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破障符
    两天的时间转眼即逝,中间余平秋给牛少芬打电话又请了一下假,电话里自然少不了这个成熟女人的一番甜言蜜语,只是几分真几分假估计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第三天余平秋在出门时,左弓向他要了一张识别卡后就单独外出,说是出去办事,余平秋也不想去过问。

    a区和b区的别墅是分属两个区域,要出去后才能从大门另外一边进去,两块区域有严格的界限。

    余平秋刚朝a区大门走去,就碰到司空明的司机,那司机旁边还有一个站得歪歪的年轻人,头发打理的极其光亮,估计年龄比他大一点,正满眼笑意地看着他。

    “啊哈,这位想必就是名满天下的平秋先生吧,久闻大名啊,我奉司书记之命在这等你两天了,老天果然不负我的一片痴心,相见即是有缘,我叫阮三行,给先生行礼了。”那位年轻人分毫不觉得见外,自来熟一样上去就是一通不真不实的马屁,然后随便抱了抱拳,不伦不类的,让人看了好笑。

    余平秋淡淡一笑,玩味道:“阮兄高才。”

    “哈哈……,高老哥,你看看,我就说,像余兄这样的大才,与我一见定能惺惺相惜的,你看,这不一见如故嘛。今天晚上愚兄作东,余兄弟你一定要来,就定在登天阁好了。”阮三行开心大笑,走过来毫不客气地拍了拍余平秋的肩膀,一副相当熟络的样子。

    “登天阁?真是好大手笔。”余平秋暗道。他对登天阁可谓是相当熟悉,听的多见的多了,自是知道登天阁的神秘,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进去的,消费高的离谱,而且还不是有钱就能随便进的,听这位阮三行的口气,估计是那里的常客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阮兄好气魄。只是我现在还有其他事,就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到时再看吧。”

    “你看我,差点忘了正事。”阮三行一听,马上换了语气,上前一步把车门打开,向余平秋邀请道:“先生请上座。”

    余平秋有些无语,也不再废话,转头钻进了车里。

    到了a28别墅前,余平秋看到,那司空明亲自迎了出来,一脸笑意道:“先生能来,是我之幸啊。”

    阮三行在后面笑嘻嘻道:“书记请看,平秋先生一来,这别墅是红光普照啊,好彩头呢。”

    余平秋微笑道:“书记客气。”

    司空明大有深意道:“以后仰仗先生之处甚多,理应如此。”

    二人都是心知肚明,这些客气话点到为止,司空明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把余平秋迎进了客厅。

    那阮三行很自觉地在一旁泡茶,手法极为熟练,显然不是一次两次干这个活了。

    似乎看出余平秋的疑惑,司空明指了指阮三行,笑道:“这阮三行啊,目前是我的秘书,都说秘书是笔筒子,可他倒好,一需要他的时候,写个三行就软了,倒与他的名字十分匹配哪。”

    阮三行一听这话,马上转身,满脸委屈道:“我可是在书记伟大的光芒下长大的,书记平时教导说,话不必多,事不能少,文不在多,点到即好。有了这个指导思想,我写文章可是严格地朝这个目标努力的,三行内肯定比不过书记,可真要写出三行外,恐怕太海人民不干,就是书记您也累,不是吗?”

    “呵呵,就你会耍花枪,你看看平秋先生,虽然年纪轻,可是稳重的很,才没有你那毛躁。”司空明笑骂道,看得出今天心情很好。

    这时,阮三行把茶端了过来,先给余平秋上了一碗,又给司空明上了一碗,然后接司空明的话茬道:“平秋先生可是大家出身,我这小民哪里能比得上,也只能在书记面前卖弄些小聪明,登不上什么大雅,余兄可不能笑我。”

    余平秋笑道:“阮兄太谦虚了。前段时间我在太海日报上看到一长篇评论,‘小论官下两口’,讲得非常精彩,提到说,为官之道,当做好两个口,一是当为民谋好‘利’的进口,二是当为国家谋好‘业’的出口。简单讲,在民利之上,只能进,不可让民出利,在国家千秋大业上,要布好局,让后代有出路。这篇文章我看了几遍呢,所以也留意到文章的著名,‘三人行’,想必是阮兄的笔名吧。”

    听了余平秋的话,司空明和阮三行二人都愣住了,那表情惊讶的有些夸张,就差说一句:“先生真神人也!”

