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樊夫人点亲
    自余家迁到太溪之后,那樊家便一直与其交好,两家多有婚姻往来,而且都是樊家嫁给余家,因为同样很怪异的是,樊家只生女的,而余家只生男的,区别在于,樊家不止生一个女的。

    余平秋三人提着锦鱼进了余家老宅,那忠伯正跟一个貌美的妇人在聊天,一见余平秋,那忠伯就笑道:“少爷这一手绝活倒是丝毫没落下,瞧瞧这锦鱼,又大又肥,今天可是有口福了。”

    余平秋没接忠伯的话,而是笑嘻嘻地走到那貌美的妇人前,弯腰请安道:“平秋给伯母请安。”

    余平秋口中的伯母正是樊枝花的母亲,樊美凤,当代樊家之主。

    “秋儿长大了。来,给我抱抱看。”樊夫人说着起身站了起来,双臂张开,就要把余平秋抱进怀里。

    “娘!”樊枝花却在一旁着急喊道。

    “哎呀,娘都忘了,秋儿不是小孩了,这样,你替我抱抱他吧,这才显得我樊余两家的亲近嘛。”

    樊枝花听了满脸通红,却也不做作,乖巧地走到余平秋的身后,双手轻轻地抱住他的后腰。

    “嘻嘻……”那樊夫人在一旁娇笑不已,而忠伯则是背过去偷偷擦着眼泪。

    余平秋被现场这么一捉弄,脸不由地红了起来,樊家有意于他,樊枝花从小就爱慕他,这个他都知道,可是,余家如今已是没落,况且余家男人都不长命,他可不想害了人家,所以对待樊枝花也不敢有那种情爱在,这一点以樊枝花的才智自然也能感受到,否则就不会在桃林时对他幽怨述说了。

    “忠伯,快去做饭了,不能让伯母饿肚子呢。”感受着背后满满的情怀,余平秋不忍破坏,只好转移话题道。

    忠伯这才过去把左弓身上的鱼接过来。

    樊夫人好像是刚看到一般,客气问道:“不知这位侠士如何称呼?”

    以左弓的见识,自然能感受到眼前这位长者隐隐带来的威压,不敢托大,有点生硬地行礼道:“小子左弓,见过前辈。”

    樊夫人并没有对这种金属机械音感到奇怪,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口中赞道:“果然是少年英才啊。”

    趁着樊夫人视线转移到左弓身上,余平秋赶紧道:“伯母,我去帮忙忠伯做饭,您先用茶。”

    樊夫人白了一眼,对樊枝花喝道:“丫头,你也去帮忙,等着吃白食啊。”

    “哪有这样的娘。”樊枝花低咕一声,跟着去了。

    大厅中只剩樊夫人和左弓,只见她笑吟吟道:“小兄弟跟我女儿交过手了?”

    左弓诧异地看着樊夫人,听她继续道:“你身上有我女儿术法的气息。”

    看来是樊家特有的术法标记了。左弓不知道她说这个什么意思,难不成以她的身份还想替女儿出头不成?

    “我观察你身上没有半点灵气波动的样子,想来不是炼气一派。如我所料不差,你应该走的是炼体一途吧。”

    难道说基因解锁是炼体术?这个樊夫人到底知道些什么?左弓小心问道:“您的意思是?”

    “当今世道,真正意义上的修真者,只有炼体和炼气了。古炼体术基本上不适合当今,目前勉强算的就是基因解锁。之所以说勉强算,只因为如果没有炼体的基础,以药物强加催变,实现基因解锁,那只会空有速度和力度,硬度会差的要命,只要用点巧劲,这种靠药物解锁的炼体者根本不堪一击。”

    左弓闻言大惊,这个樊夫人可是一言中地,他目前面临的问题就是身体太脆弱,不足于让他突破到三阶。

    “多谢夫人。”

    樊夫人点了点头,语气突然变得冰冷,直言道:“观你面相,好杀而冷薄,无情而绝义,却是个不忘恩的人。我不管你接近余家怎么目的,既然你跟了平秋,就应当全力保护他,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会传你一种古炼体术,作为交换条件,我会在你体内下一道禁制,以防你有不轨之心,你可愿意?”

