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左弓的刀
    周六晚上,余平秋才回到自己的别墅,刚进大厅,意外地发现左弓站那边等他。

    “事情弄好了?”

    “你被人跟踪了。”

    “杀了?”

    “留了一个,去了c56。”

    余平秋有些恼怒,他枉有强大的神识却受身体局限无法大量动用,否则岂容屑小窥探。他想了想,跟踪他的人很可能有三方,一是司空明,二是下司空明咒术的人,三是买断他书法作品的人。而司空明危害性最少,买他书法作品的人目前也没发现有什么危害,唯独那下咒术的人。

    “你有什么建议?”

    左弓冷酷地笑了笑,其意不言而喻。

    “可有把握,到时怎么善后?”修道之人没几个心软的,余平生更是不例外,何况对方极有可能是想害自己的人。

    “活人我负责,死人你负责。”

    “今夜?”

    左弓不再言语,径自走向自己的房间。

    事出紧急,自然是速战速决,余平秋略一思考,也回了自己房间,他要再准备一些符。

    丑时一到,余平秋和左弓二人不约而同地打开了各自的房门,那左弓依然是一身黑衣打扮,而余平秋衣服没什么改变,却是把整张脸包了起来。

    太海别墅群的安保系统是很严格,但由高一级别墅区进入低一级别墅区则相对宽松些,余平生开着b区别墅区标志的专车进入c区时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一路畅通无阻,一直开到c46才停下。

    此时的别墅格外安静,人们正是熟睡之时,也是杀人放火的最好时机。

    左弓一下车,闪了一下就不见身影,这是余平秋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的功夫,没想到这么强。

    知道左弓是先行探路,余平秋不急不缓地朝c56走去,他随身给自己下了一道隐身符,虽然在修道之人眼里可能不算真正隐身,但对付普通人却是足够了。

    当余平秋站到c56别墅的大门时,那门已经打开,左弓并没有站在那里,想来是进去了。

    一进大门,发现周围的警卫已经死了四个,到了大厅,发现也有一具女性尸体,余平秋循着血腥味,静悄悄地上了二楼,没人,他又上了三楼,刚要探头进去,里面传来几声脆耳的噼啪响,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

    这时余平秋才看到两道黑影急速地交叠打斗着,又急速的分开。与左弓对打之人身体消瘦,身穿道士袍,此时那袍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到处是破洞,破洞处血液还不断地往外冒。

    “居然是二阶基因,是我小瞧你了。”这声音十分阴冷,听得余平秋身体都有些发冷。

    左弓冷眼看着对方,眼前这人居然达到一阶基因,而且还是个修道之人,所修之术非常奇特,防不胜防,要不是高他一阶,在速度上占了便宜,晚上搞不好还要栽到此处。

    左弓并不废话,白光一闪,七道极光射向对面的消瘦道士,那道士显然也知道这白光的厉害,急急地打出一道蓝光相挡,口中大吼道:“欺人太甚,你这七星飞刀贫道认得,你报上名号,说不定我们有误会。”

    左弓的白光居然是刀,这个余平秋看得不是十分清楚,但那消瘦道士的蓝光却是认得,是一道蓝阶的防守符,如果是他自己制作的,那这人也是个高手了。

    “小心,这道士是个符道高手,不要让他的符录近身。”余平秋说完,也随身拍了三张蓝中带紫的符录攻向那消瘦道士。

    “居然是蓝阶巅峰符道高手。”消瘦道士大惊,向后急退,更是随手抓起一张椅子扔向余平秋的三道符,只听一声轻响,那椅子顿时变成粉末,三道符略顿一下又向道士攻去。

    左弓抓住战机,急速从旁攻进,七星刀再次出手,封住那道士的后路,使得他退无可退,眼看前后都有致命打击,那道士眼中露出怨毒之色,朝自己胸口用力一击,口中喷出一道鲜血,立即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道气盾,硬生生地挡住余平秋和左弓的前后夹击。

    余平秋看着那道气盾,略有所思,看来是用自己的本命精血催发法宝一类的东西,只是代价应该蛮大,估计此人受伤不轻。

    不等余平秋验证,那道士突然不要命般大口大口吐着血,脸色顿时苍白如雪,身体直接倒了下去,外面这层气盾没有支撑,慢慢变得越来越淡。

    左弓抓住时机,在气盾消失的一瞬间,白光再次一闪,那道士的脑袋就从他的脖子上滚了下来,眼睛睁得滚圆滚圆的。

    “没了?”见左弓点头,余平秋掏出电话打了出去,接通之后,淡淡道:“c56别墅,你的后患解决了。”说完直接挂了。

    他这是打给司空明,只要对方不傻,自然会马上过来处理后续事情。

    “二阶战力确实不俗。”

    “你的符也很厉害。”这一句明显赞扬的话,在左弓的金属机械音里却是什么感情都体会不到。

    二人上了车,余平秋问道:“那道士怎么知道你基因解锁到二阶?”

    左弓不可思议地看着余平秋,反问道:“你居然不知道?”

    余平秋承认道:“有些领域我确实不太专业,像基因解锁。”

    “基因解锁群体会互为感知。”

    “就这样?”

    左弓没好气道:“还要怎样?”

    “比如怎么解锁?”

    “你不要告诉我说,这是你进研究院的原因。”

    余平秋被他点破心思,也没有任何尴尬,笑笑道:“反正以后也会接触到。”

    见左弓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改问道:“基因解锁后战力怎么样?”

    左弓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言语,就在二人快到自己别墅时,左弓才缓缓道:“基因解锁到一阶,对付三五个特种兵轻而易举,二阶嘛,对付五六个一阶也是轻而易举。至于我怎么解锁,你看是那种用得起基因药物的人?”

    余平秋听后又惊又气,惊的是基因解锁后的战力吓人,气的是怎么解锁根本就等于没说。

    “你说有没有人解锁到七阶?”

    对这个问题,左弓倒很快给了答案:“现在为止没听说过有七阶的。”顿了一下,补充道,“七阶之后据说能突破世界壁障,到另一世界?”

    “飞升?”

    这个真正把余平秋震的不轻,余家世代也有流传着以符入道,得以飞升的传说,但离现在已经是太过遥远的事了。

    如果真能突破七阶飞升而去,是不是就能解了七心咒,彻底摆脱余家该死的恶运?想到这个,余平秋对基因解锁更加迫切了。

    看来太海生物研究院要好好研究一番了,至于这个左弓嘛,自然也要好好再套套话,看看基因解锁第一步要怎么进行,如果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有用的信息,研究院那边还是先别调查,免得水深淹了自己。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