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想要的浪漫
    一次登门,顾恒有喜有愁。

    可喜的结果,是肖妈对他逐渐有了一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意思。

    而造成这一喜人形势,顾恒觉着百分之八十的功能要算到顾妈头上,她事先没打招呼,在快要开饭的时候打了个电话过来,然后以准亲家母的身份和肖妈唠了半天嗑。

    同样是家长里短,顾妈似乎早有准备,主要话题放到了儿女身上,言语中对肖潇是不吝赞美之词,什么乖巧懂事,聪明漂亮,温柔贤惠,四个字的词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

    这让顾恒在心里给老妈狂点赞的同时,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提前打好了草稿,要不然怎么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听着让人舒坦的赞美话来。

    而说了这么多,顾妈无非就是向肖妈表明一个态度,自己很认可肖潇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也很喜欢她,将来如果两人走到一起,肯定不会让她受委屈。

    被人这么夸,肖潇已经有点面红耳赤,肖妈嘴上说着“哪有,她很顽皮的”客气话,心里却是颇为受用,一方面,等于是顾妈肯定了她的教女有方,而更重要的是,女儿被顾妈夸得天上有地上无,要是今后真的成为了亲家,女儿未来的婆媳关系肯定不会差。

    有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顾妈对着肖潇一顿狠夸,肖妈自然也就顺势反夸起顾恒来,看着眼前初次登门的准女婿,自然也是越看越顺眼。

    对于这一结果,顾恒自然欣喜的,而发愁的,是他终究没能说服肖妈,让肖潇下半年去湘市实习。

    偏偏,肖妈婉拒的理由还相当充分。

    一是托了关系才让肖潇得到这么一个很好的机会,现在都已经面试通过,回头就告诉人家说不去了,有点说不过去,她苏姨那边或许不会责怪,可人家宁主任难免会有些芥蒂,又都是在一个体系里,要是宁主任小心眼,在圈内传出些不好的话来,可能会影响肖潇今后的发展。

    二来,已经从女儿口中得知一些内幕的肖妈,知道顾恒打算让肖潇来年去参加芒果卫视正在筹备的一档选秀节目,闪亮新主播,如果这会儿就去了芒果卫视台实习,今后肖潇就算被选上,也有可能会落人话柄,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的芒果卫视自己内部的人,外界会怎么看?多半会认为是已经内定好的。

    而现在浙省电视台这边实习一段时间,攒一些资历,到时再过去参加选秀,就没有这样的弊端。

    第三,眼下肖潇虽然开始实习,可终究还没毕业,学校总会有些琐碎的事要处理,比如毕业考试之类的,去了湘市,飞来飞去的也不方便。

    肖妈细声细语的列出了个一二三来,一些细节方面更是顾恒自己都没有考虑到的,他自是没了反驳的理由,只能感慨一声:说的好有道理!

    想要和肖潇一起回湘市的愿望落空,想想今后近一年的时间里还是只能当个苦行僧,顾恒是发愁的。

    中午是肖妈亲自下的厨,肖潇在一边搭手,顾恒遵照顾妈的教诲,嘴甜。别出心裁的夸着肖妈做出来的菜比五星级饭店都好,为了佐证这一观点,更是一顿风卷残云,将简单的家常饭菜愣是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既视感。

    事实证明,丈母娘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难应付,肖妈脸上逐渐浓郁起来的笑容,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饭后,肖潇提出要出去逛逛,肖妈也是没有多犹豫,点头同意了下来。

    成功迈出第一步,顾恒心情大好,出门后就有点得意忘形,笑道:“我现在这会,应该算是成功晋级准女婿了吧!”

