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登天阁
    太海别苑c56别墅内,一个道士打扮的消瘦中年男子,死命地盯着眼前一丝黑线,脸色阴沉地可怕,在他面前正趴着两个浑身颤抖的青年男子,一个矮瘦,一个偏胖,巨大的恐惧让这二人的汗液如喷泉一般往外冒,滴在地上发出阵阵的“滴达滴达”的声响,恍如雨下。

    “查清楚是谁干的吗?”

    那消瘦道士的声音如来自地狱的召唤,充满了阴冷和死气,令人闻之丧胆,魂魄不稳。

    面前二人再也受不住这股威压,脑袋如捣蒜般地往地上死磕,一会儿功夫,地上已经是血迹斑斑。

    “说!”

    那偏胖一点的青年鼓足了勇气,头略微抬了抬,颤声道:“今天司空明的司机带着阮三行和另一个年轻人去了别墅,然后就……”

    不待那胖子说完,消瘦道士手一挥,一道红光一闪没入胖子的身体内,顿时,见那胖子仰面朝天,嘴巴拼命的张开,却是半点声音没有,然后双手扣住下拉,用尽全力把嘴巴扯开,越扯血越往下流,不一会儿,整个下颚全被扯断,接着用胖乎乎的右手使劲把自己的舌头整个拉了出来,后面甚至连带着气管和动脉血管,血泡不断地涌了出来,紧接着,胖子无力地朝地上一扎,便再无气息。

    旁边的矮瘦青年已经是全身腥臭,吓得面无血色,像没了骨头般卷瘫在地。

    “把他的舌头吃了。”

    消瘦道士这句带着无比血腥的话落到矮瘦青年的耳朵里犹如喝了仙药一样,让他顿时来了力气,立即爬起来毫不犹豫地捡起地上的那段舌头,张开嘴巴使命地往里面塞,嘶嘶地用力咀嚼着,两下半功夫就完全咽了下去,然后跪爬到消瘦道士面前,磕头道:“多谢仙长不杀之恩,我一定查出那个年轻人是谁。”

    消瘦道士连看都不看眼前这个矮瘦青年,犹如幽灵般、悄声无息地从原地消失了。

    ——

    余平秋利用整个下午的时间,把事情重新捊了一遍,并把这具身体失去的心神重新补了回来,原有的神识他可不想用在这种破事上。

    “那些聚神符等级还是低了些,要是能炼制蓝级的聚神符就好了,唉,还是材料的问题。”对余平秋现在的符道水平而言,炼符已经不用局限于狭义上的符纸了。

    世上流传的符纸多为纸制或者皮制,其受材料本身特性影响,承受力不高,符的效应自然不明显。而皮符会相对好些,如果是传说中的妖兽皮,那效果另当别论。

    符之一道,说简单点,就是以一定的图文格式刻画到某种载体上以发挥相应的作用。这里面涉及到多门学问,比如说,图文格式的研究,画符的技艺,制符的方法等等,现今很多古老的传承都流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无从查询,也无从考证,导致符之一道越来越弱。而余家的传承则是较为完整,到余平秋这一代,已经是二百三十一代了。

    而能够保存如此之久,据说是因为余家祖训。余家要求修符之人必须到公门中修行,如此一来,有了历代公门的庇护,不至于随便遭人灭门。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余家最大的绝密是,男丁鲜少能活过七七四十九岁,而近百年,随着灵气的稀缺,符道修为提升不上去,余家男丁的寿命逐渐在缩短,余平秋的曾爷爷只活到四十,他的爷爷只活到三十五,而他的父亲为了避免重蹈覆辙,生下他之后就消失不见,他的母亲也在他三岁时出去找他父亲去了,至今未见踪影,所以,整个余家早已没落,能够知道太溪还有余家估计不超过一巴掌之数。

    至于什么原因导致余家男丁短命,却只会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唯一活着的余家男人。

    好在上天也算公平,余家男人虽然短命,却没有一个是庸才,个个心智卓绝,才能卓著,不过近百年这种才智都是用在余家自己身上,所以外界根本不知道。

    这种公平如果对余平秋这具身体而言自然是好的,但余平秋并不只是当世的余平秋,他的灵魂并不是余平秋,所以,他不需要什么天赋,相反,他讨厌这具身体,以他无数年的阅历早已知道余家是被高人下了恶咒,导致余家男人都有七窍玲珑心,却活不过七七之数,这是极其恶毒的七心咒。

    余平秋之所以知道,就是因为这七心咒本就是七星圣域的产物,中咒之后基本无解,很多人因此闻之色变,他能快活的起来吗?不过,事已如此,他也只能认了,好在余家近百年的研究资料给他留下了一些猜测和线索,这些有待他逐一验证,所以,他不敢急,万一又一招不慎,余家要除名,他恐怕更无翻身之日了。

    “少爷,晚餐时间到了。”

    听到外面小甜的叫声,余平秋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有点饿了。

    走到餐厅的时候,他才想起阮三行的邀请,略一思索,决定还是应约。

    “我要外出,你帮我取一部车过来。”

    “好的,少爷。”

