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太海皇帝
    太海别苑a11别墅。

    这是太海的绝对领导者和掌控者,太海一号人物,外称太海皇帝,郭锦山的官宅。

    江湖传言,郭锦山其人就如他的名字一般,为人锦绣,内心如山。表面上看,这人平时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但前提是,你别得罪他,万一得罪了,抱歉,哪怕你是孙猴子,他大山般的怒火你也是承受不起的。

    那他大山的怒火威力到底多大?曾经作为他的政敌,后改为盟友又改为下属的李慷(原太海市长,现退休)曾经不经意地告诉自己的好友,提道,郭锦山手里掌控着一支基因战队,其战力相当可怕,当年自己傻傻地以为掌握着安卫等暴力机关对他不怎么配合,结果……

    李慷的这些隐蔽之言在太海政治高层中暗传,知道的人也渐渐多了,所以也没有人愿意去试试大山的怒火,因为大家心里都有一把尺子,要与郭锦山做对时,都会扪心自问,你比李慷市长厉害吗?

    作为绝对的掌控者,郭锦山对平衡之道自然是应用随心。他可以允许争斗,但只局限于内部,内部矛盾对他而言反而是一种乐趣。

    此时,这位郭皇帝正悠闲地坐在宽大的极品沙发上,点上一根细长的香烟,极为恰意地吸着,眼神则是和蔼地看着眼前这位局促不安的年轻人。

    直到一根烟燃尽,郭锦山才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香烟,然后闭上双眼,细细地再体验一番才作罢,看起来吸烟对他而言是一件极为享受的事情。

    “三行啊,让你见笑了,今天趁老婆子不在,偷偷吸上一根烟,啊,这味道真是好极了。”

    “书记您日理万机,平常自然没时间抽烟,说到底还是为了太海人民啊,我相信夫人是能理解的。”

    阮三行虽然屁股只是坐在沙发的一个小角上,但说话却是显得大气多了。

    “哈哈哈,果然是司空明的第一把笔,说话就是让人愉快。阮老爷子最近怎么样啊,有空请他下来视察视察嘛。”

    “我爷爷前段时间还特意吩咐我,说让我紧随书记的步伐,千万不可拖后腿呢。”

    “哈哈……”郭锦山闻言又是一番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才停下来,问道:“怎么样,在空明同志那边还习惯吧?”

    “多谢书记关心,我在那边挺好。”阮三行顿了一下,小心道:“消息已经告诉余平秋了。听说余平秋在高速上遭遇截杀。”

    郭锦山笑眯眯道:“挺好。”

    也不知道说的是前半部分还是后半部分,或是赞赏他的话,这只能过后再好好揣摩了。

    阮三行喉咙咽了一下,大着胆子又问道:“那个余平秋?”

    郭锦山道:“余平秋是京都国院高材生哪,是人才我们就要爱惜。”

    阮三行闻言大吃一惊,他现在才知道这回事,心想,京都国院总共才六千名学生,完全可以说是季国精英中的精英,每一名学生都跟国宝一样,要是让他们知道余平秋在这边连续遭人迫害,那可要捅上天了。而明显的是,截杀余平秋肯定是你郭书记的手笔吧,差点把人搞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说用这种方式嫁祸给韩家,从而消弱司空明势力的话,风险未免太大了。

    阮三行心中这么想,但脸上可不敢有任何痕迹,更不敢作任何表态,恭敬道:“是是。那我不耽误书记休息了,卑职告退。”

    郭锦山手一指,笑骂道:“少贫嘴,还卑职呢,知道让你陪我压力大,走吧走吧,我一个人正好喝喝茶。”

    走出郭锦山的别墅,阮三行感觉背后阵阵发冷。郭锦山从头到尾都是和颜悦色,但就是让他放松不下来,从这次事件上,看出这位掌权者的可怕。

    ——

    又一次躺在自己的床上,享受樊枝花无微不至的照顾,余平秋自己都不知道到底算是好运或是恶运,这才来上班几天啊,两次差点挂点,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上次断了三根肋骨,这次则是五根,把肺部都扎破了,要不是突破到紫阶,而且之前就制作了不少治疗符,这次恐怕真要挂了。而唯一值得开心的就是有佳人相伴了。

    喂完余平秋后,樊枝花轻轻抱起他走到了浴室。

    这几天,她坚决不让他动,吃喝拉撒全部由她帮忙。除了第一次确实不能动外,后面他就可以动了,但是,人就是那样,第一次让别人看光之后,后面就不怎么需要保密,余平秋也只好任其作为了。

    衣服全部被脱去,静静地趴在浴缸中,水温正好,背后是一双柔软、滑嫩而富有弹性的手,正不断地上下搓动着他的后背。

    “你说,那天阮三行刚告诉我是韩少波搞得鬼,后面不久就遇到了袭杀,而且正好在他下车之后,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吗?”

    “这事你都说几回了,猜不透就不猜嘛,大不了把怀疑的对象全部杀了不就省事了。”一提这个,樊枝花就满脸的煞气,要不是为了照顾余平秋,她真敢直接把那个阮三行和韩少波一起杀了。

    “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你记得吗?左弓跟我提过,袭杀我的人很强,比一般的特卫都强。”

    “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证明韩家没这个能力对吧?”樊枝花用力在余平秋后背捏了一把,“好好洗个澡想那么多干嘛,要我说,等你实力足够了,那些伎俩在你面前就是一个笑话。”

    余平秋吃痛,哎哟了一声,道:“对对,娘子说的对。”

    “谁是你娘子,好不要脸,转过来!”

    余平秋不敢多言,转身正面躺着,樊枝花双手熟练地在他身上各个穴位上游动,以促进他的血液循环,加快他体内的自愈能力,可是每次这种按摩手法都让他尴尬不已,因为他那根擎天柱老是会出来免费表演一番,这次自然也不例外,而且随着身体的逐渐康复,那根擎天柱更是涨得夸张,红通通的,头高高仰起,像一只高傲的公鸡一样。

    第一次看到这个把樊枝花羞得无地自容,脸红得跟注了血一般,可第二次她就装作没看见,但眼睛仍然不敢盯着看,第三次后她就开始恢复了正常,这让余平秋喑叹不已,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魅力来。

    按摩了好几遍后,樊枝花终于停了下来,脸上已经微微见汗,气息也有些不稳,心跳明显加快。

    余平秋闭着眼睛等了好一会不见动静,好奇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樊枝花居然红着脸愣愣地盯着他的擎天柱出神,这一幕让他感到莫名的兴奋,那擎天柱立得更直了,他禁不住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

    樊枝花何其人也,即使愣神,她的敏锐性也是超强,一看到他的笑容,脸更加鲜红,与擎天柱有得一比,只见她用力咬了下嘴唇,抬起右手,轻轻地拍了擎天柱的脑袋一下,轻喝道:“看你得意。”

    擎天柱经她轻轻一拍,弹了一下又立即恢复原状,显示了极好的弹性,只是这么一来,余平秋哪里受得了,把她的手一抓就往擎天柱握去,道:“这里也按摩下好不好?”

    樊枝花嘴唇咬得更紧了,手轻轻颤抖了起来,力气也像是被抽空一般,手抽了几次都没能从他的手中抽出来,无奈之下,只好把眼睛闭上,轻轻地握住那根滚烫而饱满的擎天柱,在他的带动下,来回地抽动着,渐渐的,他又把她的另一只手拉过来,让她双手握住,这下不用他带动,她都知道怎么做了。

    粗重地喘息声在无声的卧室中响起,到处是雾气一片,分不出哪是水汽,哪里口气。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