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破符
    听到“银符”二字,形影门掌门形首也是大惊,以他一门之尊,懂得自然多些。

    “余少主,你确定是银阶符箓?”形首以为听错,把银阶二字咬得特别重。

    余平秋苦笑道:“让门主见笑了。”

    他又仔细辨认了一番,肯定道:“两道都是银阶符箓,由于时间久远,符力有些衰退,但也不是现在的银阶能够比拟的。”

    形首闻言心里一暗,问道:“难道没有办法了?”

    “以低阶符箓修为破解高阶符阵不是没有先例,可那些皆是不世之才,以我之能,恐怕要让门主失望啊。”余平秋心里倒想一试,可确实没底,还是先把话挑清楚的好。

    “冒昧问下余少主,不知你的符箓修为是?”

    以形影门之能,迟早会调查出来,所以余平秋也不以为意,淡笑道:“紫阶。”

    形首倒吸一口气,前段时间他手下的调查材料上显示余平秋的符箓修为是蓝阶,短短时日居然突破到紫阶,如果这还不是天才,那世上哪有天才?

    形首闻言心中多了几分期盼,道:“哈哈,余少主年少有为,我以为堪比古之大才,但妨一试,成败由天,我等尽力就行。”

    “既如此,我全力一试,但我有言在先,若发生非你我之力可以阻止的事,请门主勿予追究。”

    “余少主放心,我形影门虽然不是名门大派,但也不可能行小门小派作为,做出不耻之事。”形首伸出大手猛拍了几下胸口道。

    “如此最好,否则我樊家也不答应!”樊枝花在一旁冷冷道。

    “这位是?”形首心里一动,樊家也是炼气世家,他当然明白。

    余平秋笑道:“让门主见笑了,她是当代樊家家主的千金,也是在下的未婚妻。”

    “啊,原来如此,有樊少主在旁相助,我又多了几分把握啊,请代我向贵堂问好。”

    余平秋淡淡一笑,并未再说什么,慢慢绕着整间房间走了一圈,然后当着形首的面布了一道隔绝符阵。如今以他的紫阶修为,这隔绝符阵自然比当初在司空明家里布置的要高级不少。

    左弓表情冷酷地站到门外,樊枝花则跟他余平秋左右,眼神甚至毫不遮掩地对形首露出警惕和防备。

    “形门主,此事的重要性我就不提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门主还有什么要布置的吗?”余平秋吃过司空明的暗亏,这种事难免让他更加谨慎。

    “哈哈,我是外行,不懂门道,如果余少主不介意,我就在旁边观摩学习下,同时呢,也防止一些不开眼的来干扰你,你看可好?”

    余平秋点了点头,走到角落蹲了下来,他准备开工。此次他准备的也蛮充分,束身符、镇山符、分神符和安神符都备了一些,这些对炼气者正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倒不怕形首乱来。

    符箓一道其实说白了就是一门结构学,好比建筑,通过不同材料以一定的建筑方法构筑出不同功用的建筑物,而建筑物的牢固与否就是结构学的问题了。

    银符比紫符高一阶,其符纹结构更加的错综复杂,作为低一阶修为者,想要破解,首先要搞懂结构,然后强行破坏某个比较薄弱的局部结构,最终让整个符箓结构失衡,从而失去作用,以达到破解的目的。

    余平秋敢接这个活不是因为他懂这个道理,更不认为他是天才,而是因为他坚信,这两道银符时间太过久远,效果必然降低,那么必有破绽。

    两道银符分别隐形附以这个宝箱上,从而让宝箱也若隐若现,很容易让人产生视觉上的偏差,不仔细察看很容易忽略过去。

    余平秋用高倍镜逐一观察,一个细微点往往是反复查看,不断验证,然后用纸一张张记下来,当他的脚下堆下一大叠纸张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天。

    形首没有露出任何不满或焦急的神色,反而劝余平秋多休息。

    余平秋一整天用眼,精力消耗颇大,略作休息,匆匆吃了点东西又立马投入研究之中,如此反反复复,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三天,中间他只睡了一会儿。

    樊枝花有点担心,悄悄问道:“怎么样,可有眉目?”

