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检查工作
    余平秋和樊枝花双双走出房间里,外面已不见左弓的身影,而小甜则适时上来,手里拿了一个信封,满眼幽怨地看着他道:“少爷,一周前一个叫阮三行的给你送来这个,让我务必亲手交给你,请你看下。”说完,看了旁边的樊枝花一眼,暗暗地叹了口气。

    “知道了。”

    小甜嘟了下嘴,不情愿地下了楼,余平秋正要打开信封,樊枝花在旁边陷了他一下,轻声道:“这小姑娘很喜欢你哦。”

    余平秋被噎了一下,咳了两声,苦笑道:“小丫头,你别添乱,我看看这信封写什么。”

    樊枝花一听,头也转过来,信封上大概写着:某月某日,受市委委派,到永安区检查工作,想邀请余平秋一起去等等。

    “上面的日期是明天,这个阮三行把握的时机倒是非常的恰当啊。”

    余平秋不知道具体日期,听了樊枝花所言,也感到意外。

    “难不成这个阮三行连我什么时候出关也能算到?”余平秋沉思一下,问樊枝花:“你说我要不要去?”

    樊枝花白了他一眼,幽幽道:“我哪知道啊,听说你们这些当官的最喜欢下去检查了,既谈工作又聊风月,两不耽误,挺好。”

    不知不觉中两人关系已经转变成男女情人关系了,一个问的自然,一个答的顺口。

    听樊枝花这带有点醋意的语气,余平秋心里也打鼓了,他不禁想起之前和阮三行去登天阁的事,暗道这个人是有这样的前科。

    “那我不去了,我又不是官,我去检查什么呀,风月也不懂。”

    “跟你开玩笑呢,你闭关的时候,左弓也有出去打探消息。他说,李康盛的两个副手都被纪委的吴不平查了,案件已经移交到上头,两人都已停职,太海内阁成员接受司空明的建议,重新任命两个副手,也已经上报上去了。你说,阮三行明明知道你的工作跟他检查的内容根本不挂勾,却要叫你一起,这里面恐怕有其他的隐情在,你还是要去下。”

    这些余平秋自然也知道,此时由樊枝花说出来,他心里感到特别的暖心,笑道:“那我听你的哦。”

    “少贫嘴。我去帮你准备下明天出去的行礼。”

    第二天,余平秋跟阮三行约了地点,去的时候,阮三行的车上已经有三个人,一个司机,另外两个估计是他的副手,一见余平秋开着自己的车来,夸张地说道:“哇,好车呢,还是太海别苑专用的,余兄,不够意思啊,我的车跟你一比,那就是地摊货了,不行,我怎么说也要坐你的车,让你当司机的机会可比中奖的机率还低呢。”

    说完,很自觉地打开余平秋的车门,钻了进来。

    阮三行的车带路,余平秋跟在后面。

    “阮兄此次邀我,想必有事吧。”余平秋转头看了一下阮三行,见他神情愉悦,心情似乎挺好。

    “余兄,要不要这么直接啊。上次登天阁让你小子跑了,这次无论如何要补上。”

    看着阮三行一副贼虚虚的样子,余平秋脑袋也大了起来,那种地方体验一下也就算了,不代表他喜欢那种地方。

    “阮兄好意心领了。”

    “客气啥,我们什么交情?我们是一起打过炮的交情,是上过战场的兄弟,对不对?你以后不必如此,显得生分呢。这样,这次下去你听我的就是了。”阮三行热情地拍了拍余平秋的肩膀,完全一副肝胆相照的嘴脸。

    余平秋无奈地笑了笑,不想在这种话题上与他过多的争论,安心开起车来。

    永安区在太海市算是比较偏的,那边不是以工业为主,而是以服务业为业,简言之,就是吃喝玩乐的地方。

    一路上在阮三行的插科打诨下,笑料不断,余平秋听得也是津津有味,长了不少见识,时间过得倒也快,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中午十二点多就到了区政府大院。

    区政府已经站了一排人,带头的是区长陈光亮,个子挺高,但却不胖,一副相当精瘦的样子,满脸堆着笑,就像一个服务生,亲自为阮三行开了车,低头哈腰道:“感谢首长百忙之中下来视察,我们永安区政府和人民对您的期盼已久,终于盼来这一天。首长请。”

    “哈哈,陈区长客气了,听说永安区特别有特色,所以我就主动请缨过来,司书记交待了,一定要把一些好的经验带回去。”阮三行不动声色地与陈光亮握了一下手就松开了。

    “那是市委领导有方,是司书记教导有力,是首长您指导得体的结果啊。”

    看着这么一个高个子低着腰讲这些肉麻的话,余平秋感觉背后都冷嗖嗖的。

    阮三行高兴地点点头,问道:“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我这次是代表市委下来听你们汇报的。”

    “那是那是,早准备好了。首长您看,我们要不换个地点汇报,最近区政府的空调坏了,会议室热得跟火锅似的,我们不敢把首长带进去啊。”

    “坏了呀,那确实不利于办公,那有请陈区长带路,这里我可不熟,相信陈区长不会把我煮了吧?”

