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高层布局
    双十事情之后,太海党政大院到处充满了诡异的气氛,其中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窃窃私语的人多了,往一号楼跑的人少了,各单位的积极性明显的在下降。这说明什么?说明郭锦山的掌握力已经在下降。

    而作为当事人,在郭锦山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焦虑和担忧,相反,只有一脸的冷静和决然,对他来说,后面的路已经不重要,打通前方的路才是重中之重,哪怕不择手段。

    就目前而言,情况并不算差,从从余平秋那边得来了完整的聚灵阵,另外也知道了从三阶进入四阶的秘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保住司徒家在太海地下势力的掌控权,由此可能会失去京都司徒家的支持!还有一点,就是阮家对自己现在的态度,那阮三行现在态度还很暧昧,前段时间还私下去见了余平秋,难不成他们阮家想插足太海地下势力?这不太可能!阮家与司徒家正好相反,一个主攻官面,一个主攻黑道,难道京都情况有变?

    郭锦山在办公室踱着小步慢慢思考着,这时,他的座机突然响了起来,而且是红色的那部,他急忙小跑过去,刚拿起听筒,对面急促道:“3721!”然后就佳了电话。

    3721?郭锦山不敢置信,原来有秘密吩咐过,若在太海别苑找到那件重宝,就通过绝密电话报这个暗号,现在居然真找到传说之物,于是愣了好一会,嘴中才喃喃道:“真成了?真成了?”他手一抖,话筒呯的一声砸到话机上,这时,他才回过神,眼中难掩巨大的喜色,急忙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雪茄,点着之后,用力地猛抽着,直到抽了半根,情绪才彻底平静了下来。

    郭锦山整了整衣裳,再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完全冷静下来,才轻轻拿起那部红色话筒,在话机上稳定而富有节奏地拔出一个电话,对面那边没过多久就接了起来。闪舞小说网www

    “首长好,我是郭锦山,事情很顺利。”

    “嗯?太海郭锦山?你说之前的事情有眉目了?”

    “是,更好些。”

    “嗯,好,你找个时间上来。”

    “是,首长!”

    郭锦山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体,这一刻他才感觉到前路漫漫却是一片光明。

    ——

    自从司空明逼阮三行站队之后,加上余平秋的因素,阮三行与司空明谈心的次数越来越多。

    “三行啊,余平秋最近怎么样了?”

    “他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很多。”

    “有时我真欣赏他这种江湖魄力。”

    “司书记何必感慨,我们官场何尝不是江湖,只要您想,您的魄力应该是罕有对手呢。”

    “就你敢这么说,他的魄力更大,闹这么大事,上面硬是没吭声。”

    阮三行只是笑了笑,司空明其实不必跟郭锦山对比,二人博弈的方向根本不一样。

    “议政院那边我们的票数应该不成问题,只是参事院这边……”

    换届流程一般是议政院提名,然后到参事院投票选举。

    “所谓关心则乱,书记过于担心了,往年参事院不都是走流程吗?季国的制度虽然略有调整,把党政官员都交由议政院和参事院决定,但党这一块还是沿袭前朝接班制,关键是上头意思。”

    “唉,上头现在的意思还是要差额选举,以往都是直接定一个人的。”

    阮三行身处政治权力中心,对这个心里也是有数,闻言道:“事在人为,现在离参事院召开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再布局下。”

    “哦,以你的意思,我们还有漏洞?”

    阮三行想了想,心中犹豫再三要不要把余平秋争取进来,那司空明继续道:“他对余平秋那么重视,或许我们先前的举措还不够,我想,要不要找个时间你再去见见余平秋。”

    阮三行直言道:“那你准备怎么对待余平秋?”

    “唉,这事确实让人头疼,你也知道,光有掌握地下势力的实力是不够的。”

    “或许,他有更多我们所不知道的。”

    “比如?”

    “京都国院。”

    “这倒是,铁打的老师,流水的学生。政治千变万化,京都国院却只有一家,每年只有六千人啊。”

    “那您打算怎么做?”

