冷,司空明的事他感同身受,如果连他都经不起查,那自己呢?司空明会不会供出自己的事吗?

    刘海云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犹豫了好久,拿出电话按了一组号码。www

    “哪位?”一个女孩接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刘海云,请帮我接余平秋先生。”

    电话静了好一会儿,对方才接起来:“刘市长,你好。”

    “先生,司空明被组织问话,你知道吧?”

    余平秋淡淡道:“就这事?”

    “这事不严重?”

    “你不用想太多。”

    “啊?”刘海云还想再问,余平秋已经挂了电话。

    司空明被叫去问话的事闹得太海政界人心惶惶,余平秋自然第一时间也知道这个事,刚开始他以为是刘海云把司空明的某些阴事向上面捅,导致督察委下来查,后来一想,刘海云根本不可能这样做,除非他脑子进水了。

    既然不可能是刘海云,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京都阮家动手了,为的是给刘海云争取一个相对平稳的时间点,造成刘海云局部政治优势,同时消弱司空明的政治影响力,在社会上给公众制造一个视觉导向,那就是,在司空明和刘海云之间,上面趋向于刘海云。

    余平秋分析,国家督察委不太可能真正找司空明的具体问题,深入调查不但可能引起上层某些大佬不满,更可能把刘海云牵连进去,得不偿失,最大的可能就是拖延司空明的时间,到时候他还是什么事情没有,照样让他作为太海市高官的差额参选人员,这才符合上层设计要求。

    余平秋相信这点是基于道宗的整体布局,而刘海云哪里知道这些,所经才那么慌张。

    对于太海局势,余平秋现在已经不太放在心上,他的关注点更多地是放在如何提升个人实力的事情上。www

    这个世界是个经济和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普通大众都把一辈子的时间用来赚钱和享受,很少有人把时间放在修身养性上,更别说去追求长生大道什么的。在余平秋看来,这个社会缺的倒不是修真的空间,缺的是静气,人心太过浮躁!

    随着实力的大力突破,余平秋对这个世界的感应在增强,同道之人不多,但也应该有不少,他现在急需找一些高级修士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在余平秋接完电话后,登天阁一号厅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点名要见他,说是前来送请帖。

    余平秋过去一号厅时,发现一个中年人在等他,其气质超脱,脸上并无世间残留的凡尘之迹,显然应该也是某个隐修之士。

    “见过道友,在下余平秋。”

    “嗯,见过余道友,我是天门使者,战津平。”

    余平秋一直对修真门派未多关注,樊枝花那丫头带着她父母一直在闭关,左弓也是,一时也没地方问。

    “天门使者?”

    “呵呵,太溪符宗历来单脉相传,一直于公门修行,对天门不了解也属正常。”

    余平秋颇不好意思,认真请教道:“愿闻其详。”

    “现今道法日微,修真门派越来越少,季国大小修真门派总共才三百多家,为了形成凝聚力,现在大体分为北道宗南天门。当然,这是自愿组织,道宗历来神秘,无心这些虚名,天门倒是想形成合力,但各门派也不太热衷。”

    “那你这次前来是?”

    “天门每五年一届会举行论法大会,广邀各大门派道友参加。”

    余平秋并没听说这事,想必上一届人家没瞧上自己,如今前来定是收到什么消息了。

    “战道友,恕我直言,其他门派都是什么人去?”

    余平秋也想出去走走,但如果对方实力太低,交流纯粹浪费时间。

    “余少主宽心,每一届参加人员大多是各派宗主和各派精英,规格不会低。”

    “再请教下,现在各派实力如何了?战道友多谅解,我没其他意思,我久未出世,对这些情况还需要了解下。”

    “应该的。据我们调查,余少主年纪轻轻已有修真五段实力,相当的了不得。如今资源匮乏,能够达到修真七段的屈指可数,大部分修真门派的水准大多跟余少主是同一级别的,这也是我们邀请你的前提。”

    余平秋有些不明白,问道:“这个修真界跟武术界级别划分怎么一样?”

    战津平笑道:“这也是世界标准化的一种趋势,武术界要论高低,就进行了标准设定,我们修真界也是如此,这也是我们举行论法大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要统一标准,这样才好定级。”

    这些倒也有必要,余平秋又问道:“那修真九段又是什么水平?”

    战津平叹道:“九段是我们的梦想,我们对九段的定义是:具备破界而去的能力。比如传说中七阶基因解锁,比如元婴期等等。”

    余平秋眉头一皱,疑惑道:“元婴就能破界?”

    战津平道:“余道友有所不知,据我们大量研究,这一界的界力很是薄弱,元婴的话足够了。本来金丹巅峰也没问题,但我们不建议破界,未形成元婴或修成阴神,破界只能形神俱灭。”

    “阴神又是什么意思?”

    战津平又叹了一口气,道:“阴神之说源于基因解锁,这一块正是我们修真界不足的地方。”

    “这又是何解?”

    “基因解锁之秘现在都被政府把控着,我们修真界想要介入极其困难,如今结成金丹千难万难,更别说元婴了,而基因解锁却有一丝希望……”

    看着战津平热切的眼神,余平秋立即明白这些人打什么主意了,绕来绕去,原来是为了基因解锁!

    余平秋语气立马变得冷清:“战道友,我看有些事大家还是坦诚点好!”

    战津平略有些尴尬,口气变得恭顺起来:“余少主请别见外,我并没隐藏的意思。你也知道,修真界之所以超身世外,那是因为修真界实力强悍,世俗只有仰望的份,现在有了基因解锁,如果任由发展,此消彼长之下,还有我等容身之处吗?”

    “那也是世界变化的原因,如今灵气这么稀缺,道法迟早没落。”

    “可余少主想过没有,基因解锁本质上也是炼体的一种,也归于修真一类吧,这说明这个世界不是不能修真,而在于修真界没有很好地转变过来,那是因为之前转变的时机不成熟,现在有了你就不一样了。”

    任由战津平说得天花乱坠,余平秋还是无动于衷,冷冷道:“这与我何干!”

    战津平道:“余少主先不要着急定论,听我说完你再做决定不迟。”

    战津平喝了一口水后缓缓道:“资源的整合必然会带来资源的再分配,如果在资源整合期间,余少主不想参与,那再分配的权力可就在别人手中了,到时诸多修真资源可就与余少主无缘了。或许以你的天赋,这些修真资源用途不大,但你身边的人呢?余少主,这个世界之所以有争斗,说白了还是资源的争夺啊,请你三思。”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