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安若素
    余平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这紧要关头居然有人破门而入,让他的心神出现了短暂的松动,使得隔绝符阵破了一角,逃走了一丝黑线,更可恼的是,进来了全副武装,十多条枪械齐齐对着他,不由地让他杀心大起,正要催动隔绝符阵余威诛杀眼前这些人,那司空明此时已经恢复了神智,低吼道:“滚出去!”

    带头的除了阮三行外,还有一个女孩,其他的都是警卫,一听司空明发话,那女孩着急道:“司叔叔,这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刚才差点要了你的命呢。”

    “住口!”司空明此时已经察觉到自己额头的状况,那种感觉很微妙,多了一丝不可明言的安全感,知道八成是那道咒术被破去了,虽然中间痛苦了些,但总算解决了。而眼前的这一幕也是之前他和阮三行约定的,外面能够听到里面的声音,让阮三行根据声音做出及时救应,可令他措手不及的是多了这个安若素!以余平秋的多智,多言岂不是破绽更多?怎令他不急?

    这时,阮三行急忙过去拉住安若素,对司空明道:“对不起,书记,这是我的错!”说完,不容安若素分说,硬是扯她出去,然后重新把门关上。

    这一小会功夫,余平秋又重新恢复了冷静,司空明的恼羞成怒他看在了眼里,嘴上淡淡道:“司书记的属下当真是忠心可嘉啊,只是方才被这么一闹,逃走了一丝黑线,想必那个施法之人也已经知道了,不知书记有何打算?”

    司空明听闻大惊,急道:“那如何是好?”

    “书记不是早有定计吗?”

    司空明知道方才的事情做得不地道,但又不能承认,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愣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需要你一个承诺!”余平秋站了起来,语气不容置疑道。

    那道咒术如果真如余平秋所言,那后遗症还很大,将来还有相当一段时间需要仰仗此人,关系是需要改善下,司空明想到此处,赶紧道:“我今日起誓,我司空明将以先生之礼待先生,如违此誓,天地不容!”

    余平秋一听心中冷笑不止,暗道,果然如此,世界再如何变化,权力运行的准则一点没变,政治的语言风格也一点没变,这样很好,免得他再花时间去想着怎么适应这个世界所谓的政治。既然现在的政治还是跟他以前的世界差不多,那么,司空明的这个所谓承诺自然就当成一个屁来处理了。

    想想这样挺好,纯粹的政治才好玩,如果硬要夹杂着感情在里面,那就令人恶心了。

    “那道咒术的后续事情我会处理好。另外,我会施一道催运符于你身上,让你的成功率增加两成。”余平秋并不理司空明的誓言,语气仍是平静道。

    说完,他又拍了一道蓝光进入司空明额头之中,只见那额头的印堂部位红光照人,连司空明本人也感觉到了,这种感觉非常奇特,好像突然之间,感觉做什么事情必然成功,这个自信没理由却是那么坚定不移。

    “多谢先生。”司空明赶紧起身弯腰道。

    “作为回报,以后在太海,但有所需,希望司书记不要推脱。”

    余平秋说完直接拉开密室大门往外走,对这件事,他并不介怀,人不为己才是不可信呢。

    司空明深吸了一口气,他很不爽,跟这种高智慧的修道者交锋总有一种不可掌控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可事实已经存在,他知道,短期内,他与余平秋的利益是一致的,在不影响他大的利益前提下,余平秋的所有事能满足的总要满足下,这一点他自信还能做到。

    一走出密室,余平秋见那个女孩气势凶凶地跑了过来,横眉竖眼大声叱道:“你个小毛孩,你差点害死司叔叔了,说,到底在里面对司叔叔做了什么,司叔叔可以原谅你,我可不会饶了你!”

    “你是谁!”任余平秋脾气再好,也不是一个小女人就能对他指手划脚。

    阮三行赶紧过来,低声苦笑道:“对不住了余兄,这位是安若素,安定山的掌上明珠。”

    安定山,太海十大望族之三,安海集团的掌舵人。余平秋心道,果然是官商一窝,只是自己就怎么招惹这个小魔女了,看她身材火爆却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不成?

    “三横,谁让你告诉他我的名字,走开!”安若素用力把阮三行推开,怒火不减反升,一副要把余平秋吞下去的模样,就差张牙舞爪了。

    余平秋并不把安若素放在眼里,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往别墅大门走去。

    “你个屁小孩,你鸟什么,信不信达志哥哥回来把你撕了!”

    达志是司空明的独子,目前在太海武警总队服役,这不是什么秘密。

    余平秋心里暗笑,看来安定山要与司空明结亲的传言是真的,只是像这种被宠坏的野蛮女孩,那司达志如果能喜欢的话,那他是不是也不正常?

    “喂,你给我站住!有种,下次别让我看见……”

    余平秋越走越远,他懒得去听也懒得去计较这种小女人的一些无聊的话语。

    刚进别墅,外面就传来门铃声,过了一会儿,小甜进来脆声道:“少爷,外面有一个人指名要见你,说是你的旧识,问他叫什么名字,不肯说。”

    余平秋愣了一下,旧识?他本不想去理,但又觉得好奇,就推门走出了别墅,一看果然是旧识。

    “阮兄尾随前来不知有何见教!”不管自己的住宅是不是提前被这个阮三行得知了,但这种行径确是让人不爽,所以,余平秋语气显得很冰冷。

    “哈哈,余兄忘了啊,晚上可是答应要让我作东的,我这不是来给余兄送请贴嘛。”阮三行一点不觉得尴尬,说完双手托起一张金黄色的请贴送到余平秋的面前,庄重道:“请余兄赏光。”

    余平秋冷眼瞄了一眼,请贴上面印了三个红通通的大字,正是“登天阁”,他没想到这个阮三行做事居然这么滴水不漏,而且能屈能伸,难怪能被司空明重用。

    伸手轻轻一捏,那请贴很有分量感,想来应该是纯金打造,余平秋顺势打开,里面是一张提前印制好的黄金信纸,写着:“恭请余平秋兄今夜七时到安居院共赏风月。阮三行敬请,4月6日。”

    黄金纸的下面则压了一张白纸,这显得特别扎眼,余平秋只是瞄了一眼,就收起来,对阮三行淡淡道:“阮兄有心了。”

    阮三行开怀道:“能请得动余兄,是我的荣幸,希望以后余兄多多关照。我先告辞,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

    余平秋点了点头,看着阮三行的背景,眼中多了几分思索。

    上了三楼,余平秋把门关上,抽出那张白纸,上面写着两行字:“1生物研究院分内外两院。2最近形影门在大量收购你的书法作品。”

    这信息应该是司空明让阮三行代送的,看来他之前已经有调查过,此时送来,多少有些缓和关系的意思,而对余平秋来说,这两条消息正好他都不知道,所以显得更为重要,让他久久地陷入一阵沉思之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