    余平秋看了心中觉得好笑,在太海,能人多如牛毛,那三人行的笔名太容易让人联想到阮三行本人了,而他们装出这种表情自然是表演的成分居多,为了只是讨好他今天来的目的罢了。尽管知道这种夸张的做作,但却不令他反感。

    阮三行很光棍道:“唉,想不到我隐藏这么深,还是被余兄一眼看穿了,真是人外有人哪。”

    余平秋暗道,这阮三行真是天生玩政治的,真假切换根本毫无违和感,却又让人能够产生好感。

    “阮兄倒是坦荡的很。司书记,不知您准备的怎么样?”余平秋话题一转,把今天来的目的提了出来。

    司空明爽朗地笑道:“先生大才啊,我早已准备妥当,就等先生了。”

    司空明左一口先生右一口先生,叫得越来越顺溜,余平秋也不想矫情地去纠正,况且,在季国,这先生之叫法不见得是好听的,教书的叫老师,一些杂艺的技师一般统称先生,比如风水先生,按摩师先生等等,像他那种的一般叫符师先生。

    不过,余平秋心中自有尺寸,任司空明叫得再恭敬也只是一种政治交换,他淡然的很。

    “就在这吗?”

    “先生请随我去三楼。”

    二人一前一后就往楼梯走去,那阮三行也跟上来,司空明未说什么,余平秋却是回头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便转身继续上楼。

    阮三行停在原地,看着余平秋的背景越离越远,最终咬了咬牙,转身重新坐回了客厅。

    三楼是司空明别墅中最重要场所,此时早已布满了警卫,可见他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打开一道沉重的铁门,司空明率先走了进去,待余平秋进来之后,他亲自把门重新关上。

    “这是别墅里最隐蔽的一间密室。”

    密室并不大,余平秋用眼扫了一眼,发现四周以精钢塑造,从某种程度上可以防止一般大外力的破坏,但不包括神识。他朝四周走了一圈,不断有蓝光闪入,直到八八六十四道蓝光打完之后,才轻舒了一口气。

    “司书记,接下来,你要完全放松心神,不能有一丝防备,我要开始施法,你可有疑义?”

    见余平秋这么慎重,司空明略显紧张,但最终什么也没问,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全凭先生作主。”

    司空明不傻,心神完全不防备意谓着把命交给了余平秋,对于他们这等修行之人,随便动点手脚轻而易举,谁知道有什么隐患,但他只能选择相信。

    余平秋不再言语,指了指中央位置,司空明走过去立即席地端坐,不一会儿他的呼吸已经十分平稳,犹如入睡一般。

    “好一个司空明!”这么快就能摒弃杂念倒让余平秋高看不少。

    余平秋在司空明面前坐定,瞬间就进入了空明状态。他的想法是用破障符把那道黑线驱出并毁灭,然后重新打入一道催运符。后者比较简单,基本上不需要废什么功夫,而前者就比较困难些,为了安全起见,他刚才还布置了一道隔绝符阵,防止意外发生。

    调整好状态后,余平秋虚空一指,一道蓝色的光芒朝司空明的额头缓缓进入,刚推进一寸就明显感觉到有一股无形的阻力在抵抗着,导致司空明的额头隐隐有些发紫,其本人正不断地紧皱眉头,显然两方无形的交战,导致他的额头开始疼痛。

    “哼!”余平秋心中冷哼,刚才只是试探,不曾想,这道黑线比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些,既然如此,干脆长痛不如短痛,全力一击好了,想到这里,他又打出一道低级的聚神符,顿时神念大展,只见蓝光大盛,又急推进三寸,那司空明忍不住低呼一声,额头已经汗如涌泉。

    “黑线已经龟缩到边角了。”一见有效果,余平秋一鼓作气,再次加大心神催动破障符,蓝光直接与黑线碰撞到一起,就像一道无形的闷雷响在司空明的心神之中,他虽毅力惊人却也受不了这等冲撞,剧烈的疼痛让他如发怒的狮子一般爆发出巨大的吼声,浑身开始不断颤抖,即使这样,这司空明还是紧紧忍住不让身子倒下去。

    余平秋整个心神都在司空明的额头上,对他的吼声置之不理。

    “真该死!”余平秋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忍痛又打出三道低级聚神符,心力再次提升,用手一指,司空明额头中的蓝光把黑线紧紧包住,然后全力一扯,一团蓝光应力而出,司空明额头之上顿时出现一丝红血。

    “啊……”司空明感觉自己的头骨像是被人剥离了一般,整个脑袋似乎都要炸起来,疼痛已经不是重要的,而是被深深的恐惧所替代,那种死亡才有的大恐惧深深地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惊恐万分的吼叫出来,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受到地狱的万般虐待一样,让人闻之悚然。

    余平秋不动如山,一见黑线被蓝光扯出,大吼一声:“收!”

    黑线一脱离司空明的额头便有些萎靡不振,被这么一捏,便散了大部分,见此,余平秋大喜,右手一握,正要把黑线彻底毁灭,不料此时,密室的大门传来一声巨大的轰响,一道亮丽的光线照了进来,接着听到一声大喝:“不许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