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又见命案
    余平秋跟其他人不熟,而且是阮三行请他过来的,自然跟他一组,那郭愣子性格比较怪,其他人也不喜欢和他一起,很自然地,他们三个人组成一组。

    号牌是郭愣子去领的,38号,工具则是弩机,这种弩机据说是固安制造集团暗地生产的,就是太海第二望族,江鹤家的,别看长度只有四十公分,杀伤力相当强,100米内可以穿透普通的钢板,丝毫不差于手枪的威力,而之所以选择这种弩机,说纯粹是为了好玩和刺激,如果用手枪狩猎,就少了很多乐趣。

    余平秋检查了一下,发现每台弩机配备60支弩箭,分装成三匣,他以前没玩过这个,试射了三支,发现非常好掌握,准度也挺高。

    刚射完,就有服务员把三支箭捡了过来,递给余平秋,他接过来一看,奇怪地看着阮三行,意思很明显,这是啥意思?

    阮三行指着那名服务员笑骂道:“瞧你们这素质,射出去的箭还要让客人自己装回去不成?叫宫飞出来,我问问他什么意思!”

    那名服务员赶紧把余平秋手中的三支箭拿回来,低头弯腰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刚才我看到这位客人在试射,如果不还给他,对他有些不公平。”

    余平秋有些不明白,阮三行笑道:“你倒有心了。余兄,这位服务员可以为你着想哦,你看,我们每人60支箭,你还没开始狩猎就已经射了三支,其他人可都没射,这无形中,你就少了三次机会啊。”

    余平秋一听,脸有些烫,他转头一看,哪有人像他这样试射的,显然他们都是老手呢,看来有些误解这位服务员了。

    “谢谢啊,刚才不好意思,没事,不用装了,少三次机会不要紧。”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倒让余平秋少了些难堪。

    三人出了寨子,一路上话并不多,就连平时爱开玩笑的阮三行都变得惜言起来,表情难得的凝重。

    余平秋有些不解,轻声问道:“阮兄很看重这什么狩猎?”

    阮三行转头轻笑道:“余兄有所不知,这可不是一般的狩猎,这其实是一次大的赌局呢。”

    “什么?”

    看余平秋不懂,郭愣子嘿嘿道:“阮三行太不爽利,我跟你说吧,这其实就是他们高层玩的利益再分配的游戏呢,我们是卒子。嘿嘿”

    余平秋并不傻,马上明白过来了,看来每届高层会议之后,都会指派代言人以狩猎的形式重新分配利益蛋糕呢。

    “呵呵,我初来乍到,不太懂,让两位见笑了,反正不管我代表谁,我都会尽力而为。”

    阮三行听后笑了笑,郭愣子则是楼着余平秋的肩头道:“兄弟,别太较真,玩玩而已。”

    很快,向导把他们三人带到指定区域后,就离开了。

    “娘的,听宫飞说这里面还有大型野生动物,连虎豹都有,我倒是很期待呢。”

    郭愣子舔了舔嘴唇,看他样子,巴不得立即来只老虎玩玩。

    三人走了一段,只发现几只小野鸡,郭愣子有点扫兴,道:“我们还是分开猎吧,不然到时猎物太少,会被那些王八蛋笑话死的。”

    阮三行朝余平秋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余平秋倒无所谓,三个人都自信自保有余,倒也不怕其他。

    余平秋道:“就依郭兄吧。”

    郭愣子嘿嘿两声,直接朝前面走去,阮三行抬手示意余平秋先请,余平秋也不客气,选择右侧方向。

    阮三行在后面看着余平秋身影消失后,举着右手,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才向左侧慢慢走去。

    余平秋并没有在意这次的狩猎,从参加高层宴会那天起,他就心中一直起疑,加上宴会之后,有心人把他的实力底线都泄露了出去,他就知道,有人对他开始动心思了。

    而跟他接触最频繁的就是这个阮三行。余平秋心中一直有个问号:阮三行为什么要一直接近自己?

    不要说余家已经埋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就算有人记起,如今这个时代,灵气极其稀少,符录一道对当代当权者而言,利用的价值也是极为有限,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所以,压根不会有人对余家感兴趣,更不要说余平秋了。而这个阮三行却对他却毫无敌意,甚至有些刻意结交,这让他很不理解。

    就像今天这场狩猎,如果不是阮三行相邀,谁会记得他这号人物。

    说到这个狩猎,余平秋又把前前后后的细节捋了一下,发现老有人不断找他麻烦,这个本来就很奇怪,而且每次麻烦的背后好像都能见到阮三行,这个阮三行到底起着什么作用?

    自从高层宴会那场比赛后,阮三行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如果真如他所猜测,这个人出身道宗的话,其意图就非常值得推敲了。

    要知道,道宗存在的历史相当久远,也相当隐蔽,实力自然也是相当可怕。单单凭阮三行的一手起手式就能轻松战胜基因一阶巅峰,可想而知,他们道宗功法是多么逆天。凭借逆天的实力,这世间的东西,还不是想要就要,想取就取,何必派一名弟子到世俗历练,完全没有必要,那只说明一点,这道宗要的东西恐怕不是单靠实力就能取得,估计需要一定的气运,而这气运的增加有好多方法,其中一种比较正派也是比较宏大的,那就是世间的国运加身。

    想到此处,余平秋又想起阮三行跟他说的“合法的掠夺”,难道这星官之说,真是涉及到个人的气运吗?如果星官之身真能增加气运,这个阮三行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星仕”,而自己还是个白身,一介小吏,如何让阮三行刮眼相待,他到底有何企图?