    “岂敢岂敢,首长请。”

    一队人马重新上车,陈光亮两部,加上阮三行的两部,四部车朝区政府东北角的方向驶去,开了半个小时左右,到了一处农庄。

    农庄依山傍水而建,水塘中有各种水禽在嘻戏游泳,农庄的四周则是郁郁葱葱的各种花草树木,树木中还时不时传来各种不同的鸟叫声,让身处市中心每天吸着灰尘的余平秋大呼舒服,而反观阮三行显得很淡定,估计来得不是第一次。

    农庄没有任何名字,里面的屋子简单而简洁,像是农户人家。一行人进去后也没有发现其他人,只有三五个乡下姑娘打扮的服务员在迎接,其中一个带头的姑娘走出一步,对着这一行人道:“各位大老爷,到俺农庄是用餐还是开会?”

    陈光亮和蔼道:“俺们边吃饭边开会,你们好好准备几手农家菜,我们首长最讨厌铺张浪费,别整太多。”

    阮三行始终面带微笑,客从主便般任由陈光亮安排。

    包间挺大,坐了十个人,司机正常是到外面吃饭,对于余平秋能上桌,陈光亮也没多说什么,他以为这个司机可能不一般。

    上菜之前,陈光亮拿了一叠材料,分发给阮三行及两个副手各一份,犹豫了一下,也给余平秋一份,然后就这样站着,清了清嗓子,对阮三行微微恭了一下腰,声音哄亮道:“尊敬的首长,非常感谢您们百忙之中前来视察工作。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我区的服务产业取得了历史性、跨越式的增长,实现了年初既定的各项任务,同比增长百分之一百三十二点一五。主要工作如下:……”

    这时,服务员上了第一道菜,陈光亮刚要继续念下去,阮三行拍了拍手掌,笑道:“在陈区长的带领之下,永安区的服务业取得了骄人成绩,这一切得益于永安区委、区政府的坚强领导,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赞赏,希望永安区政府能够再接再厉,勇创佳绩,把经验传送到每一片需要的地方,带动太海市人民共同富裕。我提议,大家举杯敬陈区长。”

    陈光亮连忙放下稿子,急走几步,举起杯子,弯腰与阮三行的酒杯碰了一下,激动道:“感谢首长的信任和肯定,我一定不负重托,肝脑涂地、尽职尽责,谋划好永安区的百年发展大计。我先干。”

    一两多的白酒就直接下了陈光亮的肚子,眉头不带皱一下,阮三行轻咪了一口,举起大拇指道:“陈区长果然大气魄。”

    其他人可不敢随意,除了余平秋,都是一杯干了下去。

    陈光亮眼观四方,对于余平秋的不敬,心里多了几分不快,坐下后,低头朝右侧的阮三行问道:“还未请示首长,这几位比较面生,能否引荐下?”

    阮三行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余平秋,指了指他的两位副手道:“这两位是市委办的林少其、康长生,这位是余平秋,嗯,生物研究院的。”

    “原来是生物研究院的,那就不是司机了,可他过来干嘛?对了,他开的那车好像在哪里见过,车上那个标志很熟悉的样子。”陈光亮的思绪飞快而过,脸上却一直带着笑容,几乎在阮三行介绍完毕的两秒内马上站起来举杯道:“三位远来是客,这杯酒我敬你们,以后常来记得找我陈光亮。”

    说完又是一杯下肚,市委办两个人也是站起来一饮而尽,余平秋刚才在一旁看得仔细,对陈光亮的心思早已摸透,站起来举杯道:“承蒙陈区长招待,这一杯我敬你。”一杯见底。

    陈光亮哈哈一笑,心里却并没有把余平秋放在眼里,生物研究院根本就是政府的附属,说好听点是书记直管,可实际上就是书记圈养的一群狗,没几个人愿意跟研究院的人接触,却也没几个人愿意得罪。

    一巡酒之后,气氛就热烈了起来,菜很快上齐,倒也不多,只是每道菜的量都很足,很像农村的做法,服务员没有介绍菜名,作为东道主的陈光亮也没说,那阮三行也不问,另外两个副手自然不敢问,大家吃的是其乐融融,而余平秋则不一样,过去什么美食没吃过?更何况区区凡间之物,哪里他不认得。眼前的八道菜里面,除了两道青菜,其他六盘已经含盖了地上爬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钻的,俱是珍稀之物,味道相当鲜美。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十个人都被安排在独立的房间里休息。余平秋刚关上门,外面就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一个农村打扮的甜美姑娘,站在门口道:“你好,我是你这间的服务员。”说完,也不经过余平秋同意就进去了,并随手掩上了门。

    那甜美姑娘进来之后也不言语,把衣服两下半脱下,只剩一个肚兜,半遮半掩地盖住她的三点,一副洁白的身躯就这样展现在他的面前。

    早知道这个阮三行没安好心,但也没想到这个陈光亮居然这么大胆而直接,这简直是……余平秋不知道要找什么词语来骂人,赶紧叫那姑娘把衣服穿上,但这人却是不敢走,硬说要等到三个小时才敢出去。

    于是,三个小时,余平秋只能把眼睛闭着,不看不烦。暗道,这公门招待简直是菜色齐眉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