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形影不离
    司空明给余平秋打完电话,重新坐到大厅的沙发上。

    在他的对面坐着一脸不解的司达志和微微轻笑的阮三行,前者欲言又止,后者悠悠自在,司空明看着两者,心中略为一叹,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少了些政治头脑,只要是身处权力场,政治能力是首要的,蛮干的永远成不了上位者,可这些提醒没用,还是要有悟性。

    “三行啊,谈谈你对余平秋的看法。”司空明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扔了一根给阮三行。

    阮三行赶紧弯腰接过烟,在鼻子上嗅了好几下,一副陶醉的样子,这在司达志看来完全是乡巴佬行径,心中难免又鄙夷了几分。

    “书记,以我之见,要站在政治的高度去看待此人。”阮三行狠狠地吸了两口烟,吐出一玫外圆内方的币状烟雾后,认真道:“与我直观的判断,加上之前,嗯,一点点小考验,此人不是凡物。”

    “哼,这未免太抬举那白脸小子了吧,依我之见,战力平平,还说什么符道高手,一群普通的犯人就把他整得死死的,要不是他身边有人保护,恐怕这次就死在监狱了。”司达志忍不住插言道。

    阮三行不予争辩,笑了笑自顾自的抽起了烟。

    司空明开口问道:“哦,三行啊,看来你对此人的评价很高啊,说说看,为什么?”

    阮三行看了一脸超级不爽的司达志,沉吟了一下,轻轻道:“他的字。”

    “他的字确实是大家手笔,但单凭字怎么说?”司空明掐了烟头,饶有兴趣地盯着阮三行。

    “其字磅礴而圆润、遒劲而灵动、奔放而细微,说明此人大气而圆滑,坚毅而灵活,高瞻而细致,是个有智慧的年轻人。”阮三行偷偷看了一眼司达志,其脸色变得极其狰狞,赶紧补充道:“当然,这不是我认为的,是形影门总结的。”

    司空明也看出司达志的失态,心中略为不喜,不想再探讨余平秋的事,问道:“那形影门不是太海势力,为什么最近频频出现在太海,难道纯粹是为了他的字?”

    阮三行怕引起司达志的反感,知趣的没有再提余平秋,而是开口问道:“那个李康盛怎么办?”

    “这个暂时动不了,先把他的两个副手替掉,这事你跟达志商量,务必尽快完成,嗯,去找吴不平,他是行家。”

    司空明说的吴不平是太海纪委监察局的局长,圈内人称“鬼见愁”,据说被他盯上的官员没一个是干净的。

    “那余平秋那边?”司达志不甘心问道。

    “我最后说一次,在换届之前,这人不要去招惹,还要适当保护,你要懂得大局!”说到后面,司空明罕见地把一包烟重重地摔在茶几上。

    司达志从小怕他父亲,见他发火,马上低头认错道:“是,那我多派一些人去保护他,免得有人再故伎重演。”

    “那倒不必,政治博弈讲究的是杀人于无形,似这种手段是上不了台面的,对方只要不是傻子,不会再出这种劣招,做好你份内的事就行。”

    司空明语气略有缓和,站了起来,向阮三行招了下手,向楼上走去。

    ——

    余平秋经过三日的休息,终于说服樊枝花让他下床活动。

    对于樊枝花这种衣不解带的精心照料,刚开始余平秋不习惯,到后来慢慢适应了起来,甚至让他的心里有股甜蜜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同于往日,亲近之中多了一分贴心,让他的心不知不觉中与她走得更近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而对于樊枝花而言,只要在余平秋身边,她的脸上从来都充斥着幸福的微笑,连左弓那个冷血的杀神偶尔也被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笑容感染了一点,表情变得不再那么僵硬了。

    这几天的静心,让余平秋有了另外的一个收获,就是对周边的灵气感应比以前强了很多,这归功于他全身筋络的打通,让他的身体与环境的结合度更高。

    “紫阶符是以气化符,就是勾通灵气,以灵气为笔,以空气为纸,制出没有固定形态的符。”余平秋不止一次看这段余家历代符修的笔记了。对于如何进阶到紫阶,他早有腹方,只是这里灵气太少,根本无法实现。

    “要是有聚灵阵的布置方法就好了。”曾经的自己修炼的可是《星神诀》,对于灵气需求一般就行,哪里会去搞什么聚灵阵一类的,到现在才知道书用到时方恨少。

    余平秋正想找一个名山大川去闭关一段时间时,外面小甜敲门禀报道:“少爷,接到小区警卫处电话,说两个自称形影门的人,有要事求见。”

    形影门的?前一段时间司空明有提到说,自己的书法作品大部分被这个形影门收购,自己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找上门来了。

    “知道了。”余平秋接通小区警卫视频系统,在警卫处门口站了两个男人,俱着青衣,身材差不多,长相普通,看不出表情,此时正安静地站在那边。

    “警卫,我是b31别墅的,让那两个人进来吧。”

    外面警卫确认之后,给了两张临时通行识别卡后放了进来。

    余平秋穿戴好之后,一开门,旁边的樊枝花和左弓的门也出来了,樊枝花笑嘻嘻地走到余平秋跟前,挽着他的手臂道:“秋哥哥,我们要去逛街吗?”

