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意外的发现
    当樊枝花带着余平秋来到登天阁东边的地牢时,他惊讶地发现,地牢周围已经有了淡淡的灵气,他仔细一观察,发现是从一处墙壁的下方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虽然还是少,但放在这个世界,无疑是人间福地了。闪舞小说网www

    “这墙壁后面是不是就是洞口?”

    “讨厌,老那么聪明干嘛,我本以为这个门掩饰的挺好的。”

    “好娘子,你真是我的福星,这种地方都能让你挖掘出来。”

    “去,还不是你吩咐的,要表扬自己早说嘛,真当人家是挖掘机啊。”

    “别啊,要不,等下上去我们就开始修炼**乾坤诀?”

    樊枝花一听,伸手一抓,牢牢地揪住余平秋的耳朵,气鼓鼓道:“整天脑袋想什么呢?再不好努力,你还是一只老鼠。”

    余平秋不以为意,笑嘻嘻道:“那你还不是一只老鼠婆。”

    “哼,我可不愿意当。”

    “好,就充你这句话,我干正事了。”

    樊枝花一听,赶紧松手,正要表扬一下,不料那余平秋反手一抱,把她压在了地面上,嘴巴立即凑上去,不由分说地一番狂吻,等到她都快断气了才起来拍拍屁股道:“正事要紧,诺,中控给你,改下设置,未经我同意任何人不得进入。”

    樊枝花缓缓起身,大大地白了他一眼,这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得找时间好好修理他一顿。

    “对了,刚才我材料也带来了,正好布置一个比较大的聚灵阵。”余平秋发现樊枝花还站着不动,笑道,“是不是吻一下魂就丢了?”

    “去你的。”樊枝花狠狠地踢了余平秋一脚,径自走到入口处把守去了。

    余平秋查了一下位置,这边的地牢,总共有五间,可以把洞口改造成一间,另外,从洞口再引出一条管道分别通向五间地牢,这样等于是有六间独立的修炼场所,然后再修一条管,把灵气引到登天阁顶楼去,他心里正有个想法想要实践下。闪舞小说网www

    洞中工具齐全,加上余平秋的修为,很快就把洞口内部整理成一个二十平方左右的石洞。

    他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地布置了一道聚灵阵,不一会儿功夫,他就明显感到地底的灵气快速地汇集过来,比地面那会强了很多倍。

    “好东西啊,以后干脆在这里铺设一间卧室好了,有这么浓的灵气,想必双修之法也能事半功倍。”

    余平秋意淫了一番,然后出去在其他几个地牢也布置了相对小很多的聚灵阵,再把气口设置好了之后,才满意地拍了拍手。

    这时,樊枝花快步地走了过来,把中控器丢给了余平秋,道:“有人定了登天阁一号。”

    余平秋不明白,问道:“那怎么了?”

    樊枝花大大地白了他一眼,道:“登天阁一号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想传递重要的信息给你,或者说给地下势力的掌控者。”

    “好像跟我有关系,又好像跟我没关系。”余平秋无所谓道。

    “我刚才通过监控投影,你知道里面有谁吗?”

    余平秋感兴趣地问:“谁?”

    “刘海云。”

    “居然是他?难道现在司空明的势力可以完胜了吗?”

    “依我看,这刘海云十有**是走投无路了。”

    “不,任何时候不能小瞧这些政治大佬,他们的背后从来都会有一些让人猜不到的底牌。”

    “那他想求助你什么?你自身都还难保呢。”

    “或许,他只是想表达善意,希望我不要再帮司空明。”

    “那你会不会帮?”

    “这几天我也在考虑。其实司徒允说的没错,我不可能留在太海太久,我要寻找我要的答案。”

    樊枝花轻轻握住他的手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要跟着你。”

    “嗯。我们看看刘海云怎么说。”

    樊枝花打开中控器,调到一号房间时,那刘海云已经点好菜,一个人坐着抽烟,似乎在等人。

    过了没一会儿,又进来一个人,长相与刘海云有些像,他一起来就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先吃饭,你大老远从安远过来,难为你了。”

    “怎么跟大哥说话?一家人哪需要如此生分,先谈事后吃饭。”

    “你性格还是这么急,都当市长的人了,还不稳妥。”

    “别,你当我大哥行了吧?从小就这样,一套一套的,我可说不过你。说,是不是司空明那孙子拿你七寸了?”

    “是啊,我主政太海,经手太多工程。前几年因为拆迁,有使用过一些非正常手段,死了几十个人,这事很隐蔽,他居然有证据。另外一个是,小于的事也被他发现了。”

    “就这两个事?”

