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二次进狱
    太海的党政办公场所并没有外界猜测的那样,与太海经济相匹配,相反,其建筑风格极为简朴,讲究实用和低调,既显庄严又有亲民感,据说是建国初建的,大多是三层楼,为的是体现一切为人民服务的理念,把政府的位置放得很低,而不是高高在上,让人觉得生畏。

    司空明的办公楼在整个党政大院的3号位置,这也是传统留下来的。一般党委居奇数,政府居偶然,寓意先阳后阴,阴阳和谐之意,暗指党政一体,不可分隔。

    阮三行走进司空明的办公室时,他正在接待一个客人,这种情况一般秘书是不需要避讳的。这位客人却不是别人,正是新提拔的司委副书记张道泉,聊得话题却是有关余平秋的事情,阮三行在一旁也听了大概。

    “书记,目前我掌握的有关信息就是这些,要是没有其他垂询的,那我先走了。”

    “嗯,辛苦张书记了。”

    “应该的,应该的。”张道泉约五十来岁,人比较矮小,但保养的倒不错,此时矮着身子向司空明低头道,顺便向阮三行递去一个善意的眼神。

    等张道泉走了一会儿,司空明才轻声道:“事情你都听了,三行啊,你提提看法。”

    阮三行看不出司空明的神态,但从这轻轻的语调中,他听出了一种无奈和不甘。

    按照张道泉的情报,余平秋第一时间被关进了太海临城监狱,这是重要犯人关的地方,据说是单独关押,倒没受过什么暴力执法。

    “司书记,余平秋的事我在现场也看到了。显然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案件,而且针对性很强,这个针对性我认为倒是对余平秋个人更强一些。就不知道书记您的意思是?”

    阮三行的意思很明显了,这次案件纯粹是余平秋个人,关键看司空明自己怎么看待余平秋,争与不争,救与不救纯粹看司空明自己的意思。

    “你这么匆忙过来找我,也只是为了这事?”

    “是的。”

    “这不像你的行事原则。”

    “我知道,但对余平秋这个人,我观感很好。”

    “其实,你找他会更好一些。”

    这句话诛心之意很明显,也点出了司空明心中的猜测。

    阮三行很清楚司空明话中所指,意思他和郭锦山的关系司空明一清二楚,而且这次事态的发生,很明显跟这位当家皇帝有关系,但这些都不能点破,二人都很默契。

    所以,二人陷入了沉思。这种沉思的过程就是一种等待的过程,也是一种抉择的过程,司空明在等阮三行的选择,而阮三行在考虑他自己的得失。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书记。其实,缘真道长是我师叔。”

    “啊?”司空明一改之前的神态,明显地被这个消息震得不轻。

    这个缘真道长就是之前给他指点的高人,就是这个人看出了自己被人下咒,也指明了余平秋可以救他,如果真是阮三行的师叔,那不是意谓着,这些是阮三行安排的?

    “阮老弟藏得可真深啊。”司空明站起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阮三行笑道:“司书记其实可以往好的地方想,自始至终我没有对书记不利,不是吗?”

    “你们既然看得出我的问题所在,应该也会解决,为何?”

    “呵呵,书记大人,按照我师叔的说法,一切皆有缘法。属下告辞了。”

    ……

    比起第一次进监狱的经历,这次算是高级了好多,路上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更没有受到什么审问,如此的不平常,只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个人估计很多人想到得,余平秋自然不例外。

    进了牢房,并没有想象的铁笼子,里面是一房一厅一卫的小型居室,除了没有任何的摆设外,倒像是到了一个宾馆里。

    余平秋进去不久,就有人送来饭菜,两荤一素一汤,不多,但总不是像犯人该有的享受,他肚子倒不饿,但身为凡体,自然需要这些五谷杂粮充饥,一会儿功夫,他就把菜全部吃完了,洗洗脸就准备进卧室休息一下,这时,外面铃声响了一下,他转身一看,首先进来六个表情冷峻的武装人员,他稍微一感应脸就变了,这六个人应该都像左弓级别的,换句话说,应该是六个三阶基因战士。

    紧接着,余平秋就看到了郭锦山那张脸笑眼不笑的官场面孔。

    余平秋自然不会下贱到主动打招呼,当然也不会无聊到去咆哮什么的,只是静静地站着。

    “坐吧。”郭锦山进来之后就朝客厅的主位上一坐,朝余平秋平静道。

    “有事?”

