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牛主任的菜
    走出登天阁,余平秋不但感到饿,连精神上也感到一丝落差,心中不免一叹,此身终究是凡身啊。

    “看来余家强调的公门修行并不简单哪,在体会百味生活中提升道心确也是一门历练的途径。”

    余平秋看了看天色,时间暂早,刚才上去只吃了些水果,明显不够份量。

    “该死的阮三行,也太直接了,怎么就不先吃点东西啊。”

    正想找个地方吃饭,这时电话响了,余平秋一接,对方甜腻腻道:“小秋秋,明天是周末,晚上应该没安排吧,来我家吧,我刚好多炒了几个菜呢,我家在西洋路华安小区82901,我等你哦。”

    “啊?”余平秋刚要说话,那牛少芬电话已经挂了。

    “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不过,现在肚子正饿,反正迟早要去一次她家,算了。”

    华安小区有点在郊外,余平秋对路又不熟,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按了门铃,那牛少芬穿了一件宽大的睡衣出来,开了门,很自然地挽着他的胳膊,像是妻子迎接久归的丈夫一样,她脸上难得的出现红晕,也不言语,就这样拉着他进了屋。

    有了先前的体验,余平秋完全是免役的,只是从胳膊传来的触感以及不时飘进鼻中的处子芬香,让余平秋多少有些诧异,这牛少芬资本还这么充足啊。

    “喝点酒吗?”让余平秋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牛少芬柔柔地问道,眼神很亮,充满了期待。

    余平秋眼中极其平静,但语言上却是善解人意道:“少喝点。”

    “那就喝点。”牛少芬变戏法似的,手中出现一红酒,酒早已开好,给余平秋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也给自己添上。

    “来,姐姐敬弟弟一杯。”也不等余平秋举杯,她就咕咚咕咚地把满杯酒倒进了肚子里。

    余平秋苦笑道:“牛主任,你真是海量啊。”

    牛少芬柔情蜜蜜地看着他,也不言语,余平秋被盯得没办法,端起前面的红酒一饮而尽。

    “请尝尝姐姐的手艺。”牛少芬给余平秋夹了一块牛肉放到他碗里,他也确实饿了,只觉得这牛肉非常嫩,口感极好,不由地胃口大动,各种菜都尝了一遍,连连夸赞牛少芬的手艺,夸得她开心的呵呵直笑。

    余平秋吃得快,不一会儿感觉有点饱了,便放下筷子,满脸真诚道:“谢谢牛姐。”

    “你去客厅坐坐,我一会就来。”牛少芬起身开始收拾碗筷,晚上她一口菜都没吃过,似乎全部是为余平秋准备的一样。

    客厅很大,余平秋感觉有些口渴,头还有些晕,心想,这红酒度数难不成很高?

    不一会儿,牛少芬过来了,不过此时她的身上不是那件宽大的睡衣,而是换了一件半透明的吊裙,满脸娇羞地坐到余平秋的身边,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闻着她身上的芬香,余平秋感觉心跳好快,突然之间变得有些紧张和烦躁,体内好像有一团火正在燃烧。

    他赶紧找了一个话题道:“嗯,我们研究院怎么感觉都不用干活?”

    牛少芬抬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迷醉,道:“我们不正在干活嘛。”

    被这一句充满的话一刺激,余平秋感觉体内那股火更旺了,觉得好热。

    牛少芬很体贴地替他把外衣脱了一件,让他感觉好了点,勉强稳住心神,问道:“姐,你是不是有一些事情没有告诉我?”

    牛少芬吊裙的带子已经脱去了一边,略带夸张的大半个圆球都露了出来,她半抱着余平秋,回答道:“是啊,其实姐还没结婚呢,他们每个人都以为我结了,那是我故意跟他们这么说的,告诉你,姐可是原装哦。”说完,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大腿根部用力按了按,对着他的耳朵轻轻道:“你要不要验证看看是不是真的?”

    余平秋心中冷笑道,我自然知道你是处子,只是你用这种笨办法到底想干嘛!

    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像意识一样坚挺,本能的冲动让他的手抓了抓,发现她的下面已经湿了一片。

    “弟弟,很热。”牛少芬把吊裙的另一边带子轻轻一脱,整个裙子滑了下来,露出了一具洁白无瑕的,余平秋的眼神已经迷离,他确实感觉浑身没了力气,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任由牛少芬把他的衣物全部褪去。

    牛少芬满脸赤红,气喘息息地把余平秋用力一推,整个人就这样趴到他的身上去,两团肉脯使劲地挤压着他的胸膛,此时,余平秋感觉自己就要顶破天了,涨得极其难受,他身体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渴望,神识里却是暗暗地运转起“乾坤诀”,这是一门不太需要灵气和修为的阴阳合欢诀,男女要是共同施展,效力更好,若是一方施展,就是纯粹的采元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女人、小孩和老人,这个牛少芬虽无恶意,余平秋却不想无故出差池。

