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前世今生
    十六岁,天真浪漫的花季年龄,或青春懵懂,或年少无知,于多数人而言,是一段美好的怀少时期。

    但对余平秋而言,十六岁,不过是十六年,是他曾经无数岁月中的一瞬间,可就是这一瞬间的十六年,让他觉得度日如年。

    当他有意识地在这个新的世界睁开第一眼时,他就已经知道,过去、曾经那个不可一世、嚣张无比、实力强悍、让人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属于那个时代顶尖人物的自己,已经、彻底的跟现在这个糟糕无比的世界划上了休止符!

    他发现,他成功的成为某些伟人经典名言中的佐证——有些人死了,却仍然活着。

    可这种形态的另一种活法却是比死还难看。

    他的所有记忆都是曾经的光辉荣耀和莫大辉煌,随手一指,千万人灰飞烟灭或束手听命!如今却调动不了区区一具凡体,更不要说挥之不尽的天地灵气!这里,什么都不一样,几乎忽略不计的灵气、几乎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他感到害怕,这种害怕不是因为实力的清零,而是他非常清楚,这幼小的身躯中藏了这么一颗自大到没谱的野心是多么让人恐惧,如果没有实力相匹配,这种人早晚会被人分分秒秒灭杀,他不怕死,但不想再次屈辱地死在自己的性格上。

    有人说,提曾经和将来没用,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他的残酷现实就是巨大的落差导致的不适应,但也随着现实的车轮一步步被推平了。

    这又一次被某些名人证明了,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

    俗话说,饱暖思。连凡人都有梦想,他哪会没有。心灵的创伤被时间抚平后,他也慢慢走进了哲人们的领域——活着是为了什么?

    活着为什么?想想好好笑。以前他活着是为了舒服,怎么随性怎么来,所以他拼命修炼,可如今呢?他知道,活在当下,或者说当下活着,或许是他现在能考虑的唯一活法,这就是当下世界的现实。

    这个世界除了灵气跟过去差很多外,还是比他过去的世界好很多,时代先进了无数倍,关键没有那种裸的杀戮和掠夺,或许他还没真正去触碰到,但起码表面上,世人过得还算是满满的幸福。

    所以,他足足花了十六年,去学习和适应这个世界,去完成这个世界上多数人觉得应该完成的事情,并且完成了很多人一辈子无法完成的事情,也完成了两世为人的人格转换,才找准了自己在这个世界另一重身份的定位。

    接着,他来到了太海,准确地说,他来到了太海的中心。

    太海有诸多让他找到感觉的地方,比如他的出生地,比如这里的繁华,还有这个国家最高的建筑——登天阁。

    站在这个登天阁上,不但能从心灵上接近与过去的距离,还能一睹如今的繁华,以便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他记得,季国名士张洞之说过:“华裳之下,或为美胴,或为邪驱,与窥探的心理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掀开,并如萤火般前扑后继,终令无数英雄折腰、狗熊折命,却始终无法阻止,或许,这就是太海真正的魅力吧。”

    太海曾经的地下皇帝秦猫有一句名言:“太海就是一个超级有钱的亮妹子。”很多人越深入了解太海越是赞同这句话。

    对有权有势的群体而言,太海就是一块可以任意驰骋地欢乐场,对没钱没势的群体而言,太海就是让你不断流口水也没半点办法的地方。

    尽管这些都是俗世论断,但有一点都是相通的,那就是:强者之路,都是通过对资源的争战而来!

    对一个灵气稀缺的世界,哪怕再小的肉,积到大量的数目也会吓死人的,这就是资源集中的可怕之处。

    这十六年,他虽然磨灭了自大的心,但并没有磨了强大的心,他随时都在思考并寻找一个更快更好地让自己更强大的途径。

    于是,他还考进了太海生物研究院,据他调查,这个研究院就是搞基因解锁研究的,按这个世界的说法,正常人体的潜能发挥的不到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九十的潜能极其无辜并无耻地浪费掉,这就是研究基因解锁的初衷,关键是,研究成功了!

    这让他看到了重新打开身体桎梏的希望。

    希望,是的,这两个字现在对他很重要。

    登天阁之上,他重新屏息凝神,从俯视状态改为仰视,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低头和抬头,但在他的世界里已经是两重世界了。

    直觉告诉他,他现在的目光所向,就是二十八周天的核心区域,也是主宰之地,七星圣域!尽管看得不真切,但他一直坚信,他一定会重返那里,进行他的宿命一战,夺回那份属于他的机缘和荣耀!

    当他紧紧地握紧拳头时,无力地感觉又一次把他拉回到了现实,他摒弃杂念,重新入定,修炼起他曾经的成名秘典——《星神诀》。

    久久之后,一声叹息从他的嘴中呼出,带着强烈的不甘和落寞。

    “传输介质也要灵气,没有灵气连半丝星光都引不来,奈何、奈何啊!”