    余平秋神情疲惫,但眼神分外明亮,对她柔声道:“放心,不会花很长时间。”

    形首这几天边观察边打坐,精神依然高昂,听到余平秋那么肯定,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不过,余平秋说的不会很长时间是相对的,接着他又花了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研究后,终于在第三天凌晨站了起来,匆匆吃了东西,跟樊枝花说他要睡会,结果倒头便睡了一天一夜。

    当余平秋神采奕奕地醒来时,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形门主,这几日让你们久等了。”余平秋顿一顿,深吸几口气,把激动的情绪硬压了下去,平静道:“两道银符破去之后,我就完成所约,请门主立即送我们回去,可好?”

    形首心情大好,爽朗道:“以我本意,正想邀请余少主一同观赏此未知法宝,不过,考虑到余少主思家心切,我自然遵从余少主本意,请少主不必担忧。”

    樊枝花暗暗白了一眼,暗骂这形门主虚伪。

    余平秋重新调整了一下心态,把两道银符的结构在脑袋中过了两遍,又拿起那满地的纸张对了一遍,确保无误后,把纸张直接搓成碎片,洒的满屋都是。

    不过,此时没有人去在意这个,所有的眼光都聚焦到角落那个若隐若现的宝箱上。

    余平秋捏了几个手势,暗中把一道镇山符压缩成锥形,这也是他反复推演之后想到的一个比较稳妥的法子。

    形首眼睛一眯,看得比任何时候都认真,只见一道紫色的光线从余平秋手中急速飞出,一闪而没,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分别飞入宝箱的不同位置,形成三角尖状形。

    三道紫阶镇山符一使出,余平秋又迅速地打出三十二道手势,然后朝宝箱用力一点,只听见呯的一声轻响,众人就看到角落处露出半个金光外溢的暗黑宝箱。

    形首口中已是粗气连连,手心更是紧紧握住,显示出心中的激动和紧张。

    余平秋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么多天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他正要一鼓作气,形首突然道:“等等,我看下。”

    形首说完,直接走到余平秋前面,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会,突然伸出双手,左手压着宝箱若隐若现的一端,右手用手地朝金光外溢的另一端用力拉开。

    余平秋大惊,赶紧喝道:“不可!”

    形首感觉金光外溢的另一端像是没有上锁一般,他只用上三分气力就像要打开的样子,就在余平秋话音刚落的时候,他已经使上了七分力。

    “嘶……”这像极了纸条被强力撕开的声音,就在此时,形首感觉自己的魂似乎被束缚住一般,让他惊恐万分。

    正在此时,外溢的金色突然消失,一道极黑的光芒从箱中急闪而出,其速度根本不是在场几人能够察觉的。

    余平秋只感觉身体一颤,一道让他灵魂无比惊恐的气流从他的会阳穴进入,朝关元、命门、神道、通天、神庭、紫宫闪电般游走了七遍,最终破体而出,在他的右上臂上形成了一个黑黝黝的刀刃,刃身黑芒蒙蒙,刃首是一个骷髅头,空洞的眼神似乎能看穿一切灵魂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虽然这过程只是一瞬,但让余平秋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直到此时,他才彻底地惊住了,口中喃喃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樊枝花离得最近,立马知道余平秋的异状,拉着他就往外冲,左弓也感觉有样,拿出七星刀断后。

    三人刚跑出不远就被形影门外面的人堵住,带头的正是老熟人形五。

    “余少主匆匆而去,怎么不见我们门主相送?”

    余平秋思想波动太大,无心答话,樊枝花冷哼道:“怎么,形影门要恩将仇报不成?”

    “事情未查出之前,都不许走!”只见形首面色铁青地从后面走了过来,语气相当不善。

    此时余平秋也察觉到四周冰冷的杀意,这股杀意如一盆冰水浇在他头上一般,瞬间清醒了起来,问道:“门主这是何意?”

    “法宝不翼而飞,想必是择主而居,余少主是不是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形首的杀意越来越浓,显然心中已是愤怒到了极点。

    余平秋心中发苦,他比谁都清楚怎么回事,他身上莫名多出来的那把黑刃十有就是宝箱中的东西,如今跟他已经融为一体,让他怎么还啊,他不可能自杀吧。

    “我不太明白门主的意思。”余平秋无理而词穷,真不知道要怎么个解释。

    “形门主,法宝根本不在我们身上,你别乱扣帽子。”

    听到樊枝花的娇喝,形首冷笑道:“若非心虚,你们跑什么!给我拿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