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韩少波
    樊美凤用樊家剑气给余平秋打通筋络的事,左弓并不知晓,只是当他们一行要离开太溪余家老宅的时候,余平秋给左弓的感觉很怪,感觉他突然之间变得很空灵,有点世外武林宗师的气质般,只是无法形容。

    用剑气给人打通筋络是件很耗神的事,不但要灵气充沛,也要细心入微,稍不留神就会把人的经络刺得千穿百孔,所以,樊美凤给余平秋打通筋络之后显得十分疲惫,估计没有两天是恢复不过来的,而作为受益者,毫无疑问,余平秋的好处是巨大的,不但身手更敏捷外,最重要的是能够内视自己的身体,为他今后了解并开发自己的身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能够跟随余平秋来太海,樊枝花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一路行来,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的脸上就差刻上余平秋的名字了。

    到了太海别宛,安排好房间,时间还早,余平秋带了樊枝花去了自家菜园,这是他来这个世界后养成的一个小习惯,闲余干些农活,而那时的樊枝花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后来长大了,事情也多,来的机会也少了。

    太海别宛前的这条公路晚上都是灯火通明,两边的菜园犹如白昼似的,余平秋把车停好,提着锄头出来时,菜园周边有不少老头子老太太已经在忙碌了。

    樊枝花饶有兴趣地东张西望,一如小时候般,跟在余平秋后面,时不时地吃吃偷笑两下,似乎对这种安逸的田园生活充满了享受。

    余平秋并不认识周边的人,但他下地的时候,只要有看到的,都微笑地挥手打招呼,有些还以微笑,有些不解,有些不理,他也没去管这些,下了地后,熟练地举起锄头,把一些他感觉不需要的菜直接锄掉,那菜地土质极好,松软而肥沃,基本上不需要怎么花力气,很快的就平整好两块三十平方左右的地出来。

    平好地后,樊枝花就在上面洒种子,然后又在上面洒上一层薄土,洒完之后,余平秋把水打开,均匀地浇在上面,两人也不说话,默默中从微笑间体会这种宁静而甜美的田园情调。

    “累了吧?”余平秋浇好水,洗了手从车上拿了两水,一递给樊枝花,温柔道。

    樊枝花摇了摇头,轻轻喝了一口,甜甜道:“真好。”也不知道说的是他好,还是夜好,或是水好。

    田头有一个坐椅,两人走了过去,刚坐下,突然从上边宽阔的马路上传来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显得突兀而讨厌,樊枝花眉头微皱,对于这种破坏她美好心情的行为,她很想杀人。

    菜园的其他老人看到这个声音倒是没多少意外,估计每天都会这种事情发生,显得平静地多,余平秋也没多想,他其实也没去在乎这个。

    这时,车上走下来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余平秋眼神一眯,当先那个女的他认识,安若素,她的左手边是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子,高大挺拔,估计是军伍出身,但脸色阴郁,眼神冷漠,一副铁汉冷血的模样,另一个男披金戴银,浑身上下显得财大气粗一般,脸色有些灰白,眼神出其地猥琐,这阵正直勾勾地盯着低头的樊枝花猛看,还时不时地吞咽几下口水。

    “喂,乡下小子,你给我上来!”安若素早就从阮三行口中问到余平秋的住址,在经过这段五公里的菜地时就开始留意了,不曾想,这个讨厌小子的菜地居然还很靠前,这让她心里更不爽,一下车就柳眉倒竖,凶巴巴的大声吼道。

    对这个女人,余平秋出奇地没有生气,脸上依然是一副淡淡地笑容,对她的吼叫并不理睬,而她这一吼,旁边那些种菜的老人们则是纷纷侧头,露出一副看戏的样子。

    樊枝花慢慢抬头,眼中已是布满了寒霜,心中杀意正在漫延,冷冷地扫向眼前这个敢出言轻贱余平秋的女人。

    樊枝花的抬头,把她那张吹弹可破、冰山美人的脸展现了出来,那个披金戴银的猥琐男人眼睛都要喷出火来,嘴角更是有口水溢出,极度的兴奋让他浑身上下禁不住微微颤抖,而那个迷彩服的男人则是眼光大亮,露出了强烈侵占,就连安若素也是为之愣神,但很快,就被她的妒忌所替代。