    左弓闻之一愣,当初被余平秋所救是一个意外,跟着余平秋也是临时起意,至于什么目的倒还真没想好,不曾想,这位樊夫人眼光如此毒辣,直指他的内心深处。

    “怎么,不同意?”见左弓思索,樊夫人脸色一冷,一股犹如实质性的煞气朝他飞扑而去。

    左弓刚想反抗,只是想到远不是对手,只好认命道:“我愿意。”

    话刚一说完,那樊夫人的一道剑气强行击入他的体内,游走一圈后在他心脏的下方停了下来,左弓大怒,刚要反抗,心脏就传来一股滔天的疼痛,让他突然栽倒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

    樊夫人走过去,随手扔了一本小书本给他,淡淡道:“当今世道,虽说科技发达,但道术仍然在规则之上,我们的世界是强者为尊,你也不要不服气,只要你没有异心,这道禁制对你不起作用,况且,我给你的这个炼体术正好可以弥补基因解锁的缺陷,让你更快地提升境界,你将来会感谢我的。”

    “娘,吃饭啦。”樊枝花的声音刚一传来,左弓赶紧把那本小书装进自己的怀里,强忍着痛站了起来。

    樊夫人不言其他,径直走了出去,左弓自然是跟随其后。

    忠伯做鱼手段果然不同凡响,此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八道菜,全部是锦鱼的不同做法,不但鱼香远远飘出,那鱼做的模样也让人食欲大增。

    “都说余家做的锦鱼才是太溪的绝品,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这要是往常,我可一点奢望都没有,不曾想,今日倒是沾了秋儿的光了。”

    “哈哈,让夫人见笑了,我一个小老头可不敢代表余家,这都是老太爷教的好。今天难得夫人前来,请多尝尝。”忠伯搓了搓手,把厨巾拿下后,请樊夫人坐下后,大家才落座。

    “忠伯不赖啊,越老厨艺越好了,跟我奶奶有得比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余平秋这么一说,惹得樊夫人恼火道:“小子,不知道食不语吗?”

    其他人可不敢说话,默默地吃着,嘴巴俱是嚼个不停,可见鱼的味道之美。

    用饭时间并不长,但桌子的菜却是盘盘皆空,余平秋满意地拍拍肚子,笑嘻嘻道:“好饱,我带伯母去喝喝茶。”

    余家现在没有大人,余平秋就是一家之主,尽管他笑嘻嘻的,但樊夫人也不想在外人面前失了礼数,道:“好。”

    樊枝花也想跟过去,却被樊夫人瞪了一眼,嘟着嘴巴往别处去了,那左弓正想找个机会好好研究下炼体术,迫不及待地跟了出去,这种场合他一点都不适应,也不喜欢。

    余平秋把樊夫人带到了书房,让人泡了两泡极品太溪茶,两个人坐一起静静地喝着茶。

    过了好一会儿,余平秋也没主动开口,樊夫人笑骂道:“臭小子,年纪轻轻就在我面前摆养气功夫,你也不问问我来这边干嘛来了。”

    余平秋赶紧站起来应景道:“不知伯母今日前来有何教诲?”。

    “你啊,唉,余家男人要不要都这么聪明啊。”

    余平秋自然知道她这声感叹背后的辛酸和无奈,她这是替余家伤悲,也替樊家可怜,余家多寡妇,不就代表樊家女人多不幸啊,这点余平秋很明白,所以他无话可说。

    “我今天带丫头过来,有两件事,一是替你打通全身经络,二是丫头跟你过去,这是她的选择,希望你不要拒绝。”

    余平秋开口正要拒绝,樊夫人制止道:“我不知道你们余家的症结何在,我现在能做的是告诉你一些修炼的事,帮你打点基础,相信以你的资质,应该能找到答案。”

    余平秋缓缓坐了下来,樊夫人继续道:“余家世代修符,符箓厉害自不必说,但身体太弱,很容易为人所趁。如果是以前,灵气充足,符箓可以大量制作,对敌之时,可以不惜符箓,但现今不同,符箓用一张少一张,总有接不上的时候,到时生命可就休矣。而你考进太海生物研究院估计就是想从基因解锁方面找突破,这个切入点我很赞同。现在古炼体术根本不能修炼,只有配合基因解锁才行,但我要提醒的是,任何药物助力都有后遗症,希望你慎重。”

    “多谢伯母。只是用剑气打通经络太过伤身,对您的修为不利。”

    “这个不需要你来考虑,我相信女儿的眼光,希望你善待自己,为余家。”

    余平秋沉默了,樊余两家多有联姻,但严格来说,余家欠樊家的,没有樊家,余家香火估计很难维续下去,樊家的牺牲太多了。

    “你也知道余家的情况,我实在不想让丫头……”

    “我说了,这是她的选择,我相信她。你一个大男人家,要有决断,丫头都不在意,你反而婆婆妈妈,难道余家传承数千年,要在你手里断掉吗?”

    余平秋闻言心神一震,不为余家,只纯粹为了眼前这位樊家主人的情份,他感动了。

    余家传承对他太过沉重,满满地都是一群短命男人的抗争史和失败史,这是所有余家男人的痛!但既然此生占据了这具身体,与余家便结了缘份,自然也要承当每一代余家男人应该承当的责任。

    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凋零到只剩他一人,他不怕承担,但怕岁月无情辜负,却是他不忍之痛,只是面对樊家善意,他只能抬头坚定道:“余家不会倒,上代没有,这代也不会,下代也不可能。”

    “好,有机会先给我个外孙抱抱。”

    余平秋神色微囧,语带声涩道“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