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实力便是资格
    事实上,余平秋大张旗鼓跑去找刘海云只为了释放三种信号:一是明确告诉大家,太海地下势力站在刘海云这边;二是他带了一名基因四阶随从,加上他本身,这是在宣扬他的战力,明确告诉那些想动自己的人,安分些;三是明确告诉别人,司徒家跟他合作了,你没看司徒允乖得跟随从一样跟在余平秋后面?

    所以,去刘海云办公室根本不用说什么,一个之前已经说完了,就是要余平秋帮他,而另一个则用实际表明决心,他答应帮刘海云的忙。闪舞小说网www

    当余平秋要离开时,大有深意地朝刘海云办公室的一角看了看,并且还微笑地点了点头,以他现在的感应能力,区区一个隐形的摄像头哪能瞒过他的灵觉。

    而另一头负责监控的人吃了余平秋这一看,吓得腿都软了下去。

    余平秋下楼时,在楼道上碰见了刚要上楼的阮三行。

    “哈哈,听到司书记说,余兄正在刘市长这里做客,我就要求过来看看。”

    阮三行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不但余平秋知道什么意思,那司徒允也知道其中深意,余平秋只说了一个“好”字,那司徒允却很直接:“哪里不是混,我现在就跟秋哥混,不行你就直接辞了那破秘书,刘市长肯定更高兴。”

    阮三行苦笑道:“就你这小子敢这么说,也不看看这是哪里,不分场合。”

    “走吧,难得聚在一起,这次换我请。”

    一听余平秋要请客,阮三行和司徒允异口同声道:“八十八层?”

    “唉,一丘之貉啊,我是掉土匪窝了。走,今天认栽,大家都去。”

    辰正和申副高兴地大声喊道:“党首英明。”

    余平秋伸手一拍,两人脑袋都挨了一记,骂道:“瞧你们出息,不学学赵高。”

    辰正和申副比余平秋年龄都大,但挨了这么一记,心里却是比吃了蜜糖还甜,在那呵呵直笑。

    “八十八层什么意思?”

    冷不丁赵高冒了一句,让众人汗都冒了出来,都集体地鄙视了一下,却是谁也不想去解答。

    赵高自感无趣,直到去了八十八层之后,他的脸上才有一丝羞色和男人都懂得一副表情。www

    ——

    对于余平秋的到访,刘海云感到无比的振奋,他完全相信,只要司空明敢抛出那两份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余平秋的地下势力肯定会把影响消到最小,甚至消失,这也是地下势力的暗作用之下。

    刘海云给庞海龙拨了一个电话,开心道:“可以按第一方案执行了。”

    至于第一方案的内容就只有他二人知道了,他并不怕手机内容让人窃听去。

    有了余平秋的帮助,加上郭锦山的临时授权,刘海云能够做得的事太多了,而当务之急就是取得议政院的提名,并得到京都方面的认可,这个应该能得到司徒家的帮忙,问题不大。

    至于参事院的选举投票就更不在话下,余平秋那边可做得事情就更多了,他一点不担心。

    “如今只差运气了。”想到这个,他就很迫切地想要体验下一名高阶符师的催运神术,只是,现在他急不得,相信余平秋应该会有安排好,据他观察,这个年轻人太不简单,已经多智近妖了,所以,跟他合作绝对不能藏私和耍小动作。

    ——

    换届带来的政治气息越来越浓,很多人嗅觉都变得异常灵敏。

    由于郭锦山的突然进京,导致了很多人筹码都压到刘海云和司空明身上,尽管知道可能还有第三种情况出现,但政治生命往往比人体生命更为短暂,没人愿意去等,所以,很多人愿意去赌,特别是各大家族。

    目前,第三望族安家、第七望族韩家明显地站在司空明这边,而第二望族江家、第五望族方家则是支持刘海云,至于第一和第六则是郭锦山的附属,其他四大家族各有支持对象。

    这些望族多与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争取这些家族不一定影响大局,但太海区域特征明显,是个典型的经济金融中心,作为一把手,必须要学会抓经济,而这个不是光靠政治手段能实现的,还得有经济实体支持。打个比方,要搞活一个经济园区,就要引进一批有实力的企业进来,这个除了政策,就是企业之间的相互作用,大企业进来后,他的供应商企业可以跟着进来。www

    而这些大家族之所以是望族,就是其家族名下都有知名的实体企业作为支撑。

    像江家主营军械,安家是海运,方家是珠宝,韩家是娱乐业,若用经济贡献作为比较,司空明是占优的,单单安家的海运业务,其税收就占了太海的百分之五,相当可怕。

    不过,江家因为制造军械,在部队以及武卫和特卫之间都有较大的影响力,也不能小看。

    太海望云山庄位于望云道观的下方,有着太海第一庄的称号,可见有其特别的地方。

    第一个就是庄内二十四景,各具特色,几乎集合了大江南北所有著名的景色,而且让人没有感觉到小型或泛味,建造艺术极为巅峰。

    不过,这个山庄却不对外开放,只用来富贵子弟或高层聚会用。

    这一日,在山庄的揽月厅里却是高朋满座,这次的组织者是司徒允,原先他在太海也算是排得上的人物,加上司徒家的背景,很多人愿意跟他交朋友。

    江家的江锋,安家的安若素,宫家的宫飞,方家的方少龙,韩家的韩少波,陈家的陈少军,以及阮三行、刘书庆、郭愣子、司达志等,人数不太多,但合起来却是青年一代中的力量代表,不可小看。

