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截杀
    永安区的景色确实很好。这几天逛下来,嗯,应该说检查下来,这永安的各项服务水平都很好,服务业整体的收入也很不错,那个陈光亮也确实是个能人。至于中间偶尔来几下的区高官胡德昌,就严肃了太多了,多少有些破坏永安区的整体服务景观。这是阮三行在回去的路上偶尔开玩笑说的,余平秋对其中的个别观点自然是保留了意见。

    “知道这次为什么让你陪我出来吗?”

    余平秋很配合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太帅了。”阮三行一脸认真道。

    余平秋哈哈大笑,笑得多少有点假,然后也认真道:“其实,帅一直困扰着我,阮兄有办法帮忙解决?”

    阮三行闻言一愣,不认识似的看着余平秋,道:“我以为你是少年老成,想不到也会开玩笑。人嘛,就应该这样,抱着使命生活可不是让人舒心的事,你说呢,余兄?”

    “阮兄不愧是司书记的得意秘书,讲话真是寓意深远啊。”

    “嘿嘿,那是。好歹我也算是一名二星官呢。”

    这是余平秋第一次正面听到星官的提法,不由地感兴趣问道:“何谓二星官?”

    “哈哈,没想到也有余兄不知道的。”

    “少摆谱了,不说我可不听了。”

    “怕了你了。这星官之称是我们季国的暗例,所谓一星身,二星仕,三星命,四星望,五星势,六星紫,七星鼎,就是官级划分,以后有机会详细和你说说。”

    “那你的二星官是什么级别?”

    “一星身是指官身,要处级干部才具备,二星仕是指真正进入官场,要厅级干部才算。”

    “你居然是厅级,你才多大啊?”

    阮三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古代有封荫官,现在就没有?你以为那些高官的下代都用考的?”

    “噢噢噢。”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阮三行突然问道:“余兄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哦,阮兄还会讲故事?路上正闷,我洗耳恭听。”

    “有一个家伙,整天装傻充愣,占着家里有钱,到处摆阔抢女人。有一天,在路上遇到一个美女,喜欢的不得了,一过去就是成堆的钱砸过去,很快就把人家搞到床上去了;还有一天,遇到一个同样有钱的公子哥,两个人就自己的座驾斗起了富来,最后输了,把一辆几千万的车就开进了河里去。你猜后面怎么着?”

    “怎么着?”

    “那个美女和那个斗富的男人都死了。”阮三行停顿了一下,语气变得认真起来,继续说道:“听说,最近这家伙又遇到一个美女,不敢下手,却把这个美女的男朋友弄进了监狱,差点死在里面。”

    听到这里,余平秋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一言不发,车里变得十分沉闷。如果这个阮三行不是无的放矢,那对的上号的就是韩少波了。

    “司书记让你告诉我的?”

    “余兄,这种故事也只有我这个无聊的人会说一说,书记是不屑编这种故事的,你随便听听也就算了。”

    余平秋暗吸一口气,让自己重新恢复了冷静,若阮三行所言为真,那个韩少波就十分该死!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余兄,我说过,我们是一起打过炮的战友,这友情是杆杆的,不管你认不认,反正我是认了。”阮三行半真半假地调侃道。

    余平秋转头正视着阮三行,想从他的眼里看出点什么,可除了真诚外,其他任何的一点杂质都没有,似乎真的是情真意切。

    “好了,别这样盯着我看,会不好意思的。前面那个收费站我先下车,还有另一个点要检查,你就不用陪我了。”阮三行又恢复了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送走阮三行后,余平秋把车停路边,认认真真地把来太海的所有事情理了一遍。

    自从考进研究院之后,似乎就与太海官场扯不清,似乎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漫布在他的四周,让他无法看清撒网的人,而疲于应对。

    撒网的目的是为了捕鱼。政治之网捕的是什么?无非是权力、美人和财帛罢了。这三者一直是官场的三大筹码,构成了政治争斗的三个游戏场,而游戏的中心点就是利益,谁掌握了中心点,谁就掌握了三角游戏的平衡点。

