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基因解锁
    宁静的水面往往深藏致命的暗流,这或许就是政治斗争的形态。

    在这样的形态之下,余平秋感觉越来越有危机感,而这种危机感正是来源于对未知事物不可掌控的恐惧。

    而恐惧的本身就证明了自身实力的弱小!

    经过一周的休养,年轻的余平秋在不断地动用有生以来所有的脑细胞后,得出了两点,一是要让自己尽快的突破身体的障碍,对自身基因进行解锁;二是让左弓出面,暗暗掌握一支地下势力。而对于基因解锁的事,他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这一天,在得到樊枝花的同意后,余平秋终于走出了自己既爱又闷的房间,叫上左弓,加上樊枝花,三个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儿天,他提出对基因解锁的看法。

    “对基因解锁,我个人认为有两个问题要解决。每个人的基因都不一样,所以,理论上每个人的基因锁的位置也不一样,这是一,就是基因锁的位置问题,第二,既然称解锁,那么就涉及到方式方法的问题,用药可行,用力也行,那自身的力量要达到什么程度才行?左弓,能不能谈谈你的经验。”

    左弓点了点头,倒也不想再藏着,惯性的金属机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有一次生死关头,突然感觉会阴处剧痛,这种痛非常特别,很像是灵魂深处的痛,叫不出来,过了短短的几秒钟就结束了,然后感觉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武力值直线飙升,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感到无比的熟悉。后来不断适应和摸索后,我发现,剧痛之处新开辟了一条路线。”

    左弓缓了缓继续道:“后来又不断锻炼,身体机能更强,第二次解锁毫无征兆地在肚脐处开辟了一条新路线,让我的身体机能达到之前的好几倍。不过,我个人认为,如果基因解锁确实是七阶的话,那就是说,要在身体的七个不同位置进行基因解锁,这七个位置我认为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只是现在没有找到佐证。”

    余平秋一听来了极大的兴趣,问道:“怎么说?”

    左弓看了一眼樊枝花,道:“最近我在练樊……伯母,嗯,给的炼体术,有一些感悟。”

    “看来这基因解锁真的可以与炼体术互补,而且很可能可以互相印证。”余平秋沉思一会,问道:“记得上次那个老道士一下子看出你基因解锁到二阶,原来你说是互相感应,到底什么意思?”

    左弓道:“基因解锁后,体内会产生一些变化,特别是血液的变化,会让基因解锁群体之间有感应,但一般三阶以内的会互相感应,到了四阶,低阶的就感觉不到了。”

    “如此说来,一阶基因是先改造血液,那二阶呢?”

    听余平秋这么一说,一向冷漠的左弓突然惊喜道:“二阶是骨骼,那三阶?啊,我好像在炼体术上看过。”

    左弓不及说完,急奔楼上而去,搞得余平秋、樊枝花二人哭笑不得。不过,经过这一番推测,这基因解锁的大致方向能定下来了。

    “如果能够把基因解锁与炼体术彻底结合起来,到时你也可以炼,那不是不会受到灵气的影响了?”

    看到余平秋一脸的兴奋,樊枝花白了他一眼,用手在他脑袋上轻轻点了一下,没好气道:“炼体术说白了跟自残没什么区别,你以为每个人都喜欢啊,我可受不了。”

    余平秋呵呵两声,然后认真道:“我要闭关。”

    “那意思不让我进你房间了?”说到这,樊枝花自己脸都红了起来,暗骂自己说话怎么不经脑子,只是她现在确实离不开他房间中的灵气了。

    余平秋嘿嘿直笑,道:“舍不得啊?”

    “要死啊你!”

    “好啦,我去你房间总行吧。”余平秋看左右没人,把樊枝花往自己怀里轻轻一拉,对着她的耳朵轻声道:“这次闭关要能突破,你就嫁给我吧。”

    “啊?”樊枝花还未明白,余平秋就已经向楼上走去,直到他背景快消失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喊道:“你会成功的!”说完才突然想起他的话,脸臊得通红,小心肝更是不争气地疯狂直跳,直到左弓兴冲冲地下来才安静下来。

    “秋哥哥闭关了,看你这么高兴应该是找到突破的方法了,你也赶紧去闭关,等你们好消息。”不等左弓开口,樊枝花心还是有点慌乱,一说完就赶紧往余平秋的房间走去,她要好好消化他的话,嫁给他哦,好期待。

    余平秋还是第一次到樊枝花的房间里,里面布置的极其典雅,气味宜人,估计她平时也有来打理过。

    而他喜欢房间简单,虽说现在他们两个基本上都在他的房间里住,但他的这种喜好也被她保留了下来,所以,他的房间虽然有她在,但仍然能看出是男人的房间,而她自己的房间就不一样了,一看就是闺房,看来以后也可以让她好好布置下两人的房间了,这样也挺好。

    余平秋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拿出《小通天》炼体术。上次让樊枝花拿去研究,还是研究出一些门道来。

    《小通天》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炼体术,通过一定的环境锻炼加上药材辅助,以达到炼体的目的。这里面也分了七层境界,为修身三层,修气两层,修神两层。

    余平秋把《小通天》来来回回不断看了很多遍,因为里面是用鼎体文写的,而且语言极其简短,要不断领会才行。

    “现在先假设每个人基因解锁顺序是一样,就算不一致,有左弓的例子在,起码可以先冲破二阶基因吧。”

    有了正确推断,余平秋反而心平气和下来。

    经过炼气世家樊家家主樊美凤的改造,余平秋全身的经络已经畅通无阻,使得他本人对自己内部结构尤为清楚。

    会阴,乃阴气之入口。若左弓所言为真,那就是先开会,引阴气入体以改变血液。

    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余平秋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他小心翼翼地转动《小通天》第一层功法,身体逐渐紧崩,然后是僵硬无比,接着是剧烈的疼痛。

    余平秋死死地咬紧牙关,他知道,这第一次炼功要是泄气的话,接下来的炼功就不用想了。

    过了大半天,他慢慢地适应了身体,这时,身体开始慢慢变软,他又重新主导自己的身体进行第二次炼体,如此反复再三,整整用去他将近三天的时间才把第一层炼体术习得熟练。

    “接下来就全力用第一层的炼体术之力全力冲破会试试。”

    余平秋再次运转第一层炼体术,把身体调到最佳状态时,慢慢地把全身的气力往会聚集。

    随着气力的集中,离会越近感觉越是有一股针刺感,然后是强烈的灼痛感,当快接近会时,猛得一股相当阴冷的气息从地下被吸入,余平秋的身体出现了短暂的僵硬,身体瞬间失去控制。

    “不对!”余平秋对身体各穴位也是了如指掌,出现这种情况绝对是异常的,当下,他毫不犹豫地切断炼体术之力,身体顿时如泄洪般,阴气从身体中急速撤出,让他的会阴周围如被万把冰箭刺过一般,疼得他胸都变形了。

    好在这种疼痛持续不长,但尽管这样也让余平秋深深地感到一股后怕。

    “人为阳体,按理不应该以阴气为引子吧,那到底哪里出错了,会不会是会阳穴?”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余平秋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有了坚定,道:“肯定就是会阳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