    余平秋不理不睬,谁也不是傻人,没外人在场表演给谁看。

    郭锦山也不以为意,淡淡道:“果然是京都国院高材生。”一句很没营养的话说完,他慢慢抽出一根烟,极其认真地抽完之后,才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要知道,在太海,任何一件比较出格的事都很难逃过我的眼睛。”

    要说余平秋有什么出格的事,无非就是他基因解锁太快了!而且千不该万不该又撞到郭锦山的枪口上!那生物研究院是什么地方,岂能如同儿戏让人随便进出的吗?况且又是这么出名的京都国院毕业生,怎么可能不让人起疑和关注。

    余平秋前后事情一想,他有今日也是必然,本想进去偷窥一下人家的基因解锁方法,不曾想反而让人来窥视自己,世事还真是难料的很。

    “书记心胸真是宽广。”余平秋笑笑道,“你这六名手下估计是你的全部身家了,虽然他们忠心耿耿,但如果他们知道不需要经过药物也能进阶到四阶的话,想必他们会很感兴趣吧。”

    余平秋话语一落,那六个人虽然掩藏的很好,但一个个眼光闪光已经暴露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郭锦山心中暗骂余平秋奸滑,但不得不佩服这个少年人的心机,他说的完全没错,任何一个武人都逃脱不了武功的诱惑,如果真让他策反了,那真会成为季国的笑柄。

    “你既是我太海生物研究院的人才,你与他们六个也算是同门了,既然你有此见识,知识自然应该共享,不如趁现在你们师兄弟都在,你提提你的想法,他们也好参详参详。”

    郭锦山这一席话轻飘飘地把余平秋刚才营造的优势全部打掉了。

    余平秋能说吗?自然不能,否则一下子恐怕又被这些人杀掉了,但适当透出一些却是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既然书记同意,那我不妨说上一二。”余平秋故意停顿了一下,那郭锦山脸色微变,显然也是害怕他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但话已经点破,又不好反对,只好任余平秋说下去。

    “你们六个有没有达到三阶巅峰的,请示意下。”

    余平秋这一问话极其犀利,一来可以掌握郭锦山的高端战力,二来也能把握一下这些人的心态,这对他以后的策略极为有用。

    郭锦山自然也明白这其中利害之处,只是他现在只能哑巴吃黄莲,如果他出言反对,说什么机密的事,余平秋完全可以借此发难,挑拨他们的关系,后果会更差。

    六个人停留了一会儿,果然还是有一个人点了点头。

    余平秋微微笑了起来,道:“人体基因解锁是一个伟大的发现,在初期发展阶段用药物激发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这两句话连郭锦山也是赞同的,所以他也想听听余平秋怎么说。

    “但是,不提远的事,就说前朝,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比我们现在强?你们或许认为是因为灵气稀缺和功法缺失的原因,也可能认为是科技高度发展懈怠了我们身体的进展,变成好脑子烂身体的原因吧。”

    这些人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身为武人,比任何人都渴望知道原因。

    “其实,这些原因都有,但有一点,古代能修炼的事,我们现在也能的,只是你们不知道方法罢了。比如,基因如何进阶到四阶,我就知道。”

    正常这个时候,应该由郭锦山问出下一句潜台词,但他不敢,他在赌余平秋乱说,可事实上他已经宁可信其有也不敢信其无了。只是他已经无法阻止,身在官场这么久,统驭过这么多人,他很清楚人类的私心有多么可怕,一旦掉进去,就永无回头的一天。

    所以,他现在很纠心,既后悔带这么多人,又后悔被余平秋绕进去,而且,可怕的是,他又提到三阶巅峰,如果这个人不能好好地引导和制约,反被余平秋利用的话,那真是赔大了。

    场面静地可怕,这六个人虽然高高在上,都确实都是生物研究院的产物,他们也害怕郭锦山的后手,现在又见他久久不吭声,这些人心中都认为郭锦山不想让他们知道,但巨大的机会在面前,任谁都无法拒绝,特别是一群只为利益而战的人。

    果然,没等多久,那个三阶巅峰的沙哑道:“请问什么方法?”

    郭锦山心中难免失望,他本来也想考量下这些属下的忠心,但显然没能达到效果。

    “请你附耳上来。”

    那人离余平秋很近,闻言果然上前一步,余平秋倒也不是故意诈他,轻轻地在他耳朵旁说道:“神道。”

    四阶基因解锁在神道穴,这个余平秋并没有骗他,这个时候骗他已经没有意义,而且他也坚信,如果没有相对应的炼体术相配合,要达到四阶基本上难上加难。

    众人的表情十分精彩,那五个没听到秘密的三阶基因战士恨不得杀了余平秋,而那个被告知的人则是一脸兴奋,以他的资质自然很快能判断出真假来。

    而郭锦山则是面无表情,今天这种情况已经是他输了一筹,好在只有一个人知道秘密,要挽回局面相对会简单些。

    “五号,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回去之后允许你闭关,若有成果,再分享出来。”

    余平秋听到五号时,眼神一变,暗想,这个人都已经三阶巅峰了,却只是五号,那前面几个人呢?

    他的眼神并没有逃过郭锦山的观察,见余平秋如此,嘴角不经意微微拉起,却是微不可查地得意一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