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高门盛宴
    太海市三年一次的高峰论坛之所以受到每个人的重视,是因为这个论坛的举办历史源于开国之初,有固定的模式和特定的意义,参加的人只限于政军商三界,政界二十八人,军界九人,商界三十二人,从未改变过。

    而能够参加论坛的人,不是正处于关键位置就是即将处于关键位置,是太海现在和将来一段时间真正的主导者。

    参加的名单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现任举荐,二是社会公推,三是行业之首。像余平秋就属于举荐类的,但只能算附属举荐,因为郭锦山已经说过,可以不用参加会议,但可参加宴会,这已经明确给他定性了。

    余平秋对这类论坛自然一清二楚,所以对能来参加宴会也很重视,经过认真打扮一番,衣着颇为考究,倒没有没了他余家千年的名头,显得大气而内敛,气质适中,加上他那一贯的无害笑容,让人看了极想亲近。

    拿着邀请函,余平秋第二次来到登天阁,由于他的身份并没有暴光,所以登天阁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占了百分之十的股东。

    宴会设在九十四层,离九十五层仅一步之遥,寓意似乎有点像掩耳盗铃,让不相关的觉得好笑,而让相关的人浮想联翩。

    余平秋一步入九十四层,就被眼前巅峰的浮华所震撼,不但是人,就连所有你能看到的都显得极为亮堂而奢侈。

    这只是在门外的情景,那里面呢?余平秋正思量间,旁边传来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哎呦,这么高级的场所怎么也能见到这么一只不开眼的狗挡在这里啊。”

    余平秋微微转头,见一打扮艳丽的妙龄女子正一脸不屑地盯着他,而对他莫名其妙刻薄的女人,除了安若素还有谁?坦白说,要不是她嘴里刚才吐出那不干净的语言,单凭这身材,真没得说,酥胸不但大而且相当雪白,很是养眼。

    这时,从宴会厅里面走出一名西装革履,帅气腾腾的年轻人,对着余平秋哈哈一笑,道:“余兄来了啊,瞧你这身打扮,除了我估计没人比你帅了啊。”

    余平秋淡淡一笑,这阮三行来得真是时候呢。

    “咦,是安大小姐啊,我还以为是哪位仙女,即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足于形容安大小姐今晚的芳容啊,刚才三行失礼了。”

    “哼,就你三横会拍马屁。”安若素心里很是受用,对余平秋的莫名敌意也淡了几分,只是在经过他身旁时还是狠狠地刮了他一眼。

    看安若素离开后,阮三行挤眼道:“余兄,我看你跟安若素蛮有缘嘛,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我看,不如你将就一下,嘿嘿嘿嘿。”

    “你不怕司达志撕了你的嘴?”

    “真没意思,好歹我们也是杠过枪打过炮的交情,偶尔开玩笑要不要那么认真啊……”

    “停,要不要让我参加宴会了?”

    “受不了你,走吧,我带你进去,找个角落好好欣赏下今晚太海最高规格的宴会吧。”

    宴会厅里已经有不少人在,但对余平秋来说都一样,都是陌生人,可阮三行就不同了,一进去就不少人主动围了过来,随便说上两句话,偶尔会瞄上余平秋一两眼。

    阮三行好歹是太海三把手身边的红人,应付这些人自然轻车熟路,两下半就让这些人忐忑而来激动而归。

    余平秋在一旁大饱眼福,这个阮三行的政治语言和沟通手段极其惊人,甚至有些已经艺术化了,让人听了往往是赏心悦目,心生好感。

    抽了空,阮三行把余平秋拉到一个角落,这里也是他晚宴的地方,只是现在空荡荡的,显得极其边沿化。

    阮三行向服务员要了一些甜点和酒水,跟余平秋干了一杯,感叹道:“我们要站在这里,太海才能尽在眼中,而对那些大佬而言,哪怕呆在地下室的角落里,太海也尽在掌中,你说,区别怎么那么大。”

    余平秋摇了摇玻璃杯中似血的红酒,轻轻喝了一小口,淡淡道:“世间之权力不过是顶层设计的游戏,是追逐和争峰中对获胜者的一种认可罢了。”

    “哦,余兄倒是对俗世权力很淡薄啊,不过,我也想问问,你们修道之人,乃逆天而为,如果要修长生,是不是也要得到天道的认可啊?”

