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讲人情不代表会原谅
    八月的末尾,顾恒难得的清闲了一段时间。

    回湘市后的几次会议,先是提出了对企业结构的调整,将地产与影视公司拆迁出去,随后又是落实之前起草的薪酬制度,与原腾训尽快完成资源的对接与整合,再又是督促各子公司尽快拿出关于企业文化建设的方案,并进行贯彻实施……

    俗话说,上边动动嘴,下边跑死腿,要想将这一条条政策实施到位,就注定了公司接下来一段时间的主要发展基调,是整顿与调整。

    事实上,在顾恒原本的计划当中,是想在发展中进行磨合与休整的。

    甚至,他还想到了几个可以上马的项目。

    比如开始着手上马音乐视频网站的研发,再趁着如今盗版横行,音乐影视等版权都极为廉价的时候早早下手,等到其他视频网站推出时候就可以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想想看,如今像金古黄等影视的网络播放权,一部几十集的剧大概也就几万能拿下,花个几千万差不多就能够将近十年来所有经典影视剧的网络播放权拿到手,等到其他视频网站也上马的时候,为了充实网站的资源,要么就用盗版,要么就得花钱来找他买。

    用盗版,除非是别想做大,否则就是侵权,他已准备好了律师团队。而向他来购买,那就可以坐地起价,把成本给赚回来。

    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立足游戏,打造一个大型游戏平台。

    但这些计划,最终还没得及在会议上提出,就被他自己给否决了,从而定下了以休整为主的策略。

    事件的起因,缘于三天前的下午……

    当时顾恒正在办公室里讨论关于人人网开放广告投放渠道一事,冯家伟敲门而入。

    “冯部长,踩着快要下班的点过来,是打算请客吃饭?”

    江诚开起了玩笑,他自问身正不怕影子斜,对于这位职权堪比古时候锦衣卫头头的实权部长,倒是没有太多的畏惧。毕竟他这位集团副总,职位上还是比对方要高上半级的。

    “吃饭的事好说,不过,我怕等我把事说完,江总你就没吃饭的心情了。不是我吓唬你,江总,你摊上大事了。”

    冯家伟笑着回应,挥了挥手上那单薄的纸张,上面赫然有着几个清晰的字眼:举报信!

    监察部成立不久,还在摸索着如何才能在不影响各公司正常运作的前提下,将监管融入到各部门中去,如今唯一开通的,也只有内部投诉与举报这一项。

    显然,冯家伟此刻手上握着的,就是公司内部人员向监管部发出的举报信。

    这可不同于政府部门对群众开放的举报与投诉,会存在一些恶意诋毁或者虚假捏造,在公司来说,一般进行举报投诉,十有**都是有的放矢。

    原因很简单,公司人员结构远没有社会那么复杂,虽然同样可以匿名举报,但真要认真排查的话不难定位到具体的举报人员,最起码也能确定个大概范围,谁要是有事没事玩虚假举报,一旦被查出来,就等于是自毁前程,没谁会傻得这样干。

    换而言之,此刻冯家伟手上的举报信,十有**是真有实事。而直接递交到总裁这边来,涉事人身份应该不低,要不然冯家伟直接就自己处理了,还不至于来麻烦顾恒。

    结合对方刚才所说,刚才还自信行的正站得直的江诚莫名有了些忐忑,难道有人举报自己?

    “别卖关子了,有事说事。”

    顾恒开口,打破了有些异样的气氛。

    刚才冯家伟说江诚摊上事了的时候,他本能反应之下,也确实有过瞬间的怀疑,可一回神,不对,别人有可能犯错,江诚绝对不可能,他身为集团副总裁,又持有公司股权,怎么可能犯落人话柄的原则性错误。

    就算不相信江诚,也该相信自己不是,如果对方真这样鼠目寸光,那任命对方当集团副总的自己,岂不是傻到家了?

    他不相信自己眼光有这么差。

    接过冯家伟递过来的举报信,顾恒看完,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又叹了一口气。

    “人人网一管理层,利用职务之便,通过一些手段,让一用户在短时间内拥有了超过十万关注。”

    这是冯家伟交过来的举报信内容,顾恒松气是因为涉事人员不是江诚,叹气,则是因为那人也是属于最早跟他一起创业的老人。

    顾恒沉吟片刻,开口问道:“你调查过了吗?”

