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基因之秘
    形影门实力大损的事情还是没能瞒住江湖各派以及政府的耳目,藏云省反应尤其强烈,特别是站在形影门背后的那些政治高层们,这些年来,从形影门中得到的利益数以万计,把他们一个个养得油光满面,春风得意,而现在这些利益随着形影门实力的受损,根本无法给予保证,所以,寻求新的地下势力代理人已是藏云省政治高层的新一轮博弈。

    而作为太海皇帝般的人物,太海的第一掌权人,郭锦山书记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不过,与其他政治政要不同的是,太海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第一把手是拥有基因战士部队的,倒不怎么需要过多地去在意地下的一些势力,只要有需要,分分秒秒就能把地下势力归于麾下。

    “听说天云帮让人给端了?”

    郭锦山风轻云淡地问道。

    对面的阮三行依旧是一副小心翼翼的坐姿,他很清楚,作为太海绝对的掌权者,郭锦山远比他想象的要知道的多的多,他如实答道:“司副书记对这事很震怒,让我去查,现在略有眉目,据说是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单枪匹马扫平了太海五分之一的地下势力。”

    “一个人?”

    阮三行眼角微抬,极其小心地观察了一下郭锦山的神情,看他表情略有讶异并带着一点思索。

    “见证人很少,大多死了,但从零星的描述中,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身体很强,比顶级的特卫还要强。”

    “哦。”郭锦山喝了一口茶,没有任何表态,过了一会儿,淡淡道,“藏云省的形影门差点被人灭门,听说是太海这边的人。”

    “啊?”阮三行差点跳起来,他倒不是故作吃惊,这形影门他也了解过,世俗势力很强,以拍卖古物和出售情报为主业,其门众战力也非常厉害,加上有藏云高层支持,哪个门派也不敢轻易招惹,那到底是谁?太海的人?突然,余平秋那张无害而纯真的笑容展现在他的脑海中,他赶紧摇了摇脑袋,想把这个荒唐的想法抛出脑外。

    “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阮三行一惊,暗在权衡要不要把刚才突然冒出的想法说出来,但最终忍了下去,抬头道:“我在想,会不会是……三阶?”

    尽管高层之间都知道太海有基因战士部队,但没人愿意当着郭锦山的面说出来,这很容易犯忌讳。

    “这段时间市委在组织三年一次的太海高峰论坛,再十天就要举办了,我给你两个名额,会议不一定要参加,但宴会可以一起带过来。”

    郭锦山没有对阮三行说的“三阶”进行任何表示,哪怕一个表情也没有,却突然提到这么一件事,到底有何深意?不过,没提“三阶”倒让阮三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啊,这份荣耀太大了,我先代表那两名有幸参加的幸运儿感谢书记的厚爱。”

    “去吧,老大不小了还这么嘻皮笑脸,不知道要稳重啊。”

    阮三行赶紧站起来行了一礼,恭恭敬敬的转身出去了,而背后的郭锦山转眼间却是乌云满面。

    ——

    葬云石窟一行,让余平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至命都搭在那边,但回报也是巨大的。

    有一点,他一直不敢告诉任何人,就是魂杀之刃的真正秘密。这刃能够杀魂不是它的最大作用,而是它在择主时对新主人的改造之功。当时进入余平秋的身体时,他清楚地记得,它从会阳穴进入,朝关元、命门、神道、通天、神庭、紫宫七大穴游走七遍,最初没感觉身体有什么变化,但事后余平秋才知道这其中真正的秘密。

    魂杀之刃游走的七大穴,其顺序与他之前所研究的基因解锁顺序略有出入,但大体相同,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魂杀之刃对他身体所改造的穴位顺序必然是正确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回到别墅的房间里,他吸收灵气的速度是以前的五倍,而这些灵气大多用于这七大穴的拓宽和改造,他隐隐觉得自己只要结合《小通天》炼体术,很快就能进入二阶。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在伤好之后,他又闭关了三天,果不其然,他极其顺利的把自己的基因解锁到二阶。自此,余平秋对自己的修行之路更为清晰,他完全可以通过聚灵阵,以超人的吸收速度,拓宽七大穴的通道,结合炼体术,迅速对身体的基因进行解锁,最后再来修炼余家的符箓,这是一条极为简单而正确的路径。

    “基因一阶到三阶,对应的是解锁血液、骨骼、肌肉等基因组,那四阶到七阶解锁的应该也是身体的其他组织,由前三阶顺序看,应该是由大到小,四阶到七阶很可能就是神经、经脉一类的。”

    余平秋略一思索便不再深入,对他而言,他已经有了解锁七大基因的正确方法,对解锁哪类基因并不需要过度关注。

    “原来如此,一阶是提升速度和力度,而二阶则增加了硬度,这力量真让人信心暴涨啊。”

    余平秋适应了一下身体新的变化,感觉好极了,在房间里玩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十分恰意地走了出去,结束这次闭关。

    “你出关啦。”余平秋的房间自己用来闭关,樊枝花也没好的地方可以修炼,整天就在客厅看电影什么的,无聊的要死,一看到他出来,自然高兴的很。

    “咦,不对,感觉你怎么又变厉害了?”

