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客访
    太海生物研究院是季国重点保密机构,人员招录都是绝密,这也是余平秋放心去考的原因,在他看来,越是神秘的东西往往藏着越多的机缘。

    考试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个事,所以,很多无法实现的事,在他看来都很正常。

    但是,进研究院之后,事情却没有那么顺利。报到的第一天,院长没有见到,接待他的是办公室主任,叫牛少芬,一个少妇打扮,大概三十岁左右,瓜子脸,大眼睛,皮肤很嫩,化妆的功夫也好,看起来很艳丽,长得挺有姿色,人很和气,笑起来很容易让人感觉一股甜甜的味道。

    牛主任很热情,硬拉着他的手在整个研究院逛了个遍,导致很多同事都在吃吃地笑着。

    晚上则是迎接宴,办的相当丰盛,可见这个研究院相当有钱。

    而那个牛主任热情依然不减,更是搂着他的肩膀到处敬酒。一个晚上都被一个成熟而饱满的女人搂着,酒精的刺激加上身体的不断摩擦,他自然知道白天那群男人吃吃笑的背后隐藏了怎样的龌蹉心思。

    好几次他想挣开的时候,这个牛主任却是适时地放开他,好像她会读心术一般。

    晚宴如此折腾,余平秋自然是得罪了不少男同事,可令他想不通的是,这个牛主任何故如此?

    到现在他还是没想明白。

    思考的瞬间,一壶茶很快喝完,余平秋起身走向书房,小红已经铺好了宣纸,他略一思索,提笔下字,一气呵成,乍一看,字里行间风格不一,有些细腻温和,有些气势磅礴,有些高山流水,有些婉约如蛇,无一不是精品。

    当落款盖上“平秋”二字时,小红激动地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口中呼道:“老板,我太崇拜你了,你真是我心中唯一的男神……”。

    “少主,有客人。”

    忠伯进来打断了小红的继续拍马,眼睛更是刮了她一眼,心道,你崇拜的估计是丰厚提成吧。

    余平秋点了点头,忠伯递了一块热巾给他,小红则是知趣地拿起作品到外面挂去了。

    “怎么看?”余平秋平时是不会见客人的,忠伯不会不知道。

    “不像买客,倒像专门找你的。”

    余平秋擦完手后,古井无波地走了出去。

    外面有专门招待客人的茶室,那人没在,余平秋眼睛一扫,一个身材魁梧,满面红光的中年男人正跟在小红后面仔细地品鉴着新挂的书法,口中更是连连惊叹:“真是平秋先生的真迹,太好了……”

    余平秋默不做声,静静地站在原地,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前这位客人脸阔耳长,脸带红光,威严自显,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之人,所以,他愿意多点耐性。

    那位客人很快就欣赏完新挂的书法作品,转身之时,发现一位脸嫩唇红的年轻人站在前面不远,让他眼睛大亮。

    尽管只是简单的一站一笑,却是笑的让人舒服,长得让人亲近,那眼神深邃而清明,脸形坚毅而柔和,气色红润而光鲜,犹如冬天的一道阳光般,暖和到人心里去。

    中年人走近时,余平秋细看之下,其额头的红光之中隐隐有些黑线环绕,却是有符咒的痕迹,让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贵客找我?”余平秋主动询问道。

    那中年人神情明显一愣,随之释怀,笑道:“原不太相信平秋先生如此年轻,当面所见,却又相信平秋先生就该是如此丰采人物。”

    余平秋不为所动,伸手道:“请。”

    二人安坐之后,那人端起茶杯,轻喝一口道:“平秋先生这是效仿古人哪,大隐于世,单店外‘随之’二字足见不凡。”

    余平秋淡淡一笑,曲意奉承足见有求于人。

    “您不是过来买字的吧。”

    “先生知道我来意?”

    看来年轻还是不足于让人采信,余平秋大有深意地看了对方一眼,眼光犹如实质般指直对方内心,轻言道:“有人让你来吧。”

    那人心神一颤,明显受余平秋的目光所影响,于是神情一凛,肃声问道:“看来您真能帮我了?”

    忠伯在一旁听了满头雾水,但交流中的二人似乎都很明白对方的意思。

    “那人怎么说?”

    “说您的字中有符意。”

    “您认识我?”

    “前段时间我听人提起,说太海生物研究院招录名单中,有一名叫余平秋的,年龄很轻,却是季国最高学府京都国院毕业的,今日一见,我想,余平秋与平秋应该是同一人吧。”

    余平秋眼中并没有起任何波澜,他微微笑了下,心想,太海生物研究院历来是一把手直管,连招生都是绝密,眼前这人肯定不是一把手,而他居然关心起一把手的事,有意思。

    “请问您是?”

    “司空明。”

    “这么巧,想来司空明应该也不是同名。”

    太海市副书记就叫司空明。如果是同一个人,这是余平秋入世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最大的官了。

    “哈哈……先生真不愧是高材生啊。”司空明笑罢,再次慎重问道:“先生能否帮我?”

    “书记抬举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懂得一两手字而已。”

    司空明暗骂,心想,还小孩子呢,骗鬼,这明显是要酬劳嘛,看来传言果然是真的,京都国院出来的都是变态。短短的语言交锋中,就让他感觉这个年轻人太过老练和成熟,看来真要拿出一些真料才行。

    “以我之见,以先生之才,断然不可能不知道太海生物研究院的事,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考进去。京都国院名声过于吓人,会引起很多人的猜测,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我不知道先生有何需求,但太海这个地方水太深,是条龙潜进来也不一定有浪花,如果有人愿意撑一把大伞,想必也能挡住一些恶意的目光吧。”

    “书记高见,我受教了。只是,书记的大伞如果只能挡住那些恶意目光的话……”

    司空明朝后靠了靠,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微笑道:“我相信先生,可先生好像不相信我啊。”

    “看您这官运……”

    司空明一听赶紧打断道:“平秋先生的字当真了得,不知先生是否有空,我家中正好一幅先生的字,但不知真假,想请您过去评鉴一下。”

    “也好。”余平秋含笑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