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司空明的忧虑
    每周一是例行常务会议,一般由市长刘海云主持召开,重点研究上周工作难题,以及本周工作重点,郭锦山很少参加,但今天却出人意料的出席了,而且是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进来的。闪舞小说网www

    刘海云有些意外,点头示意后,继续道:“上周,天一广场那边的景观工程已经收尾,验收工作要做好。另外,五环的道路改建要稳步推进,我们太海是重点经济建设市,不能影响相关工作。其他的刚才大家都提到了,我就不重复,会后,请各位多督促下分管的工作。下面,我们请郭书记作指示。”

    郭锦山朝大家点头示意后,微笑道:“今天借此机会跟大家说个事。”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下午要去京都,要一段时间。根据党政领导ab岗制度,我与海云同志互为ab岗,所以,我不在太海期间,由海云同志行使我的职责,希望大家要大力支持,确保太海的和谐与稳定。”

    郭锦山说的极其突然,在场没有一个事前有收到消息,刘海云说道:“郭书记,事出突然,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文件需要你亲自签批和指示,这如何是好?”

    “这个不必担心,我已经另拟一份授权书,到时你全权处理。同志们还有不同意见吗?”郭锦山一脸的和颜悦色,以往常似乎并无区别,但敏锐的司空明还是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喜悦,想来此去京都是好事,这样就奇怪了,他到底有何依仗?前段时间还听说他得罪了京都一位提拔他的老领导,难道这么快又找到靠山了?

    刘海云一愣,但内心却是一喜,小心地问道:“之前你亲自下令追捕余平秋,现在很多武卫还部署在外面,此事是否继续?”

    司空明很奇怪地看着刘海云,他怎么会这么好心替余平秋说话。

    郭锦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刘海云,和声道:“我刚才说过,你可以全权代表我。”

    刘海云沉思了一会,再次问道:“上次司委在反应说,换届的安保工作已经开始布置,但如今警卫、安卫、武卫、特卫数量皆有不足,我刚才在想,不如撤回追捕余平秋的力量以加强换届的安防。www”

    “好。”郭锦山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刘海云又一次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追捕令?”

    众人倒吸一口气,谁都知道郭锦山在余平秋一事上绝对有猫腻,但谁也没想过去质疑他的决定,这刘海云其他事不提,为何一而再地提余平秋?

    “你说呢?”郭锦山似笑非笑道。

    刘海云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道:“不如追捕令先撤回来,等他出现后再来寻找确切的证据,你看如何?”

    郭锦山并没有回答刘海云的话,而是看了看手表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正赶飞机,就不打扰各位的例会。”

    刘海云脸微微有些烫,郭锦山这样对他无视,让他感到很难堪。

    郭锦山离开会议室后,刘海云直接宣布散会,众人纷纷散会而去,司空明却是留了下来,冷冷道:“刘市长这是要开始大展拳脚啊。”

    警告之味很浓!

    刘海云把柄在人家手里,心里自然不爽,但表情可没体现,微笑道:“自然还是以司书记为主的。”

    司空明不好在会议室这种人多嘴杂的地方说什么,眉头一皱,收到记录本朝自己的办公楼走去。

    当天下午,刘海云就签字让司委撤消对余平秋的追捕令,等于间接地还余平秋一个清白。此事刘海云特意让秘书刘书庆去了一趟登天阁一号传递了消息。

    余平秋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加之刘海云又一次让人递了消息,让他对刘海云这个人的魄力有了新的认识。

    “这个刘海云倒会借东风,你都突破基因四阶了,郭锦山拿你根本没办法,肯定也会主动撤消追捕令,还用他多此一举?明显他要拉你下水,想共同对付司空明。”樊枝花现在对官场很是反胃,一看这些高官的手段,心里就不喜。

    余平秋笑道:“你也不必有偏见,那刘海云可不知道我突破基因四阶,这就难得了,很需要勇气的,特别是被司空明拿了把柄,如果再得罪郭锦山,那他在太海就没得玩了。”

    “好啦,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心已经偏向刘海云了。既然你有所决定,我自然会让太子党全力配合。另外,我现在可以让爸妈过来吧?”