    看来,这星官之说不是空穴来风,定然有其不可知的秘密,余平秋暗想,找个时间一定要回去好好查查资料才行。

    至于今天的这个野营,余平秋提不起任何兴趣,在他看来,这种聚会除了那些没实力的想破脑袋想找机会攀交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外,估计真正对有权有势的人而言,这只是一场借助聚会的形式,重新划分下各自的利益分配罢了,而狩猎的比赛估计就是其中一种比较柔和的分配方式。

    前面不时地有一些小动物跑进跑出,余平秋瞄准了几次,都没射出去,突然,一声虎啸声从前方传来,他正暗自警惕,迅速地躲到一颗大树后面,但紧接是一声“啊”的恐叫声传来,他顿感不妙,心想,估计有人遇到麻烦了。

    这片树林也不是太大,那人这一声吼想来也有很多人听到了,余平秋倒也不着急,举着弩弓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慢慢走去。

    路上果然遇到好几个人,只是余平秋并不熟识,而且那些人显然没他这么慢吞吞,个个火急火燎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人多么古道热肠,余平秋却是明白怎么回事,想来跟郭愣子一个心思,冲着虎啸去的。

    走了一段路程后,远远地就瞧见前方站了一堆人,个个在指指点点争论不休,越是近前时,余平秋这才听得大概。

    “这牛八怎么就死了啊,明明是遇到老虎,怎么身上会有箭?”

    “你傻啊,肯定是匆忙射箭时被虎爪一拍,箭射到自个身上去了。”

    “但这也太倒霉了吧,那么碰巧就射到心窝了?”

    “唉,你不知道,人要是倒霉喝水都能出事,前几天我刷牙一下,牙齿掉了两颗,你说……”

    牛八?那个对自己无礼被阮三行打了一巴掌的那个?如果真是他,恐怕就不是凑巧的事了,该不会又是谁设局害我?

    “那三支箭!”余平秋前后一想,自己到这个狩猎场唯一的破绽就是那三支箭,别是人家又拿去利用了?想到这里,一股无形的杀意顿时弥漫在他的胸间。

    所谓事不过三,这些人是把他往死里整,真当他没有底线了!

    过了一会儿,宫飞带了一批特警过来,那些人训练有素,分工明确,有些查验尸体,有些做记录,有些则询问知情者。

    很快,一名带头特警打了个手势,一名工作人员马上提了一个工作箱过来。

    “各位,今天出了这个事大家也看到了,实在是,唉。”宫飞站在人群中间道,“刚才这位警官的意思是,在受害者的箭上发现了另外一个指纹,所以,麻烦大家配合采集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宫少,什么意思,我可是一直跟着你的,也要采指纹啊。”

    “就是就是,我也有人证的……”

    “都闭嘴,现在是命案现场,全权由我负责,我说了算。从你开始,每个人排好队,逐一采集,要是谁不愿意,就当那把箭上的指纹他认领了,有谁还有意见?很好,既然没有,现在开始!”

    那名戴着钢盔包着脸的带头特警一阵凶巴巴的训示之后,场中再无其他杂音,虽然个个心中不爽,却也不想无辜被牵扯进去。

    到了这个时候,余平秋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杀牛八就是为了嫁祸给他。他快速朝四周找了找,发现阮三行就在不远处,见他看过来,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再摇了摇头。

    意思是,阮三行也是和他一样的观点,摇头则是让他先别冲动。

    余平秋心中急转,解释是不可能的,让司空明帮忙也来不及,况且不一定有用,直接逃走也不理智,后续还会很麻烦,到底要怎么办?就这样束手就缚吗?

    想到这里,他心中无比的憋屈,如此一而三地生死被人玩弄于手掌之上却又无可奈何,比死了还难受。

    轮不到余平秋多想,采集指纹就到他这边了,当他抬起手时,特意朝四周迅速看了过去,各人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也略微有数。

    知道结果用不了多久就能出来,余平秋越发冷静了下来,设这个局环环相扣,自然是为了证据,证据越充分,司空明越是无能为力,这是高层早有对策。

    只是弄这么麻烦搞他,而不是就地格杀,看来设局之人是看中他的某些东西了。

    想到这里,余平秋决定陪他们玩玩,看看到底是谁。

    结果比所有人想象的还快很多,那名特警头目走到人群中,用手逐一点了四个人,然后道:“这四个指纹相似度最高,我们要带回去二次排查,其他无关之人立即退出我的视野,避免产生误会!立即执行!”

    余平秋心中冷笑,指纹都不认真校验,又胡乱指了三人,欲盖弥彰之手段让人叹止,果然是想当裱子又立牌坊,一点都不像他那个世界爽快,看来繁华之下,也是一片腌臜。

    余平秋静静地站在那边,任由特警野蛮地给他套上手铐并把他推进了警车,其他三人则个个吵闹不休,大喊冤枉,相比之下,好像真是无辜一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