    “小贱人,你看怎么看!”安若素看到旁边自己带来的两个男人居然被眼前这个女人所迷,醋意加上恨意,不经大脑地大骂出口。

    那猥琐男听到旁边的大骂声,居然缓神了过来,对安若素嘻皮笑脸道:“安小姐,她可不是贱人,她可是极品哦,我好喜欢啊。”

    安若素转头看了看那猥琐男,一脸地鄙视,道:“韩少波,有种你去把那贱人拿下,算你本事。”

    韩少波转头盯着田头那个写着b31的牌子,眼神犹豫,他好色没错,但并不代表他傻,这个安若素是什么货色他非常清楚,拉他来的时候说这个人是司空明请的一个手下,不足为虑,而眼前这个牌子却很明确地告诉他,这个人根本不可能是司空明的手下,安若素撒谎!因为很简单,他韩家在太海也算牛逼,却只能住在c区别墅群,而韩家与司空明的关系是合作关系,不是上下级!

    “别胡闹!”那个迷彩服的男人显然也注意到了牌子,对安若素的这种没脑子的举动也是十分反感,特别是看到田里那个冰山美人之后,对比之下,安若素犹如村妇一般。

    “余兄,我是司达志,方才若素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

    司达志早已猜到眼前这人是余平秋,他父亲对此人极为推崇,几次电话中都有提到,让他多和此人亲近,知道此人是有本事的人,加上安若素起哄,他就顺便过来看看,不曾想,这个安若素吃了哪门子的火,这么爆,眼看要闹僵,就赶紧出言道。

    看着司达志冷冰冰的眼神,安若素不敢说话,那韩少波虽色,但明显也不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人。

    无故让樊枝花被安若素辱骂,余平秋脸上早已布满了寒霜,冷冷道:“她是你女人?”

    安若素挺起胸膛,傲气道:“这位是司书记的公子,我是他唯一的女人,知相的,磕个头认个错,当姑奶奶原谅你们乡下人的无知!”

    余平秋一听,正欲出手教训,旁边樊枝花却是拉住他的手,对他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不能动怒。”说完站了起来,缓缓走了几步,隔着安若素三丈距离,随手就是一甩,只听“啪”的一声巨响,那安若素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五六米后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一声不响,直接晕死过去了。

    司达志双眼紧缩,他在军营也算一个好手,居然看不太清楚眼前这个美貌女子出手的痕迹,见她如此狠辣,显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韩少波看到这一幕,不但不害怕,还神经质的大喊一声:“啊,好美人,我就喜欢你这样暴力的。”说完急急地向樊枝花扑来。

    樊枝花岂能让他近身,随手再来一下,那韩少波果然远远地被甩了出去,脸上留下一道吓人的红手印,他“啊”的一声大叫,却是没有昏倒,慢慢的爬了起来,右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脸旁,带着病态的潮红,激动道:“打得好舒服……”

    司达志并不花痴,他冷眼旁观,看到余平秋和樊枝花二人都露出杀意,不敢让韩少波继续瞎说下去,急忙跨出两步,一记手刀击在他的颈后,直接把他击晕在地。

    “实在对不住二位,你看这事闹的,本来我是想代我父亲感谢余兄的。”若以司达志的性格,自然不可能这样低声下气,那安若素虽不是他承认的女人,但也不是谁都能教训的,无奈这个余平秋是父亲一直交待要交好的,而眼前这个美貌女子更不是他能招架的,只好先好言抚住,待以后再寻良机,特别是这个美貌女子。

    看着眼前这位太海市三把手的公子哥,阴狠的眼神之下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服软的话,不得不让人小心对待,余平秋也不想无故树敌,淡淡道:“司公子要是没其他事,我就不奉陪了。”说完左手提着锄头,右手拉着樊枝花朝自己的车走去,却是根本不再看司达志一眼。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