    余平秋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知道,在以前,修道之人往往凌驾于世人之上,自然不怎么看重世俗权力,可如今不像以前啊,余兄是不是过于淡薄了……”

    “阮兄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真没劲,老直来直往的,多没艺术含量。”阮三行又喝了一杯红酒,哂了哂嘴巴,道:“任何人的成长都需要相关的资源,而权力是获取资源的最好方式,合法式的掠夺,比单纯的打打杀杀可有保障的多哦。”

    余平秋沉默了,不得不承认,阮三行说的很对,否则他也不会让左弓暗地里控制地下世界了,但地下的终是少了一层合法性。

    “来,敬阮兄,希望阮兄的抱负能够实现。”

    阮三行干了一下,举杯一饮而尽,他知道,这个余平秋对他还是有戒备,他们的关系还未达到那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单靠情恐怕还不够。

    “最上面的让我邀请两个人,我却立马想到了你,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啊。余兄,慢坐,那边我得去应付一下。”

    看着阮三行远去,余平秋心中暗起波澜。这一句明显包含善意的话语中,暗示了太多信息,起码有两条让他很吃惊:一是阮三行一直和第一把手有接触,而且关系应该不浅,二是一把手想通过阮三行邀请自己。尽管对第二点的猜测有些自以为是,但余平秋对这个念头一直挥之不去,心中莫名地升起几分警惕。

    随着时间的推进,宴会厅中的人越来越多,直到渐渐地要把每个角落都挤满的时候,太海政军商三界的大佬们才一个个陆续而来,边走边与宴会厅中的众人打着招呼。

    等这些大佬就座后,全场顿时静了下来,太海市记郭锦山举着杯子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朗声道:“今晚又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在座的百分之五十以上有机会载入史册,在此,我谨代表太海市委市政府、太海人民感谢大家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对太海做出的巨大贡献,我建议,大家共同举杯,庆贺我们有幸见证这一来之不易的重要历史时刻,为我们太海的繁荣昌盛、和谐太平干杯!”

    宴会的祝辞并没有余平秋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甚至简短的有些过分。

    就在郭锦山话语刚落,一声刚浑有力的声音响起:“郭书记,这一杯小萧敬您,感谢您为我们太海带来繁荣与太平!”说完,举起满满的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余平秋暗想,姓萧的,莫非就是太海军令司令萧胜勇吗?同桌的有一个年轻人不屑道:“还是太海军区司令呢,居然自称小萧,那么没骨气……”

    另一个人赶紧制止道:“小吴,禁言!”

    这时,主桌上响起了一阵如雷的掌声,只见郭锦山居然也满杯而尽。相对于军队出身的萧胜勇,郭锦山显然只能算是文人,此刻喝酒的豪爽自然赢得更大的喝彩。

    “郭书记,小萧有一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司令客气了,但讲无妨。”

    “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武人,喜欢热闹,今晚聚集了我们太海最顶端的年轻才俊,我想,是不是搞个竞技什么的,一来增加一些热闹,二来检阅下我们太海年轻一代的实力,三来嘛,哈哈哈,也顺便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是真男人,您说呢,书记?”

    郭锦山脸上始终保持微笑,听完萧胜勇的建议,不置可否,朝四周看了看,每个被他看到的年轻人都立刻挺起胸膛,一副真男人的样子。

    这时,不知道谁起得头,喊了一样:“郭书记!”接着,很多人异口同声喊道:“郭书记!郭书记!”

    郭锦山不断地笑着点头,过了一会儿,双手举起按了按,全场立刻静了下来。

    “大家的热情很高嘛,不过,吃饭归吃饭,打打闹闹总归不好。”

    旁边的太海市长刘海云站了起来,笑道:“郭书记日理万机,少有机会亲自指点年轻人,我倒是赞同萧司令的提法,难得有这个机会,郭书记就亲自检阅一下吧,我想,年轻一代对这个机会是期盼已久的,大家说是不是啊?”

    刘海云这么一说,加上之前萧胜勇的提议,主桌上的那些大佬们纷纷赞同,郭锦山无奈地笑了笑,道:“那好,提议是由萧司令提出来的,就由萧司令全权负责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