    看着樊枝花气鼓鼓的嘴巴,余平秋忍不住笑道:“好啦,我的娘子大人,听你的行了吧,这里全听你安排,我这只老鼠要上去透透气了。”

    “讨厌啊你,人家就说了一次,你老提老鼠,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小女子计较,羞不羞。”

    余平秋闻言,把樊枝花一抱,一通狂吻之后,笑眯眯地上去了。

    樊枝花面红耳赤,心里恨恨想道:“色鬼,又没胆量,说好双修,狗屁什么**乾坤诀,我早熟的不能熟了,每次撩拨之后总不作为,真是讨厌……”

    余平秋叫了辰正和申副,左弓上次受了刺激,如今还在闭关,这二人他打算培养成自己的得力助手。

    “申副,你去看看赵高那小子出关没,出关的话让他一起来。”

    赵高就是郭锦山的五号,这人倒也光棍,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就让余平秋解决他身体的问题,而余平秋倒也不小气,教了一套灵气淬体的术法给他,自然,配备的聚灵阵也是免费提供了。

    余平秋让辰正提了两瓶好酒,几个小菜去了地牢。

    上次过来看了司徒允之后就一直未再来,想到上次他的高论,余平秋决定再跟这人探讨一番。

    余平秋进去的时候,司徒允没有像上次那样,盯着那无聊的人体大战片看,而是舒服地躺在床上,翘着脚,哼着歌,吃着小零食。

    “生活蛮有情调嘛。”

    司徒允一听有人说话,一骨碌就从床上滚了下来,再一看是余平秋,眼泪直接就在眼里打转,悲声道:“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对吗?你是来解救我的,对吗?”

    余平秋忍俊不禁道:“你倒是跟猴子挺熟,我下次带只过来救你。”

    “别啊,哥啊,你快放了我吧,这边什么都没有,连一个人说话都没有,我真受不了了,不然你叫几个美女过来陪我也行。”

    看着司徒允的可怜相,确实让人无比怀念自由的可贵,只是当初让他走,他偏不要,如今又想走,哪有那么便宜。

    “那我去楼上要几个美女下来陪你吧。”

    余平秋转身就要走,司徒允赶紧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哭道:“兄弟啊,我说着玩的,没什么比自由更宝贵,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好吧,不过就这样放了你可不像我的风格。”

    “要不,我以身相许?”

    “滚,收拾下,马上走!”

    司徒允喜极而泣,马上冲出牢房,口中喊道:“我时刻都准备好了。”

    三人出了登天阁,那申副已经领了赵高在等他们了。

    赵高过来朝余平秋行了一礼,恭声道:“多谢。”

    “很好,隐患消除的差不多了。走,我们去会会刘海云市长。”

    余平秋一行五人去二号党政办公大楼的时候,司空明正好和阮三行在谈工作,而刘海云办公室早就被司空明监控着,余平秋一去,他就收到了消息。

    司空明脸色阴沉,对阮三行道:“我们帮余平秋那么多,他居然不先来找我,而是去找了刘海云,他到底想干嘛!”

    阮三行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了,看来余平秋已经有所决定了,只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司空明悠悠道:“余平秋现在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手下,以后估计也很难。”

    “那刘海云不知好歹,我会让他好看的。”

    阮三行作为司空明的秘书,加上最近司空明很多事情都找他谈,他对司空明以刘海云的**相威胁的事情也了解一些,但余平秋既然有了决定,加上缘真师叔的话,阮三行也只能随着走,所以,适当的时候他必须做些有利于余平秋的事,或者有利于刘海云的事。

    “如果过早泄露刘海云的事,效果会很难预料,很有可能两败俱伤。”

    听到阮三行话风的转变,司空明明显地感到不可思议,问道:“你什么意思?”

    阮三行心里再次叹了声气,司空明待他不错,但人就是这种毛病,对越在乎的人往往越没耐性,司空明有时就是太喜欢把话说透,让人没有缓和的时间,就像现在,他真不应该问。

    “既然余平秋在刘市长那边做客,那我过去看看。”

    司空明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置信:“你……”

    阮三行躬身行了一礼,转身而去,留下傻愣在那边的司空明。

    许久之后,司空明颓废的坐了下来,口中喃喃道:“这是为什么,难道余平秋在你看来那么重要吗?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重视余平秋?”

    重视余平秋?司空明悚然一惊,回想起很多次阮三行都提到余平秋,让自己重视,而自己老是不采纳,相反的,郭锦山重视,是暴力的重视,而刘海云重视,却是真诚的重视,反观自己呢?或许是余平秋给他解咒时就留下了心里疙瘩,再加上不争气的儿子做得蠢事,老让自己刻意地去堤防余平秋,生怕他发现受伤的真相,就这样一次次的把自己的坦诚扔得越来越远。

    细细想来,自从余平秋出现在太海之后,几位太海大佬之间的争斗都跟他有关,起先以为他只是争斗的借口或突破口,却不曾想,他或许是太海权力争斗的核心点。

    “唉,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司空明感觉前所未有的危机正向他扑面而来,让他深深地陷入忧思之中。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