    揽月厅中有专门从登天阁请来的一班才貌双绝的女艺人,在一番歌舞之后,司徒允举杯道:“感谢诸位给我这个薄面前来小聚,今天是个难得的日子,我们先要感谢先辈先驱们为我们创造的繁华盛景,让我们能够快乐地享受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来,各位,为快乐干杯。”

    司徒允又举起第二杯酒,道:“这第二杯酒为我们的将来干杯。”

    众人又满杯而尽。

    司徒允又举起第三杯,道:“这第三杯大家先不着急喝,我还邀请了一个重要客人,他等下就到,希望大家能够和他喝这一杯。”

    宫飞站了起来,不阴不阳道:“司徒兄,你今日请我们这些人来不会是专门为了点缀这个人吧?”

    安若素脾气本来就容易被点燃的人,闻方和声道:“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架子也太大了吧。”

    其他人都不吭声,稍微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现在是敏感时期,自然宴无好宴,正因为大人物们不好直接出现,就让小辈们先探探各自的底线,好有缓冲余地,所以,各种名义的聚会比较多,这也是这些人很不想参加也被大人们逼着参加的原因。

    司徒允笑了笑,道:“二位不必着急。”说完,拍了拍手,大厅的门应声而开,接连着在大门之上出现了一道探照灯,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转了过去。

    当先二人戴着墨镜,身着黑色西装,目不斜视地走了起来,中间一人极其年轻,穿着虽然随意,但浑身上下却让人有一股不可直视的气势,再后面则是一个魁梧大汉,眼神犀利,让人看了心惊胆战的。

    马上,所有人都认出来了,中间那个年轻人就是余平秋。

    司达志脸色马上沉了下去,郭愣子也黑着脸,而安若素直接跳起来骂道:“这种场合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吗?司徒允,你不要告诉我,我们要等的就是这个乡下人吧?”

    司徒允脸上有些尴尬,余平秋则淡笑道:“诸位久等了。”

    说完在预留的位置上一坐,举杯道:“感谢司徒兄盛请,这杯敬司徒兄。”

    司徒允赶紧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来,这第二杯敬下老朋友和新朋友,阮兄,刘兄,请了。”余平秋分别对阮三行和刘书庆说道。

    “这第三杯嘛,敬江少、方少,我先干为敬。”

    江锋与方少龙二人并没什么恶感,而且从大人口中得知,刘海云已经联合余平秋,这个时候给余平秋面子就是给刘海云面子。

    “酒既过三巡,那么,我有些话要对诸位说说。”

    那些本来想着余平秋敬酒时给他难堪的人却是根本没得到人家的敬酒,心里反而极其不舒服,一股被看轻的屈辱感无缘无故地从各自内心冒了出来。

    安若素方才说话被人无视,现在又被人忽视,早就忍无可忍,娇喝道:“姓余的,你别得瑟,也不想想前几天还像老鼠一样到处乱窜,现在不过是被了一件黑社会的外衣,就以为无法无天,就以为是上流社会分子,你还什么都不是,在我们眼里,你永远就是一只让人讨厌的死老鼠。”

    作为上流社会的一分子,很少会有人在公众场合说出这么刻薄的话,连司达志都听不下去,把脸别到了一边。

    安若素一说完,余平秋接着道:“诸位都是在太海讨生活、享富贵的人,但既然我借司徒允的面子约了各位,就是想大家面子上都好看些。今天我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说一句。”

    安若素又想发话,硬着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以后,只要我在太海的一天,地下地上我说了算!”这是余平秋出世以来第一次发出的最强音,他已经不需要藏着,他已经有了立足当世的本钱,也有立世的实力,他已经发现,很多时候让人敬不如让人怕!

    余平秋话音刚落,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连阮三行都觉得话有些大了,而且,就算有这个实力,也不一定这样说出来。

    郭愣子闷喝了一大口酒,冷笑道:“你当自己是根葱,我看却是个屁,一个小毛孩,毛没长齐,口气却冲的很……”

    郭愣子话还没说完,眼睛一晃,胸部就被人提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啪啪”的掌嘴声,然后就像死狗一样丢在了地上。

    众人一下子都蒙了,郭愣子再不济也是个高手,而余平秋身边那个魁梧大汉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让他趴下了,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裸的打脸,打的是郭锦山的脸!既然连郭锦山都不鸟,他们这些人又算什么!

    余平秋淡淡道:“实力就是资格,有些人的命可能很值钱,但钱不是保命的手段。各位,好自为之。”

    **裸的威胁!

    安若素浑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所有人都知道,余平秋不是不敢对安若素怎么样,而是对女人的不屑,或者说根本不把安家放在眼里,否则,刚才一而再的奚落和污辱,就够这个没脑的女人吃一壶了。

    余平秋走后,很多人都静了下来,心里像压了一座山那样难受,想要发泄,发现昔日自己不看重的一个小子已经成长到他们连冒犯的勇气都生了起来了。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