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政治不对称
    正常买卖都是高抬低还,如此一来二往逐渐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程度,买卖就能达成,谈判也一样,政治交易也是如此。闪舞小说网www

    郭锦山的政治规则就是这样,分成三层次,上等不讨价,中等不压价,下等不讲价。但余平秋是个特例,此人有足够的筹码,所以他愿意以中等对待,这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政治让步。

    但显然,郭锦山出的选择题并没有让余平秋满意,他只是笑了笑,平静道:“我不是政客,你有规矩,我有原则。我已经在你指定的场所,指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你的试验。”

    “年轻人,我之前说的很明白,你完成后才有资格来谈条件。”

    “郭大书记,不得不承认,先前你对我用对了方法,但同一方法不代表永久有效,比如现在,你孤身前来,却是不智啊。”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哦,郭书记是神吗?”

    “在太海我就是半神!”

    郭锦山似乎有些狂妄的语调并没让余平秋觉得好笑,相反,他仔细看了看郭锦山,发现并没有很强的修为后才放心下来,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做无用的争论。

    “郭书记,有些事情强求不得,万事留一线岂不更好?”余平秋漠然道。

    看着余平秋这种漠视的眼神,郭锦山心里有些没底,他也知道,顺着余平秋的台阶下,二人之间的矛盾就等于暂时揭过,可眼前的价值实在值得他犯点险。

    “你选择题还没做!”

    话到这里已经没了谈下去的必要,余平秋并不多言,身体一动就到了门口,随手一拳,房间的半面墙随之而倒,那门外四个三阶基因战士见状立即围了上来。www

    郭锦山在后面吃了一脸灰,他最后的火气终于暴发了起来,吼道:“余平秋越狱,就地擒拿,胆敢违抗立即格杀!”

    余平秋并不把郭锦山的话放在眼里,他也想试试现在的战力,这四个人正好拿来练手,所以,郭锦山的话一说完,他马上抢攻,朝最近的一个扑了上去。

    那四个人久经杀场,懂得诸多合击之术,很多都非常实用,余平秋以前的战斗经验自然不会输于任何一个人,无奈以前的神技过于强大,现在的身体根本使不出来,所以,他打起来完全没有章法,只是以高阶修为对这四人进行压制,并没有绝对的控制力。

    旁边的郭锦山可不这么看,见余平秋以一敌四居然平分秋色,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但久居高位带来的优越感,加上政治的赌徒本性,使得侥幸心理战胜了理性,他认为余平秋刚刚突破三阶,即使有符道修为叠加,也不可能同时战胜四个同阶。

    但显然,郭锦山错了,不说余平秋已经是三阶巅峰,即使只是三阶初期,利用魂杀之刃也可以对付同阶三四个了,他之所以现在保持对峙状态,只是在不断熟悉自己的力量,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而已。

    这四个三阶基因战士是见过余平秋给五号透露过四阶秘密的,如今又看到他这么快进入三阶,心中早已相信余平秋掌握了其他高级基因解锁的秘密,所以,每个人心中都打了小九九,不希望出全力,万一不小心杀了他,秘密就永远埋入地里,他们不怕用药物进阶,但怕永无希望进阶。www

    随之时间的延长,加上四个人的怠懈,余平秋越来越游刃有余,边打边开口道:“你们现在应该知道药物进阶与靠自身进阶的差距和弊端,这些我都有办法解决,你们不妨先冷静冷静,多些思考,或许对你们会更有帮助。”

    余平秋没有挑拨他们与郭锦山的关系,也没有进行任何利益承诺和利益诱导,只是以一种朋友的口吻进行了劝导,这完全是出于慎密的考虑,他知道,这些人肯定有把柄落在郭锦山手里,不能逼得太急,这样郭锦山也不会以此来压迫他们,这正是余平秋的高明之处,显然,他这一招化敌之法很有效果。

    余平秋这些完全为他们考虑的话立即暖进了他们的心窝里,他们的动作开始放缓了下来。

    郭锦山眼光何等毒辣,他早领教过余平秋攻心之术的厉害,一听余平秋这么说,赶紧喝道:“你们要记得,他是逃犯!”

