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相求
    司空明的专车就停在店铺的外面,两人上了车,司空明主动聊起了书法,可以看出,他对书法艺术的理解非常深刻,他本身也是一位书法爱好者,且有不小的造诣,随着讲话的深入,余平秋对此人也是十分敬佩。其身在官场,位居高位,却能时刻花时间来自我提高,极为难得,按他的话讲,是为了增加官场的正气。但不管怎么说,余平秋对此人的第一印象不坏。

    “自古以来,书法与符箓一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观平秋先生的书法中灵动性很强,想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符意吧,不知我理解的对不对?”司空明聊着聊着,很随意地问道。

    “看来此人背后真有高人呢。”尽管现在灵气稀缺,但修炼者还是很多,季国对符修的认识还是很普遍的,这缘于古修门派道宗分支流传出来的驱符治鬼术,让普通老百姓都有机会接触到,所以余平秋并不避讳,直言道,“您所言极是。当世符箓按等级高低可分为金、银、紫、蓝、红、白、黄七阶,我之书法中确实有应用到符箓的一些基本术法。”

    “哦,想不到平秋不但是个高材生,还是个符道高手。但不知先生现在的符箓是何等级?”司空明感兴趣道,“当然,这是你的,我纯粹是好奇罢了。”

    对修道者而言,自身的修为自然不可能随便告诉别人,

    余平秋现在的符道修为是蓝阶巅峰,这在当今社会绝对是绝顶的符道高人了。要知道,当今世道,灵气少得可怜,关键高级修符材料更是难找,这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他符道的进步。但对他而言,这点修为根本就没放心上,甚至一度不想修如此烂的符术,无奈他空有诸多惊天神技,却根本无法修炼!

    不过,蓝阶却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到了蓝阶,才真正踏入符道,到了这一阶才能真正地驾驭符箓,既可杀人也可救人,杀与救存乎一心,而且对象不再局限于普通人!所以,左弓受那么重的伤,他也能救活。

    但这些并不能对外人说道,余平秋只是笑了笑,答非所问道:“太阳高高挂,抽个烟还是打火机实用,书记,您说呢?”

    “哈哈……有道理,刚才是我孟浪了。哦,对了,前面就到了。”

    余平秋一看,这不是去太海别苑的路吗?

    太海别苑意谓着什么,只要是太海人都清楚,这是一片让平民望洋兴叹的富贵地,只有真正的权贵和富人才能住进去,平常人根本不要说近前观看,就连太海别苑前面的这条五公里道路都不让进的。

    太海别苑前面这条路又被人称作康庄大道,这是一条十车道宽、无比笔直的静音公路,两边没有其他建筑,都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园,那些菜园就是太海别苑权贵们的封地,住哪个区相应地有多少地,不能逾越。

    司空明自从进了这条路后并没有再说任何话,他很清楚,对一个从未进入这个区域的人来说,能够进来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他很想看到余平秋失神的表情,可惜,这个年轻人依然十分平静,让他以为是京都国院的学生见惯了大场面呢,要是让他知道,余平秋也住这里,他该是什么表情。

    太海市委的车有专门的标记,门卫都认得,见这个车远远驶过来,大门早早打开,门卫们快速排成两排,等车驶近时,集体立正行礼,六个人的动作十分一致,干脆自然、挺立不拔,显然是真正的兵伍出身。

    司空明并未拉下玻璃窗,车子也未作任何停留,直接朝a区开去。

    不多时,车在a28别墅前停下,里面出来四个警卫,个个凶悍莫名,一看就是久经杀阵之辈,其中三个马上警戒,一个过去开了车门。

    余平秋有些惊讶,倒不是因为警卫的身手,而是对司空明住的地方,心想,以堂堂太海第三把手的身份,居然只能住在a区第二排的别墅,那第一排又都是哪几根大葱?

    余平秋对比了下,发现a区的别墅明显比b区的大,而且豪华很多,想必在规划之初就已经划出了等级,这种等级估计没人敢来破坏,能住进来的没几个傻蛋。

    进了客厅,余平秋一眼就看到,上面有一幅字正是自己的大作,那是去年写的,叫《太溪赋》。太溪是他的故乡,《太溪赋》是前代一位叫李湘的诗人写的,他有感于此赋的华美,加上对太溪有些情感,书写时可是全身心投入其中的,可以说,此幅字是罕见的包含他感情的一幅字,没想到居然在此处。

    “此幅字我极其喜欢,自从第一次从别处看到之后,就花了大代价,经过好几手才拿到的。我看得出,这幅字的灵动性极强,从中不但可看出平秋先生巅峰的书法造诣,更能从中体会到平秋先生火热的情怀。”司空明低沉的语调硬是把字的意境提高了三分。

    从对《太溪赋》的点评上看,司空明也算行家了,如果没有背后高人指点,单这一点,余平秋倒也佩服他。

    “想不到这幅字流落到此处,倒让我有些失神了。”这幅字确实有勾起余平秋半丝的情感神经,而且,连他都不知道,他的那些字最后落到何处。

    “哈哈,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作时,整整失神好半天呢,由此可见,你的字无愧于宗师级了。”

    司空明这些话听起来有些夸大,其实不然,不要说单凭余平秋身体中的强大灵魂,即使以他现在的符箓修为,用于书法之上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对于这种高度的评价,余平秋听得很坦然。

    两人相互客气了一会,后面由司空明亲自泡茶,一个泡的认真,一个品的超然,此时,宽阔的客厅显得十分的宁静和祥和。

    过了好一会儿,司空明很认真、很真诚地看着余平秋道:“不瞒余老弟,这次专门过去找你,确实是有人指点过。”

    余平秋并不感到意外,很安静地端着茶碗,神情并无一丝波澜。

    “我记得我那个书法店并没开多久。”

    “我前面说过,我是从平秋先生的字联想到余平秋这个人,像你这样的京都国院生,不受关注是不可能,只能说,我的运气还不错,正好是同一个人。”

    余平秋默默叹了一口气,张扬的性格还是没改过来,当初就是知道京都国院是最好的,他才考进去,想不到这么受关注,看来以后行事要更加低调些。

    “如此说我不得不相信缘份了?”余平秋有些嘲讽道。

    司空明则是认真道:“世事纷扰,自有冥冥之意,方能聚散。”

    “这话我信。佛家讲因果,道家讲缘份,自有一番道理,万事万物总是有联系的嘛。”

    “与余老弟一番交谈,我深引为知音,既然你也认同我们相识是种缘份,那我也直话直说。”

    余平秋平静道:“书记请说。”

    “我有一事相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