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魂杀
    “形门主,你听我解释……”

    形影门众人,特别是那些雇佣兵基因战士,只听形门主号令,哪里会听余平秋的解释,个个身手敏捷地朝余平秋三人扑去。

    可他们忘了,左弓是什么人?那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哪里会让这些人近身,只见七星刀芒一闪,离他们最近的两个一阶基因战士的人头瞬间滚到地上。

    形首在后面急急刹住脚步,满脸的不可思议,而另外两名二阶基因战士则是满脸的惊恐。

    “三阶!”

    其中一名二阶基因战士口中发出一道急啸,所有雇佣兵齐齐撤出包围圈。

    “形门主,任务已超出约定,任务到此为止!走!”

    雇佣兵基因战士的离开对形影门的战力造成不小的影响,但形影门众依然不少,形首哪里甘心就这样让余平秋三人离开。

    “形门主……”

    趁着空隙,余平秋还想解释,形首却是根本不理,直接退到百丈开外,然后下令道:“启动二级警戒,务必拿下这三人。”

    直到此时,余平秋也知道是非已经结下,无法善了,便对樊枝花和左弓道:“我开道,丫头居中,左弓断后。”

    余平秋话语一落,手上捏住一张紫色的镇山符向前拍去,但见紫光一闪,离余平秋最近的五个形影门子弟应声而倒,动也不动,生死不知。

    这是余平秋进入紫阶以来第一次使用具有很大杀伤力的镇山符,这种符对炼气者特别有效,对非炼气者也同样有一定的杀伤力,刚才小试牛刀,效果出奇的好。

    但镇山符不多,余平秋前面边跑边急速拍出,不断有形影门子弟倒下,令远处的形首极为震怒。

    “给我杀了他们!”

    形首话语刚落,余平秋的镇山符也随之用完,瞬间的耽误,他的前面又重新竖了一道人墙。

    左弓从后面越众而出,飞速向外围冲去。他现在基因解锁到第三阶,速度、力度、硬度和韧性都得到大幅度的提高,对付个二阶基因战士根本不算难事,更何况是那些拿着枪械相当于特卫的普通人,所以,几乎就在形首声音刚落的同时,远处已经不断有惨叫声发出来。

    而樊枝花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的剑如散花般,每一次出击就有一些人重伤倒地,而余平秋相对来说手段就过于单一了些,尽管他也突破基因一阶,但没有相应的技击之法,空凭速度和力度显然杀伤力没那么明显。

    这时,形影门中又来了三个炼气期子弟,合力攻击樊枝花,余平秋暗急,趁着空隙,不断在空中结着各种手势,到了紫阶他完全可以借助灵气凭空制作一些符箓,但速度远没有周边形影门的攻击快,往往一个攻击符刚成形,敌人就攻到近前,让他不得不放弃。

    樊枝花也是低阶炼气者,被三个同样是低阶炼气者围攻,虽然略占上风,但要一下子解决三个人显然没那么快,正在此时,余平秋突然感觉脑袋一阵发麻,赶紧一闪,一股热流从他的头皮飞了过去,只听“扑”的一声,接着听到樊枝花“啊”的一声,他转头一看,只见一道血注从她的右肩膀处喷射而出。

    “中枪了!”余平秋心中一凉,赶紧扑向樊枝花,左手紧紧地握住她的伤口,同时一张安神符立即拍入她的体内,正在这档口,他的后背瞬间挨了七八剑,火辣辣的钻痛加上她的受伤,让他一直刻意压制的愤怒之心被点燃了起来,他不顾心脏处传来的透骨剧痛,只想把这股如千年般压制的怒火烧向周边所有的人!

    只见他的右手奋力地胡乱朝背后甩去,右小臂上的黑刃如一股黑色的闪电向他背后所有的人攻去,他并没回头,随着黑刃的残忍进攻,他背后如长了眼睛般,清晰地看到一个个灵魂被瞬间灭去,那些人毫发无伤地纷纷倒地身亡,没有一丝气息和痛苦。

    余平秋周边的诡异情景让形影门那些要进攻的人生生止住了脚步,个个内心感到莫名的惊恐,灵魂深处颤抖不已,就连远处的形首也感到心中发凉。

    这一会儿功夫,左弓已经把形首安排的二级警戒线全部粉碎,就连隐藏在暗处的那些阻击手也没有一个逃脱,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弥漫着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形首举目看了看四周,形影门人只剩下几十个人了,就连内门炼气弟子也只剩一个,他知道,法宝再诱人,他也没有能力拿回了,而经此一役,形影门元气大伤,他这个门主都不知道要怎么向上宗交待。

    樊枝花经过余平秋治疗符的及时救治,伤口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倒是余平秋的伤反而比她严重的多,他的血漫得到处都是,流得她全身都热乎乎的,她把他轻轻地推了起来。

    “怎么样?”