    冯家伟摇头:“还没有,要展开调查的话,动静不会小,我先来问下你的意见。”

    论级别,冯家伟有权自主展开调查的权限不算太高,但也不低,最起码举报信中的那位项目主管,是在可自主调查范围之内的,但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先向顾恒知会一声。

    打小在政治家庭里长大,又混迹过官场,一些忌讳他门儿清。就像这事,如果顾恒念及当初一起创业时的情分,打算轻拿轻放,而他却高调办事,弄得沸沸扬扬,到那时,顾恒就没了回旋的余地。

    “老江,你也看下吧!”

    江诚接过,看完后也是长叹一声,沉默不语。

    他确实不知该说些什么,身为分管人人网业务的副总,手下部门主管一级的管理层犯错,他有识人不明之错。再者,对方当初还是他带出来的,不管是请求严惩,或者是为其开脱,都显得不合适。

    冯家伟问道:“那这事怎么处理?”

    “行,我知道了,先放我这吧,明天给你回复。”

    第二天,那位涉事高管被顾恒叫到了办公室。

    林可,湘大硕士毕业,比江诚低了一级,今年才二十七岁,担任人人网重要部门主管。

    “林可,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顾恒语气中不加掩饰的失望,让林可有些心慌,有点不敢与顾恒对视,摇了摇头。

    “自己看看吧!”

    一张纸,轻飘飘的落在了林可眼前。

    几秒过后,林可脸色煞白:“顾总,我……”

    支吾了半天,却没有顾恒想要听的解释,他摇头一叹,看向窗外,悠悠开口道:“那是两年多前吧,记得那会儿你是被老江介绍过来的,当时你还是图样图森破,三言两语就被忽悠过来了,要不然湘大硕士毕业的高材生,上哪找不着好工作,竟然跑一家小工作室里做事。

    当时我们资金不多,就靠弄外挂搞游戏打金,每出一件极品装备就能兴奋半天,当晚还要加餐庆祝。后来又弄美团网,大家一起跑遍了学校周边所有的饭馆,一家接一家的去进行推销,然后还要自己拍照,回来进行加工处理,上传到网站。就是这样,我们挤在那间小民房里,吃着很便宜的快餐盒饭,一点一点把网站做了起来。

    还记得那个寒假,我生怕你们来年不跟我干了,拿着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钞来给大家发奖金,让大家好好回家过年,好对家里有个交代,来年再给我一起干。没成想,来年还是跑了几个,还有个人给我发短信,说被家里困住了,让我等他,结果一等几年都没见着人……”

    顾恒说着往事,时而感慨,时而乐出了声。

    林可听到这儿,沉到谷底的心突然生出一丝侥幸,顾总说这些,是不是还念着旧情?

    “眨眼就快三年了,当时我就想,早晚有一天要干出点成绩来,为我自己,也为当初跟我一起打拼过的弟兄们,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让大家能跟着我一起去纳斯达克敲钟,让大家都住上半山别墅,开上跑车。

    也许你们不一定比后来加入公司的员工要优秀,但你们确是和我走过了最坚信的那段日子,你们都是湘大毕业的高材生,当时原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却在我一无所有时选择了挺我,这份情我记着。”

    顾恒说到这儿,话风陡然一转,说道:“可是为什么,眼看着胜利离我们越来越近的时候,你却在这时候做出这样的蠢事?恩……”

    最后一个字,托着长长的鼻音,是哀其不幸,也是怒其不争!

    顾恒自问没有亏待过他,二十七八岁的高管,拿着六位数的年薪,还持有恒创十万股原始股,将来企业上市,这十万股票,就有可能让他一跃成为千万甚至是亿万富翁。

    这样的待遇,他当时给的没有丝毫犹豫,可换来的,却是背叛。

    随即践踏他制定的规则,就等于是在挖企业的根,也是在挖他的根,他无法容忍。

    …………

    林可被叫到顾恒办公司,一谈就是个把小时,冯家伟以为顾恒会对这事小惩大诫,却没想到,没多久,林可自请离职。

    顾恒对冯家伟给出的答复是:“我会讲人情,所以不公开处理,也不追究他利用职权,通过给用户增加粉丝进行谋利,这样他出了公司,今后也还能找到工作。但是,讲人情不代表原谅,公司规则是我同意制定的,那是企业发展的根本,随意践踏,就等于在挖我的根,放任一次,就会有两次三次,次数一多,根就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