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郭锦山的阳谋
    太海别苑微微下起了小雨,给这个富贵小区添加了一层淡淡的雾纱,图增几分神秘,但对有些人而言,下雨却是烦恼的开始,也是迷茫的延续,樊枝花就是如此。

    自从知道余平秋莫名其妙的被关押之后,心情一直极度低沉,要不是左弓阻止,好几次她就要杀上临城监狱去。

    “我们现在到底有多少人手可以调用?我们不能再等了,多等一天,秋哥哥就多一分危险!”

    看着樊枝花日益憔悴的苍白面孔,与往日清人的神采完全无法等同,任是左弓心如钢铁,也不免有些心疼。

    “这次是郭锦山出的手,没那么简单,他所图何事,想必你也应该知道,只要余平秋手里有筹码,生命自然不会有危险,如果我们冒然劫狱,等于把把柄送到对方手中,万一你要是被擒住,你让余平秋如何自处?”

    左弓说的这些,樊枝花当然也知道,可是内心就是无法忍受这种煎熬。

    “再说,你还不了解余平秋吗?以他的才智,想法远比我们成熟,现在并不是武力解决的时候,最起码在摸清郭锦山底牌战力之前,我们不要妄动。”

    “哼,这次先饶了你,要是当天你现场搅局,或者由你出面承认杀人,秋哥哥也不至于如此!”

    左弓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却也不反驳,他并不怕死,但也不认同樊枝花的提法是个好主意。郭锦山的目标既然是余平秋,那任谁出来顶也没用,他还是会找机会把余平秋抓进去的,只要余平秋有顾忌就会有破绽。

    不过,该准备的工作还是要做,左弓也不想过多解释,转身走了出去,而樊枝花则是很快冷静下来,她叫了门外成员,吩咐几道命令后进了余平秋的房间,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实力已经在落后了,她要更加刻苦修炼才行。

    ……

    能够掌控庞大的太海势力,自然对自己的情绪控制也是大师级的,郭锦山并没有因为余平秋的事产生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即使要波动也是看有没有价值,所以,政治家更像影帝,他们随时随地要演好自己的不同本色,没有剧本,没有导演,只有自己。

    三天过后,郭锦山又一次来到关押余平秋的居所,与上次相比,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六名三阶基因战士护卫变成了四名。进来之后,郭锦山照样坐到原来的位置,慢吞吞地抽完一根烟后,对余平秋冷漠道:“我提一个条件,如果你办到了,我们再来谈谈其他的。”

    余平秋并不避开他的眼神,而是以一种特有的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他,虽不言语,但眼中嘲讽之意却是表露无遗。

    郭锦山很不喜欢他这种眼神,从来都是自己俯视别人,哪有让人这么俯视过,这是一种极端的挑衅!要是以往,这种挑衅早让他死好几回了,但郭锦山很清楚,余平秋身上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能够得到,对他顺利进入京都高层会有很大的帮助。

    而且,关键是,余平秋是个极端聪明的人,正是大家都是聪明人,就只能用聪明的方式,所以,即使明知道余平秋是有所顾忌才屈从他,郭锦山却不能用语言来威胁,这是一种很奥妙的平衡。

    “你在这里突破到三阶,时间一个星期。”

    余平秋眼中并没有多少波动,似乎对这种要求早有预料,或者是根本不把这个要求放在眼里,他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后讥笑道:“书记大人好强的信心,基因解锁犹如闲庭散步啊。”

    “别人我不知道,你却可以。”郭锦山说完转身就走,显然不想过多浪费时间。

    “对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牛主任,她对你也是很关心的。”临关门的一刻,郭锦山回头补了一句,人就消失在余平秋的视野当中。

    牛主任?牛少芬?余平秋几乎要淡忘了此人,却不曾想此刻又被人提起,让他禁不住想起那个用药强了他的丰韵女人,想起她那始终甜美的笑容,以及她那遗嘱式的请求,此时此刻,他说不上有什么心里波动,只是潜意识里松了一口气,知道她还活着,这就挺好。

    他刚要转身去卧室,门铃又响了起来,这次没有被人推门而入,余平秋只好亲自去开了门,果然,门口站的确是牛少芬,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少了几分神采,人变得更加冷漠些。

    两人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余平秋正想开个玩笑,牛少芬却道:“很高兴又见到你,余平秋。”语气很淡,听不出什么情感在里面。

    余平秋淡淡一笑,伸手示意,把牛少芬迎了进来,然后转身去倒了一杯水,她已经坐了下来,位置正好是郭锦山坐过的,此时正静静地看着余平秋把水放在她面前。

    余平秋照样坐在刚才自己坐的椅子上,却是不说任何一句话,他不想违心去开一些玩笑,更不会虚情地问一些她的近况,也不知道要问些什么,所以,气氛很快又沉静了下来。

    牛少芬优雅地端起杯子,轻轻地摇了几下杯子,像是喝红酒般把杯子轻轻举起,慢慢地放在她那红嫩的嘴唇上,然后缓缓地张开小嘴,深情地吸了一口,又把水杯放回到原处。

    “却是淡了。”

    余平秋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可他关注的却是她的动作,水她并没有入口,水杯的位置跟他原来放的位置一模一样,显示了她极高的掌握能力,而这个能力之前她可没有!更令他感到不解地是,她并没有基因解锁!

    “是不是很神奇?”牛少芬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一样的频率,一样的没有情感。

    余平秋却是背后一紧,她居然会读心术,正想关闭自己六识时,牛少芬又道:“你需要什么?”

    余平秋心道,我想知道你怎么了。

    牛少芬道:“只有五分钟,现在过去四分三十一秒。”

    余平秋心里暗骂了一句粗话,然后心中列了一大堆所需的材料,刚列完,那牛少芬就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朝门外走去,却是再也不看他一眼。

    余平秋心里比吃了一堆苍蝇还难受,这牛少芬肯定了遇到了什么际遇,而这个际遇肯定跟精神力有着直接的关系,否则不会这么怪异,只是她的性格到底是真变了还是假变了,如今看来却是比路人还路人。

    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现在可以肯定,他与牛少芬的事,估计包括他在太海的所有事情,郭锦山都一清二楚,今天派牛少芬过来,用意很明显,就是示威来了,用实际的例子告诉他,他郭锦山不但知道他的所有事情,也能把控跟他有关系的人!

    余平秋心中叹了一口气,自从心中许下守护樊枝花的诺言后,他就知道,他的内心已经有了破绽,已经有了漏洞,这一点想必郭锦山也很清楚。的确,现在樊枝花是他的软肋,他不想失去她,不想她有任何的伤害,他知道,他变了,不是以前那个高傲绝情不可一世的修道狂人,他现在只是一个略有些想法的平凡人而已。

    “我只是想过些平凡的生活,这么难吗?”

    余平秋悠悠道,而在隐藏的背后,郭锦山却是背着双手,对着监控屏幕默默回答道:“若你不在平凡中死去,便让你死的不平凡!”肃杀之意似乎让大屏幕都微微抖了一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