    ……

    “少主,夜风太大,您该回去了。”

    这时,登天阁顶层上又悄然多了一人,却是余家的老仆,忠伯,余平秋从小到大皆是此人相伴。

    “嗯,走吧。”

    每次看着这道孤立的身影,忠伯就眼中犯酸,曾几何时,只要有星,他都必然登高远眺,静静地向星空仰望,虽然不知道他的心思,但忠伯却是深深地感受到了孤独和落寞。

    他的才能无以伦比,余家的符道对他根本没有任何阻碍,阻的唯有这天道,他这是向天祈求吗?

    余平秋不知道忠伯这样想,即使知道了估计也只会淡然一笑,这世间又有谁会洞察他的心思呢。

    他闲庭散步般地走了下来。这登天阁于别人而言防护严密,不是一般人能够随便上下的,对余平秋显然形同虚设。

    下了登天阁,余平秋往永安街的繁华地带走去,在琳琅满目的广告中,他走进了一间特别不显眼的店铺,店牌上只简单地书写两个草字:随之。

    店里有一个美女,见余平秋进来,满脸春风地迎上去,腻声道:“老板,你怎么这么久不来看小红了,人家可是天天想着你呢。”

    这女孩是余平秋招的一个员工,还有一个小男孩,今天外派送字画去了,都是他找的,原因无他,老毛病而已,看见这两个人根骨奇佳就招了过来,而且,这两个小孩都是孤儿。

    对于这个,很多人都很好奇,会问道:为什么奇人异士多孤儿。这个道理倒也简单,福缘之人,非大福大贵之家不能容,否则必克之,古来皆如此,很少有反例,包括余平秋自己也是如此,尽管他自己知道不是因为这个,但起码忠伯就是这么认为。

    忠伯在后面咳嗽了两声,皱着眉头道:“怎么字都不挂上去,这怎么做生意!”

    小红显然有些怕这个老人,闻言低头道:“老板的字最近都被一个人买了去,哪里有剩下的,要是老板再不来,估计我们只能卖空气了。”

    这家店是余平秋开的,卖的都是他的书法作品,而且价格高的离谱,平常很少有人买的起,不曾想还有人这么阔绰,这让余平秋心里有些起疑。

    “也好,今天闲来无事,我多写几贴。”

    小红立马眉开颜笑去准备笔墨去了。

    “少主,您也太惯着这丫头了,没大没小的。”

    “无妨。”余平秋淡笑着往里间走去。

    茶桌上已经有一个人在,其人鼻尖唇薄,脸色阴深,年约二十五六,看不出有任何高雅之处,若说让他泡茶待客,任谁也不信的。

    余平秋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坐下后,忠伯在一旁熟练地烧水沏茶,这是多年的老习惯了,少主写字前都要喝一壶茶。

    “伤都好了?”余平秋喝了一口热茶,温和地问道。

    “嗯。”

    仅仅是一个字,却带着强烈的金属摩擦音,让人听了牙酸。

    “事情都搞定了?”

    “是的。”

    眼前这人叫左弓,是余平秋前一段时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救的,然后这个人就一直跟着他。余平秋不相信偶然救的一个人会碰巧在他别墅的菜园里,更不会相信随便救的一个人居然是基因解锁修炼者,可他经历的太多了,一是无心去追究更深层次的原因,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让人有可图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跟他的符箓有关系,或者说跟他现在上班的地方有关系。二是很多机缘就是由很多的巧合组成的,见多了自然不怪。当然,如果硬要说他有私心的话,那就是,这是个活生生的基因解锁高手,有现成的何必去研究院那种地方折腾。

    经过余平秋多年的研究,当今世界所谓的基因解锁其实只是另一种比较科学的称呼,事实上还是炼体的一种,原理都一样,就是开发自身的潜能。尽管这么说,但不得不佩服,提出基因解锁理论的真是个高人。

    另外一种所谓的修道方式就是炼气了。但在余平秋看来,却是超级低级,只能算是修身的一种罢了,哪里能算是修道。当然,灵气如果充足的话就另当别论。

    余平秋现在修的符道,是余家世传的,严格来说,也算是炼气者。既然是炼气者,自然离不开灵气,所以要成就高级符道,没有灵气根本不可能实现。但即使有充足灵气,余平秋也不会把符道当主修,这符箓卖钱自然极好,但根本不适合杀伐,身体太弱了,这也是余家近代日衰的原因之一。

    而基因解锁呢?余平秋暗暗观察左弓一段时间,发现基因解锁与炼体术应该可以互补的,简单来说,基因解锁先是内强,而炼体术先是外强,如果任其发展到后期应该可以把内外都变强,可现实是,很多人都折在初期甚至萌芽状态。

    话说回来,这种明显的缺陷估计很多人知道,这也合乎发展规律,哪有什么事情一开始就非常完美又非常强大的。

    余平秋边喝茶边观察左弓,发现这个人的缺陷也挺好解决的,用灵气洗洗身就行,但可惜,没有灵气,哈,又绕到原点来,想着无聊,于是,他的思维又飘到了前几天上班的事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