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野营
    宴会的事还是以不种的版本,不同的形式传播了出去,成为太海市人人聊天的谈资。

    “知道吗?太海市高富帅排行榜出台了。”

    “那算什么,我这里有白富美榜单呢。”

    “真的?换换呗。”

    “你们真土,现在谁看那些。”

    “那看什么?”

    “太海才俊榜啊,土!”

    ……

    余平秋不经意之间也成了别人的谈资,外界所传的太海才俊榜上正好有他的名字,他排在二十七名。

    “余平秋,年十六,太溪人士,符箓紫阶,基因二阶,兵器未知,综合战力三阶,积分6分,排名二十七。”

    余平秋往下看,找到阮三行,介绍如下:“阮三行,年二十四,京城人士,兵器未知,战力未知,积分九分,排名十八名。”

    “方少龙,太海世家方家人,基因一阶,兵器长枪,综合战力二阶,积分十二分,排名十五名。”

    这个方少龙败给阮三行,居然排名比他还前面,可见那积分排名有多扯蛋,本来不想看,不过出于好奇,余平秋还是留意到排名第一那了了几个字:“赤墨,积分六十分,排名第一。”

    没有任何介绍,只有名字,而这个名字据说可以是自己起,换句话说,连名字可能都是假的,这就是第一名另外的一种特权。

    余平秋把太海才俊榜扔到一边,饶有兴趣地拿起另一个榜单,正是太海最新的白富美榜,本来只是想消遣下,不料却在第三行看到樊枝花的名字。

    “樊枝花,樊家之女,肌肤胜雪,皮如凝脂,脸若明月,唇似樱桃,无世俗之媚,清新脱俗,如仙女临世,清冽不可冒犯,此为太海白富美之三,太海玫瑰也。”

    余平秋用力一拍,把桌子击得粉碎。

    “真是岂有此理!”

    “出了什么事了?”樊枝花穿着睡袍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

    “到底什么让你把桌子都拍坏了,不用钱啊。”

    樊枝花不待余平秋解释,坐在他旁边随手拿起榜单看了起来,边看边笑。

    “我倒以为什么事,排名二十七名挺好啊,干嘛生气。”

    “你看看这份。”

    樊枝花看罢又笑了起来,“还别说,把我排名第三,我也挺生气呢。”

    这时,余平秋也冷静了起来。

    “怎么感觉这榜单有点像捧杀,你看,我的信息介绍的很完整,而其他大部分都很含糊,而你也被列入,你都很少出门,怎么会有这种事。”

    “看来,你这个小吏已经引起那些星官不爽了,有人想要从你身上做文章呢。”

    樊枝花也是聪慧之人,刚才那样说只是为了让余平秋冷静,有人把她像花一样摆出来让世人观赏,她岂能罢休,心中早已杀气腾腾了,此时说这番话自然含着一股冰冷。

    “看来这官场真如百姓说的,万官皆下品,只有星官高。”

    “哼,万般皆下品,唯有实力高才对。星官不过是一件外衣,哪有自身实力重要。”

    余平秋一听,心中怒火顿时烟消云散,把樊枝花顺势一拉,亲了两口道:“没错,倒是我着相了,还是娘子看得透。”

    “你气是消了,倒是我现在胸闷的很。”

    余平秋笑嘻嘻地把手伸进她的睡袍中,肆意地玩着那双挺拔双峰上的突起,问道:“好些了吗?”

    “没呢,还差一点。”

    “哪点?”

    余平秋正要继续,大厅的边角传来一声娇喝:“少爷!”吓得他赶紧把手伸出来。

    “我说小甜,下次能不能不要那么大声,会吓死人的。”

    小甜气鼓鼓地走过来,对着樊枝花故意挺了挺胸,然后把一封请帖递给余平秋,道:“给你的,那个小三的。”

    “哪个小三?”

    余平秋拆开一看,却是阮三行的请帖,提到说下午有野营活动,这也是太海高峰论坛后,半官方组织的青年聚会,算是比较上台次的活动。

    “你看看,阮三行都被叫成小三了……”

    樊枝花没听余平秋讲完就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小甜的胸部看了两眼,转身朝楼上去了。

    “胆小鬼。”

    余平秋被樊枝花这句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是说他还是说小甜。

    “少爷,我不舒服,要请假。”

    “啊,你生病了吗?”

