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棋子之战
    萧胜勇离了主桌,在宴会厅的中间位置站定,洪声道:“既然郭书记让我来负责,那我就直言了。众所皆知,文以治国,武以安邦,我们太海军区要守卫国家的八千里海域的安全,离不开武力的保驾护航,离不开你们年轻一代的积极参与。现在,请拿出你们年轻人的壮志与豪情,用男人的方式来证明,你们是男人,是行的!”

    萧胜勇这一番话很具有鼓动性,很多世家的年轻子弟听了都是热血,正卯足劲想在这些大佬前表演一二。

    “规则很简单,实行积分制,每个人原始积分是三分,把你的对手扁到认输或起不来就算赢,但不能打死了,最后他的所有积分就是你的。”

    这条毫无规则的比武方式显然正是各大家族子弟所喜欢的,一个个头颅高高昂起,极具挑衅地寻找着往日与自己有过节的对手,似乎就用一个眼神就想把对方灭在脚下一般。

    很快,不用萧胜勇吩咐,他手下的兵就从外面搬来各种钢材,不到两分钟就在大厅的中央位置搭起了一个金属擂台。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上去玩玩?”

    阮三行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摸了上来,对余平秋悄悄道。

    “嘿嘿,没兴趣。”

    “是不是男人啊。”

    “那你上?”

    “好啊,先上先划算呢,告诉你,先上去的一般都是功夫比较差的,我上去先赢几个,积分到一定程度,我就赶紧走人,说不定到最后,凭这些积分还能拿个名次呢。”

    “哦,你能想到,其他人想不到?再说,后面有人挑战你,你还不是要应战,你能保证每场必胜?”

    “哈哈,我干嘛应战,赢差不多就撤,傻子才在上面应战呢。”

    余平秋有点无语,这还是太海三把手的首席秘书吗?一点尊严不讲,也不怕他的老板生气。

    “谁先上来?”萧胜勇轻轻一跃就登上了擂台,显然,他要亲自担当裁判。

    “我!”阮三行很突兀地站起来高呼道。

    余平秋原以为阮三行是开玩笑,想不到他来真的。

    司空明脸上倒没有任何惊讶之色,反而是一脸含笑地点了点头,旁边的郭锦山笑道:“空明啊,你手下这员大将,行不行啊?”

    “啊,郭书记为难我了,男人行不行还真的只有他自个儿知道。”

    一听司空明这么一说,主桌上的当权男人们都纷纷大笑起来,只有一个女领导不曾发笑,众人都觉察到了,郭锦山笑问:“部长,你怎么看?”

    这个部长姓甘,是宣传部长,是班子里唯一的一名年轻女内阁成员,只见她一本正经道:“回书记的话,其他男人行不行我也知道。”

    众人一听,集体一愣,接着是更为大声的发笑,把很多人笑得都趴在桌子上。

    郭锦山笑罢,指了指甘,道:“果然是宣传口的,口摸得很透啊。我们先不说,先看看,这个阮三行行不行。”

    余平秋从没见过阮三行动过武,知道也无法判断他的武力值高不高。如果按照现在的炼气和炼体来分,还真看不出阮三行属于哪个体系。

    阮三行慢悠悠地走向擂台,一路过去,很多人都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断地向众人招手,好像他已经是冠军似的。

    “这个阮三行,未胜一场,倒是提前享受到胜利的滋味了。”

    郭锦山看得颇有兴致,举杯与众内阁成员干了一杯,一旁的刘海云淡淡一笑,虽然看不出怎么想,但明显让人感觉对阮三行有些冷淡。

    有人喜欢自然有人不喜欢,阮三行交朋友是有一套,但不代表他能通吃,他刚一上擂台,就有一个身材十分魁梧的年轻男人跟着上去了。

    郭锦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刘海云,并未言语,而甘笑嘻嘻道:“市长大人,这个江锋可真是雄壮啊,一看就应该很行的,要不要介绍给小妹认识下啊。”

    刘海云眯着眼睛,嘿嘿笑了两下,道:“瞧妹子说的,江锋是江鹤的儿子,你得问他呀。”

    “啊,看来坊间传闻不可信。”

    郭锦山身子往前一凑,问道:“甘部长说说看,什么传闻啊,我倒是好奇的很,刘市长不会见怪吧。”