    余平秋上楼换了一套较为正式的衣服,下楼的时候,车已经停在别墅门口了。

    “少爷,要不要奴婢帮你开车?”小甜娇滴滴道。

    余平秋扫了一下小甜,发现今天这丫头还穿着低胸的衣服,平常没注意看,倒也有一番可浏览之处啊。

    这么多天终于看到余平秋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超过五秒,这让小甜非常振奋,很开心地挺起胸部,只是这一下,那迷人的光圈就若隐若现了,要是挺胸的力度再大些,那山峰的壮丽景象估计就能一览无遗。

    余平秋却是想,奇怪,为什么没有给自己配备司机?如果让小甜开车倒也不错,只是她穿成这样真的好吗?想到这里,他改了主意,对小甜微笑道:“好了,我自己开就行,你去忙吧。”

    小甜低头看了看,心道,看来还是穿多了。她咬了咬牙,也不知道在动什么歪念头,听到余平秋拒绝,心里有些小失望,不过,他的笑容让她更开心,这是他对她一个人笑呢,这笑容只属于她一个人哦。

    见小甜低头没反应,余平秋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开了车门,不一会儿就扬长而去。

    登天阁是一座摩天大楼,是集合当今建筑界顶级的十个大师联合打造的,整个造型犹如阶梯一样,加上那高耸入云的高度,阶梯就成了天梯,所以,有登天之名,现今更是太海的标志性建筑,很多慕名而来,就是想亲眼目睹这天梯的美名,据说能带来好运气,一步登天呢。

    余平秋递了请帖之后,就直接被四位美女带去88层,一进去又是被十六位美女集体迎接,那十六位美女穿着更是少得可怜,小甜跟她们比起来穿得就显得太多了些,纵使余平秋阅女无数,也觉得颇有看头,眼前白花花一片,高低大小之间都是凹凸有致,加之那怡人的香味,倒也让他心旷神怡。

    88层总共有十个院,安居院是其中之一。各个院之间采光十足,里面更是花红草绿,让人一点都没感觉是在高楼之上。

    阮三行迎了上来,狠狠地给余平秋一个拥抱,开怀大笑道:“余兄能来,让我太开心了。”

    余平秋被一个男人拥抱入怀,一股油腻腻的感觉从心底深处升起,不动声色的推开阮三行,笑道:“阮兄倒会享受。”

    “哈哈,独乐乐不如你我共乐嘛。”

    余平秋玩味道:“阮兄该不会让我过来赏花吧。”

    “花?哈哈,当然,各种花,不但赏,也可以摘呢。”阮三行话里有话,说完搂着余平秋的肩膀往里边走,那十六个美女并没有跟上,她们估计是专门用来迎接用的。

    余平秋进去一看,里面站着八个风姿各异的绝色美女,个个身着轻薄纱衣,体态尽显,极尽看头,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张。

    “这么大的美人计,好大手笔啊。”余平秋斜眼扫了一下旁边的阮三行,心中颇感好笑,这纯粹是玩呢,还是玩考验的老把戏?有这必要吗,这个阮三行到底想干嘛?

    阮三行很自然地把余平秋往沙发上带,那八个美女不用吩咐就围了过来,其中四个直接把余平秋拉到她们的身边,一个端水,一个剥水果,其中两个轻轻地帮他按摩了起来,似乎不经意间,那两双葱白的小手不时地触碰到他的敏感部位,四座洁白的高峰更是前后挤在他的身上,让他无法动弹分毫。

    余平秋身体是初哥,心灵可不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功能很正常,心理也很健康的,区别于普通人,他是平静地享受这种放松方式却并不渴望,更不迷恋,所以身体自然反应,心里却始终静如死水。

    阮三行笑眯眯地一边享受一边不时地朝余平秋看去,当看到他犹如死水般的眼神时,心中大吃一惊,但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好像已经沉浸在这种醉人的肉色之中。

    余平秋张口吃着旁边美女递过来各种水果,默默地感受着来自异性身体所带来的奇妙触感,细细品味着这种美色所带来的身体反应,当其中一个美女细手任意抚摸时,他也没有反抗,这种感觉的确特别让人放松。

    接着另一个美女悄悄地拉开余平秋衣物,低着头弯了下去,用小嘴含着的一刻,他忍不住轻吟了一声,随着那张小嘴的上下抽动,那种爽到骨子的感觉终于反射到他的大脑,令他有了一丝莫名的兴奋。

    “难怪权贵之人离不开美色,就是修道之人也没几个能够脱离自身皮囊,这种男女之欢确实会带来精神的刺激。”余平秋暗自感叹,就在那个美女打算用身体代替她小嘴的时候,他制止了她的动作,这倒不是他在装正经,而是这些女人都已破身,于他无用,他可不想浪费自己半丝元阳在这里。

    他站起来整了整衣服,看着对面阮三行趴在一个美女身上急剧做着冲刺运动时,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淡淡地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阮兄先忙,我还有点事,要先回去了,谢谢阮兄盛请。”

    阮三行一看这余平秋居然没有进入最后一道程序,感觉很诧异,闻言马上抽身而出,就这样赤着身子对余平秋道:“兄弟之间何必言谢,余兄有事尽管去忙,我们来日方长,改日再约。”

    余平秋点了点头,步伐稳健、毫不犹豫地走出了安居院。

    阮三行在后面看了许久,眼神忽明忽暗,对余平秋的评价升到了一个明显的高度,这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在诱惑面前不但敢于尝试而且能够进退自如,很可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