    “我胸闷的很……”

    余平秋赶紧起来,飞快地上楼换衣服去。

    野营的地点被安排在郊外,那边有一大片人造林,据说是某私人产业,平常不对外开放的,专门用来接待和游玩,有点像古代皇家林场,里面也养了许多动物,可以狩猎。

    这次余平秋开的是一部改装车。上次那部车被人炸坏之后,樊枝花就特别上心,让人特意改装了两部,据测试,是可以防止大部分轻型弹类武器射击的,平常出行是没任何危险。

    到了约定地点,阮三行和那个郭断河郭愣子已经在门口等了,这让余平秋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余平秋刚下车,那郭愣子就大步走了过来,围着车转了一圈,毫无征兆地把车门挥出一拳,那车哪里经得起基因二阶的力道,在地上翻了几翻才停下。

    那郭愣子兴奋地跑过去,把倒地的车翻了起来,又绕了车一圈,口中啧啧道:“娘的,这也太牛了吧。”

    余平秋这才醒悟过来,对阮三行哭笑不得道:“还真是愣的让人惊喜。”

    阮三行见怪不怪,看着远处地郭愣子道:“这一拳打在车上总比身上好,他应该认可你了。”

    “谢谢。”

    不管怎么说,阮三行的善意总要领情一下。

    “我说余老弟,哪天你改一辆给我,这车牛逼。”

    这个要求好像很无理,但余平秋知道,以郭愣子的身份,什么车搞不到,他哪里会去占别人这个便宜,只能说明,这个郭愣子正以他特有的方式接受了余平秋。

    “择日不如撞日,这部车既然被郭兄赐名牛逼,那就是它的福分了,如果郭兄不嫌弃,就暂时代步下,哪天有更好地我再送一部到府上。”

    “哈哈哈,余老弟爽快。”

    余平秋把钥匙一扔,那郭愣子随手一接直接塞进口袋。

    “走吧,人可能都到齐了。”阮三行跟门卫打声招呼,率先进入这片私人林场。

    林场的树都很大棵,余平秋几乎认为是进了原始森林,里面环境幽深而寂静,时而传来几声鸟叫,让人碜得慌。

    三人行了一公里左右,才见到一片木寨子,这应该就是这次聚会的场所了。

    进了寨子,里面果然有很多人,扎堆扎堆地各自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圈子。

    郭愣子和阮三行都是太海权力圈里的名人了,一进去几乎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就差你们两个大人物了。来来,中间的位置给你们留着呢。”

    一个戴着眼镜,略显文弱的青年人快步迎了过来,自动把余平秋过滤掉。

    “宫少,你四个眼睛还不够看啊,我旁边这个老弟入不了你的法眼吗?”

    郭愣子这个话挑得太过明显,可以说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个叫宫飞,宫家二少,是这次的组织者之一。”阮三行向余平秋快速解释道。

    原来是宫家,难怪了,宫家不但是太海第四望族,当代家主宫山的弟弟宫水还是太海常务副市长,这在太海是特例,听说是因为京城有强力靠山才这样。

    宫飞闻言马上笑道:“瞧我这眼光,原来是平秋先生啊。”

    此处提先生二字可是一点敬意都没有,暗指符箓是杂技,不入眼呢。

    余平秋面带微笑,不以为意,点了点头算了打了招呼。

    当事人没说什么,却惹得后面一个人不爽:“什么狗屎先生,宫少抬举却不知礼数,我呸!”

    “这人又是谁?”

    阮三行没有答话,而是面无表情地走到那人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冷冷道:“我教你什么是礼数!”

    这一巴掌打得响亮,旁边立马一静,接着议论纷纷起来。

    “这朱八是猪脑袋啊,也不看看那个余平秋是谁带来的。”

    “是啊,等着看好戏吧。”

    ……

    朱八也蒙掉了,他不敢发怒,只是很委屈地看向宫飞。

    宫飞也有些窝火,一来恨朱八脑子进水,二恼阮三行太不给面子,但他知道,今天这事是自己不地道在先,早知道不要听韩少波怂恿要给余平秋难堪了。

    “郭兄,阮兄,余兄,这边请。”

    宫飞不理这些插曲,直接把三人带到指定的位置。

    “各位,受长辈们的委派,今天由我牵头,负责今天的安排。今天的行程有三个,一是狩猎,二是烧烤,三是舞会。回头会分发一些狩猎工具,请大家自行分好队,原则上需要三个人以上一队。大家分好队之后,请到办公室领取号牌和工具。祝大家玩得开心。”

    宫飞简短介绍之后就回办公室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