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皇者与皇者
    走到后院的小屋,进了空荡荡的房间,推开一处厚重的墙壁,走进一条黑乎乎、湿漉漉的甬道,再次推开一面冰凉的墙,眼前是两栋灰沉沉的建筑,建筑中间悬挂了一把大型的绿灯,在灰蒙蒙的色调上添加了一层诡异的淡绿色,让人生不起任何激情来。www

    进了左侧建筑的三楼,漫长的楼道上只有一把淡蓝色的灯,闻不到任何气味,也听不到任何声响,她极力地放轻脚步,但还是十分清晰地听到自己沙沙地脚步声,终于走到最后一间,她发现自己的心脏还是跳得很快。

    举起一块黑色的电子感应器,轻轻朝着门禁按了一下,看似厚重的大门却是无声地开了起来,里面的光线极其微弱,大部分集中到了桌上一把小小的油灯上。

    油灯地下方坐了一名男子,看不出表情,如老僧入定一般。

    她轻轻地把帽子往后掀了掀,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过了好半天,她才冰凉道:“你还没突破到四阶。”

    眼前男人缓缓地睁开眼睛,冷笑道:“你以为这是买菜,钱给了菜就是你的。”

    “余平秋一个星期就从二阶突破到三阶,轻易地打败二十三号、三十二号、五十四号和五十五号。”

    “什么?!”这个男人闻言立即站了起来,但很快他又坐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声道:“这就对了。”

    “五号,余平秋之前告诉你什么!”

    “嘿嘿,知道你会读心术,但你也应该知道,进入我们内院,第一个训练的科目就是关闭神思,以防被你这类人所拷问而泄漏秘密。www”

    “他希望你尽快突破,最后再帮他一次。”

    “牛少芬,当初你还是我亲自面试进来的,对你的一举一动我了如指掌,想不到你进了内院,激发本能之后,性格变化如此之大,难道你一点都不念与余平秋的旧情了?”

    牛少芬不为所动,依然面无表情道:“他让我警告你,限你一个月内突破,现在已经过了十天,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直接转身而去,而后面的五号却是紧紧地握紧了拳头。

    ——

    左弓带着余平秋和樊枝花,走过一条幽暗的通道后,来到地底一处密室里。

    “我就不进去了。”左弓打开门后,在门外站着,显然,他要在外面把守。

    余平秋点了点头,率先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却各种设置不缺。大门的正对面是一台小型电视,电视中正播放着男女大战,电视的下首坐着一个打扮地相当整洁的年轻男子,他的耳朵上戴着耳机,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樊枝花乍看到画面,差点大叫起来,却想到自己戴着面巾,不禁又胆大了起来,暗中咬着嘴唇,盯着电视中的面画猛看了几下,然后迅速地扭头过去。

    余平秋暗暗好笑,轻轻地走到电视前,把耳机从插口中拔了出来,房间中顿时传来各种不堪的叫声,害得樊枝花赶紧走了出去。www

    拉过一把椅子,余平秋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笑道:“年轻人倒很有雅兴,只是单独一个人看,又装出这种正经的样子,很难不让人肃然起敬啊。”

    对面的年轻人把耳机摘了下来,也笑道:“平秋先生也是雅人,不请自来,是想与我同乐吗?”

    “你知道我?”

    “嗯,要不要连你的尺寸我也报一下?”

    “嘿,阮三行这小子不会是你哥吧?”

    “差不多,在京城我们都叫他阮三蛋。”

    “哦,愿闻其详。”

    “嘿嘿,你知道的,男人一般都是两个蛋,他却多了一个,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你猜?”

    还好余平秋没喝水,不然准会噎死不可。

    “司徒家都像你这样的?”

    “司徒家自然不能都像我这样,我是特批的,所以叫司徒允,那阮三行没告诉你?听他到处说,你是他的兄弟,一起扛过枪的战友,嘿嘿,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也扛一把?”

    余平秋笑了,论口舌之利,这个小子跟阮三行绝对有得一比,两个人性格倒有相似之处,只是这小子处处透着邪气,鬼心眼倒真不少。

    “我听说你打算赖着不走?”

    “这边好吃好住的,我干嘛走,再说了,你也不可能呆太海一辈子,你走后,太海总要我来收场吧,不然对你名声不好。”

    余平秋往后坐了坐,已经开始正视眼前这个对手了。

    “我要是不走呢?”

    “你的事我听说了。玩政治嘛,首先要学会妥协,你却不同,所以,你注定呆不会长久,往好的说,你是潜龙搁浅,往坏的说,你呆太海久了,上面不放心。”

    余平秋默不作声,不管有没有政治因素,他都不可能呆太海太久,他没那么多精力搞这种乌七八糟的事,之所以要介入地下势力,完全是出于自保。

    “平秋老弟,其实我们可以试着当朋友的,太海地下势力对我们而言就是玩玩而已,不必当真,我没别的特长,但看人是很准的,自从第一次看到你,我就想和你交朋友,只是让阮三行抢了一步先。”

    先不管司徒允的话里有多少诚意,但至少有一点,余平秋是愿意相信这个人的,就像阮三行,都是骨子里骄傲到不屑于说谎的主。

    “那我应该感到荣幸了?”

    “不。”司徒允正色道,“你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你永远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有价值。所以,那些能够跟你成为朋友的人应该感到荣幸。”

    “就因为价值?”

    “不然呢?你喜欢平庸,或者你喜欢一无是处的东西?”

    余平秋没有正面回答,却是站了起来道:“要委屈你在这里一段时间。”

    看到余平秋要走,司徒允也站起来道:“太海势力从来都是上层妥协的结果,你却是个例外,以你的性格,找上层妥协估计不可能,那么,还有一个办法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请说。”

    “太海势力平衡的一个重要支点是四阶。”司徒允轻声道。

    余平秋有些惊讶,司徒允应该不会在这种问题上打马虎眼,没必要,那么,太海的势力如果真的被保持在基因四阶,那说明,季国的高端战力绝对不可能在七阶,最多只会是六阶,甚至只有五阶,这个信息对他来说很重要。

    “谢谢。”余平秋认真道。

    “切,一句感谢可不够,改天请我去八十八层吧。”

    司徒允故意说得很大声,余平秋听了脸都黑了起来,外面樊枝花也是一脸娇怒,暗骂司徒允好色无耻,更是想着以后是不是让登天阁关闭八十八层的生意,彻底断了这种男人的龌蹉心理。

    余平秋一走出来,樊枝花就咬着他的耳朵道:“两位地下皇者相谈甚欢嘛,我怎么听到八十八层什么的,不知能不能告诉小女子下,是怎么个意思?”

    左弓还在一旁,余平秋可不想在外人面前过于亲昵,左手朝她的屁股轻轻捏了一下,转头就走。

    左弓却在后面紧随几步跟了上来,道:“阮三行刚才托人转达,希望见你一面。”

    “接他到办公室。”

    ——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