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政治交换
    让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开口相求,事情自然很重要也很棘手,但这肯定不是主要原因,最重要地还是司空明背后的高人指点,同时,余平秋那句“官运”的话也坚定了他的决心,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背后那个高人,凭一幅字就断定出字的作者能够帮忙解决司空明的问题,这个人有这眼光应该也有解决的本事,那为什么不解决?到底是何用意?

    余平秋想不通,所以他沉默了。

    他自然明白司空明所求何事。因为他早看出来司空明额头的黑线是何物。

    额头的印堂部位往往是一个人运道的进出口和体现点,红代表好运,黑代表厄运,而司空明额头那隐藏的黑线就是被人下了符咒,作用就是阻其官运。

    敢对司空明下手,对家肯定也有相应对等的筹码,如果他冒然介入,恐怕会引来很多麻烦,尽管他不怕麻烦,但也不会无故惹麻烦。

    “指点你的人为什么不帮你解决?”

    司空明闻言苦笑道:“能够让他指点我一二,我就是莫大的荣幸了,哪有资格让他再出手相帮啊。”

    “他怎么说?”

    “他说,您的字中带有淡紫符意,解决我的事乃举手之劳。”

    余平秋眼睛一眯,平静的眼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心中暗惊那位高人的厉害,没想到仅凭一幅字就能断出他的实际修为。

    “能够对你下咒的人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

    听到余平秋这种不咸不淡的语气,司空明心中反而更加坚定,原有的一丝疑虑也尽除而去,眼中闪过一丝狠戻,冷声道:“我心中已有猜测,只求先生相帮,善后之事,请先生不必有顾忌。”

    见余平秋还是无动于衷,司空明心中有些戚苦,他一向高高在上,何曾这样求过人,但他也知道,现今修道没落,但修道之中还是有真正的高人的,位置越往上接触的层面越高,对修道的这些人越是敬畏,知道必须要有对等的东西作为交换,不然很难让他们出手。

    “先生若能帮我,我当以先生之礼敬之。”司空明站起来恭身道。

    这句话若放在他处,已经算是很重的礼仪了,其包含的意思是,拿他当老师敬重。

    但余平秋是谁?早见惯了世间的许多阴暗面,哪里会把这些话放在眼里,闻言还是一脸平静。对政客而言,最拿手的就是演戏,最不缺的就是承诺,如果他信了,那他早就阴沟里翻船无数次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咒术破除之后,再加上一道催运符,不知能不能把司空明推上第一把手?余平秋知道,很多隐世大族都是通过扶持地方大员来满足自家利益的,今后他要在太海有所施展,也是需要有所依仗的,他沉思一会,决定还是当面问出来。

    “你有几成把握?”

    司空明闻言大喜,知道余平秋已经答应帮他,更清楚余平秋所问何事,当即慎重道:“若能破解,成功率当在百分之六十。”

    官场博弈千变万化,如果没有确定的把握,估计司空明也不敢信口开河,这个比率已经值得冒险了,如果再加上催运符的作用,把握应该还会更大。

    “我回去考虑两天。”

    余平秋说完朝司空明点了点头,就朝门外走去,司空明也不废话,亲自把他送到门外,并交给他一张随时能出入a区的识别卡。

    这张卡余平秋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受了,至此,司空明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心中叹道:“太海之才俊无人能出此人其右,看来京都国院生都不能小看,尤其是修道的京都国院生。”

    出了太海别苑大门时,余平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让司空明的司机在路边停下车,他想回自己的别墅,不想让这个司机知道。

    今天短暂的接触,让余平秋对司空明这个人有了初步的认识,这个认识还挺深刻。

    司空明除了高超的政治智慧外,还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他隐隐中克守的官心。

    是的,余平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种想法,但直觉告诉他,修道有道心,那么同样,为官也应该有官心,修官心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司空明所克守的官心,或则说这个人要修的官心,在余平秋看来可能就是持正。

    持正,坚持以正义、治之以正道、守之以正心。

    如果这个见解正确,那司空明想当好官了?