    余平秋不知不觉中掉入人家的网上,说明他有点作用,这个作用自然不是三大筹码之一,他还不够格,那只能是平衡点上的一个小支点了。

    那他这个小支点是为了平衡谁?或者只是为了平衡某些人的心情?就像象棋中的卒,有时牺牲它仅仅只是为了让它别挡道,毫无道理可言。

    最开始,他跟司空明是互相利用关系,别人却横插一脚,因为余平秋帮了司空明就是破坏平衡,之后针对余平秋就是要重新建立新的平衡,而显然,司空明不愿意了。

    接着,韩少波、安若素甚至司达志等人也来针对他,说明余平秋的存在又破坏了他们已有关系或者既得利益的平衡,所以要夺回制衡点。

    而余平秋呢,他至今还不知道跟谁平衡了,自始至终他成了被平衡,按照现在社会的流行说法,也可以称之为被和谐。

    至于阮三行这个人,余平秋明白,这个人应该很清楚他能平衡谁,所以,他应该比自己过得轻松的多,于是他很洒脱。

    “政治,是一把无形剑哪。”玩得起的都是个中高手,玩不起的自然是试剑对象了。余平秋知道,以他现在这么弱小的实力,被和谐已经算是人家高手抬举他呢。

    理清了这些,余平秋重新开起车子,他的心境已经波澜不惊,他想的透,也看得透。权力、美人或财帛在哪个时代都能动人心,却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动的,更不是哪一个人可以长久拥有的,在某个时期,都有可能交替,从无到有,也能从有到无,他自己就是很好的例证。

    当下,他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被人利用也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车子不急不缓地驶入通往太海市区的高速通道。现在聚灵阵已经搞定,对他的符道修为应该是一大促进,有了资源,就等于有了实力的保障。

    他轻轻打开汽车上的音乐开关,一首轻音乐——“太溪余韵”悠悠响起,随着音乐的抚摸,他的心变得无比平静。

    这时,汽车上的电话突然响起,余平秋愣了一下,按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急促的金属机械音:“危险,速避!”

    正在此时,余平秋全身汗毛猛然炸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危险感袭满全身,车子急速从右靠去,又急速从左加速,他打算以s型进行急速躲避,但是,对方显然早有预谋,就在他往左急闪的时候,先后三颗飞弹从不同方位包抄而来,他来不及做任何防护,车头就重重挨了一弹。

    车子顿时失去重心,直接向前倾翻而去,后面的车刹车不及,连续七八部车相互向余平秋的车撞去,把他的车子重重地撞出隔离带,除驾驶座略为完整外,车身其他部分被挤压的不成样子。

    高速路上的惊叫声、哭喊声连成一片,到处是车的残片,路面上更是有血迹不断流出,估计伤亡不少。

    正在此时,高速路上一部越野车急驰而来,直接从余平秋撞坏的隔离带驶了下去,高速路上传来急剧的惊呼声,对这种自杀的行为感到无比的惊惧,以为又一幕人间悲剧就要重演。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越野车性能极为优良,稳稳地停在撞出隔离带的那部车旁边,这时,飞快地从车里下来的一个冷漠的黑衣男子,只见他极其暴力地扯开那部变形车子的车门,从驾驶室中抱出一个生死不知的白衣男子,直接塞进越野车后座中,然后开足马力,朝高速边上的田野驶去,很快就消失在公众的视线里。

    越野车驶到农村的一条大路上才停了下来,看了看后座昏迷不醒的余平秋,眉头紧皱,伸出手摸了摸脉搏,这才轻轻吐了一口气。

    “看来还死不了。”这种特有的金属机械音,不是别人,正是左弓其人。

    “咳咳……”左弓话刚说完,就见余平秋猛咳几声,鲜血如不要钱似地从嘴中溢出,看了极其恐怖。

    对这种严重的伤势,左弓可是真没什么招,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被余平秋救了。

    左弓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余平秋缓缓睁开双眼,极为虚弱道:“死不了,回去。”说完,一道紫光没入他自己的身体里,左弓轻轻松了一口气,他是过来人,知道余平秋这治疗符的厉害之处,于是不再担心。

    左弓拿起电话,打了一会儿,这才重新启动车子向太海别苑驶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