    “我的大哥啊,这两个够我翻不了身了。司空明只是要求我什么也不要做,我还能接受的。”

    “这哪能行,那龟孙子不也有几个把柄在你手里,你跟他交换不就得了。”

    刘海云抽出两根烟,递了一根给对面这个男的,另一根自己点上,抽了好几口后才道:“小于是京都于家的人。”

    “啥?京都于家?我说兄弟,什么女人不能玩非要找于家的!你啊你,于家世代跟和家联姻,你这样给人家戴绿帽,和家那边要是知道了,你命都保不住了。唉,糊涂啊。”

    “刚开始我哪里知道她是于家人,她只告诉我,她离异了,我见她可怜就安排了一个工作给她,直到一年后才知道。”

    “那现在分开也不迟,那女人要不得。”

    “关键她……”

    “你可不要告诉我她正好怀了你的种。”

    “生下来了……”

    “怎么!生下来了?你确定是你的?”见刘海云点头,那人无力地抓了抓脑袋,道,“这也不能怪你,弟妹不育,你也不想无后,唉。只是这如何是好。”

    二人就此沉默下来。

    余平秋在下面看得过瘾,居然还免费听到这些**,而且看来那个人还是安远市的市长庞海龙了,有意思。樊枝花可没那种感觉,在后面暗自咬牙,用力地捏了他几下,骂道:“男人都不是东西!”

    余平秋可不敢回答,乖乖地一声不吭,也不作反抗。

    刘海云给那人倒了一杯酒,道:“你姓庞,我姓刘,虽是兄弟也不是兄弟,你不必往心里去,今日你能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怎么话,什么不是亲兄弟了?不是同一个妈生的,也是同一个父亲生的,这还不亲?如果我有事,你会见死不救吗?”

    “不会!”

    余平秋在下面听了目瞪口呆,官场上居然还有这种事,同父异母不说,两兄弟居然还同时位居高位,真不敢想象。只是这个刘海云处处挖坑,显然心机较沉,而庞海龙感觉憨厚多了。

    “那就得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对了,你约我到这里什么意思,这里保险吗?”

    “这里是太海地下势力的秘密联络处。”

    “啊,那我们刚才所说的不都泄密了?”

    “大哥,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知道了,你是想联合……可这靠谱吗?”庞海龙眼睛四处转了转,已经没有先前放得开了。

    “据传,司空明是得了余平秋相助才一马平川的。”

    “那你干嘛不直接找他?”

    “他现在好比孙猴子,五行山下的孙猴子。”

    “那你找他有什么用,我看他自身都难保,我可是听说了,郭锦山四处找他呢,而且,即使没有郭锦山的五指掌,他凭什么反司空明的水来帮你。”

    “在受郭锦山压迫的关键时刻,司空帮了他没?而且,他之前两次受伤可都是司空明儿子干的。”

    “司空明儿子为什么这么做?”

    “听说余平秋的女人相当出色,司空明的儿子自从见了之后,茶不思饭不想,于是心生歹意。”

    “这个司空明哪能这样恩将仇报啊。”

    “你错了,司空明这人是很不错,他不会去搞那种暗杀手段,只是站在政治上,他就容易去权衡利弊。”

    “这样啊,可我们说这么多,他怎么知道?”

    “唉,尽人力听天命吧。”刘海云站了起来,举杯道:“来,小弟敬大哥,喝了这杯酒,你早点回去,私自离岗太久是要受组织批评的。”

    “我还没吃饭呢。”

    “走吧走吧,我已经让人打包了。”

    刘海云硬拉着庞海龙出了一号房间。

    余平秋静静地思考着,倒没有因为刘海云的话对司空明有所忌恨,但樊枝花却是柳眉倒竖,恨声道:“当官的果然都没好东西,那司空明更是过分。”

    余平秋笑了笑,问道:“登天阁一号的事是不是很多人知道?”

    樊枝花道:“这又不是菜市场,再说了,有几个敢像刘海云这样,多么来这里递个话,求个当面谈的机会。”

    “所以说,政治大佬没一个简单的。”

    “我看那个姓庞的就比姓刘的顺眼多了。”

    “呵呵,你错了,他们是故意给我们演了双簧。”

    “啊,真是过分啊,太过分了,咱不理他们了,让他们狗咬狗去。”

    “你说,要是刘海云说的是真的,那我们怎么办?”

    “哼,还用说,我早想把他的头拧下来呢,太过分了!”

    “哈哈……女人要斯文,懂吗?”

    “我还没成为女人呢。”樊枝花低咕道。

    余平秋笑了笑,大声道:“走啦,我饿了。”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