    知道这是两人的好意,怕他出门又遭意外,余平秋心中微微有些感动,笑道:“形影门有两个人过来拜访,左右你们也没什么事,跟我一起下去看看吧。”

    “形影门据说是迷野仙宗的外门,一直在藏云省一带活动,主要以拍卖古物和出售情报为主业。”左弓的金属机械音不快不慢地说道。

    “这个迷野仙宗也是炼气一脉,至于这个形影门我倒是没去留意。”樊枝花补充道。

    余家也有自己的情报系统,这些江湖门派也有涉猎,只是余家世代讲究公门修行,对官家的事比较重视,对那些三教九流的事比较不上心,所以像这些门派的事他反而不怎么清楚。

    “先下去看看。前段时间据说他们在大量收购我的书法作品呢,说不定是我的粉丝也说不定。”

    余平秋开了个玩笑,那樊枝花很配合地娇笑了几声,暗暗掐了一下他的腰,嘴上却说道:“是哦,我也是你的粉丝,为什么不见你送我一幅字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樊枝花的一句玩笑,余平秋却记在了心里,他确实从来没送过她一幅字,甚至很少送她礼物,有机会真要好好补偿下。

    三人下了楼,过了一会儿,小甜就迎了那两个形影门的人进来。

    两人一见到余平秋,就以江湖之礼拜见道:“形影门形五、影六拜见太溪符宗少主。”

    余平秋听到二人如此称呼,眼睛一眯,这“太溪符宗”四字已经有近百年不曾流露于江湖之中了,这二人居然连这个也知道,令他感到这个形影门真不简单。

    “二位请坐。”余平秋很快恢复了平静,也以江湖礼仪进行了回礼。

    大厅上五个人分宾主坐下,待小甜上完茶之后,余平秋微笑开口道:“两位远道而来,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余少主真性情也,我们此来确实有事情需要余少主帮忙,还望余少主能施援手。”

    余平秋也只是略为客气下,不曾想这个叫影六的人却如此上道,反而让他有些被动了。

    “说说看。”

    “这两位是?”影六谨慎地问道,他想说的事情很重要,不能有任何的泄露。

    “都说形影门形影不离,业务上一个主情报,一个主拍卖,但武力上一个却是主攻一个主守,习得还是迷野仙宗的外门绝学,不知能否讨教一二?”左弓此言一出,余平秋脸上的笑意更浓,他轻轻地朝沙发一靠,身体彻底放松了下来,因语言上的被动局面无声当中被左弓扭转了过来。

    “余少主,我们是生意人,有几手功夫傍身不假,但都是粗脚功夫,上不了台面,可不敢跟这位侠士比划。”

    有了这么一段话过渡,比试自然不必要了,余平秋笑道:“也是,远来是客,哪能动刀动枪的。嗯,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

    还未等余平秋介绍,樊枝花冷冷道:“我是他的未婚妻,这个是他的亲卫。”

    刚进来没注意观察,现在这么一小段时间,形五、影六二人早看出樊枝花和左弓的不凡了,听完樊枝花的介绍,知道这两人应当是余平秋的心腹,略一思索后,那影六道:“余少主也知道,我形影门有做古物的买卖,难免会涉及到一些遗迹。去年,我门下子弟在一处遗迹中发现了一件古物,据我门中长老鉴定,是一件法宝,等级还不低。”

    影六说到这里,略了停顿,组织好语言后继续说道:“但这件法宝之上却有九道禁制,我们尽力破除七道之后,还有两道却始终无能为力。”

    “连迷野仙宗也没办法?”余平秋似笑非笑道。

    影六尴尬地笑了笑,道:“此事还未上报给上宗。我们门主是想以自己的能力解决好这个事,然后再向上汇报。”

    对这些门内猫腻,余平秋不想过多去关注和探听,问道:“那最后两道禁制是不是跟符箓有关?”

    “是的,我们找了很多门派的符道高手,但都不行,直到看到您的字,才从中看到了希望。”影六说的相当坦诚,好像真的只有余平秋才是符道高手一般。

    可余平秋听了只是笑笑,他多少能猜出这形影门的无奈和急迫。现在是末法时代,法宝对一个门派的意义是巨大的,发现法宝之后,要占为已有,自然不敢让世人知道,后面发现又解决不了,在寻找外援时也是偷偷摸摸怕消息泄露,不然以形影门的情报能力,早就查到太溪余家,不过,有一点影六没撒谎,那就是,他们找了很多门派都没招,不然也不会找到快要灭绝的太溪余家了。

    “是不是我书法作品中的灵气对那禁制有作用?”

    乍听余平秋这么一问,影六明显地吃了一惊,这事还真被他说中了。形影门发现余平秋的字有作用也只是偶然,后来就想大量使用这种字来破解,但始终差了一步,最后不得已才来找他。

    事实上不用看影六的表情,余平秋也猜到这事估计不离十,既然现在已经证明,那就来谈谈条件。

    “你们有聚灵阵的布置方法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