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七星术
    擂台上的平凡女子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余平秋,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只是眼光越来越亮,心中战意更浓。

    “余平秋?”

    余平秋一愣,随即一笑,玩味道:“甘部长不会把我的照片给你看吧?”

    “我叫诸葛美艳,听过你,今日特来求教。”

    诸葛家族多以阵法立世,对符箓也有涉猎,这倒不足为奇,只是诸葛家族一直隐世,这小姑娘与他素未谋面,何来这么浓的战意?

    余平秋轻轻抬起右手,在空中快速的掐着各种手诀,瞬间一道紫色的符箓出现在他手里。

    “紫阶?”

    诸葛美艳一点也不惊讶,双手向地下一按,余平秋顿时感到周围粘稠起来,擂台上的灵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散灵阵?”

    “余公子好眼力。”

    余平秋有些怜悯又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的单纯小姑娘,心里暗骂政治的肮脏,也骂诸葛家族长辈的昏庸,一个涉世未深的天才小女孩这样卷进政治真的好吗?

    心里骂归骂,余平秋可不想多浪费时间,谁知道诸葛家暗藏多少厉害手段,他向前一跨,闪电般向诸葛美艳扑去,同时把手中的镇山符挥了出去。

    诸葛美艳一愣,对于余平秋的速度感到很吃惊,但仅此而已,她并没有任何慌乱,身材轻轻一跃,向左侧飘了过去,右手向地下用力一按,擂台中的空间瞬间扭曲,余平秋的镇山符失去准头,呼呼地向台下飞去,瞬间消失。

    “空间阵法!”

    不但余平秋吃惊不小,连萧胜勇也为之动容。

    “我倒小看诸葛家的手段了!”

    余平秋正想着要不要趁机装出不敌的样子,岂料那诸葛美艳速度也相当快,在躲避他的镇山符后,一把黑剑极其突兀地出现在他的右侧方,以相当叼钻的角度由下向上刺来。

    这一突来的情况让余平秋有些出乎意外,不得不让他使出基因二阶巅峰的速度来,急急地躲了开去。

    “还真是不择手段!”余平秋心里很是气恼,现在看来,要是稍微不认真,就要死在这个诸葛美艳的剑下了,也不知道这个小妞修行什么功法,不但阵法了得,手上功夫也不差。

    不待余平秋多想,那把黑剑再一次向他攻了过来,他又急急地向一旁闪去,如此反复,任是体力再好,也让他有些狼狈,这就是光有功力没有功法的毛病,他进阶不久,又没有系统地学过相应的技击之法,这样乱用力气的后果就是力气越来越少。

    此时,任谁都能看出来形势对余平秋不利,虽说赛前已规定不能杀人,但谁也不敢保证这个诸葛美艳会不会狠下杀手,余平秋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万一装作不敌让她宰了岂不是比什么都冤,他不再保留实力,右臂一振,一道黑色的刀刃无视空间阵法直接向诸葛美艳攻去,她急忙招回黑剑,却根本无法阻止分毫,眼睁睁看着那道黑影钻入自己体内,顿时,一股无比恐惧的冰冷感从灵魂深处冒出来,那道黑色的刀刃犹如残酷的死神般,正无情地分割着她的灵魂。

    “不!”极度的惊恐让诸葛美艳不由自主地大喊出声,余平秋知道在这个场合不能狠下杀手,心念一动,魂杀刃就收回到他的右臂上。

    诸葛美艳像被抽去全身气力一般,黑刃离体的一刻,她便浑身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萧胜勇作为一方司令,武力值自不必说,眼光更是有的,这道黑刃出现的瞬间,他的灵魂也多少受点波及,让他对余平秋有一分忌惮,让他不禁联想了起来,暗道,能与阮三行称兄道弟的果然都不一般,以后最好不轻易招惹。

    “怎么样,还能战吗?”萧胜勇道。

    两三个呼吸后,诸葛美艳慢慢地站了起来,尽管灵魂被震动产生的后遗症还在,但力气已经恢复了两三成。

    余平秋毫无表情地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诸葛美艳,心里早已经恢复了平静,他也不想以后与这个女子有什么交集,这只是人生旅程中的一片剪影罢了。

    眼看她的身影就要擦肩而过,诸葛美艳却突然在他的身侧停了下来,轻声道:“你居然会七星术,保重。”

    “什么?”

    余平秋一头雾水,难道他自己命名的魂杀刃,那把能杀人灵魂的黑刀就是诸葛美艳说的什么“七星术”,那到底什么是“七星术”?

    “余平秋胜!”

    听到萧胜勇宣布结果,余平秋才从回过神来,而诸葛美艳已经不知所踪,有关“七星术”的事情估计只能自己慢慢打听了。

    余平秋朝萧胜勇行了一礼,正要下去,这时,一个身材雄壮,皮肤黝黑的,理着光头的男子正堵在他面前。

    “小子,我看你也只能打打女人,哈哈,敢不敢跟你郭爷过上两招?”

    “我要是不敢呢?”

    “那也行,叫上两声郭爷爷,或磕个响头就算过,我不跟你计较。”

    余平秋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狂妄地少年人,发现居然是基因二阶巅峰,难怪口气如此之大。

    萧胜勇这时走了过来,笑道:“小郭子,别在这里逞口舌之勇,你舅舅还在那边看着呢。”

    那郭小子转头朝主桌上看了看,不以为意道:“我舅舅才不管这个呢。”

    “你舅舅底下多能人,你不怕?”

    听萧胜勇这么一说,郭小子倒有些犹豫了起来,小声哼道:“哼,他就是当书记才厉害的。”

    余平秋心里一紧,虽然不知道萧胜勇的善意从何而来,但还是领情了,这一位爷原来是郭锦山的外甥,如果不知道的情况下,伤了他岂不麻烦不断?

    “萧司令,我累了,要不这局我认输吧。”

    余平秋这么一说,萧胜勇立马感到要坏事,这郭锦山的外甥叫郭断河,外号郭愣子,最是瞧不起怂的,越怂的人他越不放过,硬气一点倒反而效果更好。

    “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来来来,我让你三招,你要是能挡住我一击,我叫你爷爷!”

    萧胜勇对余平秋的实力是有深刻认识的,并且有几分忌惮,能结点善缘自然最好,但这个郭愣子确实拿他没办法。

    正头痛的时候,阮三行在擂台下大声叫道:“小郭子,你舅舅喊你回去吃饭!”

    “哈……”这一高音引得满场爆笑。

    “好你个小三横,敢取笑我,接我一拳!”

    看郭断河真打过来,阮三行也不避让,轻轻一推一拉,把他的力气化了一干二净。

    “真没意思。我说小三横,他是你朋友不成?”

    阮三行朝余平秋招了招手,介绍道:“这是我兄弟,一起打过炮的兄弟,余平秋。”

    “切!软蛋!”

    “我说小郭子,不是我说你,你真不是他对手,别不服气,我都不一定能打赢他,也就是在外貌上赢那么一丁点呢。”

    “哼,改天找你算帐。走喽。”

    郭断河走后,阮三行搂着余平秋的肩膀道:“走吧,我们喝酒去!”

    二人就这样目无旁鹜地朝边角的桌子走去,一个晚上就真的你来我往地喝起了酒,直到宴会结束才作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