    “甘部长尽管说,我也想听听呢。”

    甘笑了笑,又装作一本正经道:“坊间传言,说这个江锋是市长您的孙子呢。”

    “啊,这恐怕是谣传吧,我看市长的年龄比江鹤还小……”组织部长赵单话刚一出,立马刹住,赶紧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口,让人感觉他好像无意言之一样。

    连续被两个部长挤兑,换成其他人,估计早就翻脸了,这是典型的以下犯上,但刘海云涵养极好,无愧于谦谦君子之称,淡淡一笑,举杯向赵单示意,道:“感谢赵部长为我解惑。”

    主桌上的其他内阁成员不敢随意参和,头纷纷扭向擂台,个个装聋作哑。

    与江锋的魁梧相比,阮三行身板显得有些单薄,只是他那懒散地样子,不丁不八地站在擂台一边,让人看了别人一番感觉,而余平秋则是眼睛一眯,他总算看出一点门道出来,这个阮三行恐怕是真有两下子。

    江锋作为太海第二望族江家族长的三子,接受的教育自然都是最好的,他习武的风格是来自军队体系,但不是本队,据说得到国外某发达国家某特种部队某教练的专门训练,战力相当惊人。

    余平秋现在的水平自然能轻易看出江锋目前的水平是无限接近基因一阶战士,至于为什么不突破到基因一阶,恐怕不是江家弄不到基因药,而是他们想以武力解锁基因,看来这些望族没一个是省油地灯。

    台上二人对峙了一会,江锋率先出手,只见他身材一跃,犹如猛虎下山,气势惊人,部队那种干练直接的风格体现的淋漓尽致,紧接着,他的右拳闪电般向阮三行的脸部挥去,快、准、狠,把军人那种杀伐决断、一往无前的作战方式直白平铺地展现在众人面前。

    就在众人为阮三行暗捏一把汗的时候,他的右腿朝后退了一步,然后又朝进了一步,右手迅速地拍在江锋的手关节,动作犹如闲庭散步,却效果却是极其惊人,那江锋被这么轻轻一拍,像触电似地反弹回去,身材更是退后两步。

    在很多人还未看出名堂时,阮三行又极速地向前跨出三步,在江锋的胸前拍了三下,那江锋就应声而倒。

    余平秋极其震惊,很多人看不出来,他却看得一清二楚,阮三行的三拍其实是先用食指弹击,然后用四指反拔,再是拳背重击,动作行云流水,看不出任何炼气或炼体的痕迹,这哪能不让人吃惊,就好比如一个完全不会武的人把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打倒一样。

    萧胜勇的眼界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阮三行的出手显然也让他一下子无法接受,但他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眼神从震惊变成惊恐,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余平秋捕捉到了。

    “阮三行胜!”

    萧胜勇宣布完,朝阮三行点了点头,那江锋倒地之后一会儿就起来了,他也有自知之明,眼神没有不甘之色,反而多了一丝不服输的倔劲。

    阮三行的轻松战胜引爆了下面众多年轻少男的热血,那些本来对自己没信心的,见到这场看似以弱胜强的现实案例,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大声鼓噪起来,既为阮三行喝彩,也为自己打气。

    而主桌的大佬们却是不发一声,没有人作任何点评,这与比赛之前的调侃形成强烈的反差。

    “下一场。”

    萧胜勇话语刚落,底下就有三五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但相互看了一下,就很有默契地让出一个人来。此人身材也是五大三粗,显得孔武有力,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留着寸发,那根根头须就像钢针一样立在他头上,很有攻击性。

    余平秋一瞧,发现居然是个基因一阶,战力很强。

    “这个是哪家子弟啊。”郭锦山指了指。

    “这个我倒是知道,这是方雷家的孩子,叫方少龙,一直在国外。”

    刘海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方雷是太海第五大望族方家的族长,这个家族也是与刘海云交往密切,所以,刘海云才会主动开口,避免又落人口实,免得让人说自己不厚道,连派两人与司空明的爱将阮三行作对。尽管世人都认为他跟司空明在竞争太海第一把手,但在面子上不好做得太明显,不然吃相太难看。

    “挺好。”

    郭锦山随意说了一句,眼睛却是开始认真地盯起下面的比赛,尽管对他而言只是棋子之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