    怀疑往往是好奇的来源之一,余平秋也免不了俗,既然对司空明这个人有好奇心,那就证明他已经愿意帮这个人了,这也是为什么没有直接拒绝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司空明给余平秋的第一印象不坏。这个人没有那些高官那么假,有一分真,这就是难得了,而且并没有高官特有的虚伪和傲慢,知进退,不轻敌,并没有因为余平秋的年龄而小看他,也并没有有求于人而迫不及待,更没有用高官的身份逼迫他。

    “这是一个有手段、知进退、留余地的政治高手。”余平秋最后颇感兴趣地总结道。

    回到自己别墅时,中间也经过了层层关卡识别,原先以为这是保安管控严格的一种方式,但见过司空明的专座后,余平秋感觉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似乎对人才那么严格,对专门标识过的车辆就少了很多。

    “看来还是要开车才方便啊。”余平秋别墅中也有两部,应该也已经被小区的保安系统识别过的,只是这两天没空去仔细看,而且以前极少开车,一时没有用车的习惯。

    他身上也有自己别墅的身份识别卡,但有了之前的对比,明显感觉到自己别墅的安防系统低了a区一个级别,不由暗叹这身份高贵的好处。

    “少爷您回来了。”

    别墅中原来长期留有五个人打理,一个厨师,一个保洁员,一个园丁,一个医护,一个生护,五个都是女人,除了厨师和保洁员年老些,另外三个都很年轻,跟余平秋打招呼的是生护,叫小甜,人如其名,长得漂亮,皮肤很好,声音很甜。

    另外四外分别叫小菜,小洁,小丁,小康,据说这些人都是由专门的机构培训后直接派遣的,没有真实名字,由别墅主人自己起,余平秋也不知道原主人是谁,他接手这个别墅完全是因为余家的原因。

    “嗯。客人回来了吗?”

    “回来了。”小甜声音突然变得有点颤抖,余平秋不用问也能猜到什么原因,肯定是左弓那个杀货之前在家里养伤的时候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你去忙吧。”余平秋说完,直接上了二楼。

    推门进去,又看到左弓背对着他在做一套体术动作。

    “你这套动作倒也有点可取之处,以筋导意,以意疏经,通经生血,却也适合疗伤。”之前重伤的时候,只要能爬起来,左弓都会做这套动作,余平秋并不以为意,如今一看,是有几分效用。

    左弓根本不理他的话,我行我素地把一整套动作完全做完之后,才转身对余平秋冷冷道:“年纪不大,倒有几分见识。”

    这种金属摩擦的声音还是让余平秋听得很不习惯。

    “有人居然能通过我的字猜出我的符道修为。”

    余平秋不知道为什么要跟左弓说这个事,但目前他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提供意见。

    “你不也能通过我的血液气息知道我基因解锁。”左弓的这种机械音,很难听出感情的成分,好像纯粹在阐述一件客观事实。

    “那你解锁到几阶了?”

    余平秋不回答司空明有关自己修为的事,问起别人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左弓没有任何犹豫道:“二阶。”

    “听闻基因解锁总共有七阶,你有什么打算?”

    “你们研究院对基因解锁的药物研究才进行到二阶。”

    左弓的意思很明显,暗指他根本没把研究院研究成果放在眼里,就是说他留在余平秋身边根本不是为了研究院那边。

    虽然左弓的话是间接的,但还是让余平秋有些无语。

    余平秋又问道:“你的伤确定没问题?”

    左弓转身冷冷看着余平秋:“你的符除了救人就是杀人,还有别的作用吗?”

    又是一枚软钉子,余平秋有些自讨没趣,冷哼一声,伸手一拍,一道蓝中带紫的光影飞速向左弓闪去,这个该死的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任由这道符进入他的身体中。

    这道无限接近紫阶的治疗符极为难得,要是放在市面上卖,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对这种好事,左弓自然不会拒绝,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余平秋在这道符中多加了一道引神咒,只要他对余平秋起杀心,引神咒就会主动示警。

    虽然左弓接连否认留在余平秋身边不是为了研究院也不是为了符,但他不得不防着一手。

    司空明的事,他需要好好做一番准备,除了根绝那道咒术外,也要防止对方因此查到痕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