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党首归来
    临城监狱的事还是被郭锦山下了封口令,他一回到一号办公楼就立即召开了党委扩大会议,听取近段工作汇报后,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却提了另外一件事。闪舞小说网www

    “太海别苑本是国家给我们太海人民的一项荣耀,但有些人却是借这个荣耀当保护伞,甚至有些人把这个当犯罪窝点,这明显有违于国家的初衷,也不利于我太海的声誉,在此,我提议,重新对太海别苑进行分类梳理,严格把控标准,让一些不符合要求的出去,把一些符合要求的进来。大家务必齐心协力,把这个当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来抓,抓好抓实,抓出成效。这事还是归到宣传口这边,请甘部长牵头,各相关部门配合,如果人手不够,市委这边会再指派一部分力量过去协助。”

    郭锦山话里暴力成分居多,他是要一心孤行了。太海历史以来还没有人去打太海别苑的主意,更不要说暴力整顿了,这牵扯到太多层面的利益,包括在会议现场的诸多内阁成员,所以,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

    司空明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眼神斜瞄着郭锦山,充满了不屑,暗道,你是招术用尽了吧,想以这个来制约余平秋,恐怕是招术用老,不太管用呢。

    甘**有点幽怨地看了一眼郭锦山,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腻腻道:“诸位大哥大姐,老板已经发话了,小妹不才,希望大家都照顾些,免得我不小心办坏了事哦。”

    这种语调与如此严肃的政治场所格格不入,但大家都已经习已为常,只是她的话里明显地绵里藏针,让不少人在心里暗骂狐狸精、老**等。闪舞小说网www

    没人应和甘**的话语,显得相当冷场,郭锦山瞪了一眼组织部长赵单,那赵单吃此一瞪,精神立即抖擞起来,昂声道:“组织部这边会全力配合甘部长工作的,请郭书记放心。”

    众人又在心里大骂,这个事跟你组织部毛关系,不过大家都清楚,这两个部一直是郭锦山的一亩三分地,怎么耕是人家说了算。

    宣传部和组织部表态后,场面依然不见好转,郭锦山站了起来,脸色相当阴郁,一锤定音道:“会后,市委办将发文至各个相关部门,希望各级领导带头作为,此项工作将列为市委考核的一项重要内容!散会!”

    ……

    余平秋的出狱自然瞒不过太子党的耳目,当他走出临城监狱管辖范围后,早有二十部统一型号的越野车分成两列整齐地停在路边等着他。

    最前面站着一个蒙面白衣女子,余平秋一眼就看出是樊枝花乔扮,见她双肩颤抖,估计又是哭成泪人了,后面则是戴着铁面具的左弓,再后面就是两排黑衣太子党成员。

    看到这一幕,余平秋的情感神经又一次被触动了,他原以为自己孤身作战,想不到他们做得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还要执著,还要彻底,就凭这一点,他感谢这些大部分都不认识的太子党兄弟。

    当余平秋一步一步走近后,两排黑衣人集体九十度弯腰行礼道:“恭迎党首回家!”

    余平秋又朝前走了三步,两排黑衣人再次喊道:“恭迎党首回家!”

    又行三步,“恭迎党首回家!”再次响起,余平秋才走到了樊枝花面前,她的面巾已经完全湿透了,他一下子读懂了她眼里所有的思念和牵挂,让他忍不住想抱着她,好好的怜惜一番,只是这种场合,她都能克制,他自然不会去破坏。

    左弓拉开车门,余平秋先上去,樊枝花紧随而上,当左弓启动汽车的一刻,樊枝花立即扑到余平秋大腿上嚎嚎大哭,他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直到她哭够了之后,才把她拉了起来,用自己的袖子轻轻地帮她擦着眼泪,尽管在监狱里的衣服好多天没洗,很脏很臭,但她依然甜蜜地享受着这一切。

    “是我没用,让哥哥受苦了。”

    一听樊枝花这么说,余平秋心里更加难过,把她用力地抱在怀里,在她耳朵旁边轻轻道:“别这么说,是我没保护好你,以后绝不会让人再伤害你!”

    “我相信哥哥,但我也不会再给你当累赘了!”

    “你已经是我的累赘了,已经在我的心中紧紧的挂着了,我已经离不开这种被累赘的感觉。”

    “哥……”樊枝花又一次大哭起来,直到这一刻,她觉得,她为他做任何事情都值了。

    汽车平稳地开着,樊枝花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几天的不断劳累,此刻却是找到一个宣泄口,疲劳感一下子席卷而来,让她深深地睡在余平秋的胸怀中。

    左弓车子并没有往太海别苑方向开,而是驶向登天阁的地下室,余平秋没问,左弓主动解释道:“这是太子党的总部,在地下。”

    车队停好后,太子党成员立即散开到四周进行警卫,左弓则是取了一个箱子,在一个没有任何异样的地面上放好,打开箱子,按了一组密码后,地面开启一个通道,出现一排阶梯,左弓朝余平秋示意后,拿着箱子率先走了下去,余平秋则是抱起樊枝花跟了过去。

    阶梯不长,下面是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左弓按了一下按钮,上面的门立即关闭,同时,在房间中的一面打开了一个门,却是一部电梯。

    电梯下去一会儿才停了下来,估计有下去十来米。

    出了电梯,又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左弓从箱子中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东西递给余平秋,道:“这是地下所有场所的控制中枢,具备投影装置和红外触摸功能,已经经过初始化,你只要输入任意一种密码方式就能启用。

    “任意一种?”

    “任意。”

    余平秋来了兴趣,想了几种方法后,突然想到魂杀之刃,他心念一动,魂杀刃形成三只脚模样印到这个控制中枢上,虽然无形无影,那控制中枢却是一下子亮了起来,整个地下布局以立体形态投影了出来,很快他就选定一间作为自己的卧室,随手点了一下,墙壁上立即出现一道电梯门。

    左弓早已见识过,见怪不怪道:“这里所有的私人房间都是单向独立的,公共区域才有公用电梯,我试过,都很安全。”

    “嗯,大家都辛苦了,先休息下,有事明天再说。”

    余平秋抱着樊枝花进了独立的电梯,直接通往他新的住处。

    房间是新的,布置的比较典雅,更像高级宾馆,倒少了一点家的味道。

    轻轻把樊枝花放在床上,正想站起来时,樊枝花突然搂住他的脖子,满脸娇羞地问道:“你说话不算数。”

    余平秋一愣,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不禁有些心怯地问道:“能不能给个提示,这几天忙着修炼,估计脑子有些烧着了。”

    “哼,就知道你忘了,这事也是跟修炼有关的。”

    跟修炼有关?余平秋总共就没几次像样的修炼,从头到尾过了一遍,才想起来当时有说过进二阶要娶她的。

    “这个这个,我记起来了,要不我把岳父岳母接过来见证一下,我们拜堂成亲,你看怎么样?”

    “啊,好啊。”樊枝花一听心花怒放,不过,马上又低头娇声道,“我可没说要成亲,是说接岳父岳母的事,啊,你好讨厌,怎么没成亲就乱叫了……”

    余平秋却是不让她说完,把她顺势一推,就压了上去,直接封住了她的红唇,两人一阵舌战之后,他又把她拦腰抱起,边走边道:“帮我搓搓澡洗洗晦气,顺便聊聊人生的阴阳道义。”

    樊枝花用力地捶了捶他的胸膛,娇喘道:“你太坏了……”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