    肖潇也是松了口气,对于她来说,顾恒能得到肖妈的初步认可,自己能得到顾爸顾妈的认可,这就是最开心的事。

    想想昨天某人在电话里大言不惭的说着自己可以靠颜值征服肖妈,再对比他今天可以讨好肖妈的某些表现,觉着又是好笑,又是甜蜜。

    看着她轻轻抿起的嘴角,微微上翘的好看弧度,顾恒忽然觉着有些愧疚。

    正值青春浪漫的少女,她对爱情怀揣的憧憬可能是万众瞩目下浪漫的表白,有铺成爱心的花瓣,有夜色下依偎着一起共赏烟火,许下白头偕老的誓言……

    然而,因为事业,因为两人聚少离多的关系,顾恒很多方面明显做的不够好。

    可以想象,在爱情最容易滋生的大学土壤里,她在看到别的女生收到鲜花,在楼下被当众表白时,应该也是有过羡慕和期待的,可她却从没有主要要求顾恒去做这些,既没有抱怨,也没有后悔,似乎只是认定了他这个人,就不再要求其它。

    她没要求过,曾经也有过青春岁月的顾恒却无法忽视这点,觉着自己没有尽到一个正牌男友应尽的义务和本分。

    套用一句前世网络上比较流行的话,她打小没有吃过你家一口饭,却因为爱情,甘愿来到你的身边,今后还要给你洗衣做饭生娃,你有什么理由不对她好,不宠她?

    牵起那纤细的手掌,略感惭愧的顾恒开口说道:“美女,现在是打算去逛街呢,看电影呢,还是去玩呢,甭跟我客气,今天我是你的人。”

    这话顾恒以前是不会说的,给自己打上“成熟”标签的他,一直都觉着这些小年轻之间的恋爱方式有点不太适合他,略显幼稚。

    但眼下,看着这个前世今生仅仅因为认定就可以无怨无悔去付出的姑娘,他觉着自己守着的这些原则,实在太过可笑。

    肖潇闻言,明显的愣了愣,前几次的相处,她大概已经看出来了,顾恒对于逛街、看电影这些活动似乎不太热衷,所以之后两人的相处,这些活动就慢慢的少了,大都时候,都是她主动的去迎合一些顾恒的喜好,必然散散步,看看西湖景色,又或者是尝些美食。

    是以,这次顾恒如此主动的提出这些,肖潇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迟疑了一会,她不是很确定的问道:“什么都可以?”

    顾恒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待会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我一好朋友过段时间就要去外地了,昨天打电话让我今天过去的,结果你偏偏这时候过来,害我没能吃上大餐。”

    顾恒正色说道:“这可不能怪我,明明是你重色轻友,怎么能怪到我头上来。”

    习惯了顾恒偶尔的无耻,肖潇笑着回道:“你有色可图吗?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可以靠颜值征服我妈呢,结果最后还要靠阿姨打电话过来救场。”

    两人一路笑闹着,走出了小区,然后,等了将近十分钟都没等到出租车,路过的都是些载了客的。

    肖潇也很无奈,说道:“要不,咱们坐公交车吧?”

    顾恒点了点头,表示无所谓,然后开口说道:“肖潇,咱们买辆车吧。”

    见肖潇有些犹豫不决,顾恒开始讲起昨天刚到杭市时,那位能侃哥的事迹。

    “你今后可是要去电视台实习了,今后我要是来杭市,总不好意思也开个电瓶车去接你下班吧?要是恰好被你那些同事看见了,我多没面子,总不能期待也会有像我这样的活雷锋出现,开着宝马奥迪来给我撑场子把。”

    肖潇听到顾恒那天在电视台外边还干了一件这么逗的事,乐的不行,好半晌才缓过劲来,说道:“你这么忙,一年才能来几次杭市啊,再说,我现在驾照都没考,你要是不在,车买回来不是只能干放着。”

    顾恒主动忽略了前半句,说道:“没有驾照就去考,带上阿姨一起,两人都学会了,今后出行也方便。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待会陪你去参加完聚会,咱们就去看车,早就说好了,你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行,赚钱养家这事我来,咱们分工明确,才能构建和谐家园。”

    赚钱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既然有能力改善生活质量,他自然不想看着肖潇今后上下班都去挤公交。