    常人的本性就是对官府有一种天生的敬畏感,加上郭锦山的权威很重,这一记话狠狠地敲打在他们的心里,马上打消了一些念头,动作立即加快了起来。

    余平秋心中冷笑,说白了还是实力说话,他也不想多费口舌,响音不一定用重锤,这些人能听的自然听进去了,现在有必要再给他们上一堂课。

    他现在对魂杀之刃的使用方法早已滚瓜烂熟,所以,心念一动,手臂上的魂刃如一道脱线的恶鬼一般,无迹可寻又无孔不入杀向他们的灵魂深处,当四个人感觉异样时,心里同时升起一阵无比强烈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让他们的灵魂都感到了虚脱和无力,似乎灵魂都要马上消失一般,使得他们身体立即软化了下来,如一堆死肉般堆倒在地。

    这是余平秋熟悉魂杀之刃后精准运用的效果,他现在对灵魂灭与不灭的分寸可以把握的很到位,只是修为不够,还无法对三魂七魄选择性的击伤或灭杀,但仅仅只是这样,也足够威慑这些人了,估计以后连跟他对抗的勇气都没有。

    郭锦山离得不算远,自然也被涉及了一些,灵魂的震动导致了他心理防线出现了短暂缺口,人直直地站在原地,却是不能发自任何声音。

    余平秋满意地点了点头,朝郭锦山冷冷地看了一眼,肆无忌惮地朝监狱大门走去。

    ……

    太海党政办公大院三号楼中,司空明与阮三行正在悠闲地喝着茶,政委委副书记张道泉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然后把门掩上,又急匆匆地朝司空明走去,正要开口说话时,阮三行递了一杯茶水给他,示意他坐下。

    张道泉露了一个感激的眼神,等喝了一小口茶后,心情也平复了下来。

    “司书记,余平秋已经出来了。”

    “哦,嗯,让我猜猜。”

    司空明站了起来,略一思索,便笑道:“他这几天一直呆在临城监狱,所图甚大,身边更是高手如云,时间紧迫加上局势紧急,威逼是肯定的,至于利诱嘛,呵呵,不大可能,所以,余平秋是打出来的,不是被送出来的。”

    “司书记真是明察秋毫,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可能是利诱?”

    司空明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一旁的阮三行回答道:“这就是政治的不对称引起的。当一个人到达一定的高度时,就会与同等高度的人看齐,这也是人之常态,很少有人走路会老低着头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

    司空明道:“你不明白余平秋的价值,就不会明白其中的关键。他的错误在于,他明白余平秋的价值,但仍然以政治形式去解决,这是犯了政治不对称的毛病。他以为对等了,但扯上政治,就是不对称。”

    听了司空明的话后,张道泉略有所思,然后又提到:“司书记所言句句精辟,我天生愚笨,要回去再好好领会一番才行。另外,的确如书记所说的,余平秋是打出来的,他以一人之力击败四个三阶基因战士,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这个我到现在还是难以置信。”

    “你说,他刚进三阶,能轻松战胜四个三阶,这,这个,三行,你说怎么可能?”

    阮三行眉头也皱了皱,双手交叉,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慎重道:“司书记,这个余平秋我们还是低估了。”

    司空明马上明白阮三行这句话中的潜台词,余平秋价值越大,代表他们现在的这个联盟胜算更大,况且,如果他顺利接管太海,基因解锁课题就在落在他头上,到时能不能出成绩,还是要依赖余平秋,至于他的战力问题倒是小事了。

    “三行说的对,你们立即去安排,他肯定还有后招,我们要确保余平秋回归到法治层面上来。”

    (本章完)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