    旁边的牛少芬极度兴奋,一边挤压,一边胡乱地用手抓住那根擎天柱,往自己那口正在流出饥渴之液的黑色井口匆匆塞去,显然是没有过任何经验,但这不影响效果,只见轻轻一滑,那根柱子就插了进去,一股带着温热的饱涨感让她忍不住尖叫出来,接着是一股疼痛,她知道,今晚之后,她就是真正的妇人了。

    在进入牛少芬身体的一刻,余平秋体验到久违的阴阳调和,柔滑与湿热之下的不断抽动,一股股元阴之气逐渐流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的骨头都舒服的颤抖了起来。

    牛少芬如一只不知疲倦的疯牛般在余平秋身上不断索取,当最后一丝元阴流入他的体内后,她终于满足地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随着身体的极度满足,他的神识也慢慢地放松下来,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懒得去想她的目的,任由身体沉沉地睡去。

    第二日清晨,一缕阳光温暖地照进了屋内,使得大厅之中到处充满了艳色,两具相拥而睡,显得安谥而和谐。

    余平秋微微睁开眼就看到牛少芬那张格外娇艳的脸庞,昨夜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去猜,只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身体不由地动了动,牛少芬抱得更紧了,嘴里轻轻道:“不许偷看。”

    感受到她身体的滑嫩,余平秋身体又来了感觉,昨晚虽是采补并无吃亏,但必竟被强,岂能罢休,既然她醒了,二话不说,就把她推倒,直接进入她的体内,任意地驰骋着。

    牛少芬不甘被动,二人说不清谁上谁下,拼命索取,直到她呻吟不止,求饶不已时,余平秋的生命精华才彻底排放而出,一股温热的喷液极其有力地射进了她的最深处,让她不由地又一次高声喊了出来。

    余平秋正要起身,被牛少芬紧紧抱住,下面更是用力地夹住那根擎天柱,似乎要把这种不该有的欢爱久久地留在她的体内。

    二人均不言语,过了好一阵,余平秋再次翻身起来,只感觉自己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舒服。

    牛少芬感觉疼痛异常,但还是咬牙起身带他去浴室洗了澡,之后简单做了两样早餐,二人吃完后,静静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为什么?”余平秋最后还是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在菜里下药然后对你用强吗?还是想问为什么会选择你作为我真正的第一个男人?或是是想问为什么我们研究院都不用上班?”牛少芬笑的有点凄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想在进入内院之前给自己的青春一个交待,一个老处女终究是不完美的不是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什么内院?”余平秋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又是一个可怜的人。”牛少芬把眼泪擦好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你以为那些没上班的人是有事外出吧,事实上,他们都是进了内院。”

    “你考进我们研究院的时候,体检没有发现异常吗?”

    “异常?”余平秋心里一咯噔,余家的七心咒,毛病就在心脏,但常规的仪器检测根本没法发现,只有暴怒的时候会剧烈疼痛,这个他三岁的时候就经历过,那真不是一般的疼,这也是导致他张扬的性格收敛的原因之一。

    “我是被检查出来左小脑异常,然后居然还被录取了,你说是不是应该很开心?”牛少芬语气充满了苦涩,神经质似的笑道,“而且,发现上班也不用干活,还有钱拿,是不是超级好?”

    余平秋有点为她感到悲凉,纯真不是错,天真却是要受到惩罚的,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牛少芬继续道:“直到有一天,我偷听到院长与一个神秘的人的谈话时才知道,原来,我们这批人都属于外院,是为内院的研究准备的,换句话说,就是试验品,专门用于基因解锁研究,所以才招那些身体有基因变异的人进来。”

    有了先前司空明的告知,余平秋没有感到任何意外,问道:“内院对外院这些人的研究应该也有成功的案例吧,这些成功的案例后面怎么处理?”

    “你是不是早知道有内外院?”显然余平秋的表现让牛少芬有些怀疑,但她并没有深究的意思,接着道:“你知道吗?这办公室主任根本不是人当的,要时刻保持笑脸迎接一批批新同事,同时要默不作声地装作不知道那些老同事的消失,内心是多么的难熬。”

    牛少芬情绪有些失控,余平秋安抚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反正这么多年,外院消失的人我再没见到过。但经我多年查探,有一种猜测,那就是研究成功的这些人进入了国家的秘密部门。”

    这些信息对余平秋没什么作用,与他的猜测差不多,他语气淡淡地问道:“你希望我做些什么?”

    “下周我就要进内院了,如果有一天,你有能力的话,我希望你帮我一把。”

    听了牛少芬遗嘱式的恳求,余平秋默默地点了点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