    “可以争取一下甘**,她与他之前已经有了裂痕,只要有对等的筹码,相信她会选择好。”

    “确实是,不然现在太海正确的消息很难传递出去。”

    “这事你出面一趟。另外,2号楼那边似乎过于安静了。”

    2号楼是太海市长刘海云的办公场所,那边也有司空明的棋子,一直没有收到比较有价值的情报,所以才有此问。

    阮三行眉头略皱,这事不是他负责的,他也不想让人这样暗地使用,更不想毫无底线地卷入政治斗争中。

    “书记,我这就去找甘部长。”

    司空明一愣,马上意识到什么,笑笑道:“是我太急了,没事,你先去忙吧。”

    阮三行暗暗替司空明感到可惜,刚才有关余平秋事情的试探,明显地司空明不想尽力,这就注定了今后他们二人不可能有过多的交易,或许,这对余平秋更好些吧。

    ——

    太海党政大院2号楼确实过于安静了些,就连一楼的复印室也没有传出什么声响,平常文件多如牛毛,远远地就能听到复印机不知疲惫地卡卡声,现在复印室的小年轻们只在办公桌上默默地坐着。

    二楼情况也差不多,这跟其他办公楼说三道四的气氛截然不同,估计应该是刘海云下了禁令。

    而在太海市二把手的办公室里,手握重权的刘海云市长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流行杂志,就连秘书刘书庆进来也没察觉,直到他看完之后,才发现对面沙发上多了一个人。

    “书庆啊,你来了。”

    “市长,我刚得到消息……”

    “书庆哪,我已经明令过,其他人怎么议论我不管,当前太海有多少事等着我们去处理啊,我们可不能把时间耗在这种无聊的闲言碎语中,尤其是你。”

    刘书庆腹议道,现在人心不稳,有几个人干活,就连复印室打印机坏了两天都还没修,怎么处理正事?

    “市长,我这里正好有一件急件,您看?”

    “我不是说了吗?你找安远同志汇报就好了,不要事事汇总到我这里。”

    刘书庆完全蒙了,这安远是市委秘书长,找他汇报什么,什么时候党政混为一体了?难道说,刘市长已经完全跟郭书记……

    刘书庆不敢再往下想,连忙道:“是是,我马上去一号楼。”

    “嗯,小刘啊,以后工作方式方法还是要注意下。”

    “是是,我定当永记市长教诲。”

    刘书庆拿着文件正要往一号楼赶,却猛然想起,刘市长从来没称呼过他小刘,更没下过那么离谱的命令,难道有什么深意?

    安远?到底有何深意?啊,难道让我找安远市的市长庞海龙?刘书庆终于想起来,有一次去安远市,在酒席上,刘海云跟他开了一个玩笑,说道以后有难得靠庞海龙这个兄弟呢。他当时根本没当真,现在看来是这样的。天哪,如果真是那样,那市长他不是很危险?

    刘书庆想到此处,紧张地朝刘海云所在办公室的窗口看了看,果然看到他站在窗口朝他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这一点头,让刘书庆的毛都炸了起来,但他必究是跟了刘海云很长时间的贴身心腹,很快把自己的心神稳了下来,转身向一号楼走去之际,用手捊了三次头发。

    这是他跟刘海云特有的暗语,意思他完全明白。

    看到这个动作,站在窗口的刘海云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刘书庆去了一号楼,转了转,去了一趟卫生间就转了出来,躲在一个隐蔽处,拿出手机,给庞海龙打了过去。

    “请问哪位?”

    “您好,我是刘海云的秘书刘书庆,刘市长让我问您,上次您说要回访,不知道什么时候。”

    庞海龙何等人,马上知道刘海云可能要出事了,否则哪里轮得到一个小秘书打电话,他当即道:“你告诉他,我随时都可以,但我要吃太海金鲤鱼哦。”

    “是是,我马上传达。”

    打完电话,刘书庆马上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庞海龙肯定知道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他只要一字不漏地传达给刘海云就行,他们之间必然有切口,这个不用他操心,于是整了整衣领,大步地朝刘海云的办公室走去。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