    ………

    半小时后,顾恒两人来到了一家,肖潇错过了大餐时间,却赶上了下一站的娱乐活动。

    从肖潇口中得知,她这位好友以前也是住在她们这个小区,当年不只是在同一所高中上学,后来肖妈还给她报了和对方一个地方的舞蹈班,两人就这样形成了莫逆之交。

    后来这位比她年长一岁的小姐姐,父亲生意做得很成功,全家就搬进了更大的,可毕竟在同一座城市,两人的关系或许不如曾经,联系却一直没有断,这次小姐姐考上了外地的研究生,马上就要去报道,肖潇自然是想来道个别的。

    人生就是这样,或许有些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走远,在你的记忆深处被渐渐淡忘,但在当时,你不会有这样的感慨,只会去牢记这份美好的情感。

    找到地方,肖潇推开了包厢门,人不是很多,肖潇却直接叫出了几个人的名字。

    “诶呀,我们最最可爱的肖潇妹妹来了,大家欢迎。”

    拿着话筒的短发姑娘热情的喊了一声,看到紧随其后的顾恒后,怪叫着起哄。

    短发姑娘就是今天的主角,叫齐琪,因为同住一个小区,因为上同一所高校,因为报同一个舞蹈班,因为同样的齐音名,当年正青春的两个少女便认定了这是缘分,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这次齐琪邀请的人,大都是她的高中同学,肖潇虽然和他们不是一届,却也因为齐琪的关系认识几人,还一起玩耍过,所以一进门后,肖潇就被认识的几人给拉了过去。

    “肖潇,我昨天打你电话说没空,应该是事出有因吧?老实交代情况,坦白从宽,抗拒的话,我就把你高中时候收到很多情书的事都给你抖出来。”

    齐琪一边说着,眼神却不断的往顾恒身上瞟,一副意有所指的模样。

    “肖潇当年可是我们当中,最招人稀罕的小妹妹,帅哥你不声不响的把她给拐走了,是不是该表示下啊?”

    “对,要么唱个歌,要么吹一瓶。”

    包厢里十一二号人,明显的阴盛阳衰,而女人一旦放开之后,有时候是相当恐怖的。

    顾恒一边感慨着自己也曾有过这样活力的青春,在一边落座,虽然觉着有点不太能融入这样的场合,倒也没有发憷,笑道:“论和肖潇认识的时间长短,你们可都不如我。”

    “不可能,难道你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一直苦苦暗恋,直到大学后才展开进攻?”

    女人的八卦心都是天生的,有人提出猜想,其他人都是饶有兴致的等待下文。

    顾恒说道:“时间线还可以往前面推。”

    “啊,不会吧,肖潇可是高中以后才搬来杭市的。”

    肖潇轻笑着揭开了谜底:“搬来杭市前,我们是一个地方的。”

    “肖潇,说说,你们是怎么开始的,简直跟故事一样离奇,打小青梅竹马,分别几年后又走到一起,简直可以写一本小说了。”

    “何止是一本,我有一个姐妹,在网上一个叫起点的网站写书,这样的故事让她动笔,她起码能给你水出一百万字出来,换成书的话,起码是好几本。”

    ………

    虽是离别聚会,包厢里却充斥着欢声笑语,对于如今正年轻的他们来说,这便是青春该有的姿态。

    悲伤眼泪大都只在没人看见的地方挥洒,更多时候,她们追求的,是在简单的生活里,给自己找寻快乐与开心,闲暇之余,和朋友聚在一起,放肆的唱着歌,不用担心自己的五音不全会被嘲笑,聊一聊天,分享各自的趣事与感情……

    青春的岁月里,有欢声笑语,有悲欢离合,不一定会有多少波澜壮阔,她们也一样过的有滋有味,活出自己的精彩。

    少年不识愁滋味,被这群尚未经历社会和生活打磨过的年轻人所感染,顾恒一时兴起,小小的展露了下歌喉。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一首《》,虽然是偷来的哥,虽然他的嗓音唱不出这首歌应有的韵味,却是他送给她的歌,也是他给她青春岁月里的浪漫回忆。

    在座不少人都知道肖潇参加过超女,还获得过本市赛区不错的名次,也知道这首歌她曾唱过,据说还是原唱,此刻听顾恒唱这首歌,开始起哄。

    唯有肖潇嘴角挂着笑,静静倾听着,这是她想要的浪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