    “死不了。”

    余平秋的怒火已经发泄出去,心脏还在剧烈疼痛。不过,这次发怒没有让他直接晕过去,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他赶紧给自己也来了一张安神符,把身上的伤势稳定下来。

    左弓已经缓缓走到余平秋的身边,眼睛警惕地盯着形首,这个人他没把握击杀,所以也不急于去作无所谓的争斗。

    看着周边如此惨烈的情景,余平秋心中充满了无奈和苦涩,对远处的形首道:“形门主,今天纯粹是个误会,造成这个局面我很难过……”

    “住口!你这个假仁假义的卑鄙小人,杀死我形影门这么多人,难道你一句道歉就完事了吗?告诉你,门都没有!”形五眼睛暴睁,胸口不断起伏,要不是他不是对手,他恨不得把余平秋千刀万剐,以报他儿子惨死的恶仇!

    樊枝花扶着余平秋往前一步,冷声道:“形门主,今日之事,你我心中都有数,是非对错我们也不想争辩,我只想告诉你,形影门是生是死都在你一句话!”

    “你给我闭嘴,别人怕你樊家,我形五老命一条,可不怕你樊家……”

    左弓心中冰凉,他的杀意还在浓浓升起,不等形五说完,身影如闪电般向形五扑去,直接把他的脑袋切了下来。

    形首根本来不及阻击,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深的仇怨和淡淡的悲哀,他形影门一直做着俗世的生意,这么多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有过如此惨烈的局面,这简直就是灭门之灾,难道在这末法时代,修真界要重新崛起吗,还是他真的老了?

    久久之后,形首一下子老了许多,声音沙哑道:“你们走吧。”

    影六面带戚色,对余平秋三人惨然道:“请随我来。”

    这个时候,樊枝花才想到,方才急于逃跑出来根本没用,要是没有形影门开门之法,他们根本逃不出这个洞府,心中暗暗庆幸杀的刚刚好,没有全部灭掉。

    “形五已死,我一个人一次开启只能坚持十五秒。”

    听影六这么一说,余平秋感激地笑了笑,心想,这个影六倒也是个君子。

    樊枝花心中则是警觉起来,她差点忘了这一碴,这洞府的门过于狭长,要是他们三人走了一半突然关闭,那不是变成肉酱?

    “形门主,你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这样我们比较放心。”

    看到樊枝花如此小心,形首眼中的怨毒之色一闪而逝,默不作声地走到洞府门前,对影六点了点头,影六这才捏起手势,极其吃力地把洞府的门启动了起来,形首率先进入,左弓跟前,樊枝花让余平秋先走,她垫后。

    时间很短,几次之后,形影门所有门众也都出来了,个个身上带彩,对余平秋三人或恐惧,或怨恨,不一而谈。

    出了葬云石窟,闻着没有血腥的空气,余平秋心里感觉好受了许多。而形影门众人就没那份好心情,等待他们的结果只会更惨,或被迷野仙宗抛弃,或被其他江湖门派兼并,这已经不是余平秋能够关心的,而对于他们是否报复的问题,三人似乎都并不在乎。

    “秋哥哥,你最后使用的那个是什么手段?”

    余平秋使用法宝黑刃的事,樊枝花一清二楚,等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那件法宝现在经过使用一次,已经彻底与余平秋的身心融为一起,而使用它的方法他也摸索出来了,就是要动用他的精神力,精神力越旺,那黑刃的威力越强。

    “那件不知名的法宝已经跟我融入在一块,这是一把专门杀魂的刃。”

    左弓听到此处,眼睛急速一缩,听得更为认真。

    “魂杀?”樊枝花一听就感觉心里冷飕飕的,小心道,“那会不会很邪门,对你会不会有伤害?”

    “呵呵,说来也怪,你也知道我不能轻易动怒,然而这次感觉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严重,后来我细细感应,发现这种怒火可以转移到这把刃上。”

    “这样啊,那转移到这把刃上后,是不是一定要见血?”

    被樊枝花这么一问,余平秋一愣,他倒是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樊枝花甜甜一笑,道:“所以嘛,你还是不能轻易动气哦,你的微笑是我心中永远的快乐,我希望秋哥哥永远是开心的。”

    余平秋心中感动,并没有发现一旁神情有异的左弓,把樊枝花往怀里紧紧一抱,低声道:“这把刃就按你说的叫魂杀好了,在我心中,它不会乱杀一个无辜,我也不会轻易动怒,我的笑容永远向你绽放。”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