    “是不是变强——大了。”

    “嗯嗯,啊,你太坏了,说什么呢。”

    余平秋一脸坏笑,正要叫樊枝花去楼上说说悄悄话时,左弓正巧从外边推门而入,看不出什么表情,估计是去外边忙的事刚回来。

    “最近还顺利吧?”

    “顺利。嗯,你居然又突破了?!”

    左弓脸色大变,如果余平秋有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他这个表情没有任何一丝的高兴在里面,却是多了几分担忧和恐惧,而这个瞬间的表情正好被樊枝花捕捉到了,她暗暗留了心。

    “呵呵,别大惊小怪的。坐吧,我正好出关,也想听听外面的一些消息。”

    左弓有些不自然,但很快掩盖了下来,坐下之后,很简略道:“按预期进行,太海政府在秘密调查我。葬云石窟的事已经传开,明指是太海人所为。”

    “这样的话,最近你少出面,这两件事很容易让人联系到一起,对我们极为不利。”

    左弓嘴巴动了动,却是不再吭声,余平秋以为他想问基因解锁的事,笑道:“修炼上的事慢慢来,时机到了我会跟你说。”

    听余平秋这么一说,左弓不但没任何感动的表情,反而眼中多了一丝不易觉察的不甘,只是他一贯冷漠,倒也没有让人怀疑什么,他只是略点了一下头便上楼去了。

    “这左弓讲得不详细,老婆,来,跟哥哥上楼详细说说。”

    “别不正经。”樊枝花看了看楼上,低头对余平秋轻声道,“刚才左弓神情不对。”

    对左弓跟随自己的目的,余平秋一直猜不透,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凭什么这么一个强人免费受他驱使,说报救命之恩的鬼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那你的意思?”

    “感觉他有点怕你这种突破的速度,这说明什么?”

    “难道他想控制我?”

    “完全有可能,有机会还是……”

    “少爷!”

    余平秋与樊枝花正低头接耳,被一声如雷般的吼声吓了一跳,一看是小甜那丫头,余平秋笑骂道:“你这丫头,用不用喊这么大声啊,让人以为出什么大事呢。”

    “哼,看你们聊得那么起劲,叫了几声你都没反应呢。”言语之间明显带着一股浓浓的醋味。

    樊枝花右手朝余平秋腰间一掐,转身去了楼上。

    “说吧,有什么事。”

    “那个叫阮三行的来了好多趟,门口那四个凶神没你吩咐一直不上进来,他央求我好多次,说有急事,务必要跟你见一下。”

    自从整合了地下势力,手中有人可用,左弓就安排了四个基因一阶的成员过来护院,一来为了安全,二来也能挡住不少事情。

    小甜白了余平秋一眼,气嘟嘟地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就往自己的嘴巴里倒。

    “那是我的杯子。”见抗议没用,余平秋只好等她喝完了才问道,“那人呢?”

    “门口站着呢。”

    “叫进来啊。”

    小甜满是幽怨地看了一眼余平秋,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那阮三行也是满脸幽怨地进来了。

    余平秋忍住没笑,故作认真道:“阮兄亲来,未及远迎,失礼失礼啊。”

    “好你个余平秋,半个多月不见,门都不让进了是不是,长能耐了啊,就忘记我们曾经在登天阁一起扛过枪打过炮的交情啊!”

    见阮三行一进门,大嗓门毫无顾忌的乱说一通,吓得余平秋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

    “你有完没完,再乱说,信不信我扔你出去!”

    阮三行被捂得难受,拼命点头之后,余平秋才放手。

    “你最近没出门吧?”阮三行缓了口气后,莫名其妙地问道。

    “受伤那么重还能出门,要不你试试?”

    阮三行认真地看了一眼余平秋,道:“当时听领导提到说,形影门差点被灭门,是太海人所为,问我怎么看,我脑中怎么突然就出现你的影子,你说怪不怪?”

    余平秋心中大惊,但脸上却是笑道:“你想我呗。”

    “我只跟领导说,会不会是三阶。”

    “这跟我好像没关系。”

    “是没关系。”看不出余平秋脸上的情绪,阮三行大有深意地朝他笑了笑,然后道,“今天来呢,一是探望你的病情,二是给你送请帖的,你看看有没有兴趣,这可是太海最高规格的宴会,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打过炮的交情绝对是杠杠的。”

    从怀中掏出一张极其普通的请帖递给余平秋之后,阮三行站了起来,极其潇洒地挥挥手,直接告辞而去。

    余平秋打开一看,最先